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63章 与乌龟之间的冲突!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你来啦!”

    见到秦北进来,顾倾城快步迎了上来。

    带着秦北在一边的沙上坐下,顾倾城也陪着秦北坐在一边。

    秦北注意到客厅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生气。

    顾云川就坐在秦北对面,秦北微微欠身,和顾云川打了个招呼。

    高三登坐在顾云川的左边,一脸苦笑的样子,眉头紧紧地皱起。

    高三登的左边,是一个戴眼镜的胖子,此时这胖子正站在那里,吐沫横飞的说道:“让顾老师去苗疆,我陈胖子第一个不乐意!乌龟!你小子是当上了领导,可当领导你不想着为大伙谋福利,居然劝顾老师去做这种事情!以后别说是顾老师的学生!”

    被喊做乌龟的是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得体的西服,看上去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可惜被陈胖子这一声“乌龟”喊出来,那气势顿时萎靡了一多半下去。

    却听乌龟说道:“陈胖子!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顾老师是我最尊敬的老师,没有之一!还有,请叫我全名吴贵成,或者吴主任!再叫乌龟,我跟你急!”

    “你急呀,你急呀,有本事你急一个大伙看看?就你这缩头缩脑的乌龟性子,我还真想看你着急起来什么模样!”陈胖子撇着嘴,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你也配跟顾老师叫老师?顾老师年岁这么大了,你不说让顾老师好好颐养天年,居然建议顾老师去苗疆!苗疆!那是顾老师这个年龄的人能去的地方吗?!”

    吴贵成恨恨的握起拳头冲着陈胖子挥了挥,最终还是放下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你就是个乌龟!”陈胖子得意的喊道。

    “行了行了,你们俩一个人少说一句。上学的时候就吵了几年,还没吵吵够啊?!”顾云川稍有不悦的批评道,“小胖,你以后不许再跟小吴叫那个外号了!”

    “哎!”陈胖子连忙答应,他对顾云川还是相当尊敬的,“乌龟,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叫乌龟了!”

    吴贵成气的翻了翻眼皮,没搭理他。

    秦北小声的和顾倾城道:“生什么事了?”

    顾倾城凑到秦北耳边,悄悄道:“还记得上次老爷子跟你说的,苗疆传染性疾病的事情吗?现在苗疆那边自己处理不了了,基本上已经确定是由一种新现的病毒引的感染。京都那边决定成立一个专家组赶赴疫区协助治疗。吴贵成是京都那边卫生系统的一个领导,他提议让老爷子去苗疆,陈胖子不同意,这不正吵吵着嘛!”

    顾倾城这么一说,秦北就想起来了,之前顾云川确实提起过苗疆那边可疑疫情的事情,顾老爷子还对秦北说,如果顾老爷子不去的话,就提议秦北代他去一趟,秦北当时也同意了。

    看到顾倾城和秦北如此亲密,一边的吴贵成嘴角抽搐了一下,难掩心中的失落。

    却听吴贵成道:“苗疆那边疫情展很是迅,已经从之前现的十九例患者,短短一周之内,上涨到了四十五名,而且,已经出现了一例死亡病例。最为严重的还不是这些,而是这种新现的传染性疾病,以现在的病例判断,好于十到十六岁的青少年学生中间,男女病没有明显的差异——”

    顾云川显然是第一次听说,略有紧张的坐直了身子,关切的道:“患者的具体症状是什么?主要感染那些器官?!”

    陈胖子道:“老师你别听乌龟——别听吴主任瞎咧咧,他就是想引起您的注意,下一步就是鼓动您前往疫区,这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拉的什么屎,您老千万别上他的当!”

    “陈胖子!你别三番五次的打断我,让我说完行不行?”吴贵成生气的说道。

    陈胖子刚想说话,顾云川已经摆摆手,示意先听吴贵成把事情介绍一下。

    顾云川沉吟道:“那些孩子们都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那都是祖国的未来啊!必须要提起高度重视,小吴,你先说完。”

    陈胖子无奈,暂时选择了沉默。

    吴贵成又道:“患者以流泪,视力模糊为症状,继而伴有热,角膜血管翳,严重展病例可导致失明,甚或脑膜炎的症状。苗疆那边先考虑沙眼,也在患者的眼部分泌物中成功提取了一种罕见的沙眼衣原体菌株,经过药敏培养之后给予对症治疗,但使用之后,患者的症状基本没有好转。”

    “已经有一例十岁男童引了难治性感染性脑膜炎,于昨日晚上八点,因抢救无效,导致死亡。”

    “其余病例,暂时没有现脑膜炎的症状,但已经有三例患者,角膜损坏程度比较高,已经临床拟诊失明。”

    吴贵成一边说着,抽噎起来,为死去的孩子伤心,为失明的孩童落泪。

    顾云川的情绪也有些不太好,想了想说道:“京都这边关于专家组的筹建,有什么意见?”

    陈胖子急道:“顾老师,你千万不能去啊!那边气候不好,山高水远的,万一折腾病了,我们这些当学生的,万死难辞其咎!死乌龟!你安的什么心?!”

    吴贵成梗着脖子道:“说好了不叫我乌龟的!”

    陈胖子怒道:“我没叫你乌龟!我叫你死乌龟!”

    顾云川也拿这俩活宝没辙,一个劲的在那皱眉头。

    秦北站起身来,笑着说道:“要不这样,你们两个先吵,等什么时候吵完了,顾老在过来聆听你们的高见——顾老,咱俩杀两盘?”

    顾云川捂着额头道:“也好!”

    高三登大笑道:“一对儿臭棋篓子!”

    “……”

    几分钟后,客厅里总算安静了下来。

    吴贵成的目光从顾倾城身上扫过,落在秦北身上。

    此时秦北正大马金刀的坐在沙上面,几乎占据了大半个位置,顾倾城就坐在沙左侧的靠背上,胳膊搭在秦北肩膀上懒洋洋的坐着。

    看到这一幕,吴贵成心情有些郁闷,对秦北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顾倾城代为回应道:“秦北。唐宗宋祖的秦,上下左右的北。”

    秦北瞪了顾倾城一眼:你干嘛抢我台词?

    顾倾城毫不犹豫的瞪了回去:我就是抢了,有意见啊?

    两人都没有说话,仅仅是目光交锋,很快秦北败下阵来,转而对吴贵成道:“你提议专家组由顾老挂帅,对吗?”

    吴贵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主要是担心老师的身体是否承受的住,毕竟苗疆那边和京华京都这样的大城市都不一样,山高水远的,瘴气比较严重。”

    陈胖子冷哼一声,“我以为你不知道呢!”

    “顾老爷子,您怎么想?”秦北又问顾云川道。

    顾云川想了想,说:“虽然苗疆那边气候不是很容易适应,但为了那些可怜的孩子,我还是愿意去一趟。就这么定了吧,小吴你回去告诉他们一声,专家组筹备的事情可以继续进行下去了,我做好了带领专家组进入苗疆的准备。”

    “顾老,不可!”高三登和陈胖子异口同声的着急的说道。

    秦北道:“那您看这样行不行?顾老还是作为专家组的领队,不过到了苗疆那边,您老就直接在大本营坐镇,留在云贵市,具体下去跑的工作,我替您过去,到时候有什么消息或者新现,统一汇总到您这里,您在根据具体情况作出判断。”

    高三登大喜说道:“秦北这主意不错!这样专家组也有主心骨了,顾老您还能第一时间掌握疫区的资料。我看可行。”

    陈胖子也表示赞同:“我看可以。”

    顾云川沉吟着,似乎在考虑什么。

    吴贵成有些不乐意了,“秦先生,您凭什么觉得您能代替顾老作为副领队,去疫区获得第一手资料呢?!”

    陈胖子不等秦北说话,对吴贵成怒道:“吴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让顾老师亲自下去跑疫区吗?!我不能答应!决计不能答应!”

    吴贵成尴尬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胖子追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吴贵成道:“我对秦先生并不是很了解,专家组的筹备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觉得,会有更合适的专家作为副领队,能够在疫区进行排查工作!”

    陈胖子听他这么一说,登时变为墙头草:“你说的也有道理。”

    高三登道:“秦医生的医术相当不错,前些日子,京华市生了一起严重的群体性食物中毒事件,多亏了秦医生和顾倾城两人联手协作,才能让那些小患者安然无恙,我觉得秦北的医术可以胜任副领队的职位。”

    吴贵成道:“这次的传染病事件和食物中毒不一样!这次连病原体究竟是什么都没有排查出来,以秦先生的年龄,我并不觉得他的资历和经验能够胜任。秦医生,您觉得您的医术比起钟北山院士,或者吴建霞院士,谁更厉害一些?”

    秦北摇摇头,“这两位很牛吗?”他并没有听说过钟北山和吴建霞的大名。

    然而这句话一出口,除了顾云川之外,其余的几个人,都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秦北。

    “你居然不知道钟北山和吴建霞?”吴贵成讶然道:“你是怎么当医生的,居然连他们两位都不知道?!”

    秦北奇道:“你在这之前还不知道我是谁呢,你是怎么当医生的?!”

    吴贵成气乐了:“你当你是谁?你何德何能和能钟北山吴建霞两位传染医学界的大拿相提并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