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02章 不跟你们玩了!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觉得,现在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断然拒绝!

    不跟你玩儿了!指不定又出什么幺蛾子呢!我这一晚上悲催的已经够够的了!

    我已经被这老天爷折腾的啥想法都没有了!

    但是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

    “好!”秦北果断的答应了下来。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的,就算老天爷再不给面子,再怎么穷折腾自己,总归是个不错的机会吧?

    侯羽倩红着脸,捏着衣角,很是天真可爱的样子。

    “那你先说好了,可不能对我做些坏坏的事情。”

    “我正人君子,坐怀不乱。新时代的柳下惠说的就是我了!”

    “真的吗?”

    “比针灸针还真!”

    在这件事情上面,男人天生就有说谎的本能。

    比方说,我绝不碰你。

    等真碰到了,就说,我只是想抱抱你,就这么抱着你睡,挺好的。但你要相信我,我绝不会做更过分的事情了。

    等吻了该吻的地方,摸了不该摸的地方,就说,我一时情动,实在是忍不住了,但你要相信我,我只是摸摸,绝不会比这个更加过分!

    等摸也摸了,衣服也脱了,就说,我只是在外面蹭蹭,绝对不会进去。我保证。

    等进去了,就说,疼吗?我会很轻的,轻一点,在轻一点,我会很温柔的,你在坚持一下,一小下,就不会疼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男有情,女有意,就算不能互相配合,至少也不能太过抵抗。

    现在对于秦北来说,前提够了吗?!

    很够!

    要知道,这不是秦北提出来要陪侯羽倩,而是侯羽倩主动要求,说她一个人害怕!

    需要秦北陪着!

    这样的话,直接抱抱应该没问题吧?

    害怕?不用,我在你身边呢,来,抱抱就不怕了……

    于是接下来的项目,就更加的顺理成章了!

    侯羽倩仰着头,看着秦北,道:“你想什么呢?”

    “啊……没有,没事,你放心,有我在,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的!”秦北拍着胸脯说道。

    “嗯!”

    侯羽倩点点头:“我知道的呢。”她把冰凉的小手放在秦北宽大的手掌心里面,握住秦北的一根手指头,拽着他,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卡,咔咔……”

    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响了起来。

    秦北一转身,便看到一脸疲惫的苏琳琅走了进来。

    “累死我了……”苏琳琅道,“咦……你们两个还没睡啊?”

    秦北:“……”

    我就知道!贼老天一定是在折磨我,一定是的!

    娘希匹的我跟你没完!有种你出来,我保证不弄死你!

    “咔嚓!”

    忽然,一声惊雷响起,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半边天都照的一片透亮。

    秦北:“……”

    “天气预报说今儿局部地区有雷阵雨呢。”侯羽倩道:“快看看窗子都关上了没有?”

    “不会下雨的,这种雷叫霹雷,也就是闹个响动罢了。”苏琳琅无所谓的道:“老辈人传说,这种雷就是天罚之雷,肯定是有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天降神雷准备把他劈死的。这种雷不会下雨,放心好了。”

    秦北:“……”

    老天爷我错了,您这么雄壮威武,我哪是您的对手啊?您看天色已经不早了,您老还不洗洗睡?

    “都赶紧睡吧,这么晚了不睡觉还等什么呢?——那啥,倩倩你今晚跟我一起睡啊,等我刷牙洗脸……最近有些失眠,得麻烦你给我来首催眠曲……”

    苏琳琅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迷瞪瞪的说道。

    “我可以给你针灸,治疗失眠很有效果的!”秦北不死心的说道,把你扎的睡熟了,试试看还会不会有机会呢?

    苏琳琅道:“我才不扎呢,挺疼的。没事,倩倩很有办法的,一首歌唱不完我就得睡着了。”说完再也不理会秦北,径自去刷牙洗脸去了。

    侯羽倩冲着秦北笑了笑,“好耶!有琳琅姐陪我,我晚上就不会害怕了!”

    秦北:“……”

    滚滚滚!你们两个女人滚床单去吧!我不跟你们玩了!

    转身上楼,蒙着被子睡大觉!

    明儿就给谷苗苗打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搬过来住!!

    一夜无话,很快到了天明。

    “秦北!吃早餐啦!——咦,难道还没有起床?”

    苏琳琅把买回来的豆浆油条小笼包什么的摆在餐桌上,对侯羽倩问道。

    侯羽倩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装,更是显得出尘脱俗,让同为女人的苏琳琅看着都觉得有点自卑了——

    “我也不清楚啊,咱俩一块慢跑回来,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呢?”侯羽倩笑着说道,开始摆放碗筷。

    “说的也是哦。”苏琳琅无奈的笑笑,“最近实在是有点忙,这脑袋都忙晕了。”

    两人一边说着话,就看到秦北顶着两个黑眼圈一步一晃的走了下来。

    “哇……昨晚没睡好吗?还是去跟侯三一起做贼去了?——啊!对不住了倩倩,我不是说你……对不起对不起,该打!”苏琳琅刚想起来,侯三那不是侯羽倩她亲哥哥么,怎么能拿这种话题开玩笑呢?

    “没事哒,我知道你是开玩笑呢。阿北,你这是怎么的了,不舒服吗?连我这眼神不好使的,都看出来你有两个大黑眼圈了呢!”侯羽倩轻笑说道。

    秦北在餐桌旁坐下,拎了根油条塞进嘴里,有那么明显吗?不过是昨晚郁闷的而已,居然连黑眼圈都出来了?更重要的是,居然被侯羽倩都看出来了?

    苏琳琅笑着说道:“指不定想什么坏事呢!”

    匆匆吃了点东西,苏琳琅抓起警服,冲出家门,紧着上班去了。

    最近苏琳琅的工作又忙碌了起来,虽然吃不好睡不好的,但苏琳琅很是喜欢这样的状态,相反,整天吃得饱睡的香无所事事的日子,才会让苏琳琅觉得烦躁不安。

    最近方局长给她指派了一个艰巨的任务,一个在夜店上班的女子于凌晨时分被人先歼后杀,尸体在湖边被早晨起来遛弯的老大爷发现并报了警,一番详查下来,几经发现了一些为数不多的线索,最近两天的任务,就是派出大量警员,在案发现场附近走访,并尽可能的调取附近的监控摄像头。

    谁知刚到了分局,苏琳琅便收到汇报,昨晚凌晨三点左右,在距离上次案发地点大约二百米左右的地方,再次发生一起歼杀案件,死者二十来岁,女性,初步调查同样是在某洗浴中心上班的女子。

    局长方程已经下达了指示,新的案件在详细调查取证之后,分析与第一个案件的异同点,分析是否有并案侦查的可能性。

    苏琳琅决定先去现场看看,上一次的案发现场破坏比较严重,能够得到的有用的证据证物并不是很多,这次比上次发现的早,但愿案发现场还没有遭到破坏。

    很快苏琳琅到了案发现场,法医组的同事已经先一步到了,证实死者乃是喉头骨碎裂导致窒息死亡,初步判断是被犯罪嫌疑人掐死的,但又考虑到掐死的情况下会出现颈部淤青,可惜现在死者颈部并没有发现淤青的痕迹,并且也没有提取到完整的指纹。

    苏琳琅道:“会不会是从掐住颈部喉骨,到患者死亡,时间太短,所以没有出现淤青?”

    法医组的同事苦笑道:“那得多大的手劲儿?喉骨都碎了呢!”

    苏琳琅想起上一次的死者的致死原因也是后骨碎裂窒息而亡,便直接下达了并案侦查的指示。

    这次不幸的案件中,唯一还算幸运的地方,就是有一个间接的目击证人。

    苏琳琅接待了这位目击证人,证人表示,当时他驾车经过此处,不经意间大灯晃过案发现场,惊扰了犯罪嫌疑人,犯罪嫌疑人察觉到灯光之后,便没有继续实施作案,而是拔腿就跑了。

    目击证人表示,他起初并没有察觉到这是一起案件,当他看到犯罪嫌疑人被灯光一晃,转身逃跑之后,才觉察出有些不对劲来,这才又调转车头返回,这才发现了死者,并报案。

    据目击证人说,犯罪嫌疑人身材不高,微胖,由于只是匆匆看到了一个背影,并不能提供更多的消息。

    据目击证人指出的嫌疑人逃跑方向,成功提取到一枚完整的脚印,据测算鞋码大概在四十一或者四十二号左右,侧面证实了嫌疑人身材不高的事实。更进一步的分析还在检测中。

    苏琳琅召集人手开了一个小会,除了直接调查嫌疑人之外,还分出部分人手,着重调查两名死者的身份以及社会关系是否有重叠之处,很快便得到了回报,两名死者虽然主职一个在夜总会一个在洗浴中心,但两人同时有一个兼职是在湖心岛的不须归大酒店,每周只上班两天,这条路是她们下班时候的必经之路。

    苏琳琅带人拜访了湖心岛大酒店的总经理,总经理很客气的接待了她们,但表示此事并不知情,把事情推给了餐饮部的部门经理,部门经理又推给了餐饮部的领班,领班表示两个死者上班累计不足一个月,具体天数算下来也就四五天的样子,并不能提供更多的消息。

    案件似乎陷入了僵局,好像只有等待广撒网大面积走访看看能不能带来新的有用的信息了,苏琳琅皱着眉头想了半个多小时,决定只有出奇,才能致胜。

    她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是这个办法究竟有多大的把握,苏琳琅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哪怕这个办法会有一定的危险性。

    就在苏琳琅琢磨怎么才能快速破案的同时。

    侯羽倩收拾了几种乐器,在秦北的陪伴下,准备去天桥或者某个地铁站出口通道,去做一件大事——街头卖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