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97章 鸿门宴开场!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先生。久仰大名,今儿终于见着真佛了,快请入座。”单有福皮笑肉不笑的摆手示意,一直就在那坐着,连起身迎一下都欠奉。

    嘴上说的再客气,但行动上却完全没有表露出来,不但没有任何客气的举动,那简直是相当不客气,有点要伸手打脸的意思了,你来了?那就做吧,以你的身份,给你个敬陪末席的机会,就已经是很看得起你了。

    秦北笑了笑,看了崔艳彬一眼,眼神里的意思不用秦北说出来,崔艳彬也看得明白,这是再说,老六啊,我这是看你的面子才过来的,瞧瞧你们做的这叫什么事?明面上是你家二哥给我们道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来道歉呢!

    崔艳彬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道:“二哥,这不合适。秦北是我请来的尊贵客人,你不迎接一下也就罢了,居然给秦爷安排一个末席,是不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睡糊涂了?来来来,二哥你让一下,秦爷这边坐!”

    单有福并没有动弹,对崔艳彬笑着说道:“我最近挺好的,你有心记挂了,吃得饱,睡的香。精神头好得很。”

    这就摆明了是不给面子了,侯三怒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这就是你们准备道歉的表现?!”

    单有福冷笑道:“呦!我还说谁呢这是,这不是新华区的大佬,断臂维纳斯侯三嘛!”

    侯三怒不可遏:“六爷,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这面子人家不要哇!”

    说着拽了秦北一下,示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小貂道:“给面子不要,给脸不要脸。”

    单有福一拍桌子,怒目瞪视着小貂:“你说什么呢?!有本事你再说一遍?!男人们谈事儿的地方,哪有你一个女人说话的份?秦爷,你带一个女人来,打算羞辱兄弟们吗?!”

    小貂道:“我就说了,就说的是你。你耳朵不好,就给我听清楚了。你,给脸不要脸。”

    单有福怒火上窜,被大哥轻轻拽了一下,压制了一点火气,对秦北道:“让一个女人出面有意思吗?一个大老爷们躲在后面,秦爷,你真让我看轻啊。”

    秦北无所谓的笑了笑,道:“女人怎么了?我觉得她说的对,小貂出面跟你对话,就已经是高看你一眼了,我直接搭理你,岂不是会很掉份?!”

    那意思就是你单有福的身份,撑死了也就是配小貂和你交流一下,还不值得我秦北亲自跟你交涉。

    单有福气的哼了一声,道:“你这么说,就是没有和谈的打算了?!亏得我把兄弟们都叫齐了做个见证,你这么不给面子,还怎么谈得下去?”

    秦北道:“这话说的很好笑。和谈?!你哪只耳朵听到过我说要和谈了?今儿不是你通过老六找到我,准备磕头赔罪,道歉来的吗?”

    崔艳彬急的抓耳挠腮,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二哥你这是干什么?

    他连忙道:“秦先生,你消消气,事情肯定是有所误会……”

    转脸,又对单有福道:“二哥,道歉也好,和谈也好,咱们都能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说?大哥,众位兄弟,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单有福冷笑道:“我倒是想坐下来好好说道说道,可秦爷不给这个面子啊,派一个女人来打我的老脸,我这脸还有什么地方搁?!啪啪的呀,你倒是说话轻巧,你脸不疼是吧?!”

    一个不知道是老几的汉子站起身道:“秦爷,请入座!”

    “老五!你也跟着拱火是不是?”崔艳彬怒道,这一切分明就是因为座次排布不公允才造成的后果,如果把主位让给秦北,至少让人家看到咱们是真的想要道歉,现在给出两个末席出来,人家能高兴吗?换成谁也不能给好脸色好吧?你老五居然还就这么着让秦北入座?!

    秦北道:“不坐了。我听明白了,你们的目标是和谈,但我们的目标是接受道歉——咱们之间根本目的都不一致,还有什么谈下去的必要?算了吧,老六,我也知道你有这份心,看样子,这事儿已经不是你能决定的了的了,诸位,你们吃好喝好,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晚宴,某先告辞了!”

    说完,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小貂和侯三快步跟上。

    崔艳彬急的火烧火燎的,“秦爷,秦爷你等等,不是这样的……”他清楚秦北的目标很明确,要么道歉,要么今儿就是哥几个最后的晚宴,虽然秦北嘴上说的还算客气,但终归是这个意思不会变。

    单有福站起身来,冷笑道:“想走?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就这么让你们走了,说出去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既然你们不想和谈,那怪不得我,只能刀兵相见了!”

    说完,拎起个杯子,摔在地上。

    秦北悠然转过身来,道:“你可以啊,总算有种一回,也不枉我亲自过来一趟,怎么,还给我玩摔杯为号的鸿门宴的把戏?”

    单有福道:“你猜对了!”良久,埋伏下的刀斧手居然没人出来。

    秦北笑了:“你安排的人呢?不会吃坏了肚子都上厕所去了吧?”

    小貂道:“地上铺的都是名贵地毯,他那杯子摔在地上连个响动都没有,还摔杯为号,谁听得见啊!”

    “哈哈哈……”秦北听的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

    葫芦帮的几个兄弟纷纷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老二你这是弄的啥玩意啊?丢不丢人啊?!

    崔艳彬还在试图挽回:“冷静!大伙都冷静冷静,没有什么是不能拿出来掰扯掰扯的……”

    小貂道:“六哥,你这还停留在两年前外交部发言司的水平啊,弄个事儿就出来呼吁少动手多和谈——现在外交部的发言人都比你硬气多了好吧?!”

    秦北和侯三两个更是乐不可支,小貂的口才简直是越来越好了。

    崔六子还想继续争取一下,闻言也是憋了个大红脸,却听单有福道:“六子,别跟他墨迹!我看你小子就是越来越怂了,住了几天院把人都住傻了?也学会贪生怕死了?!”

    说完他呼啸一声,埋伏在角落里的“刀斧手”们便呼啦啦的冲了出来,挥舞着片刀冲着秦北三人砍杀过来,一副“我就是想要你死”的样子,丝毫不管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种结局。

    “秦爷!小心!”侯三略显紧张,早知道这样就不带小貂过来了。这并不是因为害怕小貂会受伤,而是担心小貂在会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但可惜的是他也忘记了他自己还是个病人,骨折才刚做手术不久,离完全恢复还远得很。

    “不用担心。”秦北说道:“几个虾兵蟹将罢了,筹划半天就这个水准,真不知道这葫芦兄弟的名号是怎么闯出来的!简直可笑!”

    秦北闪身出手,冲入战团,嘱咐侯三不用紧张,保护小貂一边观战就好。

    另一边,葫芦兄弟哥几个也有些紧张,老大说:“老二,你准备的这些人行不行啊?”

    单有福笑道:“大哥尽管放心,这些都是跟我多年的小兄弟,打起架来悍不畏死,个个都是能以一当十的……呃……”

    都说关二爷温酒斩华雄,干掉华雄之后烫好的酒尚有余温,这次葫芦兄弟哥几个可算是亲眼见识了一回,刚刚单有福还吹牛说他的小弟们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谁料想一句牛皮没有吹完,话仅仅是说了一半,那帮以一当十的好手,便已经被秦北撂倒了一半!

    单有福牛笔没有吹成,差点把舌头咬下来,大声呼喝着,“上!都给我上!去两个人把侯三和那个贱女人弄来!”

    两个汉子闻言放弃和秦北的缠斗,冲着侯三扑了过去。

    小貂别看她互怼的时候口才颇佳,一动真格的还真是有些害怕,缩在侯三身后不敢出来。

    侯三道:“你放心,就算再断一条胳膊,我也要保你安然无恙!”

    “哈哈……”冲上来的两个男子闻言笑了起来,一个道:“我们哥俩有本事打断你一条胳膊,就有本事打断你另一条!”

    另一个说:“侯三这小子全身的本事,也就剩下吹牛皮了,两条胳膊的时候都不是咱们哥俩的对手,现在只剩下一条独臂,说出去都觉得欺负人!”

    两人一边哈哈笑着,一边冲侯三冲了过来。手里的片刀舞动起来,呼呼作响,刀光闪烁,明亮晃眼,端的是杀气腾腾,霸气十足,侯三心中恐惧,但却又不能退缩,硬着头皮刚准备冲上前来,却见这俩汉子跑了没两步,噗通!噗通!两声,膝盖一软,还没等侯三出手,已经跪倒在侯三面前。

    “我去……”两个汉子大惊失色,难道是什么妖法不成?努力着想站起身来,却不知为何两条腿根本就使不出一丝气力,就跟一晚上同时跟七个婆娘大战了三百回合似的,已经是软成了一滩烂泥。

    侯三满脸惊讶的看向秦北,正好看到秦北捏着一根银针屈指一弹,正打在他对面一个汉子的小腿一个穴位上面,侯三便看到那汉子就跟他面前这两位一样,噗通跪倒在地。

    虽然侯三不知道那个穴位叫什么,但心中已经对秦北敬佩万分,瞧人家这打架打的,以命相博的时候居然跟闹着玩似的。

    忽然小貂从侯三身后窜了出来,一双尖细的高跟,胡乱的踩在那两个跪倒在地的汉子的头上脸上握着片刀的手上,疼的那俩汉子呜哇乱叫,却偏偏又动弹不得。

    一个穿着长衫的男子在一旁负手而立,忽然他动了,双脚晃出一片虚影,冲着秦北的头部踢了过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