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89章 侯三出了意外!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烟雾刚刚腾起的时候,秦北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旋即笑了起来,这种糊弄人的伎俩,或许在别人面前好使,但在秦北眼里,根本就不叫个事儿。

    秦北脚尖一勾,把地上两把小刀子勾了起来接在手里,冲着那团烟雾正中央的位置嗖的丢了过去。

    “噗……”烟雾之中发出一声闷哼:“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位置?!”

    “团长,团长你没事吧?”青蛇的声音响了起来。

    再浓重的烟雾,也挡不住你那风骚的狐臭。秦北甚至不用用眼睛看,便能察觉出那死胖子的具体位置。

    正准备把那死胖子一举拿下,秦北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打开手机一看,却是小貂打过来的电话。

    秦北接通了手机。传来小貂略显急促的声音:“姐夫你快点来一下,呜呜……三哥受伤了!现在正去急诊处理中心的路上!呜呜……”

    在秦北的印象中,小貂并不是一个遇到事情会咋咋呼呼胡乱夸大的人,现在一边打点话居然哭了两次,一方面说明侯三在小貂的心里面位置相当重要,另一方面也说明侯三的伤势不轻。

    秦北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随即便看到那团烟雾已经渐渐散去,而原本被包裹在烟雾里面的青蛇和那个死胖子已经消失了踪影,地上只留下一片血迹。

    “先放你们一马。”秦北知道自己丢出去的那一刀已经给那死胖子造成了很大的杀伤,索性暂时不去管他,快步走回主路,拦了一辆计程车,冲着急诊处理中心的方向赶了过去。

    等计程车走的远了,远处一堵墙后面,两个人影才蹒跚的走了出来。

    胖子大腿根儿上扎着一把匕首,鲜血顺着裤子往下滴答滴答不要钱似的流,大概是失血有点多的原因,胖子的脸色很是有些苍白,“终于走了……这小子什么来头?”

    青蛇哭丧着脸道:“我也不知道哇,据他自己说是因为我杀伤的目标是他的一个病人,如果目标人物被我杀死,显得他医术不高,所以才跟我死扛!”

    “艹!居然还有这种闲的蛋疼的主!”胖子不由冲着秦北远去的方向啐了一口吐沫,结果却啐了半口紫红色的血出来,登时就觉得脑袋更晕了。

    “副团长,感谢您特意过来救我一命!”青蛇诚恳的说道。

    “呸!我哪知道你也会栽在这里!”胖子郁闷的道:“我是接了裘一枪的通知过来助拳的,没想到你小子也在京华!”

    “怎么,裘一枪的任务也失败了吗?”青蛇神色有些诡异的问道。

    胖子怒道:“岂止是失败!裘一枪还意外断了一只脚!蛋蛋都被人踢爆了一个!简直就是个废物!”

    青蛇一听这话,自己都觉得有点蛋疼:“对,他就是个废物!”

    “你也强不到哪去!你也是个废物!”胖子破口骂道,“还等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找个地方养伤?!没看见血都快流光了吗?!哎哎,你小子站稳了!”

    青蛇忽然觉得脑袋一晕,随即觉得天地都围着自己转起圈儿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喃喃说道:“恐怕我快死了,刚才那小子给我吃了一丸毒药……”

    话没说完,白眼一翻,彻底晕菜。

    胖子登时就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小蛇,小蛇你醒醒!我艹,今儿怎么这么不顺当?!”

    于是十几分钟之后,主路上便出现了这般诡异的一幕,一个脸色苍白腿上插着一把刀的胖子,背着一个晕厥过去的瘦子,挥舞着一把红色的纸币,嘴里招呼着:“计程车!计程车!”

    侯三今天也很不顺当。

    刚刚接手郭崇明留下的地盘,正是准备大展身手的时刻,却发现郭老四留下的却是一个烂摊子,手下的小弟们除了打打架收收保护费什么的其他的根本嘛都不会,也没有其他的进钱的渠道,简直距离侯三设想的新时代的小混混有极大的差距。

    你说都神马时代了还玩港台七八十年代的那一套,整天拎着个片刀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这么下去早晚不得滚进局子里吃枪子儿?新时代的小混混就不应该与时俱进,学学以经济建设为纲?岂不知利益才是维系关系最好的纽带?!

    一个原本在郭老四手下,现在已经被侯三收编的小弟便介绍说,大家伙也不是只会打打杀杀,比如某某迪厅里的摇头丸,某某夜总会里的神仙水之类的东西都是在他们手下垄断着的,带来的利润也不在少数。

    侯三果断的扇了那小弟一个嘴巴,觉得这群家伙即便是发展经济方面,也依旧还是停留在港台七八十年代的水平。你说现在做点什么不比玩这个强?弄个安保公司,谁敢跟你抢生意?弄点砂石土方的生意,趁着这大搞建设的好年景,不也一样可以垄断?

    总之可以来钱的路子有很多,但摇头丸神仙水一类的东西绝对是把自己玩儿死的节奏。

    于是侯三果断下令,作为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先把他能掌控的地盘上涉及到毒品的生意全都停掉,并且严厉警告,有谁在敢沾染这些东西,定不轻饶。

    命令一下来,倒是清净了不少,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当这个出头鸟,生怕惹火烧身,觉得侯三这新晋的大佬总有一天会撑不下去,收回这种乱命。

    这天侯三接到消息,有两个其他区域的家伙跑过这边来串货了,趁着侯三下了死命令谁都不敢继续弄的真空期,两天时间便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市场,毕竟就算侯三不让人卖了,那些瘾君子并没有消失,总会想各种途径去买货。

    侯三当机立断,决定杀鸡儆猴,带着几个兄弟把那两个跑过来串货的家伙抓了过来,往死里打。

    那俩货起初还挺硬气,跟侯三对怼,被揍的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之后总算服了软,连连道歉并且保证不会再过来串货,侯三这才把人放了。

    谁知今儿侯三接了一个电话,那俩货约他在一间茶楼会面,侯三知道这是他们搬了更大的大佬出来喝讲茶,便带了两个兄弟前去赴约。

    谁知这是对方摆的鸿门宴,根本就没有请吃讲茶的想法,侯三到了之后便大门一关,十几个小伙子围上来便是一阵群殴,侯三也撂倒了几个,但双拳难敌四手,身上大小伤痕不在少数,还被打断了一条胳膊。

    随后对方的大佬才总算出现,喝止众人,对侯三说:“别以为你接手了老四的地盘就真的是大佬了,你的身份地位还差得很,想弄死你,也就是我一句话的事儿!以后你那一片儿,既然你自己不想经营毒品生意,我就承包了,你不想赚钱我不管,但不能拦着我发财的路。当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随后让人把侯三架着丢在街上。

    得知消息的小貂慌忙给秦北打了电话。

    秦北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联系了顾倾城,顾倾城正好在医院上班,表示可以亲自给侯三诊治,让秦北别着急。

    秦北赶到医院的时候,侯三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小貂在手术室外面低声抽泣着,见秦北来了,哭的更大声了。秦北过去安慰了两句,问情况如何。

    小貂也说不清楚,只是一个劲儿的哭。

    好在时间不长顾倾城走了过来,叫秦北和小貂先去她的办公室等候,秦北自是无所谓了,小貂却直接拒绝了,表示想一直在手术室外面等着,直到证实侯三安然无恙。

    顾倾城的办公室里,她亲自给秦北倒了杯水,介绍道:“没什么大碍,脑袋没事,就是左臂粉碎性骨折。”

    顾倾城的专业是脑外,她确定了侯三没事那就是没事了,像手臂骨折这种手术普外就做的了,顾倾城还是亲自出面找了个普外的技术大拿亲自主刀,想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秦北道:“安排的这么好,多谢你帮忙了。”

    顾倾城白了他一眼,道:“从认识你开始,还真没见你这么客气过。跟我客气什么。”忽然觉得自己说的这些话有点歧义,腾的就红了脸。

    秦北笑嘻嘻的道:“我朋友的事情当然得道谢。如果是因为我的事,我才不会跟你这么客气呢,咱俩谁跟谁啊。”

    顾倾城道:“谁跟你不分谁跟谁了,少跟我套近乎——你躲远点,别离我这么近。——哎哎,你想干什么?再往前凑我喊人了啊!”

    秦北这才停下往前凑乎的脚步,笑了:“还别说,你穿上白大褂这清冷范儿,比平常更漂亮了几分。”

    “跟你有什么关系。”顾倾城翻白眼道。

    “当然有关系啊,顾爷爷已经把你许配给我了!”秦北道。

    顾倾城跺脚道:“那不算数,老人家年纪大了头脑发晕。再说了,什么年代了还玩父母之命那一套?”

    秦北正色道:“那就不说父母之命。上次我记得你还跟我求婚来着!”

    “胡说,明明是你求婚!”顾倾城一个不留神又中了秦北的语言圈套,话说了一半,脸就红了。

    “顾医生……”一个小护士推门进来,脸色有些尴尬,她刚才听见什么来着?顾医生主动跟一个男人求婚?

    顾倾城一脸寒冰的道:“什么事?”

    “方医生让我联系您,您介绍来的那个病人,出了点小问题。”

    顾倾城立刻站起身来:“侯三?他怎么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