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98章 那一脚的风情!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谭先生,弄死他!”

    “谭先生,给兄弟们报仇哇!”

    “谭先生,打断他的五肢!”

    “……”

    谭朝咧了咧嘴,最后这一位有点狠啊,居然还嫌弃打断四肢不够,居然还要打断五肢!

    其余的哥几个都没见过谭先生出手,一个兄弟问道:“二哥,这位谭先生行不行啊?”

    单有福十分自信的道:“谭先生乃是北腿谭家的亲传弟子,乃是一位以一当百的好手……”

    那兄弟撇撇嘴,“刚才你还说那几个汉子是以一当十的好手呢!这才十来分钟吧?看看还有几个能站起来的?”

    单有福怒道:“你也跟我拆台吗?谭先生跟这些草包不一样!你们刚刚是没有看见,王小八那个倒霉催的货,出手偷袭谭先生,冲谭先生开了一枪,你们猜怎么的?”

    那兄弟小声猜测道:“躲过去了?”

    单有福撇撇嘴,“躲过去那叫什么本事!躲不过去才叫本事!——呸呸!臭嘴,坏的不灵好的灵……谭先生根本就不用躲,当时一脚飞踢,把那粒子弹就踹飞了!”

    “嘶嘶……”众兄弟传来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能一脚踢飞射出枪膛的子弹!这还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吗?!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崔艳彬颓然的摇摇头,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控制之外,却不知会向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看见崔艳彬一副死了爹的模样,单有福撇嘴道:“小六子啊,你那叫什么表情?眼看秦北就被我们干掉了,以后这京华市,还是咱们兄弟几个说了算!可惜啊,我那苦命的四弟,却再也看不到了!!”

    “四哥的死,我也很伤心,但毕竟是他咎由自取,更何况,别人不知道,咱们兄弟几个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明明是四哥自己安装的定时炸弹,没想到害人不成反害己,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进去——这其实不能怪罪在秦北身上。”崔艳彬辩驳说道。

    单有福一摆手,“我不管这些,我就知道如果不是秦北,老四根本就不会死!这件事不怪秦北,还能怪谁?别跟我说这些前因后果的,我不想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

    “二哥,终究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这世上,比咱们厉害的人物,数不胜数,为人做事,还是收敛一些,更能长久。”崔艳彬缓缓说道。

    单有福怒道:“我当然知道这世上有许多比咱们厉害的,咱们现在惹不起的人物。但可惜,这些人里面,并不包括秦北,也绝无可能包括秦北!今天,我就让他死在这里!”

    原本宽阔的帝王间,此时混乱不堪。

    那十几个假冒伪劣的所谓高手,已经倒了一地,眼见已经全部失去了战斗力。其中受伤最为严重的,却并不是直面秦北的一群汉子,而是不幸落在侯三面前的那两位,这两位被小貂一顿狂踹,且不说身上伤痕有多少,单说那脸,都已经被踹的变形了,几乎快属于扮演猪八戒都不需要化妆了的水平,早就疼的连哼哼的劲儿都没有了。

    发泄可以,但侯三不想让小貂手上沾染人命官司,硬生生的把小貂拽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里,看着秦北和北腿谭朝两人拳来脚往,战作一团。

    怪不得来之前秦北会说,让侯三过来,仅仅是为了观战而已。

    对付这些人,秦北甚至不用使出全力,人再多,也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难以给秦北造成哪怕一丝一点的压力。

    谭朝的出现,让秦北进攻的势头稍稍放缓。

    众人说了两三句话的功夫,秦北和谭朝两人身形交错,彼此之间出手就已经达到了十几招之多。

    “还算凑合。”秦北架开谭朝踹过来的一脚,同时一脚飞踢踹了回去,谭朝纵身后退,蹬蹬倒退两步,堪堪避开。这功夫,当属于秦北下山之后遇到的最为强大的一个敌人了,甚至比前些天遇到的那个师侄莫大还要略强一些,秦北判断,如果莫大和谭朝交手的话,前一百招,或许能不分胜负。

    但一百招之外,谭朝的优势会逐渐加大,不出二百招,莫大定然会惨败而归。

    “你也不错,居然能在我使出五成功夫的情况下,还坚持的住并不落败,如果你也闯荡江湖,江湖上一定会有你的一席之地!”谭朝赞叹说道:“可惜今天落在我手里,你恐怕没有出去闯荡江湖的机会了!真是可惜的很呀!准备好了接我一招,这次我不会放水了,十成力!”

    “唔……能在我使出两成力道的情况下坚持十招不败,你出门之后也可以有吹嘘的本钱了,既然你使出十成力,我使四成力的话大概还会缠斗一会儿,可惜我没有这么长时间陪你玩耍,那我就用五成力气好了。”

    秦北笑着说道。并不把谭朝放在眼里。

    “谭先生,弄死丫的!”单有福大喊一声说道,“秦北,至今为止,能在谭先生使出十成力的脚下全身而退的,全华夏也不超过二十个人!你丫的给我去死吧!”

    “是吗?那我大概不是那二十分之一了。”秦北叹道。

    单有福不屑道:“还算你有些自知之明,不过可惜已经晚了,就算你现在磕头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想多了。”秦北说道,“我何必要全身而退呢?这个姓谭的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单有福道:“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秦北也有些生气了,“原本想先把你的手下全都解决了再收拾你的,你居然没完没了的这么多的废话,还是先解决了你在干掉这个姓谭的!”

    他说道做到,身形一闪,冲着单有福冲了过去。

    谭朝的养气功夫显然比单有福要强多了,不管怎么言语挤兑,非但没有生气,还全神贯注的盯着秦北的一举一动,眼见秦北冲着单有福去了,吓得单有福尖叫一声,“谭先生快来帮忙——”

    没等谭先生三个字说出口,谭朝已经一跃而出,抢在秦北前面,拦在秦北和单有福之间,“想伤害单先生,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那就满足你!”秦北厉声道,手腕一翻,双手指甲缝里,同时扣住了八枚银针,使了一个天女散花的手法,冲着谭先生扑面而来。

    “宵小之辈,居然使用暗器!”谭朝连忙躲闪,秦北却揉身而上,手掌心在桌子上一撑,双脚飞快的交替踢出,等单有福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躲闪不及,砰砰的两脚全都踹在胸口,登时身子倒飞而出,撞在墙壁上,慢慢的出溜下来。

    葫芦帮的几个兄弟甚至都没有回过神来,等他们看清楚的时候,单有福已经摔出去了。

    单有福只觉得胸口发闷,憋了憋没有憋住,噗的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登时就煞白起来。

    “鼠辈敢尔!”任凭他谭朝再好的耐性,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失去了耐心,怒火蹭蹭上窜。

    在谭朝的保护之下,谭朝的委托人单有福居然被秦北所伤,这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简直比谭朝自己受了伤还让人难以接受!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谭朝对秦北射出的银针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他觉得这是秦北对自己动手的前兆,只顾得躲闪并且防备秦北接下来的进攻了,完全没有想到秦北居然是声东击西,他的目标丝毫未变,依旧是桌子另一头的单有福!

    谭朝大喝一声,冲着秦北扑了过来。

    那句鼠辈敢尔,是他从武侠剧里学来的,觉得此时喊出来,真真是相当的有气势!

    “最烦你们这些咬文嚼字的家伙了,一点本事都没有,只会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秦北一脚踹伤了单有福,似乎并没有消耗多大的气力,笑着对谭朝说道。

    而对谭朝夹杂着满腔怒火的进攻,眼神里充满了蔑视,似乎对此视而不见。

    这眼神,这姿势,更是气的谭朝差点跟单有福一样,喷出一口老血。

    谭朝身在半空,咬破舌尖,登时浑身力道似乎更为加强,腿部的力道发挥出了平日里十二成!

    这一腿,夹杂着谭朝的怒火,夹杂着呼呼的风声,夹杂着谭朝一击毙命的期盼!

    这一腿踢出,在场的人都看的傻了眼!

    葫芦兄弟几个就甭提了,纷纷设想,如果这一腿踢在自己身上,会是怎样一种骨断筋折的结果!甚至这一脚,能把人的五脏六腑踹的都碎成齑粉!

    旁边观战的侯三和小貂两人,一颗心也悬在了嗓子眼上,平日里侯三觉得自己的功夫还是能值得提一提的,跟小混混们动手收拾三五个的不在话下,但眼前这一脚,让他看的几乎肝胆欲碎!这是怎样夹风携雷的一脚!

    死啦啦一阵撕裂空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不是抬腿踢脚的那种呼呼风声,而是在速度和力道到达了某种极致境界的时候,凭空撕裂空气的声音!侯三判断,此时此刻,这一脚的四周围,已然形成了一个真空状态!

    好可怖的一脚!似乎连周边的空气都因为极高的速度摩擦,几乎要燃烧起来。

    “弄死他!弄死他!”单有福声音沙哑的嘶吼道!

    这一脚,就连谭朝自己,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五年了,他在腿夫的修为上,已经达到了一个堪不破的门槛,这五年来,不管如何努力,再无寸进!

    然而此时此刻,那道困扰他多年的枷锁,居然有了裂开的趋势!

    谭朝相信,恐怕从今往后,他再也难以使出这般凌厉的一脚!

    这一脚,必将成为绝唱!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