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94章 一拳砸穿车顶!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应该就是在这边,但是好像没有人。”谷苗苗有些奇怪的四下里打量,公园大门口人来人往,但是没有一个看着像是劫匪的样子,更没有看到她的姐姐阿莎。

    秦北很无聊的陪在谷苗苗身边,他身后是背着蛇皮袋的莫大。

    “没有。”莫大说道:“这边没有长得像劫匪的人,您确认是这个门吗?矿山公园有四个门呢!”

    莫大别的能耐不行,但看人的眼光还凑合,他说没有劫匪那就真的是没有劫匪了——当然,这个看人的眼光大概不包括看女人,要不然怎么会被丁香接连骗了好几次呢。

    谷苗苗摇摇头:“电话里说的就是这边!阿北,你觉得呢?”

    秦北道:“我觉得应该很快就会有电话打过来……”

    话音刚落,谷苗苗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你们在哪?我看不到我姐姐!”谷苗苗着急的说道!

    电话那边响起嘎嘎嘎的笑声,“你当然看不到,因为我们交易的地点换了,改在日升商厦,二十分钟,过时不候!”

    说完,便挂了电话。

    谷苗苗恨恨的把电话挂断,“他们换地方了。不在这边了。不讲信用!”

    秦北笑了笑说道:“新时代的劫匪,也学会狡兔三窟了,这次换的哪里?”

    “日升商厦。”

    不远处躲在角落里的五菱宏光里面,孔栋和姜白也收到了消息,孔栋驱车进了附近的一个停车场,和姜白打了一辆计程车前往日升商厦。

    日升商厦可以说是云贵市的地标建筑之一,人流相当密集,劫匪选在这里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他们可以拿了钱就跑,根本不用担心会被警员们抓到——人太多,根本挤不动。

    “打电话吧,多安排几个警员过来,这边人太多,就我们两个根本照看不过来。”姜白小声说道。

    “再等等,我直觉这边也不是最终的交易地点。”孔栋拧着眉头说道,这边交易固然是方便了,可以随时跑掉,但四下里遍布摄像头,肯定能捕捉到劫匪的影像,因此也并不是最佳的交易地点。因此孔栋分析劫匪肯定还是在玩狡兔三窟的把戏。

    莫大的目光,警惕的从人群中一一扫过,大约五分钟后,莫大摇了摇头。

    秦北于是道:“继续等电话——竟然敢这么折腾我,等我抓到他们,一定让他们生不如死!”

    谷苗苗一脸和年龄不相符的杀伐果断的模样,恨恨的道:“我会让他们尝试这辈子最难忘的酷刑!”

    莫大感叹,怪不得这两位走到一起呢,连爱好都这么相似。

    然而接下来果然又换了另外一个地点。

    随后又换了另外一个地点。

    莫大霎时间觉得,简直就是日了哈士奇了,想当年当雇佣兵的时候可没这么窝囊,看谁不顺眼,一刀封喉,让你丫的瞎比比——

    然而莫大留意到,别管是秦北,还是谷苗苗,每换一个地点,脸上的笑容就增加几分,到后来,索性连一点生气的模样都没有了,打车到了预定地点,连车都不下了,直接在车上有说有笑的聊天。

    尼玛这不科学啊,师叔师叔母,您二位可是有亲人被人劫持了啊,你们却在这秀恩爱狂虐单身狗,这剧本很不和谐呀有木有?

    而坐在另一辆计程车上的姜白姜警官就更悲催了,顶头上司孔栋闲的淡疼,找了个咖啡馆喝咖啡去了,然后告诉姜白继续跟踪,有消息随时联络。尼玛跑腿儿的就是没人权啊,局长,俺也想去喝咖啡啊。

    随即姜白就看到前面的计程车再次发动起来,只好暂时打消了去喝咖啡的想法,吩咐司机跟上前面的车。

    前面的计程车上,莫大神色凝重,沉声说道:“师叔,后面有人跟踪。虽然对方换了几次车,但跟踪的人没有变!”

    “去把他抓来。”秦北正捏着谷苗苗的小手给她看手相呢,哪有这闲工夫管这些淡事儿,有这功夫还不如博美人一笑呢。

    于是乎就在计程车拐弯的当口,根本就不用停车,莫大推开车门窜了下去,就地一滚,便闪到了角落里,等了两三分钟的功夫,便看到了姜白乘坐的那辆计程车,莫大直接拦在街中心,姜白一看不好,连忙指挥司机掉头,赶紧跑,话说出来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尼玛我才是警察啊,凭什么我跑啊?于是喝令司机停车,姜白想要看看面前这厮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于是乎五分钟后,姜白就被莫大拎着衣领子拽死狗似的拽到了秦北面前。

    秦北一看,认得这是姜白,“哦,不是劫匪啊?”指着不远处的一座拱桥,道:“丢河里吧。”

    莫大拎着不断折腾的姜白走向不远处的拱桥。

    姜白死命的折腾:“放开我!我是警员!”

    莫大有些不怀好意的道:“老早就看见你在后面跟踪了。知道你是警员才丢河里,要是劫匪,就没有这种待遇了。”

    姜白心头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暗道孔局长这事儿做的简直是相当不地道,怪不得这老小子半路下车去喝咖啡呢,大概是他早就发现,秦北已经知道他们在后面跟踪了吧?

    从河里湿漉漉的爬上来的姜白,恨恨的给孔栋打了个电话,没想到孔栋却说:“有消息了,他们的目的地是市郊的一处废弃仓库,我已经派员过去全面包围,你继续跟踪,别跟丢了。”

    然后姜白很无奈,我有一句买**不知当讲不当讲?

    牢骚终究是要发泄的,然而工作依旧还要继续。好在秦北等人虽然先行一步,但姜白总算是知道了最终要去的地点,抄了个近路继续追踪而去。

    很快姜白就发现了秦北他们乘坐的计程车,就在前面不远处,貌似要经过一座立交桥的样子——姜白先把上衣翻了个个穿上,原本白色的外套登时变成了棕色,顺便扣上帽子,做了个简单的伪装。

    姜白也不像这样啊,但没办法不是,刚刚正好有座拱桥,拱桥下面是条小河,就算是被丢下去,撑死了也就是没面子,然而这条路段上没有拱桥,更没有小河,万一被发现了,直接丢下立交桥——那乐子可就大了,姜白目测了一下,这条四段式立交桥最高端距离地面至少十米,摔下去就算不死,也得半残。

    简单的伪装之后,姜白继续跟上,而这时秦北他们的车已经上了立交桥。

    很快姜白发现,那辆计程车在立交桥的中段位置,忽然停了下来。

    姜白觉得这行为很是可疑,连忙凝神观看,难道又准备换地方了不成?那孔栋派去市郊废弃仓库的人马岂不是又要扑一个空?尼玛现在的犯罪分子都这么高智商了吗?你说你一个劫匪,绑个人质换几个小钱花销罢了,至于整的这么复杂吗?

    随即姜白看到秦北拎着个蛇皮袋子从计程车里走了出来。

    下一刻,秦北把蛇皮袋子从立交桥上丢了下去!

    姜白顿时明白了,犯罪分子选择的交易地点,根本就不是什么市郊的废弃仓库,而是这座立交桥!劫匪的人肯定在桥下面等着,看到钱拎了就跑,就算是有警方的人跟着,等从这迷宫一般的立交桥上转悠下去,那劫匪的人也早就跑的没影了!

    姜白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心说今儿这活恐怕又要白忙活一场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姜白瞪圆了眼珠子,张大了嘴巴,似乎见了鬼一样!

    秦北从计程车上下来。

    谷苗苗确实接到了一个电话,让他们现在停车,把钱从立交桥上丢下去。

    对方见到钱之后,就会把阿莎现在的位置,告诉谷苗苗等人知道。

    “我去干掉他们!”秦北笑着说道,似乎不是准备去杀人,而是准备去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谷苗苗随即应道:“嗯哪,你小心些。”

    一直留意两人眼神交流的莫大瞬间明白了,这两位,已经是出离了愤怒,生气超过了阈值,所以才会显得平淡,所以才会有说有笑的交流,然而肯定在内心里面已经把这批劫匪判处了死刑。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说的大概就是这意思了吧?

    秦北随手把装着一百万的蛇皮袋从立交桥上丢了下去。当然,里面装着的那二百多枚玉片早就取出来换了另外一个袋子盛放起来。

    很快秦北就看到,在立交桥下面的路段上,一辆原本停靠在路边的黑色轿车飞快的驶向那个蛇皮袋子,车子停下,一个壮硕的男子从车子里面下来,冲着上面的秦北嘿嘿一笑,把蛇皮袋捡起来丢进车里,摸出手机。

    然后谷苗苗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很好,阿莎现在就在市郊的废弃仓库里面,你们现在可以过去把人带回来了,合作愉快。”

    那人笑着挂了电话,冲着秦北还摆了摆手。

    “你们去市郊仓库,我很快就过来跟你们汇合。”秦北说完,单手撑住护栏,从立交桥上一跃而下。

    让姜白瞪眼珠子的就是这一幕:尼玛这至少十米啊大哥!你这是找死还是准备自杀啊?!

    “砰!”

    虽然隔着老远的距离,但姜白觉得,自己还是听到了那一声闷响。

    姜白看到秦北从立交桥上一跃而下,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那辆黑色轿车的顶棚上面,姜白甚至觉得,他能看得见黑色轿车的棚顶被撞的凹进去了一大块!

    旋即姜白看到了更让他觉得恐怖的一幕。

    落在车顶的秦北,不但没有受伤,反而挥起拳头,砰砰两拳,便把黑色轿车的车顶砸出来一个透明的窟窿,用力一拽,便把那刚刚还得瑟无比的汉子,从车里拽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