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29章 陈年旧事!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答谢书友:匿名17k1102700加更。

    秦北道:“苏远亭不但外功相当强悍,就练内功也修炼到了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我知道一种方法,可以运转体内的真气,在真气外放的情况下,可以在身体外面形成一层护罩,便可以避免蛊虫的攻击,我已经试过一次了,很有效果,只是我的真气修炼的还不到家,所以能够维持的时间很短暂,即便是消耗掉了全部的真气,也不过是最多一分钟左右的水平。”

    二长老沉吟道:“那人是叫苏远亭吗?——苏远亭从闯进来到离开,前后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端的是迅疾无比,几位长老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依旧没有能够伤到对方,我见事不可为,没办法,主动退让,让他开出条件,他直接开口要了蛊王权杖。我权衡利弊,没办法,把蛊王权杖给了他——我是整个蛊苗的罪人啊!”

    秦北其实最想不明白的一件事是,苏远亭为什么要帮青苗攻击蓝苗呢?

    做什么事也需要一个理由,苏远亭的理由是什么呢?

    要知道,苏远亭原本来蛊苗这边的目的,是为了他的儿子的病情啊——据说苏远亭的儿子的病情,就是因为中了蛊毒引起来的,不但个子长不高,就连智商也逐年下降,难道是青苗答应了给他儿子治疗蛊毒?这样的话,他秦北加上谷苗苗两人的组合,也同样能够完成啊!

    看样子,是很有必要见苏远亭一面,不论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说话间,已经走进了另一间房间里面。

    秦北这才知道,原来除了二长老之外,其余几个长老,都受到了比较严重的内伤,一个个躺在床上,很是虚弱的样子,尤其是大长老,双目无神,看模样似乎有随时归天的可能!

    秦北连忙走到大长老身边,先给大长老把脉。

    大长老睁开眼睛,看到是秦北,虚弱的道:“帮我把谷苗苗叫来——我怕我不成了。”

    “我能治好你!别担心!”秦北体会着大长老脉搏的跃动说道。

    “不——我是担心,如果我就这么去了,没有见到谷苗苗一面,会心有不甘。”大长老虚弱的说道。

    秦北点了点头,把大长老说的话转达给二长老,二长老立刻派人去把谷苗苗喊了过来。

    “闺女……我对不住你啊!”大长老双目含泪的说道。

    “啊?”谷苗苗惊讶的说道:“大长老,从下你就对我很好呀,没有对不住我,你还是好好养伤,秦北是一个医生,医术很厉害的,一定能治好你的病情!”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当年是我害死了你的母亲啊——苗苗,我才是你的生父……”大长老断断续续的说道。

    “啊?!”谷苗苗显然不知道这些事情,也暂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然而随即,大长老讲述了一个三角恋的奇葩故事,最为关键的一点是,蛊苗内部有规定,相当大长老的人,都必须不能结婚,而更关键的是,当时谷苗苗的母亲,还是一个有夫之妇——

    大长老在成功的当了大长老之后,还并没有和谷苗苗的母亲断绝关系,直到谷苗苗的母亲怀了身孕,被阿莎的父亲发现了不正常,——

    后来阿莎的父亲就死了。

    再后来,谷苗苗的母亲也郁郁而终。

    谷苗苗一直知道自己和阿莎是同母异父的姐妹,但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身份居然是这样!

    “你……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谷苗苗脸色忽的一变,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没爹的孩子,后来三四岁上的时候母亲也去世了,谷苗苗一直对那个没有见过面的父亲,根本就没有一丝好感。

    “我不成了,但我不甘心。今天打伤了我的那个人,我认出来了,虽然他的容貌变化很大,但我知道,他就是阿莎的父亲——”大长老声音虚弱的说道:“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也不会给蓝苗带来这灭顶之灾,我是蓝苗的罪人。不要试图救我了,把阿猜带来,我要进行蛊术传承,随后,就把我的尸体,丢进深山里喂了野兽吧,我不配做蓝苗的族人,没脸享受蓝苗大长老的殡葬待遇。”

    秦北听的心里一惊!原来大师兄苏远亭居然是蓝苗的族人?当初因为自己的妻子被蓝苗的大长老勾搭的有了身孕,这才一怒离开蓝苗?

    如果是这样的话,苏远亭知道不知道阿莎是他的亲生女儿?!

    好像这里面有些混乱的样子!

    但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苏远亭会去青苗那边,共同对付蓝苗吧?

    但如果苏远亭本身就是蛊苗的族人,那为什么自己儿子中了蛊毒,他自己没有办法解除?

    越来越多的问题,萦绕在秦北脑海里面。

    很多个为什么,都是秦北现在所掌握的消息,所不能解释的清楚的。

    尤其是苏远亭不但劫持走了阿莎,还直接导致阿莎重伤!如果他们真的是父女关系的话,苏远亭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在秦北觉得很多问题想不明白的时候,一个叫做阿猜的中年男子,被带到了大长老身边。

    “你带他们离开,我要进行蛊术传承,以后他来接替我的长老职位。”大长老对二长老说道。

    二长老说道:“大长老,其实你的身体,还可以调理过来的!不用这么早进行蛊术传承!”

    大长老叹气道:“我是蓝苗的罪人,就我临死之前,完成我应该做的工作吧。你连这点小小的请求,都不能答应我吗?”

    大长老不仅仅是受伤的问题了,而是已经萌生了死志,双目无神,全凭一口气硬生生的吊着,而且直接果断的拒绝了秦北准备给他进行的治疗。

    “这是你父亲,我听你的,你说我要不要救他?”秦北咨询谷苗苗说道。

    谷苗苗沉吟半晌,道:“满足他的要求吧。就算是赎罪,我想这也是他希望得到的。”

    其余三位受伤的长老,被耳长老带着人转移到了别的房间,秦北亲自去给他们进行治疗。

    大长老对阿猜的蛊术传承,正式开始。

    这种长老之间的蛊术传承,和五个长老对谷苗苗做的蛊术传承并不一样,每一代的长老,在临死之前,都会把他这一脉的掌握的蛊术,通过生命替代的方式传承下去。

    而只有五位长老聚在一起,才能进行蛊王传承。

    蛊王传承是不会死人的,但长老传承,却会直接让负责传承的长老死掉。

    一般情况下都是在确定了即将死亡的时候,才会选出另外的长老接替者,进行长老传承。

    但现在大长老认出了苏远亭的真实身份,自认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让蓝苗导致了现在的局面,心里并不能原谅自己,于是才选择了这条必死之路!

    半小时后,中年男子阿猜,一个新上任的蓝苗长老,出现在了门口。

    “苗苗,大长老不成了,要在临死前见你一面。”阿猜对谷苗苗说道。

    谷苗苗抿着嘴唇,点了点头,走进了房间里面。

    看到谷苗苗进来了,大长老有些回光返照的意思,忽然就精神好了起来。

    大长老说:“我知道我对不住你们母女,但我和你母亲,真的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相爱?”谷苗苗有些不屑的冷笑道:“和一个有夫之妇真心相爱?真心相爱的话,会丢下我们母女不管?会在我母亲临死之前不来见她一面?!”

    大长老苦笑道:“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我不能去。”

    谷苗苗点点头:“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大长老声音有些吃力的说道:“我——我知道我这么说会有点过分,但我想,在我临死之前,能不能听你叫一句爸爸?”

    “不能!”谷苗苗断然说道。

    大长老一声苦笑,瞳孔定格,身子一歪,溘然长逝。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与此同时,谷苗苗的泪水,潸然而下。

    她忽然想起,母亲哄她睡觉的时候,经常给她讲的故事。

    一个妙龄的少女,喜欢上了一个年龄比她大很多的男人,然而那个男人,注定是要做大事请的人物,不能娶女孩子为妻,女孩子在家人的安排下,嫁给了一个她并不喜欢的男人,很快便有了一个女儿,起名字叫做阿莎。

    而后,阿莎的父亲,并不是一个想要留在蛊苗部族的人,他整天想着的就是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并没有给女人更多的关心,这时候那个年长的男人再次出现在了女人的生命里面,于是两人旧情复燃,有了一个女儿——

    “我知道母亲心底是爱你的。”谷苗苗看着大长老的尸身说道,“但是我不能原谅你。如果当时你真的和我母亲结婚,或许我会叫你一声父亲,但是现在,我只想说,如果不能给你喜欢的女人一个安稳的家,就管好你的几把别乱惹事!”

    大长老瞪圆了的眼珠子,缓缓闭上,身子一歪,倒在床上,彻底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秦北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给另外的三位长老,进行了治疗,治疗的效果很成功。

    随即在二长老的主持下,进行了大长老的葬礼。

    按照大长老自己的要求,抛尸深山。

    折腾完了这些,众人疲惫不堪。

    但秦北还不能休息,他让谷苗苗布置了一个初级引灵阵,又耗费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恢复了一下体内的真气。

    他要给阿莎进行治疗。

    刚刚给几位长老进行治疗的过程中总结了一些有用的经验,秦北现在已经知道阿莎究竟是什么病了!

    100100943477687873ht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