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86章 与汽车赛跑的男人!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好了……你感觉怎么样?”秦北拔出最后一根银针,低声问道。

    对于秦北来说,侯羽倩病情的康复情况,比曹公子更为重要,甚至比给琳达治疗更加用心,这其中固然有侯羽倩容貌上成,气质上佳的因素之外,还更有一种连秦北也说不上来的感觉。

    有人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一见钟情,全都是荷尔蒙的互相吸引。

    但秦北觉得,就算没有荷尔蒙的刺激,他在看到侯羽倩的时候,也会产生一定要把她的病情治好,一定要好好的呵护她这类的念想。

    侯羽倩微微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下室内的光线。

    在秦北给她治疗之前,侯羽倩的人生是充满灰暗的,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通通都是漆黑一片,不但没有色彩,而且没有光线。

    侯羽倩也在侯三的努力下看过不知道多少知名的眼科医院,多少著名的眼科医生。

    可惜每次都带着希望而去,每次都带着失望而归。

    时间长了,侯羽倩也就不抱什么希望了,反正每次都是这样,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侯羽倩已经不想有再多的失望了,所以也就放弃了希望。

    但是就在她希望已经消失的一丝一毫都不剩下的时候,秦北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面,并且在第一次出手,便让侯羽倩感觉到了光线——侯羽倩甚至记得当秦北在第一次针灸完毕,让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几乎要幸福的哭了起来。

    长时间的黑暗中,忽然有了一丝光亮的存在。

    即便是很浅淡的光线,侯羽倩也感受到了极度的温暖,甚至在那一霎之间,侯羽倩甚至觉得,就像哥哥侯三说的那样,如果秦北真的治疗好自己的眼睛,还能让她在音乐的国度里继续徜徉下去的话,那,即便是给他当牛做马,又有何不可以的呢?

    center/center所以当秦北提出让侯羽倩搬过来和他一起住的时候,侯羽倩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了。

    不就是不用出租金的合租吗?实在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又不是她侯羽倩一个女孩子住在这里。住在这里的还有苏琳琅,还有谷苗苗,也许将来还会有其他的人。

    胡乱的想着,侯羽倩的眼睛逐渐适应了房间里的光亮。对,就是光亮!她能清楚的看到,有灯的地方,比其他的地方更亮一些,她能清楚的看到,有一双手正托着自己的脸蛋,并且放在了太阳穴的位置上面。

    “先闭上眼,针灸之后,还有一套按摩需要完成。”秦北的声音响了起来,侯羽倩却道:“让我在看一眼,只看一眼!”

    她能看到自己现在坐在一张宽阔的沙发床上,能看到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台电视机,还能看到电视机是开着的,上面的光芒一闪一闪,明暗相间,不断变换——虽然她看不清电视里面究竟在演出着什么样的节目,但那其实并不重要,管他是电视剧,还是大电影,亦或者是广告或是综艺节目,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好了。”侯羽倩闭上眼睛,她觉得,“能看到”这么简单的事情,就足以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秦北又按照一个特定的频率,在侯羽倩眼眶周围相应的穴位上面,深浅不一的按揉,挤压,搓动,如此循环往复,并不觉得无聊和疲倦。

    秦北一边按摩,一边说道:“最近有些事情要忙,可能回来陪你的时间不是很多,我忽然觉得那些乐器放在另一幢房子里不是很妥当,已经联系了搬家公司的人,让他们明儿过来人搬到这边来。”

    “不用太麻烦,如果我需要用的话,让苗苗带我过去就好了,放在这边会占据大家公用的空间,不是很好呢。”侯羽倩小声说道。

    秦北不赞同道:“我不玩音乐,了解的不是很多。但我觉得,音乐应该和我学的医术差不多吧?需要每天使用,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绝不可以懈怠!”

    “好,听你的。”侯羽倩心道:他怎么这么霸道呢。

    晚上七点,儿童医院大门外。

    翠花哆哆嗦嗦的站在路灯下面,四处张望着。

    她根本就不想过来,也不想再要那剩下的一千八百块钱,但是她不敢不来,她觉得自己后腰上一直在疼,那是吃了秦北的毒药留下的后遗症,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她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鬼迷心窍了呢?才给了两百块的定金,就把自己的良心卖了,把那些药粉加在了患者的中药里面——怎么也得给两千块的定金才能干啊!下次可不能这么傻了。

    路边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一个面色阴鸷的青年男子从车上下来,立起风衣的衣领,遮挡住大半边脸,快步冲着翠花走了过去。

    他知道他给翠花的那些药粉已经成功的放进了琳达服用的中药里面。

    他还对那些毒药粉的功效有着很强大的自信心。

    可惜他还知道,只是空有自信是没有用的,琳达中的毒,已经被一个华夏国的中医解除了。

    他更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杰克以及那个华夏国中医秦北的注意。

    他不想暴露自己,只好选择把这个该死的蠢笨女人杀掉。

    这原本是个很简单的任务,但是出错在他太过大意了。

    “以后绝对不会如此大意。”男子对自己说道,和翠花的距离已经不足十米。

    他比翠花来的要早半个小时,已经确定四周并不会出现什么潜在的危险。

    他摸出了一把造型奇特的匕首,匕首长约一尺,刀身呈现弯曲的蛇状,死在这把匕首下的目标人物已经超过十人,其中有四人是在众多保镖的重重护卫下,被这把匕首刺杀的。

    一刀痛捅死这个蠢笨的女人,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

    三米。他挥起匕首,冲着翠花的腰间刺了过去,他甚至能想象的出来,那血花随着这一刺,漫天飞舞的绝美场景,他喜欢看到那样的场景。

    翠花不停的张望前方,并不知道死神已经站在她的身后。

    秦北六点的时候就已经到了。

    秦北到达的时候,不但翠花没有到,就连使用蛇形匕首的杀手,也同样还没有来。

    他在路灯上面坐了一会儿,看到那辆黑色的轿车行驶过来,并且在路边停下。

    他身形一闪,窜到距离路灯不远的一株大树的树枝丫上面,层层叠叠的树叶把秦北的身体遮挡在里面。

    又等了一会儿,秦北看到翠花坐着一个三蹦子在路灯下停了下来。

    随即秦北看到路边那辆黑色的车子上,下来一个青年男子,捂的严严实实,看不太清长得什么模样。

    他看到那男子掏出一把造型别致的匕首,冲着翠花刺了过来。

    秦北随手摘下两片卵圆形的树叶,运转内力,随手丢出。

    薄薄的树叶夹杂着阵阵撕裂空气的声音,一枚敲向青年男子握住匕首的手腕,一枚打向那把匕首。

    当!

    树叶打中匕首,居然发出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青年男子脸色骇然,丢弃匕首,就地一滚,反应速度也是快急,另一片树叶蹭着他的耳朵高速划过,青年男子觉得耳朵一痛,居然被这片树叶在耳朵上划出一道一公分长短的伤口,树叶余势未尽,叮的一声打在地面上,居然树立在地上,硬生生的把一块水泥花砖砸出了一道裂缝!

    青年男子见状心中骇然,都说华夏国的武功高手练到一定程度,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但青年男子觉得那些只存在于小说电影之中,现实生活中决计不可能出现!

    但现在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知道这个背后偷袭的人,功夫比自己高出很多,当下施展风骚的走位手法,把匕首再次抢在手里,扭头以一个爱死形的路线冲着路边那辆黑色的轿车飞奔而去。

    一击不中,立即跑路!

    秦北从树上一跃而下,冲着那辆车子快步奔了过去。

    以有心算无心,居然还被对方跑了,一方面说明对方的警惕心很强,功夫肯定也不弱,但同时还是让秦北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

    秦北跑到那辆车旁边的时候,那辆车已经加油启动,箭一般的疾驰而出。

    自始至终,翠花一直不知道她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她心中还纳闷呢,怎么对方这么不讲信用,不就一千多块钱吗,居然还迟到!

    青年男子坐在车上,胸脯剧烈的起伏,脸上滴答滴答的冷汗直冒。

    若不是他反应的快,恐怕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

    “好在我备了一辆车……”青年男子喘气道,忽然眼珠子瞪圆了,从后视镜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车子后面,不足二十米的地方,一道人影,正飞奔而来。

    十九米,十八米,十五米!

    青年男子觉得,一定是自己醒来的方式不对!这还是人吗?这难道不是地狱里钻出来的魔鬼?!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他猛地踩下油门,迈速已经达到了一百三。

    “我就不信你还追的上!”他恶狠狠的想道。耳朵上还在往下滴血,耳垂被那片树叶划过,已然从中裂开,分为两瓣儿。

    他看了一眼后视镜,登时吓得三魂出窍!

    那个追踪而来的男子,不但没有被甩丢,反而距离他的车子,已经不足十米!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脉速表,现实车速,一百五十迈!

    前面突兀的出现一个红灯,如果此时停下,肯定会被后面的秦北追上。

    青年男子一狠心,不但没有停住,反而又是加了一脚油门,车子颤抖一下,猛蹿出去。

    侧面,一辆拉着砂石料的挂车,冲着这辆黑色轿车,拦腰撞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