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72章 悲催的莫大!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没搭理他。直接走上前去一脚踹在那汉子的脸上,那汉子霎时间鼻血长流,脑袋一歪晕倒在地。

    其余的几位,被秦北揍了一顿,却还没有晕过去的家伙们,脑袋也变得更晕了!

    这小子什么套路?

    为什么之前把莫大揍了一顿,现在却反过来又把他们踹翻在地?

    难道不是自己这边的帮手吗?

    “这位兄弟……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帮莫大这厮?”一个躺在地上,嘴角流血的汉子嘶吼道。

    “谁跟你是兄弟?”秦北上去补了一脚,把这汉子也踹晕了过去。

    “哥们……莫大这小子是平三爷要弄的人,你这么对我们,平三爷是不会放过你……哎啊!”这一位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就被秦北赏赐了一脚,陪着前两位的后尘,晕了过去。

    这下剩下的两个汉子也不敢说话了,紧闭着嘴,目光死死的盯着秦北,似乎要把秦北的模样,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

    “那俩交给你了,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秦北懒洋洋的对莫大说道。

    莫大登时来了精神,拖着浴血的身体走上前去,把那两个汉子好一阵的拳打脚踢。

    这两位觉得自己快冤枉死了,神啊,我们哥俩啥话都没敢说啊,怎么也得还要挨揍啊!

    计程车司机慌忙的替秦北把行李箱拽下车来,看着面前残忍的一幕,忍不住说道:“别打啦,再打就出人命啦!平三爷可不是好惹的人……”

    说完赶紧钻进车里,一脚油门疯狂的跑了,万一说话就得挨打怎么办?

    半小时后,新韵国际酒店的双人间里,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的莫大痛苦万分的捂着脸,坐在秦北面前,肩膀一耸一耸的抽噎着。

    至于身上的伤,大多是皮外伤,血丝呼啦的看着恐怖,但以莫大强壮的体格,倒还不算是什么问题。对于当过雇佣兵,经常在深山老林等等之类的地方乱窜都没事的莫大来说,这些伤司空见惯,甚至根本用不着消毒处理就能自己愈合。

    “怎么会搞成这样子?”秦北皱眉问道,莫大的本事虽然比起秦北来差了好多,但总不至于连混社会的小混混都搞不定吧?

    “喝多了。”莫大不好意思的说道,酒入愁肠,人自然会醉的更快,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下,即便是一个曾经的兵王,被一群小混混围起来揍一顿乱棍,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怎么会喝多了的?”秦北更纳闷了,按理说当过雇佣兵的人,即便是睡着的时候也应该保持三分警惕,根本就不会平白的出现喝酒喝醉了的状况,真是那样的话,根本就不等他有机会成为兵王,老早就被人干掉了。

    “呜……”莫大扯开嗓子,嚎啕大哭了起来,虽然他年纪比秦北还要大,但身份上毕竟秦北是他的师叔,在亲人面前,莫大终于表现出了软弱的一面,扑上来抱住秦北的大腿,就准备痛哭一场。

    可惜秦北并不准备给他弄脏自己衣服的机会,一脚把他踹飞了起来,咣几一声摔在床上。

    “丫的就你这德行也配称为兵王?是不是个男人?动不动就哭两嗓子?!”

    莫大哽咽道:“我……”

    原来,莫大的老家就在云贵市。

    当然,不是大城市里的原住民,而是住在云贵市下属的一个小山村里面。

    后来莫大来云贵市里打拼,很意外的一个机会,从两个小混混手里解救了一个差点被强歼的小姑娘。小姑娘当年才十四五岁的样子,整整比莫大小了七岁——

    然而事情就这样毫无预兆的生了,小姑娘自称没有父母,赖上了莫大,非得要以身相许,莫大当然断然拒绝,你一个十四五的小姑娘以身相许,那啥不是犯罪么?

    但小姑娘二话不说,拎着个蛇皮袋就搬进了莫大租住的出租房内,任凭莫大怎么呵斥打骂,愣是不走,整天给莫大洗衣做饭,照顾莫大的生活起居。

    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过了三年,期间莫大很意外的机会得到了秦北的大师兄苏远亭的指点,拳脚功夫突飞猛进,然而毕竟是过了最佳的练武时期,苏远亭并没有把莫大收为入室弟子,在指点他功夫上面也只是传授了一些皮毛。

    然而就是这些皮毛就已经让莫大获益匪浅,很快便闯荡出了自己的名声,随后便有一位平三爷指点了莫大一个当雇佣兵的机会,平三爷对莫大说,如果不趁着年轻去拼搏一把,拿什么去养活自己的女人,凭什么给自己的女人优渥的生活?

    那时候已然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出落成了一个漂亮的少女,依旧痴心不改的跟在莫大身边,就算是生活再怎么落魄也从没有说过一句怨言,不离不弃,莫大甚是感动,当下决定为了给姑娘更好的生活,辞别了姑娘,踏上了一条血与火的厮杀之路,眨眼之间便是五年过去,莫大攒下了不菲的资产,兵王回归!

    然而并不是每个回归的兵王都能当上小保安,泡上小校花,踏上人生巅峰。

    莫大就是比较悲催的那一个。

    他回到五年前出租屋,原本会以为里面会窜出来一个火辣辣的大美女扑进自己的怀里。

    然而出来的却是一个彪悍的大妈,一盆洗衣服的脏水就泼向莫大。

    好在莫大身手灵活,从容闪开,这才得知出租房早已经换了租客,那个信誓旦旦要以身相许的姑娘早已经不知道下落。

    直到这时候莫大才现,他当雇佣兵的时候为什么会比别人更加拼命,为什么会比别人更加容易失眠。不是血,也不是火,而是家里那个让他牵挂的姑娘!

    他已然习惯了被小姑娘照顾的生活!

    在秦北来云贵市之前,莫大几乎把整个城市翻了个底朝天,却依旧没能再见到那个姑娘一面。

    然而就在今天,莫大前往拜访平三爷的时候,意外生了。

    平三爷就是那个当初给了他一个财的机会的道上的大哥。

    五年的时间平三爷已经成功的洗白,不再是道上一把单刀砍的敌人屁滚尿流的大哥了。

    他现在是顶着“云贵市优秀青年企业家”“云贵市河西区区人大代表”等等职衔的成功人士,西装革履,人模狗样。

    成功人士身边自然是少不了美女陪伴的。

    平三爷身边最得宠的女人叫做丁香,一个身材妖娆,二十来岁的靓丽青春大美女。

    那个大美女丁香见到莫大的一瞬间有些愣神,喊了一声:“莫大哥?!”

    咱们的莫大哥这才明白,当年自己一个会点拳脚功夫的穷小子,为什么会得到了平三爷的举荐,有了一个当雇佣兵的机会了。

    原来是这样!

    平三爷脸上依旧带着平静的笑容,跟莫大打着招呼。

    莫大喊丁香跟自己走。

    然而那个曾经十四五岁的时候就誓以身相许的丁香姑娘,此时却缓慢但相当肯定的摇了摇头。

    莫大追问:是不是他威胁你?

    平三爷无所谓的笑笑,也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角落的音响里播放着最近大火的网络神曲。

    刀个刀个刀刀那是什么刀,刀个刀个刀刀一把杀猪刀……

    五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的事情。

    莫大双目通红的扑了上去,却被一把枪逼退了回来。

    莫大这才知道,和平三爷一桌饮宴的是云贵市公安局河西区分局的一个小领导。

    莫大在平三爷鄙夷的目光,以及在场众多人的大笑声中,惶惶如丧家之犬的退了出来。

    莫大把一枚精心挑选,价值三十多万元,美轮美奂的钻戒,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面。

    然后在新韵国际酒店拐角的小酒吧里喝的酩酊大醉。

    然而平三爷的手下们似乎并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得罪了平三爷,还敢在平三爷招待贵客的时候试图对平三爷拳脚相加?

    于是乎一群汉子便把莫大围了起来,一阵群殴。

    毕竟是曾经当过兵王的男人,在喝的酩酊大醉的状态下,以一敌五依旧是不落下风,然而喝醉之后剧烈的拳脚动作,会让血液流通的更快,也就会更快的把酒精运送到全身各处,很快莫大越来越觉得脑袋晕,看人都出现重影了,饶是身体灵活躲闪的快,终究还是挨了几下狠的。

    直到秦北出现。

    “你想怎么办?”听完莫大断断续续的哽咽,秦北直接问道。

    “我……”莫大迟疑了,忽然咬牙切齿的说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艹……”秦北一脚把莫大踹翻,“说点实在的。”

    莫大红着眼道:“我要弄死他!”

    “哪一个?”秦北问道:“男的女的?”

    莫大愕然道:“当然是平老三!”

    秦北明白了,莫大只恨抢了丁香的平三爷,却对投入其他男人怀抱的丁香,没有太大的怨恨。

    “你知道平老三现在在哪吗?”秦北又是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我知道!”莫大双眼闪闪光,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

    “带我去。”秦北说道。

    平三爷是云贵市的知名人物,洗白了之后,更是注重养生之道。

    新韵酒店的顶楼便是一个配套的健身场所。

    面积很大,占据了整个顶层,其中近乎一半开辟了一个保龄球馆。

    平三爷正陪着河西分局新上任的分局长孔栋同志玩球。

    丁香手臂上搭着一条雪白的毛巾,侍立在侧。

    眼神空洞,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她隐约看到两个男人快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十分眼熟,正是莫大。

    1001009434776473ht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