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40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挂了侯羽倩的电话,秦北追上顾倾城的脚步。

    现在要随访的小患者,住在这边的棚户区,顾倾城的车子开不进来,索性弃车步行。

    “女朋友的电话?”顾倾城扬眉问道,双眼中带着意思戏谑。

    “我的女朋友不是你吗?”秦北答非所问,继而笑道。

    顾倾城撇了撇嘴:“才不是我呢,整天一大群女孩子围着,指不定是哪一个呢。”

    秦北笑的更欢了:“别着急否认啊,顾老爷子可是早就把你许配给我了!”

    顾倾城跺脚道:“他许配了让他嫁你去,别扯上我。”

    红着脸加快了脚步。

    秦北追上来正想说些什么,前面不远处传来一阵吵嚷声。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家孩子吧,我给你磕头了!”

    一个中年妇女跪在地上,怀里抱着一个六七岁的孩子。

    孩子脸上赤红赤红的,看样子像是在高烧。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不屑的道:“这是社区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你拿不出钱来,我怎么给你家的娃娃治病?先回家取钱再来吧。”

    围观的人群传来阵阵责骂声。

    “你这医生这是什么态度?没看到孩子病成这样了吗?我看你不是救死扶伤的医生,纯粹是钻进钱眼儿里了!”

    “医生人家说的也没错啊,都看病不给钱的话医院怎么维持下去?”

    “你这人怎么回事,屁股长歪了吧?”

    “你有本事骂医生,怎么不说你自己出钱给这孩子看病?”

    “我出的着嘛!我跟他家又没关系!”

    “这医生就他妈不是东西,看到孩子病的这么严重了,也不说管管。”

    秦北和顾倾城挤进人群,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

    原来这母子两人不是这边的原住民,只是在这周围捡垃圾为生,今儿转到了这一片,孩子忽然起烧来,母亲身上只带了一两块的零钞,社区医院的医生坚持不先给钱,就不给看病。

    中年妇女身上脏兮兮的,脸上黑的跟眼珠子差不多一个颜色了,那孩子的情况稍微好一些,却也是好多天没洗脸了的样子,身上散着阵阵恶臭。

    既不讲卫生,手头又没有钱,社区医院的医生能待见才见了鬼了。

    “多脏啊,那俩年轻人离远点呗。”

    “跑那么近弄什么,也不嫌臭!”

    顾倾城和秦北却并没有管这些,蹲在这母子二人身旁。

    顾倾城探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滚烫滚烫的,烧烧的这孩子迷迷糊糊的,嘴唇干裂,冒着血丝:“别怕,我们也是医生。”

    母亲点了点头,“医生这孩子快不行了,你快点给看看吧!求求你了!”

    围观的人们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顾倾城:她不嫌脏吗?她不怕臭吗?

    简单的询问了一下病情,顾倾城道:“热比较严重,先用一些布洛芬退烧吧,随后抽个血化验一下。”

    “还得抽血化验啊?”母亲紧张的说道,她现在连买药的钱都没有。

    “我虽然是个医生,但是身上没有带着药啊,不过没关系,这里就是社区医院,我出钱,咱们还是先给孩子看病。”顾倾城很自然的说道,从那妇女手里把孩子接过去抱在自己怀里,冲着社区医院的大门走去。

    “使不得使不得……孩子身上太脏了,我抱着就行了。”孩子的母亲都快哭了。

    人群中也传来一阵嘘声。

    “这才是真正的白衣天使!”有人赞道。

    “称得上医德高尚——相比之下这社区医院的医生就是个屎啊!”

    秦北并没有跟上,还留在原地,看着顾倾城的背影,若有所思。

    在秦北的印象中顾倾城是一个稍微有点小洁癖的人。

    家中她从不乱放东西,和一进家门就把鞋子踢的满地都是的苏琳琅大不相同,办公室里,从来也都是整理的一丝不苟。

    上次救治那些食物中毒的患儿的时候,第一个见到的患儿吐了顾倾城一身,但顾倾城理都没有理会,继续给那个孩子做人工呼吸。

    这次这个患儿比上次吐了的那一个似乎更不讲卫生一些,稍微离近一点,都给人一种臭的想要恶心呕吐的感觉。

    但顾倾城毫不犹豫的就去给孩子查体,并且把孩子抱在了怀里。

    “不行,你不能进去。”社区医院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拦在了顾倾城面前。

    顾倾城眉毛扬起:“为什么?给孩子治病,我出钱。”

    那医生捂着鼻子道:“你出钱可以,你们得在外面等着,不能进来。”

    孩子的母亲连忙道:“谢谢医生,谢谢医生,我们不进去,不给您把地方弄脏了,我们在外面就可以。”说完又准备趴在地上准备磕头。

    顾倾城厉声道:“起来!不许跪!”

    孩子的母亲有些茫然的看着顾倾城,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顾倾城阻止了孩子的母亲下跪,便不在理她,转脸对那医生道:“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进行治疗?”

    那医生翻着白眼儿,捂着鼻子,一副你这是明知故问的模样。

    “想治病就在外面等着!不治拉倒!反正不能进来!你要是看不惯,你带走啊,带去你的诊所或者医院,那你随便把孩子放在哪我管不着,在我这就我这个规矩。”医生一脸嫌弃的说道。

    仅仅是给钱就行吗?给钱也不一定好使!

    忽然孩子抽搐起来,一阵阵的往上翻白眼,明显是高热惊厥的症状出现了。顾倾城顾不得其他,把孩子平放在地上,解开孩子的衣服,掐住孩子的人中和虎口等穴位。

    “高热惊厥?”那医生撇嘴道:“治不治?治就在这等着,不治就等着孩子烧成傻子吧!”

    “让我看看。”秦北分开人群,走到顾倾城身边。

    顾倾城一抚额头,心道,怎么把他忘了?

    嘴上却说:“早些干什么去了?在一边看热闹吗?”

    “我以为你有办法解决的。”秦北笑了笑说道,“看样子还得你老公出马。”

    “啐!才不是呢!快点给孩子退烧!”顾倾城嗔怒道。

    “很简单的事情。”秦北解开孩子的衣服,捏起银针。

    “不用消毒吗?”顾倾城冲着那医生道:“赶紧的,给取几个酒精棉来。”

    “嗤……就凭几根银针就能治疗高热惊厥?简直不要太天真!”那医生冷笑道:“还有,凭什么你要酒精棉,我就得给啊?你花钱了吗你?!”

    顾倾城气的站起身正准备说些什么,秦北把她拽住了,“等会儿再收拾他。帮我按住这个孩子。”

    “好。”顾倾城强忍了下去,按住孩子的四肢。

    秦北捏住银针,针尖微微颤动起来。

    很快针尖上竟然冒出淡淡的白色雾气,如同要结了冰一般。

    秦北手指一抖,银针上簌簌的落下一些细小的冰丝。

    “已经消好了毒了。”秦北冲着顾倾城笑了笑,把银针扎进那孩子身体穴位里面。

    第一根银针下去,孩子的抽搐就停止了。

    接着秦北又扎了第二针,孩子翻白眼的症状也消失不见,虽然精神状态还不太好,但总算控制住了病情。

    紧接着秦北又在孩子身上扎了几针,刚刚落针下去,孩子周身就如同蒙上了一层雾气一般,脸上身上,热腾腾的全是汗水。

    赤红的脸色也逐渐变得带着几分苍白。

    呼吸也逐渐变得平稳下来。

    “回家给孩子煮两碗姜糖水喝,也不用抽血化验了,就是普通感冒,时间拖拉的有点长了。”秦北嘱咐那母亲说道,顺手摸向顾倾城的大腿,顾倾城下意识的一躲闪,“干什么?”

    这么多人呢,像什么样子——回家再给你摸。

    可惜的是顾倾城并没有闪开,秦北直接在顾倾城的大腿根上抓了一把,然后钻进衣兜,从里面摸出钱夹,取了两张百元大钞,送到那母亲手里。

    救急不救穷。

    “去被孩子买些鲜奶或者奶粉之类的补补,平时多喝些水,注意饮食卫生。”秦北说着,又准备替顾倾城把钱夹塞回去,顾倾城被他摸的浑身一紧,抢过钱夹自己装好。

    “谢谢!谢谢!你们就是活菩萨啊!”女人又准备跪下磕头,被顾倾城及时阻止了。

    “好样的!”

    “这两位医生,还真有两把刷子。”

    “我看这俩人有些眼熟。”

    人们又再次议论起来。

    秦北站起身,走向那个出言不逊的医生。

    拽着对方的衣领,用力一甩。

    “噗通!”一声闷响,那医生还没来的及反应的当口,已经被秦北一下子丢出去了四五米远。

    大头冲下栽进了一个大垃圾桶里面。

    臭鸡蛋烂菜叶的弄了一身一脸。

    折腾了好半天才从里面爬出来,大伙都在一边看着大笑,也没人上去帮忙。甚至有个围观的家伙还丢了个啤酒瓶进去。

    “哈哈,让你嫌弃那孩子身上臭,这下你身上也差不多了!”

    “这种人就应该这么对他!”

    那医生好不容易从垃圾桶里爬出来,正准备冲秦北骂两句,忽然筛糠似的颤抖起来。

    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的,好像烧了。

    脸上额头上滚烫滚烫的,呼吸都粗重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这医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平白无故的突然就起高烧来了。

    忽然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胳膊腿的有一种要抽搐的感觉。

    秦北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高热惊厥?治不治?治就在这等着,不治就等着烧傻了吧!”

    围观的众人哄笑起来,这不是刚刚这医生说那孩子的话吗?被秦北原封不动的又还给他了!

    “一定是你搞的鬼!”医生也没力气说话了,闷着头准备走进社区医院里面赶紧先退烧再说,再这么扛下去的话连走路的力气都烧没了。

    秦北一闪身拦在社区医院大门前面:“想治病就在外面等着!不治拉倒!反正不能进来!”

    轰!

    这下,围观的人们笑的更开心了。

    那医生只觉得眼前黑,好像所有东西都围着自己转圈,噗通一声烧的晕了过去,脑袋砸在台阶上,直接摔了个大口子出来,鲜血哗哗的往外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