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00章 定乾坤!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在崔艳彬看来,单有福能得到的最好的结果,就是吐出手里的地盘,并且吐出一定的既得利益,然后安心养老——但二哥是那种能安心养老的人吗?

    崔艳彬不敢肯定。

    单有福在崔艳彬的目光注视下,深深的低下了头。

    他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当初就听崔艳彬的建议,他觉得能有北腿谭朝前来助拳,拿下一个区区秦北,似乎并不在话下。可惜的是事与愿违,秦北仅仅是以一人之力,便力挫众人,眼见最大的帮手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就算现在葫芦帮的六兄弟一哄而上,也不过落得个被人打脸而已。

    更何况葫芦帮内的六个兄弟,此时也并不心齐,比如吃里扒外的崔艳彬。

    “我……”单有福抬起头来,忽然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沙哑的几乎连自己都不觉得是自己的声音了,原本并不是很严重的冲突,怎么会造成如今的结果?

    秦北一句话说的轻飘飘的,好像很容易的样子。

    但就这么让秦北把安定了许多年的地盘全都接收过去,单有福肯定是有些不死心的。

    当年他们兄弟七个出来闯荡的时候,什么腥风血雨没见识过?现如今的地位,那都是一拳一脚实打实的打下来的!可他秦北呢,只凭一句话,就能达到他们兄弟几个打拼多年的成果?!

    这怎么能让人平静的下来!

    却在此时,葫芦帮的大哥站起身来,举杯道:“想当年咱们兄弟几个年轻气盛,受了别人的欺负就想用自己的拳头打回来。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大哥我马上就奔六十的人了,说实话也早就有些厌倦——我退出。”

    他举杯,一饮而尽。

    单有福吃惊的看着他那敬爱的大哥。但大哥的脸上,波澜不惊,好像是十分平静的样子。

    紧接着,其余的几个兄弟也纷纷表态,表示愿意退出。

    几个兄弟说完之后,大哥又再一次站起身来,举起酒杯,对秦北道:“秦爷。之前老二对你有所冒犯,这位侯兄弟也因此受伤。这些旧事,今儿咱们就不提了,我现在只想说一句:兄弟们都退出了,其实只为了换您一句话,希望你能答应。”

    秦北这才开口,道:“你说。”

    大哥道:“我要保老二一条命。如果您不能答应,那刚才我们的承诺也同时作废,虽然以您的本事,拿下整个京华市不在话下,但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们几个老兄弟也不能让您轻易得逞,咱们就只能江湖事,江湖了,输赢各安天命!”

    秦北笑了笑,“这是威胁吗?!”

    大哥苦笑道:“不,这是请求。”

    秦北道:“单二哥,你怎么看?”

    除了单有福之外,其余几个兄弟都已经表态选择了退出。

    他们退出的理由,虽然跟秦北的强势离不开关系,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像大哥说的那样,他们想保单有福一命。

    当然就算他们不退出,以秦北现在的武力值想要干掉他们,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老大哥只是希望,秦北大概更愿意看到平稳过度,而不是再一次掀起血雨腥风。

    秦北这一声单二哥喊出来,众人登时放下心来,崔艳彬长吁了一口气,对单有福道:“二哥,兄弟们这都是为了你。你想好,考虑清楚。”

    单有福终于道:“好!我答应你!但是我还有一个要求!”

    秦北抬手示意:“你说。”

    “我希望你能善待我下面的这些兄弟,他们拖家带口的都不容易。”单有福看着秦北的眼睛,说道。

    秦北笑了笑:“只要他们不瞎折腾,我也没打算对他们怎么样,就像这次,如果不是因为侯三哥受了伤,我也根本没有打算搀和进来,说实话这些破事儿我都没打算管,我就想大伙都安安定定的,该赚钱赚钱,该泡妞泡妞。”

    众人陪着笑了起来,崔艳彬道:“秦爷这话实在,咱哥俩走一个!”

    好好的一出鸿门宴,居然最终被演绎成了杯酒释兵权,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侯三和小貂两个,几乎都快看傻了。

    酒过三巡,秦北对侯三道:“你给六位哥哥敬一杯,以后这京华市能不能继续安定,就看你的手段了。”

    侯三大惊,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说什么?!”

    秦北道:“你不管,难道让我管啊,我哪有这功夫瞎折腾。”

    侯三端着酒杯的手都颤抖了,一两的酒杯,撒出来半两还多,他原本只是个不入流的扒手,虽然在扒手界声誉还算不错,但从没想过会有一步登天的这一天。

    侯三看向小貂,小貂说:“只要你愿意,我就支持你。”

    侯三豪情万丈,举杯一饮而尽。

    这件事之后过去很久,有人问过葫芦帮的大哥,为什么当时能在崔艳彬之后主动站出来,宣布退出。大哥嘴上说的好听,是为了能保住老二单有福一命,但众位兄弟都觉得事情不仅仅是这么简单。

    大哥笑了笑,一副看穿了世态炎凉的模样,跟兄弟们说:

    在七兄弟兴起之前,京华市道上谁说了算?

    皮凫皮爷。

    皮爷现在在哪里?

    被老四郭崇明装进麻袋里沉湖了。

    郭崇明现在在哪里?

    郭崇明自己作死,被炸塌的矿洞活埋了。

    皮爷在京华市说了算之前,谁是最大的大佬?

    杜庆峰杜爷。

    杜爷现在在哪里?

    据说判了个无期,死在狱中。

    大哥总结道,干咱们这一行,就没有能善始善终的,现在能有一个全身而退的机会,诸位兄弟,为什么还要眷恋手中的权势不撒手呢?

    退一步说,这种权势,正常吗?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赞叹大哥就是大哥,果然是老谋深算,众位兄弟,愧不能及。

    “琳琅姐还没有回来?”

    秦北一边给侯羽倩用针,一边随口问道。

    葫芦帮众兄弟的事情,并没有给秦北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响,而接下里的事情让侯三自己去鼓捣就可以了,秦北并没有打算搀和,反倒是北腿谭朝给秦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过也仅仅是印象而已,还并不足以打断秦北在红尘炼情道路上的生活。

    侯羽倩的眼睛,在连续治疗下已经见到了很大的好转。

    目前视力已经达到了零点一的水平——虽然依旧是很差,但总算是能看见了。

    而能看见,便已经是侯羽倩最大的期盼了。她甚至再想,如果就这样再也不能更加的好转,那也就算了,戴上个厚厚的眼镜,也不是不可以,总比之前睁开眼之后,双眼前面一抹黑要强上很多。

    侯羽倩甚至有了想出去走走的想法,但是秦北希望她的足迹暂时不要走出他们居住的小区,以防万一,侯羽倩答应了,于是偶尔也会出门晒晒太阳,看看那久违了的花花草草,一切都显得那么清新漂亮。

    “没有呢。”侯羽倩轻声说道,最近几天以来,苏琳琅仅仅是回来了一趟,取了些东西,便又匆匆走了,反倒是小貂来过两次,谷苗苗来过两次,好在侯羽倩已经能模模糊糊的看清楚些事情,简单的生活上自我照顾已经基本能完成。

    很快针灸完成,接下来就是常规的穴位按摩。

    秦北依旧是站在侯羽倩身后,侯羽倩很自然的身体后仰,几乎已经快贴在了秦北怀里。

    起初这样的时候侯羽倩还是很不适应,时间长了,也不知道从那一天开始,就习惯了针灸完成之后,半仰躺在秦北怀里的感觉。

    以往按摩的时候侯羽倩都是闭着眼睛,这次不知道怎么想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直盯着秦北的脸看来看去。

    秦北的脸看上去算不得英俊,比起那些荧屏硬汉动不动刀削斧凿一般的棱角来说自然是大大的不如。但秦北又不同于那些荧屏小鲜肉,并不是那种乍一看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的模样——简单说就是平凡,和许许多多的普罗大众一样,平凡无奇。

    但就是这么一张脸,却让侯羽倩觉得十分耐看,怎么看也不会厌烦的样子,这是侯羽倩能看得见之后见到的第一张男人的脸,早已经深深的印刻在了她的脑海里面。

    “我想出去赚钱。”侯羽倩说道。“你能免费给我治病我就已经很感激了,但总不能一直在你这里白吃白喝吧。”

    秦北淡然一笑,道:“你想出去赚钱我不反对,但白吃白喝可不是你出去赚钱的借口。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呢,每天我不管什么时候回来,总会有你在家里,这个家才算有点味道,如果我回来之后空空荡荡的,多无聊啊。退一步说,我还能免费听你演奏的歌曲呢。”

    起初侯羽倩演奏的时候秦北并不觉得如何。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秦北一边听着侯羽倩的乐器演奏,居然进入了一个物我两忘的境界——这种境界下,秦北修炼太白凝气经,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甚至比耗费了许多名贵药材炼制的“天王补气丹”的功效,不在以下。

    这个发现让秦北惊喜不已,他甚至在想,如果就此不能找到大师兄苏远亭,有侯羽倩的音乐帮忙的话,修炼太白凝气经的进展,也会比往常快上许多,突破第二重达到第三重境界,大概有半年的时间就足够了,而不是之前的需要好几年。

    有了这个发现垫底儿,秦北甚至已经不着急见到苏小贝了。

    按摩完毕,侯羽倩去洗了把脸,很快又红着脸走了出来:“我给你吹箫。”

    秦北很喜欢看侯羽倩脸蛋红扑扑的样子,但一直没搞明白为什么侯羽倩一说起吹箫就脸红呢?

    简直是太奇怪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