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17章 蛊王传承,成功!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入夜,秦北却并没有睡着。

    等莫大睡的香了,秦北悄悄地起身,走出了房间。

    夜空如洗,银月高悬。

    鸟鸣啾啾,林风拂面而过,端的是一处绝好的去处。

    就像曾经秦北生活过的那座大山一样。

    下山这么久,秦北有些想家了。

    想那个仍旧住在山上的师傅,不知道他老人家独自在山上,会不会寂寞呢?

    然而之前面对师傅的时候,总觉得这个老头子是这么的不近人情,每次学习点什么东西,哪怕是有一点不如意的地方,都会被大声呵斥。甚至是挨鞭子……

    秦北甚至发誓,如果有一天,自己能从山上下来的话,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去面对那个老家伙了!

    然而这才下山两个来月的功夫,秦北竟然有些想念那个老头子了。

    还有老头子一直在照顾的那个冰封起来的美女!

    秦北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师傅也从没有说起过。

    偶然的机会秦北问起过师傅,我是从哪里来的?我的父母究竟是谁?

    然而老头子的回答,却是:你是老子捡来的!

    直到某一天,老头子告诉秦北,你不是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吗?

    那就快点把七情针法学好,融会贯通,至少也要修行到第四重的境界,才能有足够的把握,救治那个被冰封起来的美女!

    而秦北的父母的消息,这个冰封起来的美女,知道的很是详细!

    秦北于是这才按照师傅的安排,走出了大山,来到了京华市,进行那师傅说过的“红尘炼情”!

    忽然间,一声惨叫,远远的传来。声音低沉无比,如果不是秦北耳朵好使,恐怕会误以为那是山风的呼啸声。

    秦北下意识的顺着惨叫传来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远远的,在众多房子之外,孤零零的坐落着一间独门独院,相对狭小的房间。

    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声,从房间里响起!

    秦北特意观察了一番,发现身边并没有蛊苗族人跟踪监视,便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房间大门挂着一个硕大的铁锁,只有一扇距离地面大概有两米半高的地方,才有一个一尺见方的小窗子,秦北顺着墙角攀援而上,才发现这窗子也不是通透的,上面镶嵌着一块普普通通的玻璃。

    透过那块玻璃,秦北往里面一看,登时被自己看到的场景,惊呆住了!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蛊苗一族的小黑屋了吧?

    房间并不大,大概十几个平米的样子,地上尸骨累累,竟然不知道堆积了多少!

    角落里,蜷缩着一个人影,秦北扫了一眼,便能够确定,那个人,应该就是被关了禁闭的阿莎,谷苗苗的姐姐!

    但见阿莎一动不动的蜷缩在那里,身子轻微的颤抖着。

    然而并没有秦北想象中的那些可怕的场景出现。

    大概是这间房子孤悬在村落外面,房间里又没有其他别的什么人,有的仅仅是一地惨白的枯骨,这种环境下,就算是没有蛊毒或者各色的蚊虫撕咬,恐怕正常人在里面也只会落下一个被憋疯了的结局!

    忽然间,秦北察觉到黑暗的角落中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定睛看去,却是一条火红颜色的小蛇!

    小蛇吐着信子,冲着阿莎扑了上来。

    以阿莎的能力,如果想要躲闪,绝对是不落下风的。

    但这次不知道是为什么,阿莎居然一动都不敢动弹,直接被那条小蛇,一口要在手臂上面,刺啦啦的声音响起,硬生生的私下了一大块皮肉下来!

    秦北注意到,阿莎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好地方了。

    这个悲催的女娃娃,生命轨迹和谷苗苗相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作为妹妹的谷苗苗正在接受蛊王传承,作为姐姐的却被关在了禁闭室闭门思过——

    如果仅仅是闭门思过也就罢了,那些蛇啊蝎子啊什么的,时不时的从角落的暗影里窜将出来,把阿莎身上的血肉撕扯掉吃紧肚子里面!

    阿莎显然已经麻木了,被咬下一块带血的皮肉下来,仅仅是闷哼了一声而已,根本就毫无躲闪的玉望——自从被关进禁闭室里开始,这种级别的撕咬,已经远远不止一次了!

    然而撕咬过后,阿莎的血肉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看样子这关禁闭的的目的就是让你承受这种痛苦,而不是真的想要了你的命!

    秦北不懂为什么被撕咬的血肉恢复的速度这么快,大概是某种蛊术的效果吧?

    秦北有些于心不忍,好好的一个小姑娘,仅仅是因为多说了两句话而已,就被弄成这个样子,简直是有些太不讲情面了!

    敲了敲窗子,秦北屈指一弹,玻璃窗上便出现了一个花生米大小的圆孔,秦北摸出一枚丹丸,从圆孔外面弹指射了进去,正好落在阿莎的脚下。

    阿莎双目无神的抬起头来,一看却是秦北,不由得又再次低下头去。

    “把那个药丸含在嘴里!”秦北声音低沉的说道!“这样接下来至少两三天内,那些毒虫就不会在走近你身边半步了!”

    “这么神奇?”原本已经快闭目休息,眼不见为净的阿莎,撩了撩眼皮,有些诧异的盯着那个红色的小药丸,思想斗争了足足十几分钟的功夫,等的秦北都快烦躁了的时候,阿莎凑到进前,把那个红色的小药丸捡了起来,直接丢进嘴巴里面!

    驱虫丸,原本是秦北为了在云贵大山里,防止晚上露营的时候被虫蛇攻击所准备的。

    只不过露营的时候谷苗苗有更好的办法,这驱虫丸就没有发挥作用,所以留到了现在。

    服下那枚药丸之后,果然毒蛇虫蚁便不再继续骚扰阿莎了。

    但阿莎并不知情,瞪眼冲着秦北道:“别以为我会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秦北撇撇嘴,心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是苗苗的姐姐,我才懒得管你!神经病!

    想到这里,也不在搭理阿莎,径自转身,准备去看看谷苗苗现在怎么样了!

    阿莎被关在禁闭室都混的这么惨,那不能让外人见到的“蛊王传承”会不会也很惨啊?

    然而见到秦北转身就走,阿莎蹭的站起身来,“你回来!你什么意思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擦?

    这妞这是抽风了吗?

    “有病!”秦北冷冷的说道,快步离开。

    “秦北!你丫的给我回来!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意思?!”阿莎在禁闭室里疯狂的喊道!你们都是来羞辱老娘的!老娘找个男人不如你苗苗,蛊术传承也被大长老他们看不起,现在被关了小黑屋,你秦北又代替谷苗苗来羞辱我!

    秦北!你别得意!

    谷苗苗!从小你就比我优秀!有什么好事都是你的!跟我没关系!凭什么!

    凭什么母亲把所有的好处都留给你!

    抓周的时候本命蛊传承,母亲几乎倾尽所有,给你换来了一只本命金蛊!等级比我的高了好几个档次!凭什么!凭什么天之骄女不是我!

    我不服!

    然而她再怎么喊叫也没有用了,秦北已经施施然的走远了。

    根本就没有听到阿莎心中怒火的发泄。

    很快,秦北收敛气息,来到了大长老他们留下谷苗苗的那间屋子。

    房间里传来阵阵粗重的呼吸声。

    从窗子里探头看了看,原本会以为有大量蛊虫存在,秦北看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面相当安静,五个长老按照五行生克的位置,环绕起来,谷苗苗坐在中间,闭着眼,看不见有什么痛苦的神色,只是额头上身上全是汗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滑落,五个长老远远的隔着大约半米左右,虚空伸出手掌,冲着谷苗苗的方向。

    间隔在谷苗苗和几个长老之间的是一片白色的茫茫雾气,雾气里面竟然有好多虚幻的字符上下滚动,然而秦北只是能看得到,并不理解那些上下翻滚的字符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那些字符在翻滚过后,冲着谷苗苗的身体里面,争先恐后的钻了进去。

    这就应该是蛊王传承了吧?

    秦北对蛊术了解的很少,只是这般猜测想道。

    “什么人!”就在秦北正准备再往前凑凑看的更加真切一点的时候,房间里传来一声闷哼,二长老那如电的目光从房间里激射而出,冲着秦北藏身的方向看了过来!

    “嗖!”一只白色的小虫子受到二长老气息的牵引,从二长老身上疾扑而出,冲着秦北张开了血红色的大嘴巴!

    秦北忽然见到这些,被吓了一跳,尼玛一言不合就放蛊啊!这长老们的功力果然是非同凡响!

    还能怎么办?赶紧溜吧!但愿这蛊虫并不会什么定位追踪的门道,要不然长老们肯定知道藏在外面偷看的是我了!

    想到这里,秦北撒丫子就跑,跑出去了老远,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但见刚才自己藏身的窗子底下,一个白色的小虫子猛然间胀大了无数倍,砰的一下爆裂了开来,幻化出成千上百的小虫子,在那包裹成一个人形!

    我擦!

    秦北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自己见机行事的早,恐怕现在整个人都被那些小虫子包裹起来了!到时候就算不变成干尸,恐怕也得被这些小虫子连皮带肉的嗜咬一番!擦,想想都觉得惨不忍睹!

    好厉害的手段!

    秦北心中赞叹不已,赶忙溜回了客房房间里面,钻进被窝,这下不失眠了,很快,便睡着了。

    第二天,秦北见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谷苗苗!

    如果说之前的谷苗苗是一个纯真少女的话,那现在的谷苗苗,更是别具一番风味!

    她穿着一身得体的苗族盛装,一举一动之间,都带着一抹圣母般的柔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