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99章 求求你救救孩子!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你究竟对猛哥做了些什么?”孔栋忍不住问道。

    对于孔栋来说,莫大一刀抹了平定三的喉管,就已经是很高明的功夫了。

    相比之下,秦北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消除了平定三喉管上的刀伤,简直不要太牛掰。

    与此相比,猛哥一挥手,距离相当远的制高点上的狙击手就滚落下来,简直牛掰的不要不要的。

    在此基础上,秦北很随意的扎了几根针,猛哥就恨不得去死,这简直已经不能用牛掰两个字来形容了。

    这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利器!

    哦不不——这简直是刑讯逼供的必备利器!

    好像也不对,应该说,这显然是让犯罪分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洗心革面走上正途的必备良药啊!有这种良药在手,破案率指定至少飙升十个百分点!

    “哦,没什么,我就是把他的痛觉阈值降低到最低值,顺便把他痛觉感受器调理的敏感了一千倍而已。”秦北懒洋洋的说道,似乎仅仅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任何人对痛觉都是有一个临界阈值的,比方说有些娇气的女生你碰她一下她都会喊疼:“你弄疼人家了啦!”设定这种疼诱的临界值,是一百,达到这个数值,她就喊“弄疼人家了啦!”

    一般的汉子就不会这么喊,因为他们对疼痛的阈值,会高一些,假设是五百。过五百,他会说“丫的,疼死老子了。”五百以下,他会一言不,这五百,就是这汉子的疼痛阈值。

    对于久经战阵的强力汉子,比方说莫大,你砍他条胳膊,他也许会皱皱眉头,喊一声:“有种再来!”这种人疼痛的阈值能达到两千。

    猛哥能达到三千。

    然而现在秦北把猛哥体内疼痛感受器的临界阈值调到了一。

    造成现在猛哥就算是吹个风也会疼的要死,吃个饭也会疼的要死,睡觉翻个身,也会疼的要死,找个妞叉叉一下,还没等叉叉,那玩意一搏起,丫的也疼的要死——

    这种情况下,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先帮他们解蛊。”秦北吩咐道。

    猛哥苦笑一声,“解不了。”

    秦北举起小草棍儿。

    谷苗苗嘴角一抽,道:“猛哥连本命蛊都失去了,已经不能再使用任何蛊术,就算是他自己下的蛊,解不了也是正常的,问问他怎么解——算了我来问吧。”

    “好。”秦北点了点头,就算问出来怎么解除阿莎以及那三个警员的蛊毒,秦北对蛊毒一道也是门外汉,根本使用不了。

    但是,搁不住谷苗苗会呀。身为蛊苗一族的圣女,从选择本命蛊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她们在蛊术上的成就,会比猛哥之流高上不止一个档次。

    然而蛊毒的炼制有千方百种,同样是大头蛊,配置的方案也不下数十种,不能知道施术者究竟是采用的哪个方案的话,就算是谷苗苗这种蛊苗圣女也是白搭,甚至就连蛊苗一族的大长老,也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

    想有绝对的把握,除非经历四大长老的联手考验,获得蛊王令以及蛊王传承,成为正宗的蛊王之后,才有可能。

    两人换了蛊苗特有的方言,哇哩哇啦的说了足足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谷苗苗问的很是详细,猛哥也是言无不尽,现在他连说话都感觉到咬肌一动,脸上疼的要死,哪怕是求死,也得快当着一点,这种生不如死的感受,实在是不是人能够承受的住的。

    “好了,我知道了。”谷苗苗站起身来,几个警员围拢上来,孔栋道:“您能让我们三个警员脱离危险?”谷苗苗点头称是,需要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但不会有性命之忧。

    孔栋心头大喜,连连点头,谷苗苗却道:“秦北早就说过,不用你们帮忙,你偏偏不听,看看你们现在做的事情,除了添乱,做什么有用的事儿了?”

    孔栋脸色一变,老脸刷的就红了。

    不过,他没有办法反对,事实上就是谷苗苗说的这样。

    但是谁能想到,面对的会是猛哥这种非人类呢?

    出于一个警员的责任感,孔栋觉得,哪怕是添乱,以后再有这种事,依旧还是要冲在第一线!

    身为警员,就是干这个的,哪怕是受累不讨好,也得硬着头皮干下去。

    好在谷苗苗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

    随意说了一句,就闪人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求你,给我个痛快!”猛哥嘶声说道。

    即便是没有现在这种痛不欲生的疼痛加身,作为一个本命蛊已经死掉的蛊苗族人来说,也早已经死了四分之三。

    “都说了吗?你确定?”秦北下意识的随口问了一句。

    真是随口问了一句,并没有什么别的目的。

    然而得到的答案,却让秦北等人大吃一惊。

    “还有,我劫持阿莎,是因为京华市一个叫裘红袍的人布的悬赏任务!”猛哥为了早点死,当真是有什么说什么了,就算是让他承认十岁了还在尿裤子,十二岁就去偷看隔壁二嫂洗澡,那也没有什么不能认的。

    “裘红袍?丫的这小子整什么幺蛾子?”

    “我真不知道,裘红袍的任务就是说让你从京华市离开便算任务成功,还告诉我劫持谷苗苗的亲人的话,你一定会来。”

    “我擦?还有这种煞笔?早些你联系我啊,赏金咱俩一人一半——就算你不劫持阿莎,我也是要来苗疆的呀,这边还有好几件事等我去弄呢!”秦北觉得裘红袍大概是脑子有问题了。

    谷苗苗道:“也许他还有什么别的图谋,我听侯羽倩姐姐说,好像是有个叫裘红袍的一直在纠缠她,不过她不可能去喜欢裘红袍啦!”

    “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侯三盯着点。”

    秦北给侯三打了电话之后,又分别给苏琳琅,侯羽倩,顾倾城以及唐吟月打了电话。

    侯三表示一切顺利。

    苏琳琅表示最近还算清闲,棘手案件并不多见,已经能有时间和侯羽倩一起去苏小贝女子养生会所做一些养生保健。

    侯羽倩则期期艾艾的说,也没啥好说的啦,尽早回来。注意安全,别累着自己这类的。

    顾倾城的电话则是没有打通,提示音说,“我正在手术台上,听到嘟的一声请留言。”

    唐吟月则夸张一些,表示那个脸上长螨虫的富婆已经正式签了单子,给她公司的所有女性员工都定了两个疗程的昙蜜蚕沙膏,仅仅是这一单,累计利润就达到了两百多万,唐吟月整天数钱数的手抽筋,连做梦都在数钱玩。

    谷苗苗掰着手指头数着秦北打过的电话,现只有侯三一个男的,剩下的都是女人,最严重的是剩下的还都是美女。

    这让谷苗苗有些心头微酸。

    电话打完,秦北等人也坐着警方的车子,赶回了市区。

    只是不知道一直没有露面的,阿莎的男朋友李子航那厮跑哪里去了,只是秦北对李子航并不关心,谷苗苗也并不知道代替劫匪去取钱的居然会是李子航,阿莎则还在昏迷中,更是无从提起。

    秦北终究还是答应了孔栋的要求,又给猛哥扎了几针,解除了猛哥痛不欲生的痛苦。

    然后猛哥就被孔栋带回了警局。

    孔栋还派车把秦北等人,连带阿莎,以及三个中了蛊毒的警员,送往医院。

    这是谷苗苗要求的,她能解蛊毒,但需要一定的时间准备材料。

    在此之前,阿莎因为被劫持导致身体状况比较差,还是送到医院调理一番比较妥当,顺便把另外的三名警员,也送去医院住下。

    秦北倒是想试试自己的七情针法对蛊毒是否有用的,不过在谷苗苗的央求下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既然谷苗苗说她能治,秦北索性就不准备搀和了——就算七情针法能治,第一赚不到钱,第二还惹得谷苗苗没有成就感,何必呢。

    刚刚安顿好阿莎以及三名警员住院的情况,忽然间医院走廊里传来一阵哀嚎声。

    “医生,医生救命啊,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你这住院费都没有交齐,我们也没办法用药啊。”

    “医生,我孩子住了五天,几十万都花进去了,究竟是个什么病啊,为什么肚子一疼起来,还是疼的要死要活的?不是我不想交住院费,而是花了这么多钱,连个病情都没有诊断出来,我这有点接受不了哇!”

    “哼……医生治病又不是治命,直到死亡依旧给不出明确诊断结果的也不是你一家。要么准备钱,继续进行详细检查,尽快确诊,要么,就准备安排转院吧!”

    “医生,医生求求你,再宽限两天,我这就回去把家里的房子卖掉……”

    “啊……爹,爹,疼啊,疼死我啦!”一声惨呼,从某间病房里传了出来。

    “孩儿啊,你坚持一下!医生,我求求你,先给孩子用药吧?哎哎,医生你别走啊……求你了!”

    秦北眉头一皱,从走廊里出来,便看到一个汉子双膝跪地,脸上老泪纵横,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站在不远处,和偶尔经过的小护士,有说有笑的聊着天儿,时不时的传来爽朗的笑声。

    走进了一看,咦,地上这人居然认识,正是在玉石一条街上卖给秦北他们二百多枚玉片的那个汉子。

    谷苗苗觉得有些奇怪,走上前问道:“秦北给你的那块玉观音,不是卖了十几万吗?怎么会没钱了?”

    汉子抬起头来,认出了秦北和谷苗苗,哭着说道:“花完了——他们还让我交钱。”

    “啊……爹,爹,我受不了了,让我去死吧!”房间里又是传来一声惨呼!

    谷苗苗深吸了一口气,道:“带我们去看看你的孩子。秦北,可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