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39章 女人是种很容易被感动的生物!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裘红袍站在梳妆镜前,左晃晃,右晃晃,最终还是觉得,老爹裘定岳送的这身限量版的手工西服,总归还是太正式了一些,于是脱下来随手丢在床上,佣人小心的收起来挂在衣橱里,静候着大少爷的指示。

    裘定岳和裘三观不一样,作为裘家的老大,以及曹老太太嫡出长子,一直便是过着上层人士的优渥生活,以至于裘定岳的儿子裘红袍,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事业上,处事原则上,等等诸多方面,都远胜裘三观教养出来的裘守藏。

    裘红袍对着镜子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怎么会想到那个庶出的三叔身上,更是不经意间去和裘守藏相比较了一下,裘红袍觉得这根本不是自己应该有的心思,这种比较,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侮辱。

    裘三观本就不是曹老太太亲生,据说裘守藏也都不是裘三观的种,和这种杂交品牌相比,根正苗红的裘红袍作为长门长孙,觉得很是掉份。

    在裘红袍的示意下,佣人取了一件休闲装过来。

    这套休闲装固然也是价值不菲,但毕竟是低调的奢华,穿在身上极为妥帖,看上去却又不是那么的耀目显眼,不会让人觉得是裘守藏那种伪富二代的装比货。

    佣人在一旁照应着,忍不住说道:“少爷,我还是觉得那身西服更能彰显您的气质。”

    裘红袍难得的心情大好,解释了一句道:“与环境格格不入的装扮,只会把自己孤立起来,所以还是这一身比较合适。”

    佣人点了点头,其实没听明白,但觉得很是高大上的样子。

    实际上裘红袍的想法很简单,如果穿着一身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手工西装,去天桥听侯羽倩的街头表演,那就不是去捧场了,而是去捣乱的。

    而换上这身休闲装,就不会那么显眼了。

    追女孩子也是一门技术活,像裘守藏那样用钱能砸来的,即便砸来的女孩子长得漂亮,那也不是什么正经的货色,但这并不是说裘红袍会排斥逢场作戏,真精虫上脑的话,有很多三线小明星会提供相关服务……

    但这次不一样,裘红袍觉得自己是认真的,他从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觉得那只是男女之间荷尔蒙异常分泌状态下的一种相互吸引,但这次,裘红袍信了,自从他第一眼见到侯羽倩的时候,就被这女孩子那种飘然若仙的气质所深深的吸引。

    霸道总裁喜欢上一个平民女孩子的事情,之前在裘红袍看来也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这次,他也信了。

    甚至还为此患得患失。

    “你看我这头是不是有点乱?”裘红袍问道。

    佣人嘴角不经意的牵扯了一下,心说,刚刚您才喊造型师来家里给你弄好的好吧?

    “有一点点。”佣人试探着回应道。

    “连你都看出来了对吧?”裘红袍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下次记得换一个造型师,这次这个水平太差!”

    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裘红袍才从家里出,没有自己开车,让司机把他送到距离那个天桥还有一百来米的地方停下,下车步行而去,至于随意停车被贴罚单什么的,裘红袍更是从没有在意过。

    天桥上有一个铁口直断的卦摊,还有一个抱着吉他愣的大男孩。

    但是裘红袍并没有看到侯羽倩的到来。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来得早了,准备在一边稍等一会儿。

    卦摊的摊主忽然道:“眉含紫气,目带桃花,这位贵人,印堂有些黯呐!”

    裘红袍其实一直对这些江湖骗子没有什么好感,但闲着也是闲着,便凑了过来,“你是说我吗?”

    卦摊很简陋,一张铺开的平米大小的麻布,左边写着“铁口直断”右边写着“诸葛神相”,中间写着“胡半仙”,胡半仙三个大字下面画着一个八卦阴阳鱼。

    “贵人要不要卜一卦?我看你心事重重,需要指引。”胡半仙捏着山羊胡说道。“二十一卦,童叟无欺。”

    裘红袍道:“你算算我会不会给你钱?”

    “噗……”旁边抱着吉他愣的小孔童鞋忍不住笑喷了。

    最近小孔同学生意实在是差的可以,一天平均收入也就十几二十块钱的样子,但他又不敢不来,上次和侯羽倩抢地盘的时候被肥猫揍了一顿,回到学校又被校体育队的老白喊去狠狠的尅了一顿,命令他不管刮风下雨都得出现在这边好好的给侯羽倩当个陪衬。

    “你会给的。”胡半仙捏着胡子笑道:“但你不用着急拒绝,也不用着急说我算的不对然后拂袖而去——你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然后你们之间有门第差异,不知道老夫说的对不对?”

    裘红袍点了点头,忽然对这个算命的胡半仙有了些兴趣:“你怎么知道?”

    胡半仙故作神秘的笑了笑,这一反问,更确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老夫从你面色之中看出来滴。”胡半仙心说,我能说我在这边已经见到你来听那个小姑娘唱歌好几天了吗?我能说我看到你从百米之外的豪车上下来步行过来的吗?

    “接着说说看。”裘红袍笑道。

    胡半仙于是施展大忽悠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跟裘红袍忽悠了好半天,然后道:“老夫免费送你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其实这是句废话,说给谁听都合适。

    裘红袍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能不能详细解说一下?”

    胡半仙笑着捻了捻手指,裘红袍笑了笑,摸出一张百元大钞丢过去,“不用找了。”

    “对方已经有男朋友啦,所以你追女孩子会有难度。而且今天不用等了,你的意中人今天不会出现。”胡半仙缓缓说道。

    “不可能。”裘红袍不大相信的样子,“你怎么知道?”

    “老夫从你面色之中看出来滴。”胡半仙心说,我能说我看见过那个女孩子和弹吉他的小孔闹矛盾的时候有个男孩子替她出面吗?我能说那个女孩子以往如果来的话不会过九点,一旦过九点就肯定不会出现吗?

    “如果你算的不对,我就砸了你的卦摊。”裘红袍信步走到小孔身边,“弹吉他的,来一!”

    顺手在小孔面前打开的吉他箱里丢了一张百元大钞。

    “好好!”小孔高兴不已,好多天都没有见到这种土豪了,于是弹奏了一曲“同桌的你”。

    唱到那句“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的时候,裘红袍气坏了,这是故意破坏我的心情吗?

    然而等到了中午的时候,侯羽倩真的就还没有出现。

    胡半仙霸气的道:“老夫铁口直断,从无虚言!”

    “有没有破解的办法?”裘红袍道。

    胡半仙捻了捻手指。

    “下午三点,你的意中人肯定会出现,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了啊!”接了裘红袍送上来的五张百元大钞,胡半仙心里美坏了,这就是耐心观察的好处, 那个小姑娘上午不来下午肯定来,最近一段时间都是这样,从无缺席。

    “如果你算的不对,我就砸了你的卦摊!”

    “这位贵人,同样的话你已经说过一次了。”

    侯羽倩上午之所以没有出现,是因为吃完早饭的时候,秦北忽然对她说需要她帮个忙。

    对于秦北这点小要求,侯羽倩并不能拒绝,当然也没有想过拒绝。

    秦北是这么说的:“我有一个朋友,女的,需要参加一场晚宴——嗯,缺一件比较特体的衣服。嗯,身材跟你差不多,我想送她一件,但是又不会挑选,你能帮我个忙吗?”

    侯羽倩微微噘嘴,居然让我去帮他,给他的女性朋友挑选衣服!

    莫名的心里有些微酸。

    不过侯羽倩还是答应了下来,于是秦北送上来一张卡,让她看着随便刷。

    侯羽倩说,我这里也有钱,不用花你的。

    秦北便笑了,说,我送朋友的衣服,怎么好让你花钱呢。

    侯羽倩想想觉得也是这么回事,如果给秦北买衣服的话,花她侯羽倩的钱还算是情有可原,但秦北是拿来送人的,花侯羽倩的就不太好了。

    于是侯羽倩收起了那张卡,顺便决定去买衣服的时候,花自己的钱,给秦北也买一身。

    转了大半个上午,侯羽倩在一家大卖场里看到了一身自我感觉不错的衣服,标价三千多块,想了想觉得贵了,又转了一会儿,咬了咬牙买了一套标价一千八的,试衣服的时候被导购员夸的都快美上天了,难免会想:“这是秦北送给别的女孩子的,什么时候能送给我这么一身呢?”

    刷卡之后又花了一千来块给秦北买了一身,随后给秦北打电话。告诉他衣服买好了,用不用送过去让他的朋友先试试看。

    接到侯羽倩电话的时候秦北正在和顾倾城一起,给那十几个食物中毒的孩子做家庭随访。

    电话里传来侯羽倩略酸的声音,秦北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试穿可以就很好啊,傻丫头,那就是买给你的,你不是说晚上要去一个私人晚宴献唱吗?没有一身好点的行头怎么行。我如果直接说买给你的,你肯定不花我的钱——”

    街头,侯羽倩眼前氤氲,泪水把眼镜的镜片都打湿了,不过嘴角却挂着一丝绝美的笑容,看的路过的行人纷纷回头,甚至有一个直接撞上了路边的电线杆子。

    女人果然是一种很容易被感动的生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