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92章 赔我的裤子!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觉得煤山上的崇祯不是在歪脖树上吊死的,而是被刘二麻子气死的。

    “你确定要讹诈几十万才肯罢休?”秦北又笑嘻嘻的问道。

    “至少几十万!”刘二麻子梗着脖子,牛气的不得了:“你小子会说话不?什么叫讹诈几十万?我这梅瓶,保底价至少也得几十万!这要是上了佳士得,拍上几百万那也是有可能的!哎呀我的老天爷啊,没有穷人的活路了啊,父老乡亲们给我做主哇,三代单传——啊不是,祖上传下来的宝贝,就被这小子撞碎了哇……”

    刘二麻子抱着秦北的大腿,头也不抬的嚎啕大哭。

    秦北道:“你看要不这样,几十万我肯定赔不起的,我赔给你一个一模一样的梅瓶怎么样?”

    “那不行!”刘二麻子断然拒绝,坐在地上准备开始撒泼,“我那梅瓶珍惜无比,上面的画作那都是齐黑石的亲笔——”

    刘二麻子还在那喋喋不休的说着,人群中已经响起一片哄笑的声音。

    “刘二麻子这次遇上对手了!可笑他自己还不知道,哈哈哈,真是欢乐!”

    “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小子也该受点教训了!”

    刘二麻子忽然有些心慌,大概是因为这次被他碰瓷的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过镇定了,一直跟他有说有笑的,而且围观的吃瓜群众们表现的跟往常也不一样,放在平时,这群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们早就跳出来指责他了,然而这次并没有。

    刘二麻子并不觉得这次是吃瓜群众们良心现站在他这一边,于是乎刘二麻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只是一眼,便让他呆愣在了那里,迟迟说不出话来。

    刘二麻子惊讶不已的看到,那个被他称作珍品,祖上所传下来的梅瓶,正滴溜溜的打着旋儿,在一个汉子的手指尖上不停的旋转,然而并没有掉在地上,地上也一片碎瓷片都没有看见。

    刚刚刘二麻子捧着个梅瓶撞过来的时候,莫大已经看到这小子双手一抛把梅瓶抛上半空了,然而没等梅瓶落在地上,莫大已经一跃而起,仅仅是伸出一根手指,便点住了那只梅瓶,并没有让它成功的落下来。

    “哈哈哈哈!”吃瓜群众们注意到,刘二麻子终于抬起头看到了那只完好无损的梅瓶,一时间脸色尴尬不已,平时他哪遇上过这种人啊,居然还能把他故意抛掉的梅瓶接住,这还不算,还故意不说,故意让他刘二麻子出丑!

    这几个生面孔一定是故意的!刘二麻子心中笃定的想道。

    “艹!既然梅瓶没有摔坏,我也不怪你们了,把梅瓶还给我,咱们两清了!”刘二麻子悲催的说道,平白让吃瓜群众们看了一出丢人现眼的大戏。

    秦北眼神示意,梅瓶很快被莫大送还到了刘二麻子手里,秦北笑嘻嘻的说道:“看清楚了哦,离手概不负责!别回头瓶子上有个裂纹什么的,在跑来跟我找后账。”

    刘二麻子嘴角抽搐,看也不看,转身就走。

    有你这么恶心人的吗?刘二麻子恨恨的想道。

    “哎,你别走啊,就不认真看看了吗?”秦北依旧是笑着说道。

    刘二麻子恨声道:“不看了!梅瓶是完整的!”越想越是生气,抱起梅瓶恨恨的摔在地上,登时成了一堆散碎的破瓷片。吃瓜群众们又响起哄堂大笑的声音,一副看傻子的模样。

    刘二麻子觉得自己的脸面彻底丢没影了,以后恐怕不用在这条街上混了。

    谁知对方似乎并没有打算就此结束,刘二麻子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那个用一根手指便撑住了梅瓶的汉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想走?师叔说让你别走,你小子没听见吗?”莫大拦在刘二麻子面前,阴沉沉的说道。

    “我都不跟你们计较了,你还想干什么?”刘二麻子心虚的说道,瞅了个空子,脖子一缩就准备开溜,莫大探手抓住刘二麻子的衣领,轻轻一提便把刘二麻子拎了起来,刘二麻子双腿胡乱的踢腾着,骂道:“放老子下来!”

    莫大随即往上一提,又往下一灌,把刘二麻子死猪似的摔在秦北面前。

    秦北拍拍刘二麻子的脸蛋,笑嘻嘻的说道:“就这么走了?你的梅瓶是没事了,我这条崇祯穿过的裤子被你弄的眼泪鼻涕的一大堆,不赔个十万的,你觉得你走的了吗?”

    “你你……你怎么讹人呢!”刘二麻子气坏了。

    “咦,瞧你这话说的,你那齐黑石亲笔所画,大清崇祯年间的梅瓶都有可能存在,我这崇祯穿过的裤子怎么就成了讹人了?我看你也不像带着十万在身上的人。要不这样,你看你梅瓶摔坏了我赔了你一个一模一样的,我这裤子你也随便赔一条算了。”

    秦北笑嘻嘻的说着,下一刻,脸色一变,冲着莫大吩咐道:“让他赔一模一样的有点难为他了,我看他现在穿着的这条就不错,给我扒了!”

    莫大应了一声,冲上来就拽刘二麻子的裤腰带,刘二麻子有苦难言,死死的攥着腰带不让动,然而刘二麻子一个专业碰瓷三十年的小混混,怎么可能是莫大的对手?不出三分钟的功夫,就被莫大收拾的服服帖帖,一把便把刘二麻子的裤子拽了下去。

    “唔……没想到这刘二麻子看着一脸麻子,居然还是个闷骚啊!”

    “哈哈哈,这次可是开了眼了,一个大男人,居然穿着个蕾丝边儿!”

    但见刘二麻子裤子被拽掉了之后,露出两条大毛腿,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蕾丝边镂空花纹的三角小内内!

    人群中响起哄堂大笑的声音,刘二麻子顿时感到受到了深深的侮辱,脑袋埋进裤裆里,哇哇的哭了起来,刚刚碰瓷秦北的时候是假哭,这次可真是放开了嚎啕大哭,阴阳顿挫的,听的吃瓜群众们很是欢乐。

    “裤子扔了吧。”对于扒了裤子看到一件蕾丝边,秦北也很是意外。

    莫大随手一丢,那条裤子飘飘荡荡的,嗖的一声被扔到了彩钢大棚的棚顶上去了。这棚顶距离地面足有近十米高,人群中又出一阵赞叹的声音,对莫大的功夫表示深深的折服。

    “阿北,你看这些玉片可以用吗?”

    这边的热闹并没有持续多久,玉石一条街实在是太长太大了,秦北等人一路走一路看过来,没有现能用来当做引灵阵的合适的玉石,价格合适的太小,个头合适的太贵,以秦北现在的财力来看,居然还根本就不够布置一次引灵阵的。

    溜达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谷苗苗在一个地摊上蹲下身来,捏起一片火柴盒大小的玉片,把秦北喊了过来。

    玉片色泽微黄,方方正正的没有任何花纹雕饰,厚度大概三四个毫米左右。

    秦北接在手里感觉了一下,眉头嗖的舒展开来,别看这些玉片卖相不咋地,但确实应该是古玉,里面灵气充盈,鼓荡不休!然而标价却只有五百块!

    最关键的是,这个摊位上面,同样造型的玉片堆起一座小山,足足有半麻袋那么多!

    摊主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叔,很憨厚老实的样子,据他说这些玉片是家里盖房子的时候拆老宅子,在老宅子的地基下面现的,由于水土浸染,保存的很差,卖相不好,这些东西他已经卖了一个礼拜了,才卖出去两三片而已。

    莫大看出了秦北眼中的欣喜,还价道:“三百一块,这些我们全要了!成现在就装起来,不成我们就去别家看看。”

    摊主大喜过望,结结巴巴的道:“你确定你们都要了?我这足有二百多块!”

    莫大道:“二百块算什么,再有二百块我们一样也都全要了!”

    摊主似乎怕他们后悔似的,连忙道:“成交!我给你装起来!这一共是二百零九块,零头也不要了,算你二百块就好了!”

    旁边路过一个穿着中山装,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白老者,见状不由连连摇头。

    小声嘟囔着说道:“年轻人,太意气用事了,这些玉片,品相太差,撑死了值一百五一块,你居然出三百,还一下子要这么多,肯定会赔一大笔钱。”

    “吴老,知道您是专家,但我好不容易等上这么大一笔生意,您老就别给拆台了行不行?”摊主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还等着这笔钱去给俺家的娃交住院费呢!”

    专家吴老无所谓的摇摇头,道:“交不交住院费是你自己的事情,作为玉石方面的专家,我只能就这些玉石给出我的专家意见——这些玩意根本就不值这么多钱嘛!别说三百一块了,就算是一百一块给我我都不要。”

    秦北看了一眼这位专家,冲莫大努努嘴,示意他把蛇皮袋里那块玉观音拿出来给专家瞅瞅。

    莫大直接把两块白捡来的玉饰交到秦北手里。

    秦北笑着说道:“吴老,您给张张眼,看看这玉观音值多少钱?”

    吴老不屑的撇撇嘴,对于秦北这种门外汉他没有什么好感。只值一百五的玉片他居然花三百去买,一买就是二百多块,一副恨不得论斤称的模样,暴户的气质表露无疑,一般来说,这种人手里没什么好玩意,即便是价格再贵的东西,大概也只是被人砍了冤大头而已。

    然而吴老的目光落在那块玉观音上的时候,眼睛说什么也挪不开了。

    “珍品啊,这绝对是珍品!这刀工,这技艺,绝对是玉雕大师小刀刘的作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