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24章 记者们围追堵截!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发生在京华市的群体性中毒事件,最终入院的收治病例达到了五十六起,一时间舆论哗然,对京华市食品安全问题,一度形成恐慌。

    市卫生局,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疾控中心联合执法,市委市正府连夜召开紧急会议,责成市公安局和各区分局立刻介入,配合卫生行政部门,共同查处此次危及市民健康安全的巨大隐患。

    市急诊处理中心院长彭苍月列席会议,向诸位领导汇报了在此次群体性中毒事件中,急诊处理中心紧急调派所有医护人员,全员参与抢救的简单经过,并且汇报了专家组对此次事件乃是食物中毒的最终结论,提交了检出肉毒杆菌的相关报告单据,给出了排查最容易产生肉毒杆菌的罐头类食品的相关建议。

    领导首先对市急诊处理中心在此次事件中起到的积极意义予以了表扬,并对优先排查罐头类食品的建议给予了肯定,为了安抚民心起见,领导们希望市急诊处理中心牵头,召开新闻发布会,详细介绍此次事件的经过,着重介绍医护人员们对病患确诊以及诊治的过程,让民众意识到疾病并不可怕,是完全可以迅速治愈的。

    杜子腾联系的记者朋友们,刚准备动身去采访这次事件的时候,还没出门,就接到了市急诊处理中心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的通报。

    接到通报的记者们大喜,连忙又给杜子腾打了电话,向他报告这一喜讯。

    杜子腾对裘三观说:“这真是瞌睡送枕头,老天爷都帮忙啊,这下记者们都不要找借口了,急诊处理中心要召开发布会。这么大的场面,比咱们自己找几个小报记者过去强多了,只要有人在这个问题上稍微一引导,肯定会造成火爆的局面,这么一弄,就算秦北上面有天王老子罩着他,恐怕也不成了!”

    裘三观自然是高兴的的很。不断催促着司机加速,恨不得早一点看到秦北被千夫所指,而后锒铛入狱的现场。

    裘三观死死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狰狞模样,让同车而行的杜子腾看到了都一阵后怕,这得是多大的仇恨,才让裘三观变成这个样子啊。

    “三哥,三哥……你冷静些,别太紧张。”杜子腾忍不住说道:“这次肯定能把秦北钉死在耻辱柱上,无证行医这一条,就足以让他翻不了身,我们过去只是见证一个事实的发生,你还是放轻松些才好。”

    裘三观忍不住嗬嗬嗬的笑了起来,暗道还真是城会玩。

    他曾经百般设计,找人去痛殴秦北,没想到揍人不成反被揍,那段窝囊憋屈的日子,简直不要太可怕。没想到他自己筹划好多次都没有达成的结果,现在仅仅是杜子腾轻而易举的四个字“非法行医”,便把秦北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怪不得有人说,现在是法治社会,打打杀杀的那一套已经不吃香了。

    裘三观觉得,自己有必要从小混混的心态中超脱出来,要尽快适应一个有钱人的处事方式了——过些日子就去报个总裁培训班。

    记者招待会在市急诊处理中心二楼大会议厅举行。

    原本定于两点召开的记者招待会,刚刚一点的时候就已经陆陆续续的有记者到来,长枪短炮的架设起来,只等会议正式开始。

    一点半的时候,抵达大会议厅的记者已经达到了二十多人,分别来自于十三家不同的报业机构,以及两家网络新闻媒体。

    一点五十分,记者招待会主持人,急诊处理中心门诊部主任刘长青,进入会议室,走上主席台。

    两点整,各方面领导陆续抵达会场。

    刘长青捏着麦克风,道:“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前来参加此次京华市急诊处理中心,就群体性食物中毒事件举行的记者招待会。”

    简单的开场白之后,刘长青介绍了在座的诸位领导。

    随后简单交代了事情经过,从事发当日下午开始,陆续接到疑似食物中毒的病例,到了傍晚,病例数忽然激增,院方紧急召集所有休班休假的医护人员,进行全力抢救,截止到记者招待会开始之前,没有出现一例死亡病例,并且已经有十九名轻症患者痊愈出院,院方表示会和已经出院的患者家属随时保持沟通,以求做到万无一失。

    随即领导们各自发言,综合阐述了各方正在积极努力,寻找致病源头。

    只不过官场套话比较多,记者们也并不是很感兴趣,简单的记录了几笔就算完事儿。

    很快便进行到了记者们最关心的环节:记者提问环节。

    “各位领导好,我是京华早报的记者赵钱孙。我想请问在座的领导,出现这样的事件,哪个部门应该担负责任?”

    上面的领导们面面相觑,丫的说好的传递正能量呢?招待会的主题不应该是宣扬医护人员们不分昼夜的努力,最终把患者们全部治愈吗?

    刘长青尴尬道:“这位记者朋友你好,你提出的问题很好,但这是急诊处理中心牵头举办的发布会,我想主题应该尽量围绕我们医护人员比较熟悉的问题展开,谢谢。”

    这时候一个小官僚打扮的人从主席台上站起身来,冲着下面深鞠躬九十度,满含深情的道:“首先我要对全体患者以及患者家属造成的伤害致以诚挚的歉意。其次我要说的是,在这次事件中,我们食药监局对此承担监管不力的责任,我们没有推脱责任的想法,也定然会承担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

    记者们愣了愣神,接着报以热烈的掌声。

    发生这种事件是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但记者们对领导这种不推卸责任的作法表示欢迎。

    有了这位官员做代表,记者招待会越发的热烈起来。

    有关医护人员在此次事件中起到的积极作用,也被记者们反复提及。

    “这风向不对呀。”裘三观缩在后面,小声的说道。

    杜子腾道:“别着急,捧得越高,摔得越惨,还不到我们出手的时候。”

    很快债招待会在热烈的掌声中逐渐进入尾声。

    刘长青道:“下面最后一个问题。”

    这时候有个记者不等举手,便站起身来,道:“刘主任,我有一个问题,我想请问一下,在这次事件中,主要参与救治病人的医生,听说并不是急诊中心的医生,而且有消息说,这位所谓的医生,并没有取得相关的职业资格,乃是无证行医,请刘主任确认一下。”

    轰!

    此言一出,记者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场面如同炸了锅一般。

    刘长青笑道:“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能救治如此多的患者,并且没有一例死亡病例出现,我想这个事实,便已经证实了我们的医生的真实能力。参与救治的每一个医生护士,都是我们的英雄。”

    那记者追问道:“刘主任我怀疑您在偷换概念。真实能力和有没有执业证件是两个概念。比如我有驾驶家用轿车的能力,但我没有驾驶本,这样的话我可以对交警说,你可以见到我的真实能力吗?”

    记者们笑了起来,不管是提前知道,还是并不知情的记者,对这个问题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个起到主要救治病人的医生,居然是无证行医?

    这个话题太火爆了,一定会引发广大民众的讨论热情。

    刘长青尴尬癌又犯了,但他清楚的知道,如果这次还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的话,恐怕难以收场,记者们回去之后指不定怎么写呢。

    刘长青想了想说道:“我确定他是有职业资格的,虽然他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但具体的情况是这样的:接到众多的病患之后,我院相关人员给顾倾城主任打电话通知她要加班的时候,正好秦北先生在顾倾城主任家做客,所以一起陪同前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顾主任的爷爷是众所周知的医学大家顾云川先生——”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我父亲是交警大队大队长,就默认我有驾驶本呢?”

    刘长青差点拍桌子骂娘,终究还是强行忍住了,“我确定他有行医资格。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我宣布发布会结束。”

    记者转脸看向杜子腾。

    刘长青都动用大杀招“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这种大杀招了,作为记者,他还真拿刘长青没辙。

    杜子腾捅了捅裘三观,这种情况下已经不能由他出面了,上面那些领导指不定就有认识他杜子腾的,这时候捣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裘三观果断的站起身来,道:“刘主任确定他有行医资格。但是我从一位在卫生局工作的朋友那里查询得知,秦北并没有在卫生系统内注册过的经历。我确认他没有行医资格。为了广大民众的健康着想,我希望刘主任能把当事人叫来自证清白,或者出示对方的行医资格证件!”

    有几个事先约好的记者开始响应:“对,我们要看到证件,为了广大民众的健康着想!”

    刘主任有些急眼了,正准备喊人过来商量对策,会议室的门被人敲响,刘主任喊了一声请进之后,便看到秦北和顾倾城两人联袂走了进来。

    “我听说记者朋友们都在议论我,我这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诸位想先听哪一个?”

    秦北站到主席台上,笑呵呵的冲着下面的记者们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