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65章 谷苗苗家的变故!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顾云川还是希望秦北能去苗疆一趟的,他潜意识里觉得秦北应该有能力解决苗疆那边的疫情事件,顾云川忽然不想去苗疆,并不完全是吴贵成说的话让他十分生气,更重要的原因是顾云川忽然觉得,应该是到了锻炼年轻人的时候了。

    如果生一件事就需要顾云川这种中医大拿或者钟北山这种传染病学的权威出面的话,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年青一代得不到锻炼,会带来极大的弊病。

    但现在秦北却推辞说他自己有事,顾云川就有些不高兴了。

    所以顾云川问起秦北是不是因为吴贵成的原因,如果是因为和吴贵成的言语冲突导致秦北放弃去苗疆的话,那顾云川对秦北的感官难免会下降两个档次,心胸不够宽广的人,或许会因为医术名噪一时,但绝无可能成为一代名医,流芳百世。

    “不是这样。”秦北果断说道:“苗疆我肯定是会去的,和吴贵成没有关系,我说我有要紧的事情,是因为我已经决定去苗疆了,上午的时候我得到了大师兄苏远亭的消息,苏师兄现在就在苗疆,所以不论是不是有这次疫情生,苗疆我都会走一趟的。”

    “原来是这样!那就好,那就好。你放心,成为专家组的成员一事,我还会继续给你争取的,吴贵成那小子还不至于在这件事上拂我的面子。”顾云川笑着说道,心情大好,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秦北却推辞说道:“加入不加入专家组其实没有关系,既然已经决定去苗疆了,那边的疫情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管,既然他们觉得我没有资格,那我就用我自己的办法去做,让他们看看,究竟是谁更有资格!”

    顾云川点头,继而大笑鼓掌道:“说得好!年轻人就应该有这种不服输的想法,到时候用实力啪啪的打他们的脸!”

    这顾老爷子还真是与时俱进,连啪啪打脸这种词汇都学会说了。

    秦北觉得,顾老爷子这个词儿用的相当适合,毫无差错。

    很快顾倾城过来敲门,喊两人过去喝茶。

    秦北和顾云川一边品茶,一边招呼着佣人摆好棋盘,两个臭棋篓子厮杀的热火朝天,难解难分,继而互相吹捧对方棋艺高深,一边伺候茶水的佣人小声嘀咕道:“跳马直接就将死了,非得拱卒——高三登说的对,这就是一对臭棋篓子。”

    下了两盘棋之后顾云川精神欠佳,起身回房间午睡。

    顾倾城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红这脸拽着秦北的手来到院子里。在藤蔓掩映的凉亭里坐下,她靠在秦北身边,脑袋枕在秦北肩膀上,似乎很是有些羞涩的样子。

    “你决定要去苗疆了吗?”顾倾城声如蚊讷的说道,毕竟之前因为顾倾城的失误,给秦北服用了过量的“天王补气丹”,差点造成秦北被强大的药力烧灼的昏迷不醒。而顾倾城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从没有过经验的她替秦北咬了一次,从那次开始顾倾城每次见到秦北的时候,都会感觉到秦北看自己的眼神色迷迷的样子。

    最让顾倾城觉得脸红心跳的并不仅仅是秦北看着她的眼神有些色迷迷的样子,而是她觉得自己看秦北的眼神也有些色,迷迷的样子,这让顾倾城险些有些把持不住,每次见到秦北的时候,就忍不住会有一些在平时看来有些过度的亲密动作。

    “是啊,上午的时候苏小贝给我打了电话,把苏远亭在苗疆的地址告诉了我。即便是没有疫情这回事,我也得去苗疆一趟呢。”秦北环过胳膊搂着顾倾城的香肩,顾倾城身体哆嗦了一下却没有反抗,秦北心中大定,把顾倾城拽进自己的怀里。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呢?”顾倾城忍不住问道,如果时间太长了不见到秦北,顾倾城觉得自己肯定会思念成疾的。

    “不会时间太长吧?最多一个月左右,在九月份新生开学之前肯定是要回来的。”

    “那你会不会憋的很难受?”顾倾城红着脸问道。

    “啊?”秦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顾倾城却已经从秦北怀里挣脱出来,俯下身子,拉开秦北裤子的拉链,把脑袋埋了下去——

    凉风习习,藤蔓沙沙作响,凉亭里静谧无比,隐约听到阵阵略显粗重的呼吸声音。

    秦北悲戚的想到:这女人怎么能这样?居然又被她推倒了一次……

    “苗苗,一分店这边杞菊地黄丸存货量不够了,你快点给我调派点过来。”

    谷苗苗正在德鑫堂大药房总店里招呼顾客的时候,分店的负责人程云打电话给她,有几种药物的库存量不够了,需要从总店这边调派一些过去。

    话说程云给谷苗苗当下属起初是十分难以接受的,但接触下来之后,谷苗苗不但给了程云纯利润分成的机会,还给了程云最大的权限,程云负责的分店谷苗苗很少具体过问某些事情,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接到程云的电话,谷苗苗立刻在总店这边查询了库存量,抽调了几十盒程云那边需要的药品,专程给她送过去。

    谷苗苗已经习惯了这种忙忙碌碌的生活,她觉得这样过的十分充实。

    只是一忙起来的话,和秦北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谷苗苗觉得这方面很不开心。

    很快谷苗苗到了程云掌管的分店,刚准备把药物送进去,电话响了起来。

    谷苗苗捏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为电话来自苗疆!

    谷苗苗皱了皱眉头,招呼工人把药物搬进去,她自己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先是传来一阵桀桀怪笑的声音,十分的难听,谷苗苗谨慎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嘎嘎嘎,谷苗苗是吧?蛊苗一族新任的圣女!”

    谷苗苗吃了一惊,她继任蛊苗圣女的事情除了蛊苗一族的长老大长老等等内部人士知道之外,一直掩藏的很是隐秘,不可能被外人知晓,于是谷苗苗定神问道:“你是族里的哪位长老?”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电话那边已然是故意改变了声音,仅仅凭借声音,谷苗苗根本判断不出来究竟是谁,甚至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毕竟蛊苗一族可以改变声音的方法就有不下十余种。男声便女声也不是不能生的事情。

    “那你想干什么?如果只是跟我陈述这个事实的话,那就不用单独打电话给我了!”

    “哦,不不,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告诉你我知道你身份的原因,是因为想让你知道,我能知道你的身份,就一样能知道你家人的身份,我想我把他们请来喝茶是没有问题的。”

    谷苗苗冷笑道:“我的家人都住在山上的寨子里,你想请他们去喝茶,还真不是那么容易,我的族人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电话那边说道:“对,不过可惜,你忘了你有个姐姐,比你早下山一年,现在在云贵市云贵大学医学院就读……”

    “你你……你究竟想做什么?我警告你,如果你试图对我姐姐不利,我不会放过你的!我有过一百种办法让你人间蒸,不留下一丝痕迹!”谷苗苗顿时着急了,她确实是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一年前下山在云贵市生活。随即谷苗苗又放下心来,姐姐阿莎的蛊术造诣并不在谷苗苗之下,对方想要抓住阿莎并不容易!

    谁知对方很快就把谷苗苗的念想破灭了,“阿莎有个汉族的男朋友,我们把她男朋友抓到手里,你说你姐姐阿莎会不会束手就擒呢?”

    “你到底想怎么样?”谷苗苗追问道。

    “一百万。见到钱之后我就会放人,是不是很简单?”电话那边银荡的笑了起来,“如果三天之内我见不到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还别说,阿莎的身材还真是有点火爆呢!”

    谷苗苗想了想,“好,我答应你,我替你筹钱,但是你要保证不会伤害我姐姐!”

    “很好,你很上道。三天之内我保证没有人会伤害你姐姐,但是三天之后……”

    “你把卡号告诉我,我筹集了钱马上给你转账!”

    “你这是在逗我玩吗?我不要转账,只要现金!三天之内,你带钱来云贵市!”

    那边说完这句话便挂了电话。

    谷苗苗的脑子有点乱。

    她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人,亦或者对方仅仅是为了要钱而绑票。

    但如果仅仅是图财的话,了解谷苗苗身为蛊苗圣女这种内幕的事情,有必要吗?

    “苗苗?果然是你!你怎么不进来说话?”程云把谷苗苗带来的药品入库之后,迟迟没有见到谷苗苗进来,便找了出来,没想到谷苗苗此时正蹲在墙角,似乎有些抽噎的样子。

    “哦……没事,家里来了个电话。”谷苗苗擦了一下眼角,想了想说道:“家里生了一些事情,我需要回老家处理一下,有点远,在云贵那边,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德鑫堂就拜托你多照应着些。”

    程云点头道:“好,你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辜负你的信任,既然家里有事,那你快些收拾收拾回家看看吧!”

    “嗯,我会尽快回来的!”

    谷苗苗打车回家,路上给秦北打了一个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生这种事情之后谷苗苗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家里的容嬷嬷,而是认识时间并不长的秦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