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81章 病情分析会!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顾云川坐在主席台上,敲了敲话筒。

    刚刚站起来的李四医生,忍不住哼了一声,又坐了下去。他原本想直接对秦北表示质疑和指责的,但现在顾云川有话要说,李四医生不得不给顾老这个面子暂时没有作,心想,秦北是吧?先让你得意一会儿,早晚有拆穿你的时候!

    顾云川的动作,表示会议准备开始,吴贵成在别人注意不到的角度,得意的笑了笑,这才快步走上主席台,颇有些奸计得逞的样子。

    会议由吴贵成负责主持,先介绍了一下目前面临的严峻形势。

    从半月前现第一例患者开始,直到现在,已经现了的患者总数达到了二百三十九名,男女性别无明显差异,以小学高年级学生以及中学生为主,地理位置分部以市区以及市郊为主,老少边穷地区没有见到有病例报道,病例涉及到中小学共计二十三所,目前呈现还在上升的趋势。

    紧接着由云贵市疾控科的李四医生介绍了目前病情的诊治以及展情况,李四医生说,患者的症状,以刺痒,异物感,以及少量的分泌物为主,随着病情展出现畏光,流泪等伴随症状,自觉视力减退,严重者展到高热不退,脑膜炎,甚至失明,截止昨天中午十二点,因病情展导致视网膜剥脱造成彻底失明的案例,已经达到了十三例。

    云贵市各级领导相当重视,目下已经对辖区内各中小学做出了暂时停课的处理意见,并在一周前便已经组成了由疾控中心为主,市内多家大型医院的眼科医生为辅,甚至召集了辖区内知名老中医三名,共同组成专家组实地调查,绝大部分专家给出的意见,都是高度怀疑沙眼衣原体感染,然而相关的排泄物培养,却并没有培养出沙眼衣原体菌株。眼下治疗陷入僵局。

    暂时只能对已经患病的小患者进行隔离,并进行对症用药,配合三位老中医给出的明目养肝汤为主方,加以调理治疗,然而到目前为止,效果并不是很令人满意,即便是在给出治疗方案以后,又出现了两例患者失明情况出现。

    “具体的情况暂时就是这样,诸位各自手里已经有了一份目前为止最为齐全的诊疗检查方案记录,以及相关的病例描述,诸位看过之后,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吧。”顾云川有些沉重的说道。

    顾云川在此之前已经详细看过了病例记录以及诊疗方案,对于云贵市的中医医生用明目养肝汤作为主方,顾云川暂时是挑不出任何毛病的,但对于这种明显对症的方子为什么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顾云川也是暂时说不明白。

    当然,顾云川虽然说的是让各位都表一下意见,主要还是说的京华市,京都市,京门市,这三京赶来的专家组成员们,至于云贵这边的医务人员,如果他们有什么办法的话,也就不至于请求三京的专家们过来帮忙了。

    这份资料是专家组成员在上飞机前就已经到手里的了,很多专家都是在飞机上的时候便已经看过一遍,唯一没有看过的应该就是秦北了,他是提前来云贵市的,并没有和专家组同行。

    很快一个来自京门市的医生便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他建议还是优先进行大量的细菌培养,具体确定致病菌种,这才能更好的对症用药,不仅仅是没有培养出沙眼衣原体,就能放弃细菌培养这个大杀器的。

    随即一个来自京都市的医生表示,可以尝试使用万古霉素,亚胺培南,或者西丽欣,富达欣之类的级抗菌药物,目下的要目标还是继续控制感染,单纯的等待细菌培养会过多的耽搁治疗时间,便会造成更多的患儿出现失明的现象。

    另有一个来自京都市的中医表示,除了明目养肝汤之外,还可以尝试使用舒肝破瘀通脉汤,效果应该比单纯使用明目养肝汤更佳。

    听到这位中医的意见,顾云川眼前一亮。

    6续几位专家组的成员,都各自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只有秦北,还在那低着头,似乎在考虑,研究手里的那份治疗以及病历记录汇总报告。

    李四医生见状,冷笑一声,起身说道:“那位坐在主席台上的小医生,既然你也是专家组的成员,为什么不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呢?”

    在场这么多医学专家级别的人物,李四并不相信秦北一个混日子混名声来的年轻医生,能提出什么高论出来。

    然而可惜的是秦北现在并没有真的在研究手里的资料,而是听着这群专家一个个的高谈阔论的样子,很是觉得无聊,睁着眼在那打盹呢!话说这睁着眼也能打盹,可是秦北花费了好长时间才练就的一门独门绝技!

    “秦医生?秦医生?!”同样坐在主席台上的吴贵成,见秦北迟迟没有回应,凑过来在秦北肩上拍了一巴掌。

    “蹭!”秦北正神游物外,忽然察觉到有人对自己动手,下意识的反手扣住吴贵成的手腕,刺溜一下就来了一个过肩摔,直接把吴贵成反身摔在地上,疼的吴贵成大声尖叫起来。

    “哦……”听到吴贵成的惨叫声秦北才算回过神来,现自己原来是在参加专家组的会议,“哎吴先生,你怎么躺地上了?快起来挺凉的,回头在闹了肚子就不好了。”

    顺势还搀了吴贵成一把,气的吴贵成一甩袖子,自己吭哧了两声爬了起来:“你说我怎么躺地上了?还不是被你摔的?你以为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在场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秦北奇怪的道:“平白无故的我怎么会摔你呢?这太不可能了!一定是你想跟我动手我才下意识的摔的你!”

    “我……我什么时候想跟你动手了?我只不过是拍了你肩膀一下!”吴贵成呼呼的喘着粗气,这小子简直太气人了,把自己来了一个过肩摔不说道歉也就罢了,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哦……那你为什么拍我肩膀呢?你要是不拍我的肩膀,我怎么会给你个过肩摔呢!”秦北奇怪的问道。

    “你!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蒜啊?大伙都表自己的意见了,李四医生问你对这件事怎么看!你迟迟没有回应,我这才过来喊你一声!”吴贵成解释说道!

    下面围坐的专家组成员们强忍着没笑出声来,李四更加觉得秦北就是过来跟着凑热闹刷名声的主了,故意对自己提出的问题避而不答,还找这么逊的借口,真真是连找借口都懒得找的主!

    李四医生于是挤兑说道:“秦医生,吴医生说得对,是我在请问你对这次的疫情,有什么好的意见建议可以提出来!”

    秦北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病人什么样啊,怎么给出意见来?”

    “哄……”这下在场的专家们终于忍不住都笑了起来,李四医生笑的最为厉害,“秦医生,在场的名医们人手一份,都得到了本次疫情的疫情通报,上面写有病人的病例分析以及用药情况,你怎么能说不知道病人什么样呢?”

    “这玩意有用吗?”秦北抖了抖手里的疫情通报,“看这个就能看出病人什么样来?”

    李四医生生气的模样已经很是严重了,“秦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怀疑我们对病例造假吗?你难道信不过我们这么多专家的治疗用药以及病情分析吗?”

    秦北却很是意外的点了点头:“对呀,我就是这么想的,你怎么知道?”

    李四医生大怒,这份病理报告或者叫疫情通报,是包括李四在内的云贵市的医学专家们经过对手头病例的严密分析,详尽的用药等等情况综合起的一份书面报告,这小子居然持怀疑的态度?顾云川顾老中医都没有这么大的胆量!

    “秦医生!”李四一声冷笑说道,“既然您如此看不起我们云贵市的专家组的意见,那我倒是要好好跟您讨教一下了,您觉得这份报告的失误之处究竟在哪里?有什么地方不够严谨?病情分析有什么疏漏?如果您今天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那你对云贵市专家组的无端指责,我可不能接受!”

    吴贵成闻言,颇有几分得意的看着秦北,甚至连自己身上的摔伤都感觉不到疼了。

    哈哈!你小子第一天过来就把云贵市的同行得罪的死死的,看你小子还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吴贵成觉得这李四医生今天简直是战斗力爆表,明明是故意针对秦北,却让在场的名医们挑不出任何毛病出来,反而还造成了一股凝聚力,彻底把秦北孤立起来。

    顾云川捻着胡须,若有所思,却是一直没有说话。

    秦北无所谓的笑了笑,道:“你们云贵市的专家组,治好了一例病人吗?”

    李四不屑的撇撇嘴,道:“如果我们云贵市的医生能治好这次疫情的患者,那何必请求三京的专家组成专家组过来帮忙呢!”

    “那您的意思就是一例患者也没有治愈对不对?”秦北追问道。

    李四不得不点头承认:“对,目前为止一例康复的病例都没有出现。”

    秦北昂然道:“那不就结了?你们一例病人也没有治好,那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们的病例分析和用药记录?明显都是错误的东西拿来给我看,却还要让我凭借错误的记录,去做出正确的判断?李医生,是你脑子有坑啊,还是我神经不正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