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05章 给阿莎解蛊遇到麻烦!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铁皮桶足足晃荡了十几分钟的样子,秦北都在考虑是不是扑上去帮着谷苗苗一起压住盖子的时候,终于,铁皮桶停止了晃动。『→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la

    “呼——”谷苗苗额头上满是汗水,小脸涨的通红,又在那铁皮桶上趴了三五分钟的样子,才缓缓爬了下来。

    “砰!”

    谷苗苗刚刚出了一口长气,忽然间,那铁皮桶里,再次猛烈的撞击起来,发出咣咣的声响,那扣住的盖子,被撞击的叮咣乱响,似乎里面的东西,要随时冲破铁皮桶的束缚,挣脱出来!

    秦北一时间有些紧张,冲上去一脚踩在铁皮桶上。

    “没事了呢,它出不来了。”谷苗苗笑笑说道,有些疲惫的样子。

    “是吗?”秦北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感觉的出来,踩在铁皮桶上的脚底板上,似乎还传来阵阵力道并不算小的撞击,几乎要把铁皮桶撞的都快变形了!

    “咚!咚!咚!”三声响动过后,铁皮桶里,总算安静了下来。

    谷苗苗拽了一个垃圾袋过来,示意秦北打开铁皮桶的盖子。

    秦北小心翼翼的把盖子打开了一条缝,噗的一声,吓了秦北一跳,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

    “咯咯咯!”谷苗苗笑了起来,“原来你也有胆小的时候啊!”

    秦北老脸一红,这才看清楚了,打开盖子之后噗的一下喷出来的,居然是几根鸡毛。

    盖子打开,秦北惊讶的发现,里面那只大公鸡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半桶的鸡毛。

    <center></center>鸡毛堆里,趴着一个粗如儿臂的白色虫子,长度越有一尺左右。

    白白胖胖的,无腿无毛。

    前后左右一般粗细,竟然分不出哪边是头,哪边是尾。

    谷苗苗指着一端说道:“这是头!”

    秦北奇怪的道:“为什么?”

    谷苗苗笑着指了指,“上面有血迹,这是它的口器。那只大公鸡,已经全都被它吃进肚子里面去了!”

    秦北骇然,这东西太可怕了,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东西从哪儿来的?!

    他明明记得,当时丢进去的,只不过是一只吃了几只水蛭,导致死亡的大公鸡而已。

    就算是大公鸡被什么东西吃了,那剩下的东西撑死了应该是那些水蛭,怎么会是这么大一个玩意?

    “公鸡呢?”虽然谷苗苗已经解释过公鸡被这个玩意吃了,但秦北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被水蛭吃了啊!”谷苗苗浅笑说道,她很喜欢看秦北现在一副被惊呆住的样子。

    “那……那水蛭呢?”秦北追问道。

    “喏!这不就在这里嘛!”谷苗苗指着那个长约一尺,粗如儿臂的大虫子说道。

    “我我,我擦!”秦北觉得自己的三观被这个大号的水蛭冲击成了一堆拼不起来的碎片!这么大个玩意,你告诉我这是一只水蛭?!

    好,好吧……就当是我信了!

    很快,那个被谷苗苗救治了的警员,就彻底清醒了过来。

    谷苗苗直接告诉这个警员,让他先离开病房。

    谷苗苗还要准备给其他两个警员进行解蛊,神经粗壮如秦北,都有些接受不了,谷苗苗并不觉得这警员的接受能力,能够比秦北还强!

    是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最好还是别让这个警员看到。

    怕他那小心脏承受不了。

    谷苗苗如法炮制,足足又耗费了一个来小时的时间,才把另外两个警员体内的蛊毒,全部消除干净。

    这期间秦北一直在帮忙打下手,毕竟谷苗苗作为一个女孩子体力有限,那超大号的水蛭临死前的挣扎发出的力道又太过强大,解蛊最后一个的时候,甚至把那个铁皮桶撞了好大一个凹坑出来,要不是压在盖子上的人换成了秦北,恐怕这最后一只一准儿会冲破铁皮桶的束缚,从里面跑出来——

    那就真有了乐子看了!

    “呼……”秦北也深深的出了一口长气,看样子这蛊毒不单单是一门技术活,丫的还是一门力气活啊!一般人可还真玩不转这个!

    “这次多亏你了呢!”谷苗苗笑着说道,取出一方手帕,轻轻的替秦北擦掉额头上的汗珠。

    好不容易大功告成,秦北刚想说两句调笑的话,猛然间听到门外咣当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

    秦北和谷苗苗冲出来一看,不禁哑然失笑,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第一个被谷苗苗救治了的警员!

    早就告诉这厮不让他看,没想到这警员实在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扒着病房门上的小玻璃窗使劲的往里面瞅了瞅,结果,就被房间里发生的状况,直接吓得晕了过去!

    秦北取出银针在这警员的人中合谷等穴位扎了几针,那警员才总算悠悠醒转过来。

    这警员看了一眼谷苗苗,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呃!”的忽然就呃逆了一声,然后,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在随后的很多年里,谷苗苗一直是这警员心中的噩梦。

    基本上平均每做十个噩梦,就有八次是梦见谷苗苗。

    这警员还为此专门找了心理医生调理,然而没什么鸟用。

    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谷苗苗救治完了三名警员,和秦北一起来到了阿莎所在的病房里面。

    阿莎中了至少两种以上的蛊毒,解蛊的方式和需要的时间,比那三个警员会更长一些。

    然而就在谷苗苗准备下手操作的时候,负责阿莎的主治医生王医生,又带了一个令人郁闷的紧的消息:

    阿莎怀孕了,胎儿至少已经三个月。

    “你确定吗?”谷苗苗有些惊讶的问道。

    王医生点点头,确认道:“蛊毒什么的我虽然不了解,但怀孕不怀孕一测便知,这并不难!”

    这下就有些棘手了,驱除蛊毒的时候就不能用太过激进的法子,对阿莎体内的蛊毒如果刺激过大的话,那蛊毒乱窜之下,难保不会影响到阿莎腹中的胎儿,谷苗苗沉吟良久,一直不能做出决定。

    “我能保证切断孩子和母体之间的联系,但最多不能超过五分钟,超过五分钟的话,也会对孩子造成很大的不利的影响——五分钟,你能完成驱蛊吗?”

    秦北沉吟了一下,最终对谷苗苗说道。

    “五分钟!仅仅有五分钟!”

    谷苗苗皱着眉头,紧紧地抿着嘴唇,良久都没有说话。

    是,秦北能阻断胎儿和母体的联系长达五分钟的时间,这对于其他医生来说已经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但短短五分钟之内,真的能彻底驱除阿莎体内的蛊毒吗?

    谷苗苗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我需要好好想想。”毕竟这次接受治疗的是自己的亲人,没有十足的把握,谷苗苗也不敢轻易下手,最关键的是,这时间也太短了一些。

    秦北道:“你可以跟阿莎商量一下。”孩子是她的,中了蛊毒的也是她。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进行解蛊治疗,不但阿莎会有生命危险,单单是说阿莎肚子里那个已经有了三个月的孩子,肯定是保不住的,腹中的胎儿,对蛊毒的抵抗能力,要差得多。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也值得试一下。

    而且在这方面,秦北也好,谷苗苗也好,都是不大方便替阿莎做主的。

    “好!”谷苗苗也想明白了这一层,走进了阿莎的病房里面。

    秦北觉得阿莎一定会答应冒这个风险,因为现在强行解蛊,是最佳的选择,大概也是唯一的选择,不管是为了阿莎,还是为了阿莎腹中的孩子。

    果然,谷苗苗很快就和阿莎商量出了结果。

    “姐姐同意了。”谷苗苗说道。

    “其实你心里清楚,阿莎一定会同意这个建议的,只是你心里担心的是,能不能在五分钟的时间内完成解蛊对不对?你害怕消耗的时间太长了,会对你姐姐体内的胎儿,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对不对?我建议你换个想法,假设咱们不冒这个风险,那孩子肯定是没有办法保住,现在只要我们努力一下,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何乐而不为呢!”

    谷苗苗转念一想,咦,秦北说的好像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沉吟了大概三五分钟的样子,谷苗苗终于决定下来,她要给姐姐解蛊!

    而后,谷苗苗就开始匆忙的准备起来。

    给阿莎解蛊可不像是给那几个警员解蛊一样那么简单,一来阿莎身中了至少两种不同的蛊毒,二来阿莎现在还有孕在身,谷苗苗虽然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慌乱,于是治好在准备工作方面,尽量的准备的更加齐全,力求万无一失。

    这次谷苗苗准备更多的东西,大概耗费了一个小时左右。

    当谷苗苗和秦北再次出现在阿莎面前的时候,阿莎反而还安慰谷苗苗说道:“苗苗,放松,不要这么紧张嘛,姐姐还是相信你的,在蛊术方面,你一直就比姐姐成就更高,这从当年抓周的时候就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了,姐姐信得过你!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如果我不治疗,孩子肯定保不住,现在能有这么一次机会,我为什么不把握一下呢?”

    “姐姐,那我就动手了!”谷苗苗点点头说道,把解蛊用的装备,全都取出来一件一件的摆放整齐。

    “那你快动手吧!有你和秦北两人联手,我信得过!”阿莎笑了笑说道,谁也没有看到,阿莎的笑容中究竟带着几分苦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