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25章 逆转和翻盘!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先听坏消息,好消息已经听的太多了。”

    “我还是想先听好消息!”

    “别扯这些没用的,先把你的执业证件拿出来让大伙瞅瞅!”

    记者们议论纷纷,秦北环视众人,发现裘三观和杜子腾两个始作俑者坐在倒数第二排,正努力的往下缩着身子,想要藏起来的样子。

    “我想先问问这位记者,你听谁说的我没有执业证件?”秦北冲着那记者说道。

    “这你不用管,反正我有相关渠道。”那记者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架势。

    秦北笑了:“如果你听说一个就追问一个,是不是急诊处理中心的所有医护人员都要把证件给你看看才行?是不是所有京华市的医生都要把执业证件拿给你瞅瞅?是不是全华夏,全世界的医生的证件,你都要看一看才放心?你以为你是卫生局的领导吗?!”

    那记者被噎的够呛,冲动道:“我就是听卫生局的领导说的!你别不承认!别人怎么样跟我没关系!这次群体性食物中毒事件已经引发了全民关注,我们便有义务向民众表明你的真实身份——这也是为了你好,避免有些人对你无端诽谤。”

    “如果你不在追究这个问题,就没有人会对我无端诽谤。”秦北笑了起来,最讨厌的就是用这种为了你好的口气来怼人了——我也是为了你好,给你个退缩的机会,如果你不愿意接受这个机会,那就别怪我了。

    “你这么说,我可以理解为欲盖弥彰吗?!”那记者质问的语气说道。

    秦北冷声道:“这已经不是我是否欲盖弥彰的问题,而是你故意找茬!我不介意你拿出所谓的证据来证明你所说的话属实,如果属实,我愿意接受任何调查,甚至因此而去坐牢。但是可惜,你没有。所以你就是诽谤。”

    顾倾城把麦克风拿了过来,“在京华市会发生这种群体性中毒事件,我感到十分痛心。但在这起群体性中毒事件中,我们的医护人员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没有出现一例死亡病例,没有出现任何一例病人出现严重的并发症以及后遗症。这是大家都看得见的事实。”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会有人质疑我们的医生是不是有执业证件——我想,如果你不能拿出具体的证明的话,我有理由怀疑,导致了这场食物中毒事件的相关企业,已经把你收买了!你拿了对方的钱,故意来混淆视听,至于目的,就是为了那家涉案企业摆脱罪责,故意引导民众舆论!”

    轰!

    顾倾城这严厉的指责一说出口,下面的记者们瞬时间被点燃了,又一个巨大的爆料啊!

    已经有记者开始在记录本上刷刷的写了起来。没想到这次发布会,居然会出现这样两次神转折,这真是不虚此行。

    “你!你这是诽谤!我身为一个记者,有自己的从业良心!怎么可能被一家涉案企业所收买?!大伙别听她的,她这是胡说八道!”那记者快被气傻了,慌忙的解释说道。

    但可惜,这位记者这番话,却引来一片嘘声。

    有人说:“如果顾主任说的不是事实,为什么你要揪着秦北有没有执业证件不放手呢?这和这次的病情诊治,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好吧?!”

    又有人说,“有证据就拿出来,狠狠的打脸,没证据就别怪别人怀疑!”

    这记者登时有点蒙圈了,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但他真的又拿不出什么证据出来怀疑秦北是没有医师证件的——甚至这个记者也在想,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的记者身上,他也会怀疑对方是不是被涉案企业所收买,故意来添乱的,但他真的不是啊!怎么就解释不清了呢?

    看着越来越多怀疑的目光,他有些坐不住了,下意识的看向杜子腾的方向。

    “如果说我有证据呢?”杜子腾不得不站起身来,顾倾城的指责太过严厉,如果不加以解释的话,这位记者朋友恐怕以后很难在圈子里混下去了,他豁出去了说道:“我是卫生局医政科的杜子腾!我证明秦北无证行医,非法行医!他并没有在医疗系统内注册过!从来没有!”

    “如果有呢?”见到杜子腾终于跳出来了,秦北眯着眼看着他。“杜科长,我不得不提醒你,在此之前你已经有过一次对我的诽谤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记者朋友,是你请来的吧?”

    杜子腾冷笑道:“是我请来的又怎么样?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没有证件非法行医的家伙!你这是在给医学从业者抹黑!如果我说的不是事实,我愿意登报道歉!”

    主席台上,两位来自卫生系统的领导冷冷的看着杜子腾。

    换做平时,也就罢了。

    但这个煞笔在这种时候居然还不忘了以权谋私,真是让人寒心。

    他们已经做好了和高平成沟通的准备,不管用什么办法,也一定要把这个害群之马从卫生系统中剔除出去。

    秦北摇摇头,“登报道歉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我现在说这位记者朋友被涉案企业收买,过了十天半月我登报道歉说我判断错了,你觉得这位记者朋友就会因此恢复清白吗?”

    秦北这话一说出口,那个处处针对他的记者登时出了一身冷汗。

    他知道如果秦北这么做的话,就算是很多天之后证明了秦北是在说谎,秦北补偿性的登报道歉,但那已经没有什么鸟用了,记者的名声一旦有损,以后还能不能继续从事这个职业都是模棱两可的事情。

    他求助似的看着杜子腾,心中已经把杜子腾骂了一千遍。

    杜子腾狠了狠心,道:“如果我说的不是事实,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除了登报道歉之外,我辞去卫生局科长的职务!我愿意承担任何法律后果!”

    “啪啪啪!”秦北给他拍了拍巴掌作为鼓励,笑着说道:“我相信你一定能说到做到的,上次你答应帮裘三观整我你没有做到,今天这不就又跑这继续来了吗?”

    “跟裘三观没有关系!有本事你就亮出你的证件来瞅瞅!”杜子腾恶狠狠的道:“如果你没有,就别怪我通知警方了!”

    裘三观小声道:“他真没有证件吗?别到时候咱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杜子腾道:“我以我爹的名义起誓,他肯定没有!”

    “那他怎么看上去胸有成竹的样子?”裘三观问道。

    杜子腾冷笑道:“他这是故作镇定,博取同情,争取时间,不过这根本没有什么鸟用!”

    “可惜你想错了,我还真有。”秦北笑眯眯的从衣兜里摸出一个小本本晃了晃,随即传递下来,在记者们手里一一传过。

    这是半小时前,高成平的秘书亲自送过来的,还热乎着呢。

    “好像是真的。”

    “咱们这个同行啊,备不住就真的被人收买了呢。”

    “能快速诊治这些重症患者的医生,怎么可能没有证件呢?有证件才正常好吧——我不看了,没兴趣。”

    记者们互相传递着,很快到了杜子腾手里。

    杜子腾的脸色变化的极快,红的变成紫的,紫色变成青色,很快脸上就跟打翻了调色盘一样,七色杂陈,很是精彩。

    他居然真的有证件?这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

    裘三观已经恨不得现在就跑路了,他恨声说道:“你不是信誓旦旦的保证过,秦北一定没有证件吗?你不是说秦北绝对没有在卫生系统注册过吗?那这是个什么东西?这是从哪跑出来的玩意?!”

    “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杜子腾嘶吼说道。

    秦北双手一摊:“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为什么非得要认为我是无证行医呢?是不是你也被收买了?——哦,你个裘三观是朋友,也备不住有这个可能。现在黔驴技穷了,就说我这证件是假的,你是不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啊?!如果我证明这证件是真的,你会不会说我这个人是假的啊?!”

    在场的人们听秦北说的有趣,哄然大笑起来。

    “我来证明这个证件是真的。”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我是高局长的秘书,这个证件是高局长亲自签发的。”

    杜子腾还想折腾什么,此时也是无语凝噎,他只觉得眼前发黑,连头顶的天花板都是黑的。他知道经过今天这件事,别说抱住现在副科长的职位了,恐怕卫生系统里,已经再也没有容身之地。

    他身子晃了晃,眼前一晕,摔倒在地。

    “小杜?小杜你醒醒!”裘三观连忙扶住杜子腾,霎时间怒发冲冠,也顾不得什么培养有钱人的思维了,混混那一套又重新抬头:“秦北!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咦,这不是裘三观吗?”秦北装模作样的说道:“你居然也在这儿啊,那正好,当着记者朋友们的面,我再宣布一个刚刚的到的消息。”

    记者们纷纷支起了耳朵,今儿在这的到的消息都够写个连载了。

    “大伙都知道,在患者的排泄物内,院方已经分离出了致病菌株,确定为肉毒杆菌。就在十几分钟前,我们已经从患儿们接触过的饮食中的三个品种的罐头里面分离出了同样的致病菌种。”

    “这些罐头的生产厂家,是裘氏企业全资控股的绿杨县绿猫罐头厂。裘总,恭喜你。你中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