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98章 生不如死!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啊……它怎么又活了?!”

    “秦北小心!”

    “我擦,这厮真是歹毒!”

    猛哥一脸的冷笑,无知的贱民们,苗疆蛊术传承数千年,乃是从上古老祖蚩尤大帝手中传承而来,虽说历经数千年多有遗失损毁,但仅仅是这些皮毛,又岂能是尔等无知贱民所能了解的?!

    昔年炎黄之战,炎帝战败,身为炎帝手下统兵大将,蚩尤大帝率领八十一条好汉,继续炎帝陛下未尽的革命事业,在敌占区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敌后游击战争,最后与轩辕黄帝的战斗中不幸落败,蚩尤大帝施展爆体神术,以自身鲜血喷溅了轩辕黄帝一脸,轩辕黄帝自此落下病根,时间不长便中蛊身亡——

    蚩尤大帝的爆体神术,自此流传下来,有诗为证:

    我以我血溅轩辕!

    “去死吧!”猛哥大喝一声,那条死了多时的四脚蛇忽然有了灵性,饱吸了猛哥的鲜血之后整个身躯变得血红一片,连嘴巴里的两颗毒牙都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下一刻,已经出现在秦北的颈部。

    猛哥脸上已经出现了胜利者的微笑,似乎大头蛊这一口下去,面前的秦北,已经是一个死人。

    “啪!”

    却听一声轻响传来。

    “咬死他!”伴随着猛哥的尖叫。

    “秦北!”以及众人惊呼的声音!

    然而众人还是低估了秦北的实力。

    但见秦北探出左手食中二指,啪的一夹,右手里扣住的几枚银针便飞快的刺出,噼噼啪啪!仿佛扎在金铁之上,出清脆的爆响,再看那死而复活的四脚蛇,仿佛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刺猬一般,身上扎了不下二三十针的样子!

    “能让你死一次,就能让你再死一次!还活不活?”秦北随手把扎成刺猬的四脚蛇丢在地上,面色凝重的道:“骚年,地球很危险,回你的火星去吧。”

    一脚把四脚蛇的脑袋踩成烂泥。

    “噗……”猛哥术法被破,心神受损激荡,一口心头之血毫无预兆的喷了出来,那摊污血里面,依稀还有两条白色的,如同蛆虫一般的小虫子,蠕蠕而动。

    被风一吹,烈日暴晒之下,短短数秒钟的时间,便成了两个虫子干尸。

    猛哥状若疯癫,抢上前去扑倒在地,抓起那两个白色的小蛆虫就往嘴里塞,连带抓了一把泥土都塞进了嘴巴里面,他依旧是不管不顾的直接吞咽下去!

    “本命蛊?!”谷苗苗惊呼一声,这本命蛊乃是蛊苗每一个新出生的儿童,在满一周岁的时候,都会接受的一场本命仪式,如同汉家儿的抓周一般,只不过摆放的东西不是钱币书本算盘之类的东西,而是经过诸位大长老精挑细选出来的数十种精选蛊术,抓周抓到之后,便会成为这个孩童的本命之蛊。

    本命蛊直接决定了未来这位蛊苗族人在蛊术方面的成就。

    同时也牵连着蛊苗族人一生的荣辱悲衰。

    本命蛊寄居于人体心尖之上,以本命心血进行滋养。

    一旦失去,任何蛊术都完全不能施展,也就不配再称为蛊苗族人。

    现在,猛哥精心炼制的大头蛊被秦北杀死,猛哥心神激荡之下,本命蛊破体而出,可以毫不留情的说,猛哥的生命,已经消失了四分之三!

    本命蛊体外生存能力极差,烈日之下几秒钟就能变成干尸,即便是猛哥抢了塞进嘴里吞下去,也不过是吞了一块夹杂着干尸的泥土而已,毫无意义可言。

    一个完全不能施展蛊术的蛊苗族人,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猛哥嘴角上沾染了好多泥巴——泥土加上口水生了奇异的物理反应,变成了泥巴。

    然而可惜的是,猛哥再也感受不到体内蛊术气息的任何波动。

    “你杀了我的大头蛊,你还杀了我的本命蛊!老子跟你拼了!”

    猛哥双目赤红,头根根直立而起,嚎啕的大声喊叫着,冲着秦北扑了上来。

    秦北一脚踹在猛哥的胸口,蹬蹬蹬!猛哥只觉得一股绝大的力道迎面而来,被踹的连连退了好几步,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围观的警员们纷纷一愣:丫的这什么状况?这劫匪不是伸手一指就能让人晕厥吗?为毛被秦北一脚踹翻?

    猛哥的实力就已经很是非人类了,那一脚就把猛哥踹翻的秦北,究竟又是个什么战斗力级别?

    仅仅是想想,众人就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秦北固然是高手不假,但有一点他们判断错了。失去了大头蛊以及本命蛊的加持,猛哥现在的实力,连一个普通的警员都不如,更遑论级高手秦北了!

    秦北并不觉得痛打落水狗有什么不对,一脚踹向仰面倒在地上的猛哥的面门。让你丫的在老子面前装比,一次不行还两次很多次,没完没了了是吧?

    “别杀他!”谷苗苗惊声叫道!“姐姐他们还中了蛊毒!”

    秦北的大脚,硬生生的在距离猛哥的脸还有五厘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嘎嘎嘎,你不敢杀我,杀了我之后,他们几个全都给我陪葬!三个警员,再加上阿莎,嘎嘎嘎!老子赚了!”

    猛哥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以及泥巴,冷笑着看着秦北。

    “我不杀你。”秦北说道:“对于你这种人渣来说,就这么死了,简直是太便宜你了!”

    秦北摸出银针,“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猛哥一副威武不能屈的硬汉模样:“尽管试试!老子喊一声疼,丫的是你养活的!”

    秦北冷笑道:“如果我是你爹,当初早就把你射墙上了!省的你这个人渣嚯嚯自己的亲妹妹!长得丑不是你的错,长得丑还出来吓唬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众人:“……”

    “想让我生不如死?”猛哥继续冷笑:“你还是根本不了解蛊苗!不了解抓周种下本命蛊时候的那种痛苦!”

    “哦?种下本命蛊很痛苦吗?”这方面秦北还真是不了解。

    谷苗苗回应道:“痛不欲生。跟死了一次重新投胎一样。”

    “唔,这样啊?多谢提醒,那就加大点力道好了。”秦北无所谓的说道,捏起银针,嗖嗖的扎在猛哥的身上。

    秦北早在刚到京华市的时候,就参与过一次使用银针进行刑讯逼供的案件,那个案件涉案者乃是一个连环强歼杀人案,身份是一个老师,名字居然叫做秦南——

    如果他换个名字,大概秦北也不会使用那么凌厉的针法。

    谁让他丫的叫什么不好非得叫秦南呢?

    秦北记得当时秦南连第一轮的穴位都没有全部扎完,就什么都招供了。

    现在,秦北用相同的手法,略有加强,扎进了猛哥身体的穴位里面。

    猛哥狠狠的咬着嘴唇,都咬破出血了,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嘎嘎嘎!难道你折磨人就这么一点小手段?!这还不够!有种再来!喊一声痛,老子就不是好汉!”

    猛哥面容扭曲,额头上面冷汗直冒,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分明是在用绝强的毅力,压制着体内的痛苦,愣是一声都没有哼哼出来!

    不管他做了什么坏事,单单是这份坚强,恩恩,就已经足够被称为一个坚强的坏蛋了。

    秦北笑眯眯的捡起一根小草棍儿,在猛哥身上轻轻的捅了一下。

    围观的警员们,对秦北这种行为很是鄙夷,很是唾弃。

    你这是“逗你玩”吗?

    看猛哥现在的状态,你用一根铁棍子敲断他的腿,估计他眉头凑不皱一下的,撑死了哼哼两声,证明他还活着,没有被敲死。

    你用根比牙签还软乎的草棍儿捅人,你几个意思?仅仅是为了侮辱人吗?!

    然而他们又一次的想错了。

    秦北刚刚捅了一下,猛哥额头青色的血管,便瞬间鼓胀起来,似乎随时要撑破血管壁,破体而出的意思!他面孔极度扭曲,神情极度夸张,脸上的汗水,黄豆一般滚滚而下。

    “啊……”猛哥忽然惨叫起来,如同狼嚎,如同鬼哭,如同被捅了菊花!

    “咦,你不是说喊一声就不算好汉吗?”秦北捏着草棍又捅了猛哥的手臂一下。

    猛哥“额额啊啊嘎嘎嘎”的一连串怪叫,霎时间汗湿重衫,连他坐的地面,都洇湿了好大的一片!

    那痛苦的惨叫声,简直不像是人能出来的声音!

    就连听到这惨叫声的警员们,都忍不住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大夏天的太阳正毒,警员们却如同身处冰窖一般,几个胆小的冷的都快在那打摆子了!

    “这,这,这究竟是何等酷刑?”孔栋结结巴巴的说道。

    唯二还算比较淡定的,就是谷苗苗和莫大两人了。

    似乎在秦北手里出现何种奇迹,都是理所当然一样。

    这位秦爷,简直不能用常理揣度!

    秦北再次举起小草棍,准备在猛哥身上捅一下的时候,猛哥整个人都崩溃了。

    “你想知道什么?我全说——啊!不要碰我!”

    “看你热的,我给你扇扇风,保证不在用小草棍捅你了。”秦北笑嘻嘻的说道,抖了抖衣袖,扇了两道凉风过去。

    “啊……”猛哥再度惨叫起来。

    微风吹在猛哥脸上,就好像拿水果刀把猛哥脸上的肉一片片削下来一样,大夏天的居然让猛哥感受了一把北部华夏三九寒冬的感觉。

    简直不要太酸爽。

    “我说,我说,说完之后,求你杀了我,给我个痛快!”猛哥牙关打颤,哆哆嗦嗦的说道。

    他终于体会到,生不如死是怎么样一种感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