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61章 奇葩的患者家属!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接到电话的时候秦北正在德鑫堂药店里诊治一个精神状态不太好的病人。

    说白了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他总是疑心有人要害他,有时候是持刀的巨人,有时候是古墓的幽魂,有时候是隔壁的老王……

    患者家属带着病人多方就医,不但没有好转,反而症状逐年加重,甚至有一次闯进隔壁老王家里,持刀砍伤了躺在老王床上的妻子——患者的妻子,不是老王的妻子。

    但患者家属尤其是患者的妻子表示这纯属患者的自我臆想,他们家是有个邻居,但那邻居根本就不姓王,两家也从来没有过任何往来。

    秦北参考了患者之前的诊断以及治疗方案,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开了一个方子让病人先服用一个月的用量,配合针灸治疗。

    方子刚刚开好,秦北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秦北先生吗?”电话那边响起一个很是悦耳的声音:“我是苏小贝。”

    苏小贝!大师兄苏远亭的女儿!

    苏小贝女子养生会所的的老板,那个相貌只有高中生的眼镜娘!

    秦北大喜,示意患者稍等片刻,找了一个相对僻静一点的地方,接听了电话。

    “是,我是秦北。”秦北有些激动的说道:“苏远亭是我的大师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苏远亭大师兄的女儿?”

    “这也正是我给你打电话的原因。”苏小贝笑了笑说道,“那天你过去找我,赶得很是不巧,我正好有事出门,虽然撞到一起,但彼此并不认识,实在是赶得巧了。”

    “那天是我太着急了。”秦北不好意思的说道,撞到了对方也就罢了,还往人家叉开的双腿中间看了一眼。

    也许是两眼?记不太清了。

    “我们彼此都有责任吧。”苏小贝又笑了笑,“我现在在京都办一些事情,恐怕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回到京华,你有什么想问的,咱们就在电话里沟通好吧。”

    “我想知道苏远亭大师兄的下落。我现在只知道他大概在苗疆附近,你那里有没有更具体的地址,或者电话什么的其他联系方式?”

    秦北下山的第一个目标便是找到大师兄苏远亭,几经辗转,终于见到了希望的曙光,在电话里的语气难免会有些急促。

    苏小贝并没有在意秦北说话的语调,只是说道:“我有一个地址,回头我发到你手机上去,不过我也不敢保证他们一定还住在那里,另外有过一个电话号码,但最近两三个月已经打不通了,我也很长时间没有和父亲联系。”

    苗疆那边崇山峻岭,如果苏远亭去了某个苗寨里面,还真不好说能有信号。

    “电话也告诉我吧。万一能用得上呢。”秦北想了想,又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去苗疆吗?”

    苏小贝咯咯的笑了笑,说了一个好似无关紧要的话题:“你猜猜我的年龄有多大?”

    秦北回想了一下苏小贝的模样,大眼睛,带着一副夸张的大眼镜,身高大概不足一米六的样子,双胸发育和身体有些不配套,很是有些傲人的诱惑,于是道:“十七岁?”

    不过这和苏远亭去苗疆有什么关系呢?

    秦北想不明白为什么苏小贝会提出这种问题。

    苏小贝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真只有十七岁就好了,我都奔三的人了呢,恐怕比你还大几岁!”

    怎么可能?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

    最重要的是别说奔三了,就算奔四了,那也是大师兄的女儿,也得跟我叫师叔。

    “不相信是吧?回头我把身份证拍给你看。”苏小贝笑声中带着几分落寞:“这是一种病呢,又和侏儒症不大一样。具体的诊断结论,直到父亲去苗疆的时候,都没有确定下来。我哥哥和我一样,他今年二十九了,身高也不足一米六。隐约听父亲说起过,他年轻的时候中过一种蛊毒,不过很多年对身体都没有影响,一直没有太过在意。”

    “但我们兄妹两个自从十八岁之后,身体就一直再也没有长高过,我还好一点,虽然个子不高,但我可以穿高跟鞋啊!至少脑袋发育没有出什么异常。”

    “但是哥哥不一样,哥哥十八岁之后,不但没有继续长高,反而智商上也逐年下降,今年都二十九了,反而只有七八岁孩童的智商,父亲不着急才怪了。直到去年他才怀疑到有可能会是蛊毒的问题,这才带着哥哥去了苗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苏远亭会带着儿子四处求医问药!

    不过秦北还是觉的,大概苏小贝的智商也受到了影响,要不然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穿着一身学生装?!

    “小贝,你也太容易相信人了,他说他是你父亲的兄弟,你就当真了啊?”

    此时,远在京都市的苏小贝,正慵懒的趴在床上,任凭一个相貌中上的女子,在她光洁的背部揉来捏去,时不时的发出鼻音的哼哼声,“你这按摩的手法,简直越来越让人舒坦了——啊,别动那里,痒得很!”

    负责按摩的女子,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也许,是个骗子呢?”

    苏小贝哼哼了一声,道:“我父亲之前确实提起过,他有一个年岁不大的师弟——这年头,以师兄弟互相称呼的,恐怕不多了吧?”

    女子讶然道:“这也不能证明他就是你父亲的师弟啊?!”

    苏小贝笑了笑,声音很是魅惑,“好吧,就算你说得对,那他为什么要骗我呢,骗了我,得到了我父亲的消息,能有什么好处呢?”

    “我不用证实他真的是我父亲的师弟,这些事在我心中闷了好多年了,除了你之外,他现在是唯一知道的一个——就当是我找了一个陌生人发泄了几句好了!反正这身子也长不大了!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的痛苦!”

    “我当然知道!”女人一边按摩着,摸呀摸的就摸到不该摸的地方去了,房间里响起两个女人粗重的呼吸声……

    只是苏小贝的这个爱好秦北并不知道,他现在完全沉浸于得知了大师兄下落的兴奋之中。

    几乎是挂了苏小贝的电话的同时,他就收到了苏小贝发来的信息,一个地址,一个电话号码。

    秦北第一时间拨打了那个电话号码,却被告知:“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秦北现在已经不是刚到京华市的初哥了,现在已经知道无法接通的意思,大概是对方不在服务区的意思一样,但这侧面说明了,苏远亭的这个电话并非已经消号,而是还在使用中,只是身在某个苗寨里面,接收不到信号罢了。

    电话没有接通,秦北也并不气馁,而是冲着那个地址端详了一阵。

    正琢磨着,电话又响了起来,秦北打开一看,居然是顾倾城打过来的。

    顾倾城在电话里说:“你能不能来家里一趟?我爷爷有事情和你商量!”

    秦北笑道:“是爷爷找我啊,不是你?”

    “我才不会找你呢!”顾倾城娇嗔说道。

    “可我想找你啊,我今天治疗了好几个病人,吃了两次天王补气丹,好像又吃多了呢!”秦北坏笑着说道。“你不准备帮帮我吗?”

    “你怎么不去死!”顾倾城红着脸说道,那是一次很特别的经历,每每想起来的时候顾倾城就难免脸红心跳,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中邪了,居然想到用嘴巴帮他做那种事情!但当时秦北真的很危险啊,如果不帮他,他的身体肯定会出很大的危险的。

    “死之前,我也得先见你一面再死。”秦北道:“手头还有一个病人,看完之后就过去。中午吃什么?用我买菜过去不?”

    “不用,我都准备好了。等你啊,快点过来。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呢!”顾倾城说完就挂了电话。

    “妈蛋,你个庸医!只顾着打电话是吧?病人在这瞪了这么老半天了,你不管了是吧?”

    秦北刚刚挂了电话,就听到身后响起一阵责骂声。

    扭头一看,只见那个精神病患者的儿子,拎着一把座椅,冲着秦北的脑袋上砸了下来!

    “我擦,精神病真的可以遗传啊!”秦北侧身连闪,那把椅子蹭着秦北的头皮一划而过,咣几一声砸在地上,两条椅子腿儿登时就折了,其中一条还飞溅起来,冲着柜台里面飞了过去。

    柜台里面,一个正在抓药的女孩子瞪圆了眼睛,一脸呆滞,连躲闪一下都忘记了。

    眼见那椅子腿就冲着女孩子的脑袋上砸了过去。

    秦北脚尖一顿,探手一抓,把那半截椅子腿抄在手里。

    “你有病啊!”秦北怒道,接个电话的功夫都等不得了?就算等不得,会不会好好说话啊?动不动的就拿医生撒气,医生是你爹啊,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有病!我就是有病了你能拿我怎么着?你一个电话打了十几分钟,就让我们病人在这干等着啊?有你这么当医生的吗?还白衣天使呢!我看就是只认钱的白衣魔鬼!你身为一个医生,对病人态度这么恶劣,还不许我说话了?你瞪什么瞪?小心老子投诉你!”

    “儿呀,你少说两句,人家医生也不容易,不就是接个电话吗?万一你爹要是急病发作死在这了,咱们还能省下个丧葬费呢!”患者的妻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秦北被这奇葩的一家子气乐了,拎着半个凳子腿儿冲着他们就走了过来。

    1001009434773997ht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