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07章 状若疯癫裘三观!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裘红袍想了大概分钟的样子,挥挥手喊了一个佣人过来,让她把支票本取来。

    裘三观浑身冰凉,连一个佣人都能在裘家随便出入,他裘三观至少名义上还是裘红袍的三叔,总归和裘红袍的父亲是一个爹的种不是吗?但现在呢?别管怎么低声下气,混的连裘红袍家的佣人都不如。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眼下的危局,如果拆借不出足够的钱的话,那裘三观家的生意,距离彻底黄了也不远了。

    而能出手帮裘三观一把的,除了裘家的大哥二哥之外,裘三观真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其他的人了——主要是裘三观根本就没有融入那个圈子里面,不说一点人脉都没有,反正能用得上的不多就是了。

    大部分人脉关系都是裘三观的妻子在维护,可惜她已经陪裘守藏赴美求医去了。

    原本裘三观的妻子出门的前几天,一直在通过可视电话或者手机遥控家里面的生意,还算没出什么大的差错。可惜的是裘三观这次没有经过老婆的批准便决定了一笔生意——

    裘三观本来是想证明一下自己,也是有处理商业的能力的。

    可惜的是唯一处理的这一笔生意就把裘三观拽进了冰窟窿里面,一个不是很明显的商业圈套让裘三观直接面临了资金周转不灵的局面。

    很快佣人便把支票本取了过来,裘红袍刷刷的写下一个数字,丢给裘三观,道:“不管怎么说也算还是一家人,太多的我也没有,这些钱你先拿去周转,后面的事情回头再商议。”

    裘三观登时大喜,没想到裘红袍居然这么好说话,刚想说两句客气话,却见裘红袍摆摆手,道:“没什么事你就先走吧,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在天桥上街头卖艺的小姑娘。长得那叫一个充满灵气,比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漂亮。

    裘红袍在筹划着,明儿一早还去捧场,捧场的话是带上一束玫瑰花好呢,还是送些别的什么礼物?总之不能太贵重,太贵重的话那个女孩子一定不会收下,最好是循序渐进的来,实在不行就雇几个人去找事儿,到时候自己出场解决,来一出烂俗的英雄救美的戏份……

    裘三观并不知道裘红袍正在琢磨着怎么去撬秦北的墙角,并去追求秦北内定的女人侯羽倩。

    裘三观现在满脑子都是到手的这张支票,当下马上告辞,出了大门。

    站在大门外面,裘三观才抖开支票,刚想在支票上亲吻一下,猛然间看到了上面的数额,登时就变了脸色。

    人民币五十万元整。

    五十万。

    这笔钱对于普通人家来说,或许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

    但在面临资金缺口一千五百万的裘三观来说,这笔钱和打发叫花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又是明讽又是暗刺又是伸着脸给人家啪啪的打着的,居然才换了五十万出来。

    裘三观想直接把支票撕了以彰显自己的清高,但想了想还是没有舍得;他又想转身回去找裘红袍理论,但想了想还是没有鼓足勇气……

    “秦北——”裘三观嘶声喊道,都是这小子惹的祸,如果不是秦北,他裘三观依旧还好好的当着他的亿万富豪,过着他那七八个保镖左右守护的逍遥日子。

    如果不是秦北,裘守藏也不会去米国就医,老婆也就不会一起跟了过去,这次交易设置的圈套也就不会轻易的上当,也就不会跑到裘家来,更不会被裘红袍以及他的母亲侮辱,更不会被打发叫花子似的丢过来这么一点小钱钱——

    “此仇不报,枉为人!”裘三观恨恨的想道,“秦北,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但发泄完了,最终一千五百万的缺口还是要想办法的,裘三观不得不驱车,赶去二哥家里,但愿二哥能给个面子,尽量多的拆借一些。

    裘三观没想到的是,裘家二哥却是豪爽的很,听说了裘三观的来意,当即就答应了下来,先给裘三观的账户上直接打了一千万过去,约定明天再给他打一千万。

    裘三观喜不自胜,直说有一千五百万就够了,用不了这么许多。

    裘家二哥却说,商场如战场,资金准备的自然是越多越好,以防不时之需。只要裘三观在周转过来以后,及时把这笔钱归还就好了。

    两家的遭遇如此迥异,让裘三观恨不得当场趴下来给裘家二哥磕个头。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说起秦北的事情,裘家二哥说,这种深仇大恨没有不反击的道理,但之前找人跟他打架的路数实在是有些混混做派了,不符合豪门大户的一贯风格,打击一个人不止打击**这一个思路,打击他的精神,才是最为狠毒的方式。

    二哥举了一个例子,秦北不是坑了你家一个药店吗?想想办法,让他做不下去就是了。

    裘三观又讨教了一些上等人的做事原则,聊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从二哥家离开。

    二哥家的车库很大很气派,里面停着好几辆的豪车,裘三观找到自己的座驾刚刚起步,忽然发现大车库的角落里停着一辆不是很起眼的车子,价值也就五六十万的样子,和二哥的身价很是不符——难道是二哥家的保姆车?不对呀,二哥家的保姆车是有单独的车库的。

    裘三观一时好奇,不由多看了两眼,忽然他意识到这辆车的车牌有些熟悉。

    从二哥家出来,到返回家的路上,裘三观想了一路。

    快到家的时候裘三观终于想起来了!

    这辆车是他裘三观买的!

    买来送给他那个最得宠的小三儿的!

    那个妞还给他生了一个女儿,今年已经四岁了!

    裘三观已经不敢在继续想下去了。想想那刚刚收到的转账一千万,以及明天还会再有的一千万,这些都是他现在梦寐以求的救命稻草啊。

    至于那辆车为什么会出现在二哥家的车库里——

    随她去吧。

    裘三观忽然把车停在路边,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喇叭发出了尖锐的滴滴滴的声音,更是让裘三观心烦意乱。

    都怪那个秦北!好像自从认识了秦北之后,裘三观觉得自己的生活一片混乱!

    忽然裘三观的眼睛瞪圆了,他似乎看到一个有些印象的女孩子推着一辆自行车从身侧不远处经过。

    他调转车头,缓缓的跟在后面。

    忽然一个加速,从后视镜里,裘三观看到了那个推着自行车的女孩子的模样。

    也不是很俊俏的样子,但是十分的清纯,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左右。

    谷苗苗!

    裘三观忽然想起这个女孩子的名字来了!

    这不就是裘守藏想要追求,却没有成功的女孩子吗?反而还因为这个女孩子,裘守藏遭遇了秦北的黑手,至今还在米国求医问药!

    而且好死不死的,这个名叫谷苗苗的女孩子,居然在秦北接手了裘守藏的德鑫堂大药房之后,成为了德鑫堂的主要负责人!

    这些消息,裘三观早就打探的一清二楚了!

    本来心中就对秦北充满了怨恨,现在,这些怨恨,全都转化到了谷苗苗的身上!

    裘三观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孩子,裘守藏也不会去招惹秦北,更不会有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也就不会有他上大哥家求助却被打发叫花子似的,更不会在二哥家的车库里发现了原本就应该属于他的女人的车!

    一不做,二不休。

    裘三观牙关紧咬,暗暗发了狠,用力的一打方向盘,冲着谷苗苗撞了过去!

    现在的裘三观已经顾不得其他了,甚至没有考虑撞人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去死!都他妈给我去死!

    谷苗苗推着车子慢慢往前走着,并没有意识到身边即将会发生的危险。

    德鑫堂大药房的各项事务已经步入正轨,谷苗苗经过这几天的锻炼,也越发的成熟稳重起来,举手投足之间,也带着那么几分干练的味道。

    她现在正在考虑的事情是:究竟要不要搬过去跟秦北住在一起呢?

    如果不去,秦北身边又多了一个叫侯羽倩的女孩子,这可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呢——

    呸呸,我这是在想些什么啊。

    但是如果去了,怎么跟照顾了自己好多年的容嬷嬷解释呢?

    放着自家的大房子不住,偏偏要去和一个男孩子住在一个屋檐下……

    谷苗苗觉得,只是想想,都有些脸红,会不会被秦北看轻呢?

    她心中有些纠结的想着。

    “姑娘,小心啊!”

    “姑娘快闪开!”

    过往的行人并不是很多,但也还是有眼尖的人,看到了裘三观那辆车子,正冲着谷苗苗撞了过去,眼见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五米。

    一场惨案,即将发生,众人无力阻止,只好大声呼喊着,希望那个女孩子能够闪避开来。

    然而这没有什么卵用,谷苗苗依旧沉浸在她现在的思维里面,根本就没有听到路人的叫喊声。

    “你去死吧!”裘三观恶狠狠的盯着谷苗苗的北影,他知道,现在,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他!

    谷苗苗,必须死!一定要死!

    都是因为你,才惹出的这么些祸事!

    四米,三米,两米……

    裘三观甚至已经能够预想到,谷苗苗在下一刻被撞飞的场景了。

    忽然路边斜刺里冲出来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妪。身形只是一闪,便出现在了谷苗苗和裘三观的车子中间的位置。

    老人家笑起来很是恐怖,就跟一个黑乌鸦在那叫唤似的。

    只见她伸出一只鸡爪子一般的手掌,放在还在行驶的车子上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