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38章 数零钱的嫦娥仙子!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苏琳琅的目的是抓捕那个穿着警服诈骗的骗子,至于王健康一家子的内部纠纷,实在是懒得管,也根本管不来,她只能是把中几个人从顶楼驱赶下去,喝令管理员把通向顶楼的小门加了一把大锁——别一会儿等警方的人走了,再真出现个跳楼自杀什么的就不好了。

    经过苏小贝女子养生会所的时候,秦北还特意跑进去问了问,结果自然是苏小贝还在京都,暂时没有回来,那个前台服务员告诉秦北说,一旦苏总回来,就会马上转告,但至于苏小贝会不会联系秦北,那就要看苏小贝自己的心情如何了。

    “那请你转告,我是为苏远亭来的,她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秦北叮嘱说道。

    女前台点头微笑,道:“好的,我一定会转告。您慢走。”

    秦北从会所里出来,苏琳琅有些怪异的问道:“你和这家店的老板很熟?”

    “不熟,只见过一面。”秦北想起上次来找苏小贝的时候两人撞在一起的场景,虽然当时不知道那个萌哒哒的眼镜娘就是苏小贝,但总归是见过一面没错的,“苏小贝是我大师兄苏远亭的女儿,我这次来京华市的目的之一就是找到大师兄苏远亭,有些修行上的事情需要大师兄的帮助。”

    “哦……”苏琳琅点了点头,虽然她也姓苏,但却是土生土长的京华市人,和中途在京华市落户的苏远亭并不是一个苏家。

    “晚上你会回家吗?”秦北问道。

    “那要看突击审讯什么时候结束,如果早的话我会回家,如果太晚,我就在警局这边的宿舍凑合一宿……有事吗?”苏琳琅有些奇怪的问道。

    秦北的目光在苏琳琅身上转来转去,“你之前答应我回家之后穿那件浴袍给我看,还没有兑现呢!”

    苏琳琅的脸腾腾的就红了,上次那件浴袍一个扣子都没有,还被秦北失手拽掉了。

    每每回想起来,苏琳琅都会脸红很久。

    “啐……”苏琳琅手指在秦北脑门上点了一下,道:“脑子里整天想些什么啊!不正经!”

    秦北马上回应道:“我什么时候不正经了?”

    苏琳琅道:“你就从来没有正经过!”

    “我一直很正经的好不好?”秦北有些郁闷了,实际上秦北是想试验一下,如果见到苏琳琅穿浴袍的样子,会不会对七情针法的修行有所突破。毕竟上一次就是因为苏琳琅,他才从七情针法的第一境界无情,突破到了第二境界薄情: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七情针法的境界突破是很突然的事情,在那么一瞬,很意外的就生了。

    这和太白凝气经的修行大不一样,太白凝气经需要一点一滴的积攒,慢慢的积累,最终量变堆积成质变。

    而七情针法太过玄奥,而玄奥的地方最主要的就是,虽然你使用的多会增加熟练度,但即便是熟练度到了百分之一百,也不会对七情针法的境界突破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它就那么停顿在那里,等待着某一个契机的出现。

    而七情针法的下一个境界,便是“浓情”,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以秦北现在红尘炼情的理解能力,还不足以很好的诠释这两句境界诗所蕴含的含义。

    尤为重要的是,七情针法的修行是没有前例可以遵循的,师傅他老人家在七情针法的修行上甚至还不如秦北,而大师兄苏远亭,则跟七情针法无缘,一点修行进度都没有。秦北无法获得更多的七情针法的修行经验,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

    好在秦北上次突破的时候,有一种感觉,师傅让他下山进行“红尘炼情”这个主体思路是正确的,只要思路正确没有跑偏,那成功,是早早晚晚的事情。

    上次苏琳琅被虐女狂魔唐日天劫持的时候,秦北曾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七情针法境界松动的迹象,只是可惜的是随着唐昊被苏琳琅略施小计破了五行遁术,那丝松动的迹象终究还是消失不见,并没有成功突破。

    但不管怎么说,一次境界突破,一次境界松动,都出现在苏琳琅身上,秦北便不得不对苏琳琅多加注意。

    但可惜的是抓获了唐日天之后,苏琳琅被提升为分局的副局长,工作甚至比之前更忙了一些,平日里连见面的机会都少的可怜。

    目送苏琳琅上了警车,带着那个抓获的骗子走远,秦北决定先回家休息,他已经和顾倾城约好了,明天一起去给那十几个食物中毒的孩子去做家庭随访,一天时间看下十几个孩子来的话会对精力要求比较大,所以秦北决定还早睡早起。

    回到家之后秦北现侯羽倩这个小财迷正窝在沙上,捧着一个小纸盒子在那数钱,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数的很开心的样子。

    “晚饭在桌上,吃的话自己热一热。”见到秦北回来,侯羽倩头都没抬,继续在那数钱:“四十五,四十八……”

    那场景,很是有一种违和感。

    你能想象嫦娥仙子怀里抱着的不是玉兔,而是一个装着零钱的小纸箱子吗?

    最重要的是,嫦娥仙子不但抱着一个装零钱的小纸箱子,还往手指头上吐了一口吐沫,准备把那些零钱一五一十的数数清楚……

    这清秀脱俗的女子,竟然还是难免被铜臭所腐蚀。

    秦北觉得很是汗颜。

    晚饭做的是家常饭菜,蒸的米饭。大概是刚做熟不久的样子,还冒着热气,秦北也懒得再去热热了,直接成了一碗饭便吃了起来。

    总体来说,自从侯羽倩现在的视力恢复到了零点五左右的时候,戴上眼镜的话,基本上已经不能妨碍日常生活了,从做饭的时候烧糊了的情况越来越少就可以证明。

    菜肴虽然简单,但味道还是不错的。

    “四百九十八块……今天的收入有点少了呢。”某个时候,嫦娥仙子——呃不,应该是侯羽倩,终于数完了纸箱子里的零钱,差两块不到五百块的样子,秦北一边吃东西,一边开玩笑道“妥妥的月入过万了,还嫌少!”

    “比第一天差了很多呢。”侯羽倩嘟着嘴说道,“明儿晚上有个私人聚会,邀请我过去献唱,两歌,两千块一,你说我是去,还是去呢?”

    秦北听她问这话的意思,分明是想去了,便道:“钱多少无所谓了,咱不缺这点钱花销,只要你觉得开心就行了,所以去还是不去,就看你去的话是不是会开心,如果开心,那当然要去了。如果不开心,别说给两千块了,就算给两万块,那咱也不去。”

    “那不行。”侯羽倩果真是个财迷:“给两万块一歌的话,就算不开心,我也得去。”

    吃完晚饭,侯羽倩很自然的过来收拾碗筷,刷锅洗碗,收拾桌子。

    眼镜的镜片虽然还厚实一些,但已经不妨碍她正常生活了。

    因此侯羽倩显得更加勤快了,每天除了去天桥卖艺,基本上做饭刷锅洗碗,收拾房间这类的活,都是她在做。甚至地板每天都要扫七八次,墩地至少两次的样子,也从来不说累。

    视力恢复到现在的样子,七情针法所能起到的作用已经相当有限了,接下来更多要做的是按摩,环节眼部肌肉的疲劳,在配合秦北特定的视力恢复手法,相信最多再有半个月的时间,侯羽倩的视力就能够恢复到一点零的水平,那时候根本就不用再配戴眼镜了。

    侯羽倩收拾完了活计,很自然的坐在沙上等着秦北按摩。

    这次侯羽倩居然穿了一件低胸的居家常服,秦北在按摩的时候好几次眼神被吸引过去,导致按摩的力度时轻时重,害的侯羽倩时不时的在秦北的手背上拍一巴掌,好让他回神。

    按摩完了之后两人交换场地,秦北盘膝坐在沙上,由侯羽倩给他随机演奏一到两曲子,有时候秦北就能沉浸到那种物我两忘的境界中,会直接影响太白凝气经的修炼进度大幅提高,但也有不能进入物我两忘境界的时候,只是现在秦北还并没有总结出规律来。

    今儿秦北的心情就有些躁动,虽然听着曲子修习太白凝气经比平日进度要好一些,但终究是没有能够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眼前似乎飘飘荡荡的都是侯羽倩胸前白花花的那一大片。

    “我去洗澡,你也早点睡吧。”两曲子演奏完毕,侯羽倩把乐器收好放起来,转身收拾衣服去了洗澡间。

    秦北想:我是现在去睡觉呢,还是等会看美人出浴图呢?

    最终某种淫邪的想法战胜了理智,秦北决定留在客厅里暂时不要上楼去。

    之前有一个多好的机会啊,却被苏琳琅打断了。

    大概这次不会了吧?

    刚想到这里,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不会吧!想想都不成了?”秦北有些郁闷了,正这么想着,苏琳琅推开门走了进来,“我回来啦!还有吃的没!”

    “有,在厨房,锅里温着呢!”侯羽倩的声音从洗澡间里传来。

    苏琳琅甩掉鞋子,换上拖鞋,一脸疲惫的样子。

    “我去帮你盛饭吧。”秦北好心的说道:“那个骗子审完了?”

    “对呀,骗人的时候胆子挺大,进了警局胆子小的很,审讯了一轮就全撂了,我还以为至少得撑两三轮呢。”苏琳琅很自然的在餐桌旁坐下,等着秦北端饭过来。

    秦北嘴角抽了抽:“这骗子怎么这么没骨气!你说你多撑一个小时会死啊!不行,回头我得去揍他一顿!”

    苏琳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