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18章 人工呼吸!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杜子腾觉得,这辈子最为悲催的时刻,莫过于此。

    原本他的直属上级,医政科的科长,年岁大了,今年就到了退休的年纪,杜子腾还是很有希望高升一步的,但现在看高成平的眼神,杜子腾知道,这下恐怕是没戏了。

    天知道,这间看起来并不是很起眼的药店里,怎么会出现顾云川这种级别的牛人?

    这位能把顾云川请来给他打工的秦北,究竟是什么来头?

    从高成平喊出顾老先生这个称呼之后,杜子腾就猜出来这位老爷子究竟是谁了。

    别说高成平在他面前只能是晚辈,就连高成平的父亲高三登,那也只能是晚辈!

    杜子腾恨不得有一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可惜地缝并没有,他就这么傻兮兮的杵在那里,看着听着,听着看着,他看到高成平和秦北亲切的握手,看到顾云川一脸的不满,看到那个叫秦北的年轻人和高成平谈笑风生……

    杜子腾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摸出手机,找到那段视频,大声说道:“就是他,就是他!他就是那个无证行医的小子!我敢保证,他绝对没有获得医师职业资格,他根本没有在卫生系统里注册过!”

    高成平正在陪着顾云川以及秦北说话,时不时的爽朗的笑上几声,忽然听到杜子腾的狂吠,高成平眉头不由得紧紧地皱了起来。

    你丫的有毛病吧?脑子正常吧?

    这种情况下,就算有证据,你丫的也应该藏在兜里,或者直接销毁好吧?

    好不容易平息了顾云川的怒火,你小子又给我来惹事,难道你就是那种传说中的猪队友吗?!

    高成平觉得,说杜子腾是猪队友,简直是侮辱了猪!

    “有吗?拿来我看一下。”高成平笑眯眯的说道,心想,回去就把这个煞笔打入冷宫。

    杜子腾一脸要哭的样子:“高局长,您一定要相信我,我绝对不是没事找事的人。我当真是有真凭实据,才过来执行公务的呀!”

    高成平把手机接到手里,心想:你丫的不是没事找事,你是有事没事你都找事,没事创造机会也得找事!

    高成平打开手机,找到那段据说是秦北无证行医的视频,道:“这是不是点击播放的意思?”

    他的手指落在“删除”这个选项上面。

    这种级别的提醒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如果杜子腾还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的话,那实在是蠢的无可救药了。

    杜子腾也不知道这时候抽了什么疯,居然辩驳道:“不对呀高局,这是——”

    他想说,这是删除,这不是点击播放。

    他忽然想明白了,他知道高成平是什么意思了。他昂起头,目光有些痴呆的看着高成平。

    可惜高成平的耐性已经消耗的没有了,不准备再给他更多的机会,手指很自然的点了下去,“视频删除中,请稍后……”

    “哎呀。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都问你这是不是点击播放了,你居然说‘这是’——这明明是删除嘛,你怎么办事的?!”高成平把手机丢进杜子腾怀里,道:“没有证据,就不要冤枉好人嘛。”

    杜子腾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疯狂奔驰而过。

    秦北笑着说道:“高局长,你也别太怪罪于他,我估摸着他今天大概是有点不舒服,所以才做了一些迷迷糊糊的事情,——杜科长,是这样吧?”

    杜子腾惊讶的看着秦北,他这个时候不应该落井下石吗?他为什么要替自己辩解呢?

    杜子腾觉得越来越是看不懂这个年轻人了。

    但嘴上却说道:“对对,秦先生说的没错,我今天确实是不够清醒,可能是昨天不小心冻着了,感冒了吧。”

    秦北道:“您这是风寒感冒啊。不过没关系,我给你开个方子,吃两幅汤药,很快就好了。”

    “那就谢谢秦先生了。”杜子腾不得不顺着秦北的话头说道。

    秦北刷刷写下一个方子,交给谷苗苗,道:“给杜科长煎两幅汤药,不要收顾科长的药费了。”

    谷苗苗接过药方,道:“好,我马上去。”

    杜子腾连忙道:“不不,不能够,我身体不舒服,麻烦秦先生给看一下就已经很开心了,怎么能不付钱呢?这绝对不可以。”他把钱包掏了出来。

    老子吃药什么时候付过钱?

    京华市大大小小的医院药房不下百八十家,哪一家药店敢说跟我要药费钱?

    好吧秦北其实也说了不要钱。

    但这不是明显的给自己下套吗?当着高成平局长的面儿,他已经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了,现在要是在听了秦北的,药费不给钱的话,高成平那笑的跟菊花一样的脸,肯定会马上 变得跟包黑炭似的!

    “说了不要钱嘛,就当是孝敬杜科长的了,两幅汤药,也不值多少钱。真不用掏钱了——哎哎,你这让我多不好意思啊?”秦北笑着说道。

    谷苗苗道:“真不用了呢,杜科长。您把钱收好。”

    杜子腾急了,“看病给钱,天经地义,我不能搞特殊。今儿这药费我一定得出钱,你不收就是不给我面子。”

    谷苗苗还想拒绝,秦北拦住她道:“既然杜科长一片诚心,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来我看看划个价——”

    秦北把药方拿了过去,道:“那咱们这样,你是个要脸面的人,药费也不好意思不给,我就收个成本就行了,诊费就不收了,你也别跟我客套就这么说定了。”

    杜子腾连忙道:“不不不,诊费该收钱也是还要收钱的,我虽然是医政科的副科长,但也不能搞特殊是不是?你一定要收钱,诊费加上药费,一共多少钱?”

    秦北笑眯眯的抬起头来,“都说了不用了呢,你还非跟我客气个什么劲儿?”

    “一定要给,必须要给。”杜子腾道。

    “真不用了,你太客气了——诚惠一万三千二百五十块,我做主给你抹掉零头,你给一万三就行了。”

    秦北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笑容。

    丫的坑我?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被坑!

    “多,多,多少?”杜子腾结结巴巴的道。

    “您给一万三就行。”秦北一副我很吃亏的样子,看的谷苗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谷苗苗看过那张处方,成本价撑死了七八块钱的样子。

    “杜科长,你别听他的。”谷苗苗神助攻:“他跟你开玩笑呢,我们哪能收您的钱?”

    杜子腾嘴角抽搐着,悄悄瞅了瞅高成平的脸色,见高成平一直笑而不语,便颓然的摸出一张银行卡来:“刷卡吧……”

    高成平也当然知道杜子腾这次是被坑了,但谁让他杜子腾跑过来坑人呢?既然你想要坑人,那就得做好坑人不成反被坑的思想准备,对此高成平是毫无压力的,只要能让顾云川满意,被坑个万把块钱的算得了什么?

    ——又不是他高成平花钱。

    很快药煎好了,谷苗苗细心的替杜子腾打了包,很有礼貌的说道:“欢迎常来。”

    常来你个鸟毛啊!杜子腾郁闷的快吐血了,别说这次两包药被坑了一万多块了,就算不被坑,你丫的一个开药店的欢迎我常来,你这不是诅咒我没事总生病吗?!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抱歉抱歉。”高成平笑着对顾云川说道:“顾老,回头我和父亲一起去您老府上给您请安。”

    顾云川摆摆手道:“走吧走吧,忙你们的去吧。”

    送走了高成平和杜子腾,谷苗苗扶着秦北的肩膀,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你太损了,什么人都敢坑。你就不怕他办你一个哄抬药价,药价虚高,这类的罪名?”

    谷苗苗笑着问道。

    秦北想了想:“药价不高啊。”

    “一万多吗,这还不高?!”谷苗苗惊奇的道。

    秦北肯定的道:“那不是药价——药品是我免费送他的,那一万多是诊费——我给裘守藏看病,诊费是这家药店,我给曹公子看病,诊费是二百万外加他们送了两栋别墅,我给琳达看病,二十万美金一个疗程——他只收了一万多块,这是友情价。”

    谷苗苗道:“我就喜欢看你一本正经说瞎话的样子。”

    秦北心中叹道,说实话怎么就没有人信呢?反而说瞎话的时候大伙都会相信。

    “倾城只是停个车,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还没过来?”顾云川皱眉问道。

    秦北道:“我去看看。”他也纳闷了,高成平都来了又走了,怎么顾倾城停个车耗费了这么长时间呢?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了不成?

    秦北快步走向外面,顾云川和谷苗苗,继续留在药店里商量,接下来顾云川过来坐诊的事情。

    刚走到外面,秦北便看到附近的拐角处围着一群人,熙熙攘攘看热闹的样子。

    秦北快步走了过去,分开人群挤到里面,便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双目紧闭,嘴角留着白色的涎液,身体时不时的抽搐一下。

    小男孩身边是一个打扮普通的中年妇女,看样子应该是小孩的母亲。

    这边地上跪着一个人,正交叠双手,放在小孩子的胸口部位,用力的挤压着。

    挤压了十来下的样子,便不在挤压,捏着小孩子的鼻子,用嘴巴堵住小孩子的嘴,用力的吹了一口气,随即又吹了一口气。

    正是去停车却一直没见到影子的顾倾城。

    正在给那个小孩子做人工呼吸!

    孩子身侧有一大片令人恶心欲呕的呕吐物,身上脸上也有不少。

    人群中传来阵阵议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