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96章 苗疆猛哥!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我叫李子航。”

    车上,负责收钱的劫匪,对秦北自我介绍说道。

    “啥?”秦北依稀觉得听说过这个名字,但究竟是在哪里听说的,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李子航道:“我是阿莎的女朋友——”

    一边说着,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啥?!”秦北终究还是吃了一惊,丫的你有病吧?劫持自己的女朋友,跟女朋友的妹妹要钱花,这很好玩吗?

    “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李子航一边开车,一边解释说道:“劫匪其实只有一个人,自称叫做猛哥——他他,他跟我说,他手里有一个关于阿莎的秘密,约我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李子航说的断断续续的,秦北简单的综合了一下,大致意思是这样的:

    猛哥联系到了李子航,说手上有关于阿莎的秘密,约李子航面谈。

    李子航当初是拒绝的,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然而李子航拒绝之后,猛哥给李子航发了一段视频过来。

    视频上,阿莎身穿薄纱,跳着一支不知名的舞蹈,妩媚动人的模样,让熟悉阿莎身体的李子航第一时间就已经确认,这绝对是阿莎,而不是什么相貌相似的女人。

    然后惊恐的一幕出现了,随着阿莎身形的扭动,吧嗒!身上某处掉下一只蓝汪汪闪着寒光的大蝎子,那蝎子足有巴掌大小,尾钩清晰可见。

    吧嗒!蝎子之后,又掉了两只蟾蜍,一条青蛇下来。

    “想知道阿莎的身份,就来见我。”猛哥在视频最后,留言说道。

    李子航经过一天一夜的心理斗争,终于决定去见猛哥一面。

    猛哥奉上香茶,对李子航说:“你听说过杀人不见血的蛊苗吗?”

    “阿莎就是蛊苗一族的圣女。”

    猛哥讲了很多和阿莎身份有关的隐秘,李子航听的心神激荡,唇干口渴,喝掉了猛哥送上的香茶。

    随后李子航看到猛哥脸上展现了一抹邪魅的笑容,然后他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了。

    当李子航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被捆扎的严严实实,身处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黑屋内,身边同样被捆绑着的是一个女孩子——正是李子航的女朋友阿莎。

    李子航这才知道他中了猛哥的圈套,连阿莎也被连累了进来。

    果然,阿莎说,她是接到了自称猛哥的电话,电话里猛哥说李子航在他手里,这才被骗来的。

    随后猛哥出现了,他展示了一个黑红相间,手指粗细,长约半米,似蛇非蛇,长着四条小短腿儿的奇怪生物,在李子航和阿莎身上,各自咬了一口。

    李子航清楚的记得,阿莎看到那怪蛇的时候,神色是相当惊恐的。是一种李子航形容不出来的,从未见过的恐惧。

    然后猛哥说,这是一种蛊毒。从阿莎惊恐的表情来看,李子航相信猛哥说的并没有骗他。

    最重要的是,当猛哥取出一个小哨子的时候,阿莎脸上的表情更加恐惧万分。

    哨子最终并没有吹响,但李子航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

    今儿上午的时候猛哥把李子航放了,让他道指定的立交桥下面取钱。

    李子航不得不来,因为猛哥说,如果三天之内用不上猛哥亲秘制的解药,李子航和阿莎都会被蛊虫吃光脑浆而亡。

    “求求你救救阿莎,救救我啊!”李子航断断续续的说完,早已经是泣不成声。“我只中了一种蛊毒,阿莎却是中了两种,另一种蛊毒,据阿莎自己说,虽然不用解药也不会造成死亡,但蛊毒一旦被猛哥引发,那天大地大,猛哥最大,蛊毒发作之后,中蛊者六亲不认,只认猛哥一个人的命令,就算猛哥命令是脱光了跳个舞,那也无从拒绝,那种蛊毒,可以直接控制人的思想……”

    秦北听完,周身不寒而栗。

    他一再催促李子航加快车速,直到驶入一条乡间小路的时候,李子航说,这条路一直向前,再有五里地的样子,就能看到那间废弃的仓库了。

    然而乡下小路,坑坑洼洼,车子行进的速度,相当的缓慢。

    秦北等不及了,直接推门跳了下去,迈开两条大长腿,风驰电掣的沿着这条乡间土路飞驰而去,比坐车的速度,快上了两三倍都不止!

    秦北恨不得马上出现在谷苗苗身边。

    他莫名的有些害怕,如果阿莎蛊毒发作,被猛哥命令击杀谷苗苗的话,谷苗苗乍见姐姐,毫无防备,保不齐就着了道。

    即便是谷苗苗加上莫大两人组合的战斗力已然是相当不弱,但搁不住以有心算无心,秦北觉得谷苗苗着了道的几率会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

    他心中焦急,发力狂奔。

    眼见前面围拢了不少人的样子,一眼看去,似乎谷苗苗和莫大两人就在人群中间,依稀好像还有分局的孔栋!

    秦北一边大叫:“离阿莎远点,她中了蛊毒!”一边发足狂奔!

    然而秦北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就在他将到未到的时候,已经被押上警车的猛哥,忽然尖啸一声,说时迟那时快的功夫,阿莎脸色瞬间一凝,双目瞳孔霎时间变成了血红的颜色,五指成爪,啪的一下便抓住了孔栋的脖颈!

    丝丝鲜血顺着阿莎的指缝流了下来!

    是孔栋脖颈上的鲜血!

    孔栋堂堂一个分局长,竟然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抓起来当做了人质!

    与此同时,猛哥施施然从警车上走了下来,两个抓他上车病负责看护的警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晕了过去!

    “姐姐!放开他,他是朋友!”谷苗苗被发觉不对劲的莫大,拽着连连后退,已然出现在数米开外。看到姐姐状态很不正常的样子,谷苗苗忍不住大声喊道。

    阿莎发出两声不似人声的怪叫,竟然连看都没有看谷苗苗一眼!

    “放开局长!”一众回过神来的警员,忍不住举枪指着阿莎,负责狙击的警员,瞄准镜已经对准了猛哥的头部!

    “孔局长,嘎嘎嘎,如果你不想车上的两个警员陪你一起去死,那就让他们都放下枪!”猛哥大声狂笑着说道!

    孔栋眼前发黑,吸口新鲜的空气都成了一种奢望。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已经是很小心了呀,居然还是着了对方的道!

    “放,放下枪!”孔栋嘶哑的声音说道,如果仅仅是他自己被阿莎抓住,那他会毫不犹豫的命令开枪把猛哥和胆敢抓了他做人质的阿莎同时击毙。

    但现在不行,警车上还有两位生死不明的警员。

    警员们心中不忿,但还是听命的把枪收了起来。

    此时秦北已经冲了过来,站在谷苗苗身侧。

    对于秦北来说,最在意的还是谷苗苗没有受伤。

    只要谷苗苗没有受伤,管他其他人是中了蛊毒还是被缴枪不杀呢,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猛哥!居然是你!你对我姐姐做了什么?!”谷苗苗厉声喝问道!

    “嘎嘎嘎……身为蛊苗的圣女,居然连大头蛊都不知道吗?”猛哥大声笑着说道:“阿莎现在已经不是你姐姐了,你要不要尝尝大头蛊的味道?!到时候你们姐妹两个一起在床上伺候我,放心,我不会厚此薄彼的!”

    “猛哥!同样的错误你还要再犯一次吗?!”谷苗苗厉声呵斥道:“现在放了我姐姐,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哈哈哈!谷苗苗!你不觉得太有些大言不惭了吗?我想走,谁能拦得住我?!”猛哥不屑的说道:“给你一次机会,让我的大头虫轻轻的咬上那么一小下,否则的话,我现在就命令阿莎在大伙面前跳一场抠比脱衣舞,你信还是不信?嘎嘎嘎!”

    “这傻比什么来头?”秦北忍不住问道。

    谷苗苗小声说道:“他原本是我们蛊苗的族人。几年前给他自己的亲妹妹下了大头蛊,做下了那种人神共愤的龌龊事情,被大长老们判决关在后山思过崖上,准备用他的身体炼制人皮蛊——没想到被他逃了出去,好几年不知道下落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云贵市!”

    我擦!

    居然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下得去手?!

    这丫的还是人吗?

    “喂,那个煞笔,你想死吗?”秦北指着猛哥大声喊道。

    猛哥冲着秦北笑了笑,“你就是秦北对吧?谷苗苗找的男人?嘎嘎嘎!不过你没机会了,我一定会让谷苗苗自愿接受大头蛊的!嘎嘎嘎,到时候表演三人混战给你免费欣赏,嘎嘎嘎!阿莎,你妹妹不愿意帮助你,那你现在就开始脱衣服吧!”

    阿莎赤红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迷茫的神色,而后双手搭在肩膀上,缓缓脱下了自己的上衣。

    “姐姐!”谷苗苗嘶声喊道!

    孔栋见状,转身想跑。

    猛哥一脚踹在孔栋的小腹上面,旋即一条相貌古怪的四脚蛇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窜了出来,张开长着一双尖牙的血盆大口,冲着孔栋的脖颈上就咬了下去!

    “想跑?尝尝我的大头蛊!”

    孔栋吓的浑身一个机灵,慌张的连忙躲闪,玩意被这大头蛊四脚蛇咬到,变成对猛哥唯命是从,那对于孔栋来说,简直生不如死,就像猛哥说的,万一他命令孔栋面对众多同事当场撸一管,孔栋也根本无从拒绝!

    “秦先生!救命!救救我!”孔栋大声的求救喊道。

    “砰!”“砰!”

    两声枪响,埋伏在制高点的狙击手出手了,一枚子弹射向地上爬动的四脚蛇,一枚射向猛哥的头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