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23章 狼狈为奸!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高三登想了想,说:“你就把他算在我名下吧,我还有几个带教名额——嘶!”

    高成平听到老爹倒吸凉气的声音,吃惊的道:“爸,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居然能让老爹亲自出面给他当个挂名师傅,这位秦北,究竟什么来头?

    高成平越想越是惊讶。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la

    却听高三登道:“挂在我名下,我怕承受不起啊,这样,我跟顾老商量一下,挂在他那他应该很乐意。”

    高三登记得,之前他和顾云川问过秦北师承的事情,只不过秦北并没有明说,看样子是不打算说出来的,不过挂在顾云川名下,顾云川大概是没有意见的。

    高三登先挂了儿子高成平的电话,转脸又给顾云川打了过去,把这事儿一说,顾云川直接答应了下来,并没有做任何推辞,高三登闲聊了两句,便挂了顾云川的电话,又给高成平打了过去。

    高成平道:“怎么样?顾老爷子怎么说?”

    高三登笑道:“还能怎么说?能有秦北这种高手当徒弟,说出去顾老脸上也有光,他怎么可能拒绝!”

    这下高成平终于不能淡定了:“您说什么?收下秦北当徒弟,不是秦北占了顾老的大便宜了吗?据我所知,顾老的亲传弟子遍布全国,那至少也是一方名医的水准啊!您怎么会说是顾老占了秦北的便宜?”

    高三登郑重其事的道:“相信我的眼光。将来秦北的成就,绝对不在顾老之下。甚至我现在就可以说,秦北将来肯定是要超过顾老的!如果现在能结下善缘,那就尽你所能帮他一把,等他爬得更高了,以咱们的身份,就算是想帮助他,想结下善缘,恐怕也无从下手了哇!”

    直到挂了高三登的电话许久,高成平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在高成平的记忆里,高三登从未如此夸奖过任何人。

    即便是让他尊重无比的中医前辈,医痴顾云川,也没有得到过高三登如此的褒奖。

    那只能说明一个事实:秦北,真的会一飞冲天,不可限量!

    想到这里,高成平不由得暗自窃喜,亏得之前在德鑫堂大药房的事情上处置的还算得当。

    至于那个当副科长的杜子腾,就让他在这个位置上退休吧,至少在高成平当局长的日子里,升职无望了。

    高成平用了两天时间便把秦北的相关证件办理清楚了,一些需要的资料,高成平原本是想直接联系秦北一下的,结果没等他和秦北联系,高三登已经给了他一份,想要的资料,几乎就齐全了,据高三登说,这是当初给秦北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留下来的。

    高成平找来一个办事妥当的秘书,让他亲自跑一趟把证件送到“德鑫堂”大药房。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嘱咐了一下。

    这种事高成平是不好出面的,他出面的话难免会显得巴结的意味太浓了一些,让他的秘书出马,便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秘书知道送证件这件事领导相当重视,要知道之前哪有领导去给一个注册医生送证件的事情?别说领导去了,就是让秘书去都从来没有发生过。

    更何况领导又是千叮万嘱,生怕错漏了什么似的。

    秘书就更加不敢大意,亲自驾车去了一趟德鑫堂大药房。

    德鑫堂里人满为患,看上去居然比二甲医院都忙得多,秘书很是不解,拽着一个排队已经挤到了马路牙子上的顾客问了问。

    那人摇摇头不肯明说,很神秘的样子。

    不过秘书很快知道为什么了,德鑫堂大药房外面拉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

    中医名家顾云川今日坐诊,随机抽取五名患者,药费全免,诊费减半。

    秘书亮出了卫生局工作人员的证件,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

    接待他的是谷苗苗。

    秘书坚持要见到秦北才肯说明来意,谷苗苗无奈之下只好让他稍等一会儿,转身给秦北打了个电话。

    秦北这两天一直在帮顾倾城,在急诊中心里治疗那些中毒的小患者们。

    在秦北和院方的共同努力下,小患者们恢复的都很不错,那些重症患者已经脱离了危险,再观察两三天便可以出院了,至于那些非重症的患者,秦北得空的话也会帮忙治疗几个,大部分已经痊愈出院了。

    接到谷苗苗电话的时候秦北正在给原二号床的那个小患者进行最后一次治疗。

    小患者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很快也要出院了。

    这几天秦北并没有进行太集中的治疗,消耗的真气量并不是很大,也没有再次发生天王补气丹吃多了之后,被顾倾城偷走儿子的事情。

    只是有过那一次亲密接触之后,顾倾城和秦北之间的关系,明显更亲近了许多,除了没有突破最后一步,偶尔中午休息的时候挤在一张床上亲亲摸摸的事情总是有的,顾倾城非但没有拒绝,反而还乐此不疲的样子。

    眼见又快到了中午休息的时间,秦北还等着吃了午饭继续亲亲摸摸呢,就接到了谷苗苗的电话,谷苗苗说,有一位自称是卫生局局长秘书的人要见他一面。

    秦北说:“我没空。让他来急诊处理中心找我。”

    谷苗苗原话转达过去,那秘书起初气的够呛,谁呀的这么大的谱,都给你送到德鑫堂来了,居然还让我再跑一趟?

    不过转念一想,当时领导对他的一番叮嘱告诫,顿时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只好又从德鑫堂里挤出来,驱车赶往急诊处理中心。

    杜子腾被高成平强制要求休了几天班好好反省,越想越是郁闷,约了裘三观一起吃饭。

    饭桌上杜子腾说,“对不住了兄弟,你交代的事情我没有办好,那个叫秦北的小子,居然有中医界的大佬顾云川做靠山,连我们局长他都不尿,反而还让我们局长去热脸贴他的冷屁股——不但事情没办好,连我们局长都对我有意见了!这叫办的什么事儿啊!”

    裘三观抿了一口酒,叹气道:“兄弟这不怪你,都怪哥哥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这秦北不好对付啊,之前我找人揍他,结果人没揍成,反而我还挨了一顿揍。这次找你帮忙吧,反而害得你里外不是人。”

    杜子腾道:“哥哥你这么说就见外了,一世人两兄弟,咱们之间不说这个,我现在还是不太明白你一个商人,怎么跟秦北结了这么大的仇恨?我听说我那大侄子就是因为秦北的原因才去的米国就医?那德鑫堂,也因为这个才给了秦北那小子?”

    裘三观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下,杜子腾气的差点把酒杯摔了,怒道:“这小子也太不是人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个未婚,一个未嫁,追求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愿意好聚好散就是了,至于秦北那么狠毒,居然想要了裘守藏的命?!”

    裘三观无奈道:“这人本事大了,把践踏法律就不当回事了。你还记的我曾经有个朋友叫裘一枪的吧?前些日子死在我老宅子里面了,之前无缘无故的被秦北弄断了一只脚,在我那养伤来着,这次又被秦北安上了个什么杀手的罪名,直接把人弄死了!”

    “居然还有这种事?”杜子腾满饮一杯,觉得这世界昏暗无比。

    裘三观道:“谁说不是呢,好好一个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他有个女朋友在警方当个副局长,恨不得一手遮天了都。最关键的,却不是裘一枪死的不明不白,而是秦北还把这件事栽赃到我的头上,居然说我给通缉犯提供住所!还要告我个包庇罪!”

    “然后呢?”杜子腾气呼呼的问道。

    “那老房子我已经很多年不去住了,上下打点了一大笔钱,总算是跟我撇清了关系。”裘三观道,“不过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啊!来,喝酒!一醉解千愁!”

    “干了!”杜子腾眯着眼,有了几分醉意,小声道:“我有一个主意,我知道这小子这两天在急诊处理中心帮忙救治病人。我还知道这小子绝对是没有医师执业证。这妥妥的是非法行医啊!”

    可惜的是他这两天被强制休班,并不知道仅仅是两天时间,高成平就已经把证件给秦北办下来了。

    裘三观道:“你早就知道他非法行医,可不是有个顾云川在上面保他吗?”

    杜子腾道:“哥哥,我这可全都是为了你。就算得罪人,我也在所不惜。我是这么想的,找几个报社的记者,装作去采访这次参与食物中毒救治工作的医生,然后恰好发现秦北并没有执业证件——嘎嘎嘎!你说这件事如果被媒体曝光了,会发生什么事?”

    裘三观瞬间就明白了,非法行医的事情一旦被媒体曝光,别说顾云川了,就算是高成平想保秦北,都完全没有可能!

    毕竟秦北非法行医乃是事实!

    一旦媒体曝光,高成平就算碍着顾云川的面子想保秦北,都完全没有可能!

    甚至高成平都没有理由因此怪罪杜子腾!

    “兄弟,高!”裘三观挑起大拇指,心说,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呢?哎!!想主意这种事情,真是不是很擅长啊。

    说干就干,杜子腾马上打电话联系了媒体的朋友,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嘱咐了一番,并且保证,报道出来之后,会有一个不少于五万块的大红包奉上,只要是参与报道的记者,人人有份。——当然,这笔车马费,会是由裘三观买单。

    杜子腾和裘三观乔装打扮一番,也出发前往急诊处理中心,准备好好的看场热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