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99章 你们老了!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五年来,谭朝一直在试图堪破那层阻碍他更进一步的隔膜。

    可惜的是,每年都在努力,获得的收获,仅仅是来年需要更多的努力。

    谭朝从没有想过,居然会在这么一种情况下,出现了即将突破的迹象!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那一瞬间的明悟,让谭朝在武道一途上,获益匪浅!

    他甚至开始有些后悔——这一脚实在是太凌厉太霸道了,眼见秦北已经闪无可闪,避无可避。

    谭朝在想,如果秦北就这么死掉了,简直是太可惜了,这世界上,恐怕再也难以找到能像秦北这样合适的对手。

    就在谭朝纠结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的时候。就在单有福声音嘶哑的喊着弄死秦北的时候,就在侯三和小貂一脸关切,害怕秦北出事的时候。

    秦北动了。他似乎很随意的挥出一拳。

    砰的一声,巨大的爆裂声响了起来。

    秦北的拳头,在半空之中,和谭朝踢过来的那只脚,不偏不倚的撞在了一起。

    秦北蹬蹬蹬的倒退了三步!

    “秦爷!”侯三吓得够呛,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人能够逼迫秦北倒退几步这种情况出现!

    “弄死他!嘎嘎嘎嘎嘎嘎……”单有福顾不得擦拭嘴角的血迹,嘶喊着吼道。

    秦北倒退三步之后,硬生生的扎住了脚步,随即很随意的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土。

    几乎是与此同时,谭朝那停留在半空的身体,倒飞而出,在空中来了一个七百二十度凌空回旋,咣叽一声,摔倒在地,整个人呈现一个大字型趴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声息。

    沉默,长久的沉默。

    在这沉默中,谭朝的身体时不时的抽搐一下。

    甚至就连试着爬起来的姿势,都没有出现过。

    “谭先生?谭先生!!!”单有福急了,这是什么情况?

    然而谭朝就还是那么趴在那里,也不能说就是一动不动,只是隔开个十秒八秒的,会轻微的抽搐一下,旋即恢复平静。

    小貂忽然壮着胆子凑上前去,偷偷一脚踹在谭朝的腚上。

    谭朝还是一动不动。

    “不用管他,他被我内力震撼,五脏移位,六腑俱伤,恐怕三五个时辰之内,是清醒不过来了——就算醒过来,没有个一年半载的休养,恐怕也很难再跟别人动手了。”

    秦北轻描淡写的声音响了起来,几乎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这这这……

    难道秦北说的是真的吗?

    刚刚那凌厉至极,隐隐夹带风雷之声的一脚,就这般被秦北破解了不成?!

    难道谭朝那足以劈开子弹的一脚,就这般随意的,失败了?!

    甚至包括侯三,以及那六位葫芦兄弟在内,都惊呆的说不出话来。

    我猜中了这开头,却没有猜中这结尾。

    简直是太随意了好不好!还让不让人活了!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就拦阻了下来!

    那劈天盖地的一脚,如此凌厉的踢来,秦北只是很随意的挥出一拳,不但破解了这一脚的威能,甚至还反而把谭朝击伤了!知道现在,谭朝依旧还没有清醒过来!

    秦北施施然走到主位,没等秦北开口,葫芦帮的老大便已经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

    他喃喃说道:“秦,秦爷……您,您上座!”

    秦北大大咧咧的坐了下去,还不忘冲着侯三招招手,“三哥,你和小貂坐我旁边来。”

    侯三一脸痴呆后遗症的表情,从秦北一拳把谭朝击败之后,就从没有变过。

    还是小貂搀扶着他,走到了秦北身边。

    秦北两侧的座位,很快就空了出来。

    没办法,这几乎是众人下意识的举动,毕竟秦北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委实是太过巨大!巨大到众人几乎都以为是自己的眼睛欺骗了自己,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侯三一脸痴呆的在秦北身边坐了下来,小貂则坐在秦北另一侧。

    如果说这里面除了秦北之外还有人能够镇定的话,那非小貂莫属了。

    大概是在坐的众人,多少对武学一道,都有些浸淫,所以才明白谭朝那一脚,究竟有多霸道,有多厉害,同样也才会明白,秦北那看似很随意的挥出去的一拳,究竟有多么高明的水准!

    恐怕就给在坐的他们这些人,再有个二三十年的武学修炼,也难以企及这个境界!

    但小貂,就不太一样了,首先小貂并不懂武学,其次小貂一直对秦北有着一种近乎盲目的自信,她根本就一直觉得秦北能赢,决不可能会输,现在秦北果然赢了,她也只是觉得秦北终于赢了而已,反而不会有太大的震撼!

    “诸位都坐吧。”秦北很随意的说道,葫芦帮的老大胆战心惊的道:“我们,我们站着就好,秦爷在,哪有我们坐的位子?”

    “让你坐你就坐,墨迹个毛啊!”秦北不悦的说道。

    葫芦帮的老大,这才慢吞吞的,在侯三身侧的一把椅子上,侧着身子,只坐了半边屁股。

    老大坐下了,剩下的几位才敢去找自己的位置。

    崔艳彬皱着眉头,把单有福搀扶过来,准备扶着他坐在小貂的下首。

    “你坐这儿。”单有福吃力的说道,顺便指了指最下首的位置,“我坐那里就行了。”

    说完不等崔艳彬搀扶,径自支撑着受伤的身体,走到秦北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想了想,单有福又站起身来,把屁股下面的座椅,搬到一边,脚步蹒跚的走到大门口的位置,按下了一个呼唤铃。

    很快便有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敲门进来,单有福道:“上菜吧。”

    那女孩子用一种很怪异的目光冲着房间内瞟了一眼,看到躺了一地的壮汉,不由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去了。

    很快,“不须归”大厨的几个拿手好菜便端了上来,与之同来的还有一箱上好的茅台。

    单有福先给自己倒了一杯,举杯冲秦北示意了一下,一直脖子,干了。

    随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同样很麻利的干掉了,而后又干了一杯。

    “罚酒三杯,先干为敬!”单有福说道:“秦爷,今儿这事儿我们认栽,您画个道出来吧,能接的我尽量都接下来。这件事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主意,跟在座的众位兄弟们无关,烦请秦爷不要把怒火,撒在他们身上,我就感激不尽了!”

    单有福也是个无比光棍的,眼见大势已去,安排好的手段都没有派上用场,当即就认错服软,还主动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让另外哥几个心存感激——虽然事实上就是他一个人在操办,跟其他几个兄弟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打输了知道认错了,早些干什么去了?小貂无比鄙视的想道。多亏了秦北姐夫给力,倘若不然,岂不是连侯三的另一条胳膊也断在这里?

    秦北从坐下开始,脸上就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抱着胳膊坐在那,目光从众人脸上逐一扫过,单有福罚酒和道歉的时候,他就那么平静的听着,直到单有福说完,秦北也没有说话。

    可秦北越是这样,在座的葫芦帮的兄弟便越是心里没底。

    侯三冷哼一声,道:“现在知道后悔了,不嫌晚了点吗?秦爷和我们刚到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单有福一脸光棍的道:“输了就是输了,扯些别的有意思吗?画个道出来我接着就是了,要钱赔钱,要命抵命,你还想把我怎地?!”

    崔艳彬连忙拽了单有福一把,陪笑道:“二哥之前是一时冲动,冒犯虎威——不打不相识,咱们满饮此杯,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接下来如何去做,就听秦爷一句话。”

    他给众人倒上酒,一脸的苦逼无奈。早就说过秦北惹不得惹不得,可在秦北大发神威之前谁听他的呢?现在秦北一出手便大杀四方,看样子这件事不能善了了。

    若是在动手之前,诚恳道歉,在崔艳彬看来,保持现在的局面,问题还是不大的。

    但是现在,就只能呵呵了。

    但愿秦北提出的要求不要太过分才好。如果秦北生气起来真的要二哥自裁谢罪的话,说不得还要豁出老脸去,求他一下。

    这个倒霉催的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谁赢了就是谁说了算,不服就是找死。

    秦北捏着酒杯转了转,酒香四溢,绝对是陈年的好酒。

    但秦北并没有喝,当众人的目光都落在秦北身上的时候,他才放下酒杯,说道:“诸位年岁都不小了。六哥都四十好几了吧?”

    崔艳彬陪笑道:“四十七了,人长得显老,说五十多都有人信。”

    忽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蹭的抬起头来,看向秦北。

    秦北冲他笑了笑。

    崔艳彬端起酒杯自己干了一个,道:“这好几年了,我总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再加上上次大病一场,几乎要了我这条老命。我想我这副模样,安安心心做个寓公不错,秦爷您觉得呢?”

    “在座的都是老江湖了,迎难而上对诸位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急流勇退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六哥,你这份胆气,我佩服!”秦北举起酒杯,一口干掉,美酒入喉,整个人似乎都要跟着燃烧起来。

    崔艳彬明白了秦北的意思。

    二哥单有福针对侯三并打断了侯三的一条胳膊的事情,让秦北已经不满足于占据京华市新华区这一片小地方——他要的是整个京华市。只有这样一家独大的时候,他才不会担心还会有人对侯三下黑手。

    崔艳彬当机立断,果断退出,提出要当个寓公的要求,意思也很明白,我把地盘吐出来,至于已经吃进去的利益,那还归我自己,用来养老。

    不知道如果单有福也退出的话,是不是也能获得同等的权利。

    崔艳彬的目光落在单有福脸上,他知道,兄弟们都听明白了秦北的意思。

    只等单有福做出决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