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27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你他妈才是个煞笔……”裘三观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屏幕喷道,颓然的坐倒在沙发上面,霎时间觉得一种浑身无力的感觉涌了上来。忽然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心道,对,你说得对,我就是个煞笔……

    桌上摆着一张离婚协议书,是裘三观的老婆从米国传真回来的。

    裘三观捡起那张轻薄的纸片,刷刷两三下撕成碎片。

    都他妈地跟老子作对!诅咒你们都不得好死!

    难道这就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感觉?

    最让裘三观不能接受的是,在离婚协议书传过来的时候,他老婆还告诉了他一个令人惊悚的事实:裘守藏其实不是裘三观的亲生儿子。

    作为婚姻的过错方,裘三观的老婆愿意接受比较低的家产分润比例。

    但净身出户是绝对不可能的,裘三观能有现在的家产,其实大部分都还是他老婆的功劳,裘三观一直过着混吃等死斗鸡走狗一般的纨绔生活。

    然而这些生活,终将会离他远去,原先的日子,都破碎成了记忆中的碎片。

    “都他妈是秦北这个贱人!老子跟你势不两立!”裘三观疯狂的嘶吼着,随手一巴拉,茶几上名贵的紫砂壶,紫砂杯,便全都被扫到地上去了,杯子摔碎了俩,紫砂壶的壶嘴碎了一小块下去。

    佣人闻声赶来,默默地俯身收拾东西。

    夫人发过来的传真是这个佣人代收的,当然知道裘三观现在心情很差劲。

    “爹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跑过来,窜进裘三观怀里。

    裘三观刚想发火,却被小姑娘那清澈的眼神打动了,强忍着没有发出来。

    还算不错的地方是,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这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是裘三观的种。

    “你妈妈呢?”裘三观问道。

    “妈咪去车库停车了。”小姑娘甜甜的一笑说道,她和她母亲并不住在这里,只是现在正室大夫人不在家,她们才偶尔过来一趟。

    车库!停车!

    裘三观的双眼如同着了火一般,这两个词语好像触动了他心中的某处禁忌,一把甩开小女儿,气冲冲的冲着车库的方向走去。

    他脑海中满是在二哥家的车库里,见到那辆车的场景。

    都他妈地背叛老子!!

    小女儿被裘三观的状况吓了一跳,惊声叫道:“爹地?!……”

    裘三观冲着佣人吼了一嗓子:“看着小姐!”

    甩开揪着他衣袖的小姑娘,摔门而去。

    佣人连忙把小姑娘抱在怀里,任凭她如何挣扎,也不敢撒手,老爷现在脾气很是古怪,生气起来把小姐拽过去揍一顿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明显裘三观养的这个姨奶奶在佣人们的心目中比大奶奶脾气好得多,佣人们还是很维护这个小姐的。

    程菊把车子停在车库里面。她今年二十七岁,跟着裘三观已经整整八个年头了。

    八年前程菊从乡下来到京华市谋求一份生计,刚到京华便被一个老乡骗去进了一个传消团伙,某日突发奇想从几乎已经被焊死的窗子里丢下了身上唯一的一张十元纸币,上面写了匆匆写了四个字,传消,救命。

    纸币被路人捡到并且报了案,警方很快就端掉了这个传消团伙,身无分文的程菊晕倒在路口,被正好经过的裘三观带回了家。梳洗之后裘三观发现这个土妞居然也是个村花级别的美女。

    于是程菊就过上了白天当保姆,晚上被叉叉的日子,直到四年前有了现在这个女儿,裘三观才给她单独的置办了一处大三居的房产,买了代步的车子。并且那四年中,程菊在老家的父母生病,哥哥娶媳妇,弟弟上学等等事宜都是裘三观出钱资助的,程菊也就安心的过她的小日子——在程菊看来,这比在农村里翻黄土强多了。

    刚准备关上车库门,冷不防裘三观冲了进来,拽着程菊的长头发,拎着她就摔到了车前盖上。程菊痛苦的喊道:“老爷,疼!”

    裘三观双眼冒火,红的吓人,拎小鸡似的把程菊按倒下去,掀开她的裙子,一点前奏都没有便直接刺了进去,程菊疼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啪啪的撞击声在车库里有节奏的响起。

    “都他妈背叛我!都他妈背叛我!老子弄死你!”

    裘三观一边动作,一边恶狠狠的骂道,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在骂谁。

    然而很快程菊便适应了这种节奏,毕竟当年她的第一次就是这么被裘三观拿去的,那次比现在可疼得多了。程菊一边配合,一边流着泪说:“老爷,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发泄出来, 发泄出来就好了。”

    裘三观一边动作着,一边扯住程菊的头发,啪啪的在她脸上甩了两个嘴巴子。程菊的脸登时就肿了起来,裘三观怒骂道:“贱货!都他妈是贱货!吃老子的花老子的,背着老子偷人!”

    程菊慌乱的摇头:“没有,我从来没有!”

    裘三观忽然嘶吼一声,软趴趴的趴在程菊身上。

    程菊环抱住裘三观的脑袋,让他埋在自己胸口。

    裘三观呼呼的喘着粗气,焦躁的心情竟然在慢慢平静。

    “我以咱们的女儿起誓。”程菊道:“我生是你裘三观的人,死是你裘三观的鬼。”

    “都他妈在骗老子,都在骗老子……”裘三观喃喃的道:“我在裘定川家车库里看到你的车了。”

    程菊霎时间面色惊惧,全被裘三观看在了眼里。

    裘定川就是裘家二哥,上次裘三观资金周转不灵求上门去,裘定川二话不说直接转了一千万过来,并在次日又转了一千万过来,总算是帮裘三观闯过了一次难关。但裘三观知道,别管是大哥裘定岳还是二哥裘定川,都不会有这么好的心。

    他裘三观不过是个庶出的娃子,和两个哥哥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我是去过两趟。”程菊安静的说道。

    “裘定川不是什么好鸟,我说怎么这么爽快的给我打了两千万呢!呵呵,呵呵!!”裘三观颓然的苦笑。

    程菊讶然道:“老爷,你难道觉得我被裘二爷睡了?!”

    “还有别的可能吗?贱货,都他妈是贱货!”裘三观忽然有一种特别的快感,刚弄完居然又硬了,反正还留在她身体里没有出来,索性再次冲刺起来。这可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情。

    程菊呢喃道:“老爷饶了我,我不成了……啊!”

    口口口口此处删减二百七十八字。

    程菊依旧抱着裘三观的脑袋,脸上带着一股母性的温柔,“老爷,我谢谢你。——你别打断,听我说完。我没想到在老爷的心里我陪睡居然能值两千万,我真是太幸福了。”

    裘三观:“……”尼玛这土妞脑袋一定是被驴踢了。

    “我就是一个乡下的土妞,也不懂你们城里人在商业上的各种规则。”程菊缓缓说道:“我也不能向另外两个姐姐一样,她们和他们的女儿都能在商业上帮你的忙,只有我不能。我知道前段时间老爷资金周转出了问题,老爷整天很发愁。”

    程菊苦笑道:“如果我陪睡真能换来两千万,那我即便是去了,也值了,但我知道我不值啊,也许只有在老爷心里我值这个价,我真是太幸福了——”

    “我把老爷送给我的车,房,还有历年给我买的首饰,都给二爷家的姨奶奶送过去了,求她在二爷面前吹吹枕头风,反正咱们是借钱,又不是不还,姨奶奶答应了,房和首饰她收下了,车她没要,嫌旧了……”

    裘三观忽然就明白裘定川为什么借钱的时候这么爽快了。

    那处房产和历年的首饰,怎么也值二百万上下,作为借贷两千万提前预付的利息,怎么也够了……

    裘三观心疼的摸着程菊肿起来的脸,心中有些愧疚。

    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哒哒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爹地!”“妈咪!”

    “是咱们的女儿。”程菊抹掉脸上的泪水,慌张的收拾衣服,顺便替裘三观收拾干净。

    裘三观抱起小女儿,道:“妞妞,最近跟妈咪住在哪里呀?”

    妞妞歪着脑袋想了想,“一个很臭很臭的地方……哎呀,妈咪不让说!”

    程菊苦笑道:“哪有,别听孩子乱说,那家小旅馆挺干净的。”

    裘三观忽然老泪纵横,抱着闺女,牵着程菊的小手,道:“回家来住吧,过了这段时间,我们就去领结婚证。”

    程菊推辞道:“不用了,我这么过也挺好的。”忽然她惊恐的道:“你和大奶奶离婚了?不能够啊,这个家,那些公司,没有大奶奶支撑恐怕是不行的啊!”

    裘三观心被揪的阵阵生疼,这个土妞,怎么会这么傻呢?

    换成裘三观的另外两个女人,恐怕早就巴不得了吧!

    “还没有离。不过快了。”裘三观抹去眼角的泪水——已经多少年没有哭过了?

    一家三口站在豪华的别墅正房前面,裘三观道:“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不,是咱们的家。”

    “嗯。”程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老爷,不好了,出大事了!”管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二姨奶奶来了电话,咱家公司出大事了!让您快点过去看看!”

    裘三观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

    屋漏偏逢连夜雨,之前两千万的借贷,随后绿猫罐头厂的产品差点吃死人,还没收拾妥当呢,怎么就又出事了?!

    “备车。”裘三观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