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29章 以德服人!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师傅曾经告诉秦北说,踩人就要直接踩死。才能一了百了,一劳永逸。

    秦北认为师傅他老人家说对。

    他觉得自己之前就是对裘三观太客气了,才会导致裘三观一次又一次的准备扑上来咬秦北一口。虽然一直没有得逞。

    只是现在琳琅姐当上了副局长,秦北下意识的又觉得不能给苏琳琅添麻烦。

    所以他决定看看曹京秋究竟能拿什么办法出来。

    当然,如果曹京秋的办法不管用的话,秦北还是决定去找裘三观的麻烦。

    大不了不当场弄死他,扎他几针让他三天以后再死,这样就不会给苏琳琅添麻烦了。

    这对秦北来说是相当容易做到的事情,就像让那个多话而且不懂得尊重人的小姑娘变成一个不会说不会动的木头人一样。

    曹京秋并不知道秦北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想了这么多,给秦北解释说道:“裘三观的产业主要还是食品方面,再加上最近闹的很热闹的‘毒罐头’事件,裘三观想脱身出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从他最擅长的地方下手,会让他觉得生不如死。”

    秦北摆摆手道:“说这些其实都没用,我就想知道你究竟想怎么做。”

    曹京秋笑道:“不错,够直接。”

    他打了几个电话出去,而后对秦北解释道:“京华市的几家比较大的卖场,都和曹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让他们彻底下架裘氏企业的所有产品,你等着看,不出半天功夫,裘三观就得跟你联系认错求饶。”

    秦北撇嘴道:“其实我如果现在去找裘三观的话,不出一个小时,他就得认错求饶。”

    曹京秋有些郁闷的道:“你那是暴力手段,或许当时他求饶了,但过后他肯定心里不服气,还会找你的麻烦——”

    “那我就弄死他。”秦北果断的说道。

    曹京秋捂着脑门,“你知道你为啥没有我帅不?因为你身上杀气太重了!这一点你要跟我学,别动不动的就说弄死谁谁——当然弄死也不是不行,如果有不弄死他却又让他心服口服的办法,何乐而不为呢?这比直接弄死他对你来说好处更多。”

    就在秦北和曹京秋聊天的同时,在京华市所有比较大型的卖场,同时对裘氏企业生产的产品,进行了下架处理。

    进行这些处理的时候,各大卖场都处于客流量比较多的时候。

    顾客们难免会有人问,为什么对裘氏企业的产品下架呢?

    负责下架的店员便会统一回答:之前沸沸扬扬的毒罐头事件就是裘氏企业的下属子公司的产品,在没有真正确定裘氏企业其他的公司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为了市民的安全着想,先进行下架处理,至于什么时候能够恢复,需要等最终鉴定结果出来之后才能确定,因此对顾客的选购造成的不便之处,还请能够理解。

    但反正不管你理解还是不理解,下架裘氏企业所有品牌商品的事情,一直在进行着。

    “听说了吗?裘氏企业所有的食品都下架了,那差点死了好多孩子的毒罐头就是裘氏企业的下属公司生产的!”

    “听说了吗?毒罐头就是那个裘氏企业生产的,现在所有裘氏企业的商品都下架了!”

    “你知道吗?裘氏企业的食品里都检出毒罐头里面含的那种菌了!”

    顾客们口口相传,传来传去就变了味道。

    其实在各大卖场正式下架裘氏集团的商品之前,由于毒罐头事件的冲击,裘氏企业生产的食品,便已经不被各个家长们所看好了,前两天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了十五个百分点。

    这次各大卖场几乎统一的行动,更是让原本就销量下滑的裘氏企业的产品,彻底进入了冰点。

    得知这些消息之后,被汇总起来,第一时间通知了裘三观。

    裘三观立即召开应急会议,商讨如何面对。

    但可惜的是吵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商量出结果来。

    甚至连究竟是谁针对裘三观进行的这次下架案,都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认知。

    裘三观联系了一个以往相处的不错的卖场的经理,送上了一笔不菲的礼物,终于从他嘴里换了一句话来,“老裘啊,不是我帮你,这是我们卖场曹总亲自打电话过来过问的!”

    几经辗转,多方联系,裘三观终于确定了一个让他不敢相信的事实,这件事居然是曹氏家族在背后出力!

    没有人愿意顶着庞大的压力去针对这么硕大的一个家族。

    只好把矛头对准裘三观。

    裘三观无奈之下给大哥裘定岳打了个电话,求他出面说和一下。

    裘定岳和曹家相处的关系,比庶出之子裘三观要好的多得多的多了。毕竟裘定岳的母亲还是曹家的老姑奶奶,这个面子应该还是有的。

    然而裘定岳却说,这件事他帮不上忙。

    为此裘三观气的直接摔了手机。

    有人出主意说这件事是不是可以直接找曹老太太帮忙。

    裘三观百般无奈之下,驱车到了老太太的住所。

    虽然不是老太太的亲生儿子,但老太太这些年对裘三观总算还是不错,毕竟当初老爷子仙逝的时候是曹老太太主张把裘三观接到裘家家里来,还做主分给他了上亿元的家产。

    让佣人前去通报之后,裘三观便在大院外面焦急的等待。

    很快便传来消息,老太太答应见裘三观一面。

    裘三观激动的噗通跪在地上,膝行前往。

    老太太在客厅端坐,裘三观上前磕头。

    “母亲,儿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了,请母亲帮儿子这一次!”裘三观以额触地,砰砰的磕出血来。

    老太太于心不忍,让佣人把裘三观搀扶起来,和蔼的说道:“我可以帮你打个电话问问,不过具体的事情需要你自己去解决。”

    “谢谢母亲!”裘三观跪地磕头,这才站起身来。

    秦北和曹京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喝着茶水,曹京秋道:“算算时间差不多了,裘三观那个笨蛋也该找对路数了,怎么还没有电话打过来?”

    秦北道:“也许是你的办法不管用,也许是裘三观比你想象的更笨——那谁谁,倒茶,没看见我这茶杯空了吗?”

    马丽苏颠颠的跑上前来,端着茶壶给秦北续了一杯,嘴里小声念叨着:“喝死你,喝死你。”她也是真没辙了,在家里当惯了公主的人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别说是给别人倒茶了,就算是自己喝茶都没有自己倒过。

    但可惜的是刚刚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的事情实在是给她太大的震撼,现在在马丽苏的心目中秦北就跟个妖怪似的了,马丽苏不断的告诫自己,他不是人,别跟他一般见识。

    秦北当然听到马丽苏小声叨叨的话了,扬扬眉道:“你说什么?”

    马丽苏吓得茶壶差点丢地上摔了,连忙抓稳,却被茶水在手背上烫了一下,疼的呲牙咧嘴的,但还是保持微笑道:“我说曹京秋这茶挺好的,多喝几杯。”

    曹京秋一脸黑线,“这表妹我是拿她没辙了,之前还知道叫个哥哥,现在都直接喊名子了。”

    马丽苏道:“你看人家米国人,见了爹娘都是喊名子,有啥大不了的?”

    “也给我倒一杯。”曹京秋把杯子凑了过来。

    马丽苏不屑的撇撇嘴,也不说话,转身跑一边坐着玩手机去了。

    曹京秋看看秦北,一脸尴尬,没想到这死妹子这么不给面子,居然给秦北倒茶,却不管他!

    秦北看着曹京秋哈哈大笑,却冲着马丽苏道:“那谁谁,我肩膀疼,过来给我揉揉。”

    马丽苏不情愿的放下手机,颠颠的过来,给秦北捏肩膀,故意用的力气很大,可惜的是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根本也没多大的劲道。

    “我不叫那谁谁,我叫马丽苏!”她使劲在秦北肩膀上垂了两下。

    “叫声哥来听听,我下次就不跟你叫那谁谁了。”秦北笑着说道,曹京秋你不是比老子帅吗?看你妹子不搭理你,都跟咱叫哥了。

    “不叫!”马丽苏把头一扭,转向一边。

    曹京秋冲着秦北没心没肺的笑。

    秦北晃了晃手里的银针:“一二三木头人……”

    “哥……你是我亲哥!”

    曹京秋于是又是一脸的黑线。

    简直太无耻了!

    正说着,曹京秋的电话响了起来,接通之后,嗯嗯啊啊的聊了几句,说道:“好,让他过来吧。”

    说完两根手指捏着电话在秦北面前晃了晃,道:“裘三观求道老姑奶奶那里去了,我答应了让他过来道歉。看,收拾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不用舞刀弄棒的也一样能完成——雷老虎说,咱要以德服人。之前你的办法太拉仇恨了,你自己是无所谓,但如果别人针对你的女人,你的亲朋好友,他们可没有你这么强悍的武力值。”

    秦北觉得曹京秋说的有道理。

    之前郭崇明劫持了谷苗苗和顾倾城,之所以没有伤害她们那是因为郭崇明把目标放在了秦北身上,现在大伙都知道秦北武力值太高了,如果换个思路放在秦北身边的人身上,秦北还真是防不胜防。

    “以德服人。很好很强大。”秦北赞道。

    “你终于明白我的苦心了。”曹京秋笑着说道。

    谁知秦北接着说道:“以后遇见不能一脚踩死的,就以德服人。一脚能踩死的,还是直接踩死来的干脆。”

    曹京秋:“……”

    说了半天你还是直接把人干掉的那一套啊!

    “对,亲哥你说的对!不服的都干死!”马丽苏在后面握着小拳头晃了晃。

    曹京秋:“你别添乱了!”

    “亲哥!曹京秋这老小子不老实,你先把他干死行不行啊?!”马丽苏才不买曹京秋的账呢。

    曹京秋:“……”

    玛莎蒂拉都被你讹诈走了,居然现在要找人干死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