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91章 玉石一条街!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那个说秦北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胖子冲上前来,指着秦北的鼻子骂道:“说你不是什么好东西难道冤枉你了?!这里面装的分明是我们的东西!那个玉观音就是我的!凭什么你拿走!”

    莫大没等秦北吩咐,嗖的一下从秦北身后窜了出来,一脚踹在这胖子的小腹上,直接把胖子踹的倒飞而出好几米,哐当一声摔的地板都颤了三颤!

    众人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想起来,刚刚那嚣张至极的劫匪,就是被这三位三拳两脚放倒在地的!他们凭什么有勇气去斥责辱骂这三位?

    大概仅仅是因为觉得他们是好人?

    好人就活该被欺负,被指责,被斥责吗?

    万一他们不是好人呢?

    岂不是就落得个这冲上去的这胖子的下场?

    一群顾客们不等吩咐,立刻一个个的双手抱头,双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

    “你们失去的东西,有种去找抢了你们的劫匪要回来!一个个面对劫匪的时候跟怂包似的,有什么脸面在老子面前装大瓣蒜,充牛笔?!我今儿就告诉你们,这包东西我要定了!谁敢跟警察说一个字,我让他见不着明天的太阳!”莫大霸气十足的吼道。

    秦北觉得,把莫大带在身边也许就是个错误。

    这厮不但惯于装比,最关键的是丫的居然时不时的抢台词。

    秦北拍拍莫大的肩膀,一脸唏嘘的说道:“小伙子,干得不错,有前途!”

    莫大嘿嘿的笑了笑,心说当雇佣兵的时候,咱可比这些不入流的劫匪霸气多了,岂能让一群连劫匪都不如的肉票翻了天?!

    但接下来秦北的一句话让莫大彻底不淡定了。

    “大伙也都不容易,还是把袋子里的东西还给他们吧。”秦北这次自己动手,把一袋子名表首饰什么的拎出来随手丢在地上。

    “师叔……您这是?”莫大心想,抢都抢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了,干嘛抢完之后还要还回去呢,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然而莫大也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他还不至于傻到要质疑秦北的决定,先别说秦北的战斗力比他莫大强上不知道多少倍,单说秦北身边跟着的那个小姑娘,莫大都觉得高深莫测——袖子一挥,一声口哨,一道暗影激射而出,绕了一圈再回来,那个女劫匪就轰然倒地,当时看的莫大是目瞪口呆,智商严重欠费。

    “这位爷,您真是宽宏大量,不跟我们这些小屁民一般见识!”

    “帮我们收拾了劫匪,避免了我们的损失,还分文不取,真是新时代的大侠客!”

    顾客们眼见秦北把袋子丢在地上,登时双眼放光,除了对秦北多加赞誉之外,更是一哄而上,从袋子里开始翻找属于自己的东西——

    “哎哎,这块百达翡丽是我的!”

    “我擦贱格!敢抢老子江诗丹顿?!”

    众人疯狂争抢寻找的时候,秦北已经带着谷苗苗和莫大两人离开了案发现场。

    隐隐从银行大厅里还传来争吵的声音:“我擦,老子的那块玉观音怎么不见了?张老五,是不是你小子顺了去了?那谁谁,给老子放下!那是我的!”

    走在街上,谷苗苗对秦北赞道:“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抢别人的东西呢,那样我们和劫匪有什么区别?好在你最后全还给他们了。”

    秦北笑了笑,“我这么光明正大的男人,需要什么当然是自己赚钱去买来,至于抢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吗?你太小看我了——我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而已。”

    谷苗苗连连点头,顿时觉得秦北无比的高大上了有木有?

    然而这种高大上维持了不足十秒,就听见莫大咦了一声道:“咱们装钱的袋子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块玉佛?哎,还有一块玉观音——难道是之前劫匪装名表首饰的袋子破了个窟窿不成?”

    好在掉出来遗落在袋子里的东西并不多,三人都没有太过在意,既然天意如此,那当然就是据为己有了。

    秦北左手捏着那块玉佛,右手捏着那块玉观音,心说:你们以为袋子会自己破个窟窿吗?

    帮忙收拾劫匪当然是得收报酬的。

    两件玉器在手,摩挲起来手感温润,很是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

    秦北调动体内恢复的不多的真气,在两件玉器上面盘旋,很快玉器上仿佛就有了回应一样,微微的震颤起来。

    怪不得,布置引灵阵会需要用灵石或者玉石。

    灵石就不用说了,秦北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但玉石里面居然也会蕴含一定量的灵气,虽说丝丝缕缕的不是很多,秦北这也是第一次发现。

    “师叔,这便是云贵市最大的玉石交易市场:玉石一条街。”

    从计程车上下来,莫大依旧很妥帖的背着那个蛇皮袋子,弓着身子就跟刚从藏区回来的民工一样。

    谷苗苗虽说也是苗疆的生物,但搁不住一直住在深山老林的苗寨里面,云贵市对她来说跟京华市也没什么区别,基本上一出门就是两眼一抹黑。

    好在莫大是云贵市土生土长的原住民,在莫大的带领下秦北等人来到了据说是云贵市最大的玉石交易市场,玉石一条街。

    原本秦北以为这条街应该还有一个更风雅的名字的,然而很少出差错的秦北这次错了,错的离谱。

    街口便是一个五米多高,雄壮威严的牌坊,上书五个大字:

    玉石一条街!

    感情这条街就叫这个名字,秦北默默地吐槽了两句,在莫大的带领下走进了这条街巷。

    街道很宽,足有六车道,两边都是大大小小的商户,什么“玉玲珑”什么“金玉良缘”什么“多宝阁”之类的店名鳞次栉比。前面大约五十多米远的地方是一个更为宽阔的空间,彩钢顶的大棚,下面是不知道多少个零散的摊位,整条街纵深超过一千米,以玉器为主,当然也有售卖古钱币啊,名人字画啊之类的古董。

    秦北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需要布置引灵阵的阵眼所用的玉石。按照莫大的说法,个头不用太大,火柴盒大小的七块差不多就够布置一次引灵阵的了,当然,如果算上布阵失败的损耗,还是建议秦北在钱财富余的情况下多买一些。

    然而作为布阵用的阵眼,造型什么的就无所谓了,所以也不用刻意去某个店铺里面寻找那种雕琢出各种造型的小玩意,价格死贵不说,还不一定合适。

    于是三人冲着不远处那充斥这散户的大棚下面走去。

    人头熙熙攘攘,交易声,讨价还价声,交易成功后的笑声,互相混杂,不绝于耳。

    谷苗苗看上了一串造型如同水滴一般的手链儿,摩挲了一阵一问价格,店主居然要价十二万,谷苗苗吐了吐舌头,有些不舍的把手链又放了回去。

    “六千卖不卖?”莫大直接走上前去,砍价说道。

    店主一副看煞笔的目光看着莫大,“这位客官,你可别拿小的开涮,就算是还价,也没您还的这么狠的。十二万的东西您给六千?这不是开玩笑吗?真有意要的话,零头我也不要了,您给十万拿走,就当交个朋友。”

    莫大想了想,“最多出八千!”

    店主气的直嘬牙花,狠了狠心道:“成!看您真心想要,八千就八千,我赔本赚吆喝,八千您拿走!这一笔可赔死我了!”

    秦北和谷苗苗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莫大,旋即又看了看那“赔死了”却嘴角带着一抹笑容的店主,总算是对玉石这种玩意的价格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认识。

    莫大侧身让开,示意秦北付账。

    秦北瞪眼道:“八千你都没有?!”

    莫大道:“我只管砍价,不管付钱——再说了,这手链是师叔母想要,我买下来算怎么回事?”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秦北很爽快的刷了卡,亲手把水滴手链给谷苗苗戴上。

    谷苗苗晃着雪白的手腕,水滴状的手链迎着日头闪烁着反光,简直是一副绝美的画面。

    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更是让秦北心头怦然而动。

    “快,快闪开,刘二麻子又来碰瓷儿了!”

    “我擦,这小子又来这一套?不知道这次倒霉的是哪个家伙……”

    人群中忽然响起一阵骚动声,呼啦啦很自觉的让开一条通道。

    但见不远处,一个一脸麻子的瘦弱汉子,捧着一个半人高的梅瓶,脚步匆匆的冲着这边走了过来。

    所过之处,虽说这刘二麻子并不抬头,然而众人都躲的远远的,并没有人敢上前招惹。是以很快,刘二麻子捧着梅瓶就出现在了秦北等人面前。

    刘二麻子低着头心中暗喜,他老早就在一边观察,注意到了秦北这一行三人的生面孔——没办法,碰瓷儿的事情做得多了,但凡有一点眼熟的都知道他刘二麻子是个什么德行,根本就碰不上。

    刘二麻子低着头,脚步很快。秦北侧身一闪,刘二麻子跟着侧移了一步,手里的梅瓶顺势往天上一抛,忽的就抢上来抱住秦北的大腿,嚎啕大哭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路不看路吗?可是撞死我了!撞死我没什么要紧,我这祖传的梅瓶可是摔碎了你得赔钱!”

    “刘二麻子的演技越发的精深了,不去横店跑龙套可惜了的!”

    “弄个工艺品的大瓶子,撑死了五十块,还不知道他想要讹诈多少呢!”

    “这玩意能值几块钱?”秦北笑嘻嘻的问道。

    刘二麻子瞪着一双牛眼,怒道:“什么叫能值几块钱!我这可是我大清崇祯十二年皇家御用官窑出品!不赔个几十万你休想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