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49章 大有来头!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好。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很好。”秦北笑了起来:“在场这么多客人,你一进门就直奔我而来,问我要会员卡看看。如果每个人都需要检查也就罢了,单单是直奔我而来,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跟裘红袍没有关系吗?”

    大管家笑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如果你没有其他的话要说,现在请你出去。”

    “我出去当然不能没有问题,我想来随时可以来,想走随时可以走。”秦北举步往外面走去,拍拍大管家的肩膀,说:“可我还是觉得你这肩膀有点窄啊,扛不住太沉重的东西。”

    大管家貌似谦和的一笑:“这就不劳秦先生费心了,秦先生,这边请。”

    秦北前面快步疾行,大管家在身后亦步亦趋,经过裘红袍身边的时候,留下了一个会意的眼神。裘红袍冲他点了点头,很是赞赏的样子。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曹祥云不得不站出来了,他一招手,副总王健康递过来一张银行卡,小声道:“里面有五万块。”

    曹祥云点点头,“大管家慢走!”

    他追上去,把银行卡塞进大管家手里,“给个面子,下不为例,行不行?”

    大管家轻轻把曹祥云的手推开,并没有收下那张卡,“曹先生,对不住了,身为这家会所的管事,我必须遵守东家定下的规则。”

    “您要是这么说,那我和我的这些朋友,恐怕以后也不能来捧场了。”曹祥云真的是生气了。

    “请便。”大管家轻蔑的一笑,“咱们既然能开这种级别的会所,就从来不会惧怕来自任何人的威胁。曹先生,我现在就可以宣布,因为您试图威胁和贿赂于我,所以您的会员证,现在已经被取消了。”

    曹祥云这下真的是怒了,冲着他带来的宾客们一招手,怒道:“我们走!”

    随即冷冷的瞪了裘红袍一眼。

    裘红袍依旧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对曹祥云怒目相向,视而不见。

    然而更让曹祥云下不来台的是,他请客招呼的那些宾客们,似乎并没有准备跟他一起离开的样子。

    一个都没有。

    反而开始有人聚集到了裘红袍身边,低声的和裘红袍小声交谈着什么。

    人群中传来阵阵议论声。

    “秦北的会员证本来就不能用,大管家也不过是执行规定罢了。”

    “我可不想和曹祥云一样被取消了会员卡,能来这边扩展人脉,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怎么能轻易失去呢?”

    “那俩就是俩棒槌,曹祥云就是个大棒槌,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试图跟裘公子硬抗——不知死的鬼。”

    “还不是因为那个叫秦北的,实在是太跳了,你说你一个小医生,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人情冷暖,莫过于是。

    曹祥云得不到任何人的赞同,周身如同坠入了冰窖一般。

    大管家冲曹祥云笑了笑,道:“如果你现在承认错误,那我可以表示原谅,应该走的只会有秦先生一个人,曹先生是我们的老会员了,理应多给一次机会。”

    他目光定定的看着曹祥云,等待着曹祥云的选择。

    是跟秦北一起离开?

    还是留下来和商业上的朋友们把酒言欢?

    曹祥云的副总王健康迎了上来,小声在曹祥云耳边说道:“曹总,审时度势啊,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为了一个秦北,失去这里的会员,实在是太不值当的了。”

    曹祥云眉头仅仅的皱了起来,沉声道:“连你也这么说?!”

    王健康尴尬的道:“为今之计,留下来对咱们伤害最小,我也是为了咱们公司考虑!”

    “你不要说了!我……”曹祥云一句话没有说完,秦北打断了说道:“老曹,你不用为了我牺牲什么,如果这次晚宴能对你事业上有帮助,我建议你还是留下来,我没事的,不会因此而生气。”

    曹祥云断然道:“不……我不能这么做,秦先生您是我的朋友,是我带您进来的,要来一起来,要走一起走!”

    王健康连忙道:“曹总,您要冷静,冷静啊!”

    裘红袍在一边啪啪的拍着巴掌:“不错,不错,曹总是个讲义气的人。”

    说的跟赞赏似的,实际上阴阳怪气的,大伙没有听不出来里面反讽的味道的。

    曹祥云道:“我不像某些人一样,只懂得背地里使绊子,我一直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人!”

    裘红袍摊手道:“我做什么了吗?我什么都没做啊?!在场的朋友们都可以为我证明对不对?我一直也是觉得我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人。不像某些人一样明知道这里的规定,却还是要试图通过贿赂而影响规则,我看不出这样的人有什么正大光明的地方!”

    “裘总,回见!各位,回见!”曹祥云冷笑一声,拱手示意,跟在秦北身边,快步走向门口的方向。

    “曹总!曹总!……哎!”王健康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快步跟了上来。

    “这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出了这个门,以后就没有加入我们会所的机会了。曹先生,王先生,你们两位,可是要考虑清楚再做决定!”大管家阴沉沉的说道。

    王健康还想再说两句,曹祥云已经断然拒绝,“没有什么可以考虑的了!秦先生,我们走!”

    “看清楚了这些人的嘴脸,以后你的生意会更上一层楼。”秦北安慰似的拍拍曹祥云的肩膀,其实他没有想到曹祥云会做出如此决定,说真的,就算曹祥云真的留下来,秦北也不会怪他。

    房间内,传来一阵哄笑声。

    “曹总!祝您生意更上一层楼!哈哈哈!”

    “曹总这次抱着大粗腿了,可是看不上我们这些小人物了呢!”

    “走吧走吧,这根本就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哈哈哈……他们的背影,好像一条狗哇!”

    曹祥云听着背后的议论声,有些落寞,但还是强颜欢笑,对秦北道:“秦先生,实在是对不住了,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本来想借着这个机会,多敬您两杯的!”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而且以后就不会有这种聒噪的声音了。”秦北笑了笑说道,扫了一眼身后跟着的大管家,大管家正防贼似的盯着他们一行三人,秦北道:“也不会有这种汪汪乱叫的狗了!”

    大管家怒道:“你说谁是狗呢?!你才是狗!”

    “狗骂谁?”秦北不经意的说道。

    “狗骂你!”大管家肯定是读书少,所以才被秦北欺负了。

    很快来到了门口,秦北道:“老曹,你想清楚了,这一步迈出去,你可能会失去一些东西。”

    “墨迹个球!咱们走!”曹祥云霸道的说道,拽着秦北,一步便迈了出去。

    秦北笑着抬脚,还没迈出门口,一个声音便响了起来:“亲哥!哇塞,果然是你!”

    随即一个女孩子冲了过来,投进秦北的怀里。

    秦北环手抱住,身子被冲了一个趔趄,硬生生的扎了一个硬桥硬马,总算撑住了没有摔倒:“咦?这不是我们的公主殿下吗?你怎么也在这?”

    除了马丽苏这小丫头,大概没有人会称呼秦北为“亲哥”了。

    家里几个女孩子都会直呼姓名,亲密一些的时候会叫阿北。

    看着马丽苏那一脑袋五颜六色的杂毛,秦北生气的在她小屁屁上拍了一巴掌:“头发怎么弄成这样子?明儿赶紧的染回来!”

    “你落伍啦!这是今年最流行的发色和发型!”马丽苏从秦北怀里跳下来,捏着自己的头发,道:“我刚才听见好像有人跟你吵架了?告诉本公主他是谁,我赐他毒酒一杯!”

    “别转移话题!”秦北在马丽苏脑袋上胡乱抓了两把,道:“明儿去染回来,要不就一二三!”

    马丽苏一脸惊恐,“千万别,我可不相当木头人了!亲哥!你是我亲哥行了吧?亲哥都没你管的这么宽!”

    “一!”

    “好好好,怕了你了,明儿一早我就去染回来——那你得先告诉我,谁敢欺负你?本公主诛他九族!”

    好嘛!刚刚还说赐毒酒一杯呢,一转脸又准备诛九族了。

    秦北笑着指了指身后的大管家:“就是他咯!”

    “你敢欺负我哥!赶紧的收拾收拾东西滚蛋!本公主赐你,嗯,刺配孟州,流放三千里!”马丽苏指着大管家的鼻子吼道。

    大管家冷笑一声:“可惜你说了不算……啊,你干嘛打人?”

    “本公主说了不算?睁开你的狗眼瞧瞧?!”马丽苏上前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了大管家那张橘皮老脸上。

    大管家敢怒不敢言,捂着脸道:“我知道你是二小姐!不过今儿这事儿就是闹到东家那边我也不怕!我这是在维护会所的规则!”

    大管家不怕,并不表示别人也不怕。

    漱马园里的客人们,几乎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看出来啊,秦北居然和这家会所的二小姐,如此亲密!

    怪不得他有恃无恐!原来还真是个大有来头的!

    裘红袍也沉思起来,显然没有想到会有这种变故。

    曹祥云和王健康两个,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迟迟没有合拢起来。

    大管家嘴上说的硬气,但心里还是在那打着鼓,他并不能确定东家会如何觉定,只好是坚持这是为了维护会所的规定,咬死了这个,充其量会各打五十大板,他和二小姐都会被东家,也就是大小姐呵斥一顿,断然不会出现“流放三千里”的情况出现。

    秦北却拽住马丽苏扬起的手臂,没让她继续跟大管家动手:“走,去看看你姐,她叫马丽蓉对吧?也是这家会所的东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