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03章 街头卖艺!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对于侯羽倩准备街头卖艺的想法,秦北并没有反对,既然她喜欢,那就随意去做,大不了秦北在身边当一个全职保镖就是了,但如果直接表示反对的话,侯羽倩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面肯定会有小情绪是免不了哒。

    这也是秦北听了方程分析苏琳琅之后认识到的,方程曾经说过,苏琳琅要的不是你把罪犯直接丢到她面前,那样她会很没有成就感。但如果你适当的时候出手帮助,最终还是让苏琳琅自己去抓获了罪犯,那两者之间在苏琳琅心里,得到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同理,侯羽倩也是这样,当然,侯羽倩嘴上说她喜欢的男人需要更霸道一点,但霸道并不等同于完全不尊重女孩子的个人想法,每个人都有证明自己的愿望,再没有目标的人也都一样。

    两人出了门,随意找了一个最近的公交站台,登上了第一辆驶来的公交车,也不管它究竟行驶到哪里,他们计划乘车半个小时之后便找最近的站台下车,然后随机找附近的天桥摆地摊儿。

    十分钟后公交车抵达了第一个停靠的站台,车停之后上来两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太太,一进来就冲着正对着车门的那个座位上坐着的年轻人喊道:“起来,我坐这儿!”

    年轻人可能是上了夜班的缘故,本来已经困的在那脑袋一点一点的快睡着了,闻言一个机灵 ,蹭的站起身来,道:“大妈您坐!”

    “算你识相!”大妈哼了一声说道,不但连道谢都没有,说的就跟给她让座是对方的荣幸一样。

    车上不少乘客都看到了这一幕,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看向窗外,现在这种大妈惹不起,万一不让座被有心人拍下来往网上一放,任职的公司可不管你究竟谁对谁错,直接把涉事的开除了事,谁也不愿意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导致被开除的结局,毕竟现在找个合适的工作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年轻人嘿嘿的还陪着笑道:“没啥没啥,尊老爱幼是我们应该做的。”

    大妈忽然就不高兴了:“你说谁老呢,你那只眼睛看见我老了?!”

    年轻人没想到这大妈这么彪悍,你不承认老,那你凭啥非得让我给你让座啊?

    但他显然没有和这大妈互怼的勇气,憋着气也不吭声,却听那大妈又道:“怎么的了?瞧你那什么表情?让个座罢了,你不想让座就直接说,摆什么脸色给人看啊?现在这年轻人啊,一个个都什么素质!”

    年轻人气的呼呼的,“我下车!我下车行了吧?!”

    “你吼什么吼?你年轻嗓门大是吧?!”大妈火了,“今儿我还就是不坐了!让大伙评评理,你瞅瞅这小子这是什么素质啊?啊!我跟你讲讲道理怎么了?听不进去也就罢了,居然还跟我发火!还大嗓门的吼我一个老太太,怎么,看我年纪大想欺负人还是怎么的?!”

    秦北和侯羽倩就坐在隔了一个座位的后面,侯羽倩小声道:“现在这社会究竟是怎么了?”

    秦北道:“病了呗……没事,我是医生,我能治。”

    他站起身,走到那两个大妈和那个年轻人中间,笑了笑分开几人,施施然在座位上坐了下去。还装模作样的翘着二郎腿晃了晃:“没人坐是吧?没人坐我坐呀。”

    侯羽倩替秦北捏了一把汗,遇到这种不讲理的老人家,你说你打也不是骂也不是,秦北这么做,这不是故意拱火去了吗?

    车上的乘客们也纷纷低着头窃笑,车上居然还有这种傻子?!

    那俩老太太摆明了不好招惹,你没见到那年轻人让了座还挨了一顿臭骂吗?你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下了,还故意翘着二郎腿,这不是挑衅去了么?

    乘客们都觉得秦北这个年轻人准的疯了,才会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出来。

    果然,秦北的举动激怒了那两个大妈,冲着秦北开始开喷,吐沫星子飞溅,“你你你想干什么?是你的座位吗你就坐下了?!赶紧的起来,别惹我不高兴!”

    那年轻人也道:“这位兄弟,你先起来吧——”指了指那俩大妈,小声悄悄的道:“这俩老太太不好惹!”

    “是吗?”秦北笑了起来,“我又没准备招惹她们啊,有空位,没人坐,所以我就坐了啊,有什么不对吗?”

    他这一说话一抬头,那俩大妈登时就是一愣:

    冤家路窄啊!上次就是这小子,这次怎么又窜出来了?!

    上次在公交车上那个喊的最凶的大妈就是被秦北动了手脚,导致说不出话来了,去医院花了差不多一千多块,也没查出毛病来,吓得那大妈半宿没睡觉,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绝症,都计划好了次日去京都市的大医院找专家会诊了,没想到次日一早起来,居然又能说出话来了,屁事儿没有,白花了一千大元,还平白无故的担心了半宿。

    “看着吧,没这小子的好果子吃,这俩大妈不是第一次这么彪悍了,一般人还真惹不起。”

    “别着急,一会儿准得被这俩大妈骂的狗血淋头!”

    “这小子有点意思……可惜就是脑子不太好使……”

    车上的乘客们纷纷表示对秦北的表现并不看好。

    都在耐心的等着那俩大妈再次发飙,也顺便跟着学学什么叫骂人不带重复的。

    等啊等啊……

    等的黄花菜都凉了,那俩大妈却还是在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并没有个秦北怒怼的意思。

    又等了一会儿,却见那俩大妈灰溜溜的钻进人群,跑到角落里戳着去了。

    秦北这才站起身来,指着那座位,对不断打呵欠的年轻人道:“得,你坐吧,看你困得这幅样子。”

    年轻人一脸不能置信的神情,看看秦北,又看看已经躲到人群里的那俩彪悍大妈,心说:这就结束了?还没有开始呢!

    乘客们都还等着精彩一幕的上演呢,都还等着秦北被俩大妈骂个狗血淋头呢!

    就这么不吭不响的结束了?

    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最重要的是,这小子摆明车马是准备跟这两位老太太对着干的,没看到那俩老太走了之后,他又把座位还回去了吗?

    但为什么那俩老太太,刚刚还跟那年轻人怼的这么壮,怎么这小伙子一出马,就蔫屁了呢?

    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众人看向秦北的眼神,瞬间变得不一样了。

    秦北却并不在乎这些,自始至终他除了跟那小伙子说了两句话之外,跟那俩老太太根本就没有交流,在秦北看来,跟这种倚老卖老的老人家交流,实在是有点掉份。

    又过了两站地之后,正好半个小时差不多到了,在下一个站台,秦北带着侯羽倩下了车,小心的搀扶着:“你慢着点……对,有个台阶。”

    侯羽倩都有些不大好意思了:“差不多能看清呢。不用这么照顾我。”

    “差不多不行。等什么时候真的全都看清了再说。”

    “嗯哪,好吧。”侯羽倩吐了吐小舌头,在这种细节问题上霸道一点,侯羽倩还是很受用的。

    前面大约一百米远的地方就是一个天桥,两人快步走了过去。

    天桥上人来人往,脚步匆匆,左右两侧,已经有了三个小地摊儿。

    其中一个写着:“阴阳八卦,免费起名。”

    摊子旁边蹲着一对中年夫妇。正小声的讨论着什么。

    另一个摊子上写着:“手机贴膜,十元一次”旁边围着两三个年轻人。

    路这边是一个带着墨镜的年轻男子,抱着一把吉他,在那自弹自唱,很是有些悠闲的样子,吉他盒子打开摆在地上,里面装着一些散碎银两,最大面值的也不过五元,更多的还是些钢镚。

    吉他男孩面前一个人影都没有。但这并不妨碍他在那自得其乐的哼着歌。

    “就在这边吧。”侯羽倩小声说道:“虽然不是第一次出来摆摊儿,但心里还是有些小紧张呢,你说如果没人来捧场怎么办啊?”

    “这不有我嘛!”秦北笑着说道:“你演奏一首歌,我打赏一百块,你唱一首歌,我打赏两百块……”

    侯羽倩歪歪嘴,“我才不稀罕你的钱呢。”

    一边说着,在距离吉他男孩大约五米远的地方放下了带来的乐器,随后铺上一块事先写好的白纸,上写着:点歌二十元。

    吉他男孩很意外的往这边瞅了一眼,扶了扶墨镜,又取出另一块杀手锏的牌子来,上写着:盲人歌手,勤工俭学八个大字。

    然后才继续弹唱起来。

    侯羽倩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自顾自的摸索着取出一管横笛来,放在唇边,很快,清扬的乐曲,便响了起来,秦北听的深为陶醉,跟着节奏轻轻打着拍子。

    先是那几个围在手机贴膜摊子边上的青年男女被这笛声吸引,不由自主的看了过来。

    仅仅是两三分钟的样子,他们就被侯羽倩精彩的技艺深深的吸引了,快步走向侯羽倩这边。

    秦北冲侯羽倩挑起大拇指。侯羽倩嘴角泛起淡淡的得意的神采。

    有两位原本在吉他男孩前面驻留的男女,凝神倾听了一会儿之后,也舍弃了那吉他男孩,围拢在侯羽倩身边。

    就连那两位蹲在卦摊前的中年男女,也在一瞬间被这笛声所吸引,顾不得听那摊主口若悬河的胡咧咧,冲着侯羽倩这边看了过来。

    一曲终了,掌声四下里响了起来,侯羽倩悄悄冲秦北得意的笑了笑,准备换另一种乐器出来,却听那人群中响起一个声音:“住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