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88章 震惊!接连的震惊!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谷苗苗捏着手机,手心里全是冷汗。虽然她是蛊苗的圣女,虽然她在直面裘一枪的时候也曾毫无畏惧,从容弹起响指,诱发蛊毒。

    然而这次是至亲的姐姐出事,谷苗苗再也无法淡定,一直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

    “叮咚……”门铃声响了起来,谷苗苗蹭的就窜了起来,手机失手掉在地上,旋即苦笑一声,捡起手机,暗道自己还是太过紧张了。

    从猫眼里一看,原来是秦北回来了。

    谷苗苗长舒了一口气,拽开门,直接扑进秦北怀里,似乎只有在秦北的保护下的时候,谷苗苗才能更加的安心。别管他多坚强多有手段的女人,内心也总有一处柔软,等着男人去呵护。

    秦北拍拍谷苗苗那骨感的脊背,笑着说道:“没事,有我呢!”

    “还有我。”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从秦北身后响起,谷苗苗吓了一跳,飞快的从秦北坏挣脱出来,整整衣服,这才发现秦北身后跟着一个体格壮实,沉默寡言的男子。

    当然就是情场失意的莫大了,却听莫大又道:“师叔母万福金安,师侄莫大,给您见礼!”

    谷苗苗慌张的闪到一边,红着脸斥道:“乱说什么!”

    秦北则无所谓的介绍道:“这是我大师兄苏远亭的记名弟子莫大,咱们刚到云贵市的时候见到的挨揍的那一个。”

    “我不是说这个!他为什么跟我叫师叔母?!”谷苗苗红着脸道,人家才十八岁呀,这位大叔少说也得四十了吧?

    秦北挠挠后脑勺:“那叫什么?我也不懂这辈分怎么排,叫师娘?师婶?听着别扭哇。”

    谷苗苗跺脚道:“哼!你就知道占我便宜!”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没有什么想要生气的意思。

    三人在房间里落座,谷苗苗起身去烧水沏茶,莫大连忙道:“师叔母您先坐!这种伺候人的事儿让师侄去做!”跑过去刷洗茶壶茶杯,烧热水去了。

    谷苗苗抢不过他,在秦北对面坐下,“十几分钟前我接到了对方打来的电话,他要求我们带着一百万的现金,下午两点,到矿山公园见面,具体地址到时候再联系。”

    “那就去呗。”秦北无所谓的说道:“他们既然图钱,在拿到钱之前不会对你姐姐怎么样的。”

    谷苗苗忽然放下心来:“说的也是哦,我姐姐身为蛊苗的圣女,周身带着不少毒虫,抓到她容易,但是强迫她做什么不愿意做的事情,基本上是没有可能呢。”

    秦北笑着追问道:“那我强迫你做些什么事情,有没有可能?”

    谷苗苗笑着冲他扬了扬眉毛:“你可以试试啊!”

    秦北撇嘴道:“以后谁娶了你可就倒霉了,洞房花烛的时候一脱衣服,哗啦啦,掉下一大堆蝎子蜈蚣出来。”

    “哪有?”谷苗苗撇嘴道:“我才不养那玩意呢,太恶心人了。”

    “真的?”秦北追问道。

    谷苗苗笃定的道:“当然是真的!”

    话音刚落,却听正去沏茶的莫大“啊”的尖叫了起来,伴随着咣当一声,好像是茶叶罐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失手掉在地上的声音。

    秦北和谷苗苗转身一看,却见莫大神色紧张,摆出了一副迎敌的架势,双手握叉放在胸前,双腿叉开,蓄势待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莫大身前,一个茶叶罐掉在地上,一黑一红两条小蛇在茶叶罐旁边来回游动,撑起上半身,三角脑袋上长长的信子簌簌的吐着,看那架势,下一刻就会扑上来冲着莫大咬一口似的。

    谷苗苗吹响了一个小哨子,一黑一红两条小蛇瞬间安静了下来,扭着身子很快游动到谷苗苗身边,顺着裤腿钻了进去,不知道藏在谷苗苗身上的哪个地方去了。

    “这个……”谷苗苗不好意思的说道:“蝎子蜈蚣恶心人,但小黑和小红很听话的呢,又不是蝎子蜈蚣那种恶心人的玩意……”

    秦北以手扶额,“好吧我信了。”

    谷苗苗有点着急的说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我是那种随便害人的人吗?入洞房的时候肯定不能把小黑小红带在身上的啊,——不信你试试!”

    “好吧我真信了。”秦北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谷苗苗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小脸腾的就红了。

    莫大沏茶的手艺其实不咋地,秦北也很难指望一个当了好几年雇佣兵的人,能在茶道上有什么造诣,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能喝上烧开的水很多时候都是奢望,哪有功夫学茶道啊。

    不过好在新韵酒店准备的茶叶还真不错,冲泡出来的茶水味道还是很清新的。

    喝了两口茶水,秦北从怀里摸出一本书来放在桌上,翻到画着圆圈的那一页。

    这本书是秦北从大师兄苏远亭在云贵市的住所顺出来的,尤其是着重在苗疆地图那一页上用红笔画着三个圆圈,秦北不是很理解这三个圆圈的含义,毕竟圈起来的部分都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

    莫大凑了过来,咦了一声说道:“这是师傅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师叔你手里?”

    秦北奇怪道:“一本地图册罢了,你怎么就确定是你师傅的东西?”虽然它真的就是苏远亭的东西。

    莫大指着地图册的封皮说道:“这本地图册我看到师傅经常会翻来翻去的看,关键是有一次师傅把这本书放在书桌上,被小师弟拿去玩,不小心把封皮撕掉了,还是我给粘上的,不信你看这里……”

    “你还有个小师弟?”秦北来了兴趣。

    莫大挠挠脑袋,“师傅家的大公子,比我小一些,不叫师弟叫什么?”

    秦北追问道:“那你觉得你师弟是个什么样的人?”

    莫大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道:“肯定是这里有毛病。人比我小两岁,但智商最多幼儿园毕业的水平——你可别跟师傅说是我说的啊。”

    秦北点点头,这和苏小贝说的几乎就吻合了,出于暂时还不清楚的原因,苏远亭的儿女都的了侏儒症的怪病,苏小贝还好一些,快三十的人了相貌跟个刚上高中的孩子一样,身高撑死了一米六,不过既然能经营一家苏小贝女子养生会所,想来智商方面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苏远亭的儿子混的还不如苏小贝呢,不但个子不涨,智商还年年往后抽抽,也难怪苏远亭会着急上火,四处乱投医。

    忽然谷苗苗指着地图册上打开的一页说道:“这里是怎么一回事?”

    秦北扫了一眼,却发现谷苗苗手指指出来的地方正是那三个用红笔画着圆圈的地方。

    想到谷苗苗和莫大都是苗疆这边的原住民,秦北不由问道:“你们俩知道这地图上的位置代表什么地方吗?”

    莫大凑上来看了两眼,道:“深山老林,我又没去过,看样子应该在云贵大山里面,距离云贵市至少也得一百来公里的样子。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

    谷苗苗却指着最上面的一个小红圈圈道:“这是我家的寨子,我在下山之前,一直住在这里。”

    秦北大喜,抓着谷苗苗瘦弱的肩膀,“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这是我家。”谷苗苗很笃定的说道:“你抓疼我了!小心我身上可带着毒蛇哦!”

    秦北嗖的放手,蛇他并不怕,就算是炼出来的蛊蛇秦北也不在乎。只是秦北还有更紧张的事情,暂时还不能让谷苗苗不高兴。

    “那另外的两个圆圈标注的位置呢,你知道吗?”按照地图上的指示,谷苗苗家所在的苗寨应该是距离云贵市最远的一个,而另外两个圈圈,圈出来的位置,相对距离比较近便一些。

    “这个是白苗的寨子。”谷苗苗说道:“那一个是青苗的寨子——虽然都是苗家人,普通苗家人见了我们蛊苗的人也是远远的躲着走,我们蛊苗和其他苗家人也基本很少往来。然而即便是蛊苗里面也有好几个分支,青苗和白苗都是不同的分支,我们这一支是蓝苗。”

    很是有些复杂的样子,但秦北还是抓住了关键点:“不管怎么分支,这地图上的三个红圈,标识出来的都是蛊苗的寨子对不对?这份地图上面,你还知道其他的蛊苗寨子吗?”

    谷苗苗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了,就我们三支。很奇怪啊,标注这份地图的人,怎么会知道我们蛊苗三家寨子的具体位置呢?我印象中我们三家寨子的具体位置,从没有在地图上被标注出来过呀!”

    秦北点点头,看样子这三个圈画的虽然简单,但大师兄苏远亭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才得到的这些消息,难道他准备带着儿子去蛊苗的寨子里碰碰运气吗?

    “这是什么?”就在秦北沉思的当口,谷苗苗抖了抖那本地图册,忽然一张纸片从地图册里掉落了出来。

    谷苗苗捡起来看了看,一头雾水的样子。

    秦北接过来把那张折叠起来的纸片平铺在桌上,但见上面画着繁杂的图案,像是一个太太极鱼,却又没有阴阳眼,阴阳眼的位置是两个五角星,外面还标注着八卦的方位,然而这八卦的方位标注的也有些不对劲,上面不是乾位,反而是坤位。

    “这是一个初级法阵!”莫大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我看到过师傅摆出来过!叫什么引灵阵法还是什么的,记不清了,当年师傅让我学,学了半年没学会——”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秦北觉得自己明天就可以入职uc震惊部了,这一晚上翻来覆去的震撼,简直是太让人震惊了。

    莫大很奇怪的道:“初级引灵阵啊……难道我记错了?”

    初级引灵阵!居然是初级引灵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