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48章 冲突升级!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一辆敞篷跑车度极快的闯进巷子里面,嘎吱一声急刹,稳稳当当的停在私房菜馆的大门前。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手掌一撑,从车子里窜了出来:“本公主到啦,你跪安吧!”

    开车的男子无奈的笑笑,道:“公主吉祥!那小的就先走一步,反正你大姐也不待见我,我还懒得见她呢。”

    “走吧走吧,墨迹个啥,难怪我姐姐不喜欢你呢,在努力十年也当不了我姐夫!”小姑娘连珠炮似的说道。

    “给你当姐夫?还是免了吧,我怕头顶会绿油油的,拜拜了您内!”男子倒挡,驾车飞快的离开了。

    小姑娘一蹦一跳的窜进私房菜馆,女迎宾从一边追了上来,大概是跑的有点急了,刺啦一声,原本就开叉很高的旗袍这下彻底啥也遮挡不住了,她一边捏着旗袍一角,一边说道:“姑娘慢点……啊?是二小姐啊!”

    “叫公主!你个低贱的奴婢!”小姑娘叉腰骂道。正是小曹公子曹京秋二姑姑家的表妹,马丽苏公主殿下。

    女迎宾脸色微微一变,很快恢复正常,“公主殿下!”

    马丽苏趾高气昂,眼珠子大概飘到天上看月亮去了,“马丽蓉呢?我听说今天她要过来,是不是在跃马堂?”

    女迎宾点头应是,但苦着脸说道:“东家说了,今天的客人比较重要,不允许外人过去打扰。”

    “切……”马丽苏一脸不屑的样子:“重要个毛线,不就是请曹京秋过来吃饭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你睁开眼使劲瞅瞅,本公主能是外人吗?连曹京秋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闪开,我要过去!”

    曹京秋健康痊愈,曹家上下自然是一片欢腾。作为曹家嫡系,曹京秋的姑姑并没有出面,而是交代长女马丽蓉代为招待。

    于是定在了今晚在私房菜馆,跃马堂。自家的小店,跟在家里吃饭也没什么两样。

    只是曹京秋的姑姑和姑父事物比较繁忙,并没有亲自做陪。

    女迎宾一脸无奈,摸出手机打到跃马堂,告诉他们二小姐来了,想要硬闯进去,问问是否放行,那边负责招待的人过去咨询了一下,告知可以让二小姐前来。

    “曹京秋和马丽蓉加在一块也不敢拦着我!”马丽苏一脸得意的说道:“拿那个登记用的小本本来,本公主要给你们留下墨宝!”

    “二小姐,您就不用签名啦,这是给客人们准备的呢。”女迎宾尴尬的说道。

    马丽苏叉腰瞪眼,怒道:“本公主想签就签!本公主的墨宝,错过了这次机会,在想要就难了!”

    女迎宾无奈,把签名本取了过来,准备好了签名笔,恭敬的递给马丽苏。

    马丽苏左手持笔,歪七扭八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啧啧,本公主的书法是越的精进了。”

    女迎宾不敢回应,心说,换个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都比你写的漂亮。但不敢说出来。

    “你那是什么表情?对我不满吗?”马丽苏不悦的说道,刺啦把自己签的名字撕扯了下来,“本公主不签了!不给你们的道这次墨宝的机会!”

    女迎宾立刻装作舍不得的样子:“小公主,求您赏赐个墨宝吧!”

    “真想要?”马丽苏道。

    女迎宾使劲的点头,惹恼了这个小魔王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好,你闭上眼,我不想看到你的眼神!”马丽苏吩咐说道。

    我a……

    说的跟我想看似的,女迎宾很快闭上了眼睛。

    但很快她就感觉到脸蛋上凉飕飕的,好像有个小虫子在上面爬。

    “不许乱动!”马丽苏捏着签字笔,在女迎宾脸上画了一个小王八,正色道:“这是你自己想要的,明天我还过来看!如果被你洗掉了,哼哼!”

    “我一定不洗脸了。”女迎宾哭丧着脸说道:“小公主签的名字一定是威武霸气!”

    “你!”马丽苏气的憋红了脸,你这是骂我是小王八吗?然而可惜,女迎宾并不知道她脸上多了些什么。“这两个字念什么?”

    马丽苏指着签名本上龙飞凤舞的草书字迹说道。

    女迎宾哭丧着脸扫了一眼,道:“秦北。”

    马丽苏眼前一亮:“是不是唐宗宋祖的秦,上下左右的北?”

    女迎宾心里骂娘,这几个字之间有关系吗?嘴上却道:“应该是吧?我读书少……”

    “他在那个厅?”马丽苏追问道。

    “漱马园。”女迎宾道:“您可千万不能过去,别给东家添麻烦。”

    “越是不让我去,我偏偏要去不可!”马丽苏把签名本随手一甩,小跑着冲着漱马园的方向跑了过去。

    “哎哎……二小姐!您不能去啊……公主殿下,求您了!”女迎宾在后面小碎步的追,她不敢迈大了步子,没办法,刚才旗袍扯了一道大口子,跑快了什么光都走完了。

    可惜的是没什么卵用,她越是这么说,马丽苏跑的就越快。

    “这个月的将近肯定是没了,别被扣了工资才好……”

    漱马园。

    眼见两人似乎要争吵起来,曹祥云作为东道主,赶忙劝说道:“两位,两位都是朋友,给我个薄面,咱们不要继续吵下去了好不好?”

    裘红袍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道:“大伙也都看到了,并不是我想吵,而是这位秦先生,硬生生的把一个鸭脖子塞进我的嘴里,现在反而还要冤枉我,说我对大厨不满意。”

    裘红袍内心其实并不想解释的,像他这种大家族出来的公子哥,我行我素的已经习惯了,一般都是“我跟你解释不着”的脾气秉性,只是这次裘红袍还挖了另一个坑准备给秦北跳,是以现在有必要提前做出一些铺垫,把自己摆在弱势者的位置上,这样才能群情激奋,对秦北群起而攻之。

    嘴上说的有些悲戚,但心里早就把秦北狠狠的鄙视了一万遍。

    “我也没有跟他吵啊。”秦北一脸茫然的样子,“你如果真不想吃,刚才何必张嘴呢?张嘴咬住了之后,偏偏还要吐出来,这分明就是对大厨的手艺不满,大伙看看,这鸭脖上面还有牙印呢,还被咬了一口下去,你说你不想吃,有人会信吗?”

    众人一看,那鸭脖上确实是被咬了一口下去。

    裘红袍捏着脖子,似乎要呕吐的样子,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吃这一口,那分明是秦北把一个已经咬了一口的鸭脖子塞进了裘红袍的嘴里,想想都觉得令人无比的恶心。

    众人恍然:看,裘先生吃了一口之后还是准备要吐了的样子,这架势分明是对这店里的大厨做的菜肴味道有些不满。

    小样跟我斗,恶心不死你!秦北正准备乘胜追击,门外闯进两个人来。

    一个是刚刚陪在裘红袍身边的那个女子,另一个身穿青色长衫,带着一个圆形眼镜的中年男子。

    “诸位。”中年长衫男子抱拳道:“鄙人马有才,乃是这家私房菜馆的大管事。”

    他径直走到秦北身边,道:“这位先生,小店采用的是会员制,请问您能出示一下您的会员卡吗?”

    裘红袍心中得意的笑了起来。

    虽说不一定能见到这里的东家,但他裘红袍的面子,这管事的肯定还是要给的。

    而且这管事的进门之后,别人都不去理会,直接找到秦北要他的会员卡,就算是秦北能有,面子上也被一扫而光了。如果秦北没有,那肯定会被直接请出去,乐子就更大了。

    “会员卡?”秦北愣了愣神。

    见状,曹祥云马上脸上堆满笑容,走上前来,道:“大管事,这位秦先生是我请来的客人。他的会员卡在我这里。”他捏出一张卡片递到大管事面前。这张小小的卡片花了他十万块,却还仅仅是一张“月卡”。当月生效,次月如果不续费的话自动失效。

    大管事拿出一个手持扫码器来,把卡片凑了上去。

    曹祥云有些不是很高兴的看向裘红袍。

    他知道大管事是裘红袍带来的那个女人请过来的。

    分明是故意请来落秦北面子的。

    但同时秦北失了面子,他曹祥云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曹先生,您是我们会所的老会员了,难道您忘记了我们会所的规定吗?”大管事扫码之后,板着个死人脸说道:“新开的会员卡,一周之后才视为有效。可据我扫码得知,这张卡,分明是昨天才新办理的,您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曹祥云一愣,他是知道有这条规定的,但近两年来这条规定基本上已经没人遵守了,有些客人临时过来,临时办理,也是默认允许的,只不过这条规定,却一直没有明确作废罢了。

    曹祥云看向裘红袍。他认为这次裘红袍做的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裘红袍却只是耸耸肩,一副跟我无关的模样。

    曹祥云咬着牙,点了点头,看样子裘红袍是豁出去要把秦北赶出去了。

    在场的客人们面面相觑,他们还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我就说嘛,这小子跟个乡下土包子似的,肯定是混进来的。”

    “能让侯羽倩献上香吻,他这仇恨拉的有些过火了啊——拉仇恨死得早哇。”

    “也许是裘公子故意的。”有人如此分析说道。

    众人都在等着看秦北被赶出去的样子。

    秦北此时却拍拍手站起身来,一脸无所谓的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这张卡暂时不能用,所以我不能进来,对吧?”

    “对,就是您说的这个意思。”大管家不卑不亢的说道。

    “但是之前也有临时办卡,却并没有被人赶出去的先例,对吗?”秦北追问道。

    大管家无所谓的道:“别人的情况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您这张卡暂时不能使用。”

    “是他让你来的吗?”秦北指着裘红袍。

    大管家扫了裘红袍一眼,却摇头道:“跟裘先生没关系。”

    秦北凑近了,看着大管家的眼:“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确定这件事你的肩膀能扛得住?”

    大管家笑道:“先生,我不听不懂您在说些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