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95章 鸿门宴!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赶到了医院,顾倾城因为今天休息,不需要上班,所以并没有下车,和秦北道别之后,便驱车回家去了。

    等顾倾城的车走得远了,秦北才走进了医院大门,在普外科的普通病房里,见到了打着石膏,挂着点滴的侯三。

    小貂趴在病床上,似乎是太累所以睡着了。

    侯三也正在闭目养神,听到开门声响,嗖的睁开了眼睛,沉声道:“谁?”

    小貂被这一嗓子惊醒过来,四下打量。

    秦北快步走了进来,在病床边坐下,“恢复的怎么样,疼不疼?”

    侯三苦笑道:“还好,没有感觉到有多疼,就是给你丢人了,没办好你交代的事情。”

    小貂很自觉的没有说话,她觉得既然选择了侯三当自己的男人,就应该充分尊重侯三的选择,侯三如果喜欢安安稳稳的小日子,她小貂就陪着侯三过安安稳稳的小日子,如果侯三喜欢打打杀杀,她就陪着侯三一起打打杀杀,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秦北摆了摆手,他并不觉得侯三没有把事情办好,也没有觉得侯三给他丢人了什么的,直接说道:“你安安心心的养伤,其他的暂时不用想。我的七情针法虽然可以治疗很多疑难杂症,但是对于你现在的情况没有什么太好的效果。暂时不能帮你什么。”

    七情针法可以治疗很多种的疾病,但同时七情针法并不是什么仙术,也有它做不到的地方,比如说侯三现在的情况,秦北使用了七情针法,得到的效果就是能让侯三尽快的好起来,但不能说让侯三现在就好起来。

    老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骨骼的正常修复,大概就是需要这么长时间,在七情针法的辅助之下,这个时间可以缩短到五十天,也就仅此而已。

    “没关系,我好的很,再过两天我想我就可以出院了。”侯三笑着说道:“从哪儿跌倒的,我就从哪爬起来,那些帮过我的,我会感激他一辈子,那些给过我羞辱的,我会一个个的羞辱回来!”

    “不用这么麻烦,今儿我们就可以把事情解决了。”秦北一脸真诚的看着侯三,“是我把你扶到这个位子上来的,我就有义务让你在这个位子上做得更稳,更有义务帮助你不但坐的更稳,还要走的更远!”

    “秦爷,我自己可以!”侯三握紧拳头,他觉得这次的事件只是一次意外,而且他有信心以后不会在出现这种意外,秦北已经帮了他足够多了,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做的更好,不让秦北再过多的担心。

    “下次吧,下次我相信你自己一定可以,但这次,我必须出面——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不知道马王爷长着三只眼!”秦北安慰了一下,说出了这次的来意,“崔艳彬给我大了电话,他们葫芦帮兄弟几个约我在湖心岛见面。”

    “那个诓骗你过去参加鸿门宴,并造成你断了一条胳膊的是他们兄弟里面的老二,名叫单有福——这次,就让他变成单无福。”

    侯三急了,蹭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急切的道:“秦爷,万万不可!这难保不会又是一场鸿门宴!他们哥几个联合起来,能力不可小看,我建议您还是不要去的为好!这件事又是为我出头,万一中了对方的圈套,我百死难辞其咎!”

    “不用你死呀活的,就算是鸿门宴又能如何?我告诉你,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偷鸡摸狗的伎俩都不会管用!”秦北笃定的说道:“如果你带着一个机枪连去三国的时候跟人打仗,就算你的对手是诡计百出的诸葛亮,那也只能是被你完虐的份,不会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可是……”侯三迟疑的道:“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万一有什么闪失,那就不好了。”

    “不用担心了,不可能会有事的,我可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绝对的实力——晚上湖心岛,你去不去?有没有胆量跟我一起去闯一下龙潭虎穴?”秦北激励道。

    “那必须有!”侯三一把扯下吊瓶:“我这就出院!陪你一起去闯一闯!”

    “这才是我心目中的侯三哥!”秦北大笑说道,“有你帮我掠阵,还有什么可怕的?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小貂忽然道:“我也要去!请你们一定带上我!”

    秦北正想拒绝,侯三已经拍板决定了下来:“好!你跟我们一起去!”

    京华市市郊有一个方圆几百亩的淡水湖,湖中央原本有一个不足一亩地大小的湖心岛,后来填湖造陆,湖心岛的面积扩展到了现在将近五十亩的样子——即便这样,也不是很大,经过拍卖之后落在了一个超级富豪的手里。

    富豪斥巨资在岛上建造了一个庄园,经过数年发展,已经成为京华市的一个旅游胜地——当然,能上岛消费的非富即贵,据说上岛的门票就要一千到一万元不等,可以享受到的服务也天差地别,大不一样。

    葫芦帮的老二单有福能在这座湖心岛上摆上一桌谢罪宴,端的是诚意十足。

    单有福不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湖心岛上,在湖心岛唯一的酒店“不须归”大酒店定下了最大的一间帝王间,其内装修之豪华,堪称京华市绝无仅有。

    “不须归……”单有福哈哈大笑,“那就别归了吧。秦北啊秦北,你今天敢来,我就敢让你有来无回!”

    酒宴当然是要准备的,但并不是给秦北准备的,单有福他们兄弟七个,已经很多年没有在一起聚会过了,这次好不容易借着这个机会聚在一起,当然要好吃好喝好玩的热闹一番,不过可惜的是老四郭崇明,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

    从派出人手去侯三的片区串货,单有福就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是按照单有福的剧本在发展!

    他故意去激怒侯三,故意安排鸿门宴打断了侯三的一条胳膊,虽然因此也付出了几个手下兄弟伤筋断骨的代价,但单有福觉得这一切都值得!

    他的目标,并不仅仅是侯三,也从来不是侯三一个人!

    “老四!你在天有灵,睁开眼睛看看!你二哥今儿晚上,就替你报仇雪恨了!”

    “你六弟怂了,但你二哥从没有怂过!”

    “葫芦帮七兄弟,从结拜的那一天开始,就应该比亲兄弟更亲!但是老六已经忘记了咱们当初的誓言!不过没关系,今天之后,京华市,依旧是咱们葫芦帮的地盘!”

    他一个人闭门发泄了一番,其余的几个兄弟便陆续赶了过来。

    “老二!这件事能行不能行啊!我听老六说,那个叫秦北的小子,可是功夫高的很,别到时候弄不了他,反被弄了,咱们哥几个就丢死人了!”

    “大哥,你能不能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你真是活的越长胆子越小了!”

    “大哥,我同意二哥的意见!秦北是个什么东西!来了京华市才几天功夫?老四就含冤不白莫名其妙的死了,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老六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要不是看在多年老兄弟的情分上,今儿就一起把他弄了!”

    “胡说!咱们兄弟之间怎么能够起内讧?别的我不管,只要我这个大哥还在一天,我就不允许这件事情在我眼皮子底下发生!”

    “这件事我们都知道,只是瞒着老六,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让老六知道了,他肯定不赞同!倒不如我们什么都安排好了,造成个既成事实,到时候把秦北干掉了,老六就算有意见,还能如何?他难道一点也不念咱们老兄弟往日的情分?绝不可能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再跟咱们翻脸!”

    众人计议停当,按照之前约好的各自安排,七点半的时候,崔艳彬乘船上岛,单有福亲自迎接出来,对崔艳彬道:“这次的事情还是多亏了六弟你从中斡旋,如果不是你跟秦北还算有些交情,我们也不大能够能请他过来。”

    “二哥,咱们兄弟之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这也是为了咱们兄弟安稳着想,到时候秦北来了,你多敬他几杯酒,我觉得秦北也不是那种一根筋不给面子的人。”崔艳彬抱拳说道。

    单有福心中觉得好笑,这件事如果能像你想象的这么简单就好了。

    不过没关系,一旦秦北一死,不管简单不简单,总归都会变得简单起来。

    “好,哥哥听你的!”单有福口不对心的说道,“那就麻烦兄弟你,在码头替二哥我接待一下,我暂时还是先不出面的好。”

    崔艳彬不疑有他,拱手道:“二哥说这话你就见外了,咱们兄弟之间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崔艳彬说完,径自去了码头。

    单有福回到定好的帝王间,一声呼啸,十几条大汉从暗处窜了出来,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把寒光闪闪的片刀,其中有那么两三个人腰里面还别着枪,单有福道:“告诉兄弟们都准备好,到时候摔杯为号,大伙一涌而出,把秦北砍成肉泥!”

    “是!”众人轰然应道。

    一个身穿长衫的汉子走了出来,冲单有福抱了抱拳。

    单有福介绍道:“这位是江湖上号称南拳北腿的‘北腿’谭朝谭先生,我相信有了谭先生帮忙助拳,这次我们一定能够手到擒来!”

    北腿谭朝再次冲众人抱拳,垂手而立,一言不发。

    “谭先生,能不能让我们见识一下您的功夫到底如何?”一群汉子中有人建议说道。

    谭朝负手一笑,指着其中一个带枪的汉子,说道:“你冲我开一枪试试。”

    那汉子站出来,对单有福道:“二爷,可以吗?我怕一不小心伤了谭先生!”

    单有福和谭朝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单有福道:“你尽管试试,如果你能伤了谭先生,我赏你五十万!”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