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85章 有人下毒!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壮汉被污水迷了双眼,看不清敌人的方向,心中恐惧,一边甩开胳膊四下里挥舞,一边使劲的眨眼,脏水顺着流进了眼眶里面,更是疼了一个好不酸爽。

    而另一个汉子见秦北身手如此利落,躲在一边试图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决定是不是和秦北干一架。忽然他看到了抱着琳达躲在一边的顾倾城,顿时心中有了计较,悄悄的冲着顾倾城的方向摸了过去。

    “哈哈……抓了你的女人,看你还怎么在我面前得瑟!”眼见距离顾倾城的距离不过两米,这汉子伸手去抓。

    “咔!”

    这汉子都没有看清楚秦北是怎么出手的,只觉得眼前一花,秦北便挡在他和顾倾城中间,这还不算,秦北勾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折,这汉子的小臂便和上臂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清脆的骨折声响起,伴随着汉子嗷嗷的惨叫,登时便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另一个被污水迷了眼睛的刚刚能看清楚点东西,秦北已经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这汉子疼的捂着肚子躬成了一个虾米,秦北一个手刀砍在他的颈部,汉子连声音都没发出来便软倒在地。

    秦北施施然走到姜神医身边,蹲下来笑嘻嘻的看着他。

    姜神医疼的冷汗直冒,“你你……你别过来……大哥,饶命啊,我错了,我不该收您的钱,您看这样,抽屉里的钱您全都拿走,饶我一命。”

    “我问你两个问题,回答的好,我就放你一马。”秦北笑着说道。

    “您说!您说,只要我知道的,别说两个了,二十个都行!”

    “第一个问题,你怎么会有和顾云川顾老爷子在一起的照片呢?”秦北问道。

    姜神医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转,道:“老顾找我讨教一个医学难题……啊,你干嘛打我?”

    秦北听他胡扯,顺手给了一个嘴巴,“你不说实话,打你是轻的。”指了指顾倾城,道:“看到我老婆没?她叫顾倾城,是顾云川顾老爷子的亲孙女!”

    center/center顾倾城啐道:“你够了啊!谁是你老婆了!”

    秦北正手反手又给了姜神医两个嘴巴,打的姜神医晕头转向的:“我还没说话呢就挨打啊!”

    “你肯定还会骗我,先打了再说。”秦北笑嘻嘻的说道。

    姜神医顿时崩溃了:“我再也不敢骗您了……”

    秦北道:“给你两分钟考虑清楚,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他站起身来到顾倾城身边,逗了逗琳达,忽然道:“给我当干闺女怎么样?叫个干爹来听听。”

    琳达没太听明白,顾倾城翻译了一下,琳达甜甜的叫道:“干爹!”

    “哎,好闺女,这是你干妈。”秦北指着顾倾城道。

    “干妈!”琳达冲着顾倾城道。

    秦北笑道:“你看,咱俩闺女都有了,你不给我当老婆难道还去找别的男人啊?”

    顾倾城气的给了秦北一脚:“没个正行!”心里却有点小慌乱。

    “我想好了,我一定如实的回答您的问题。”姜神医颓然的说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哇:“那张照片是我找人ps的——ps就是找一张老顾,阿不,顾老之前的照片,用电脑把人像抠出来,再把我添加上去……”

    秦北捏着下巴,终于搞明白皮埃斯是个什么玩意了,但他还不明白为什么皮埃斯会被称为亚洲第一邪术——师傅说亚洲第一邪术是太国的降头术,大部分降头师都会修炼本命降,而一般的本命降都是“小鬼降”,用新死不超过七天,年龄不超过七岁的童男童女,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炼制而成,端的是伤天害理,有干天和。

    “那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在给琳达——就是那个小姑娘——开的药方里面,加上了一味毒药呢?!”秦北厉声说道。

    “毒毒毒药?!”姜神医眼珠子都瞪圆了,“不可能,决不可能!我开的方子全都是一些益气补血的方子,就算治不好病,也决计吃不死人,怎么可能往里面加毒药呢?我这中医三代祖传,医德高尚——”

    看秦北眼神不对,姜神医自动把后面的话吞回了肚子里面,医德高尚什么的有些说顺嘴了,根本就不会觉得脸红。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趴在院子里的翠花悠悠醒转,偷偷听了一会儿,忽然爬起来拔腿就跑。

    姜神医也是个脑筋转的快的,马上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是翠花!是这个臭娘们坑我!我开了方子都是她去煎药!肯定是她动了手脚!”

    “站住!”秦北连追都没追,直接吼了一嗓子。

    翠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卡的定格在那里,慢慢转过身来,一脸哭腔的道:“不是我呀——”

    秦北冲她招招手,“来,不想跟他们一样,就乖乖的过来。”

    翠花紧了紧衣服,警惕的道:“你想干什么?”

    我擦,你都中年大妈了,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啊?!简直拉低咱的品味!

    “想干也不找你啊!”顾倾城没好气的道。

    秦北冲着顾倾城赞道:“对,找你。”

    “你去死!”顾倾城气道。

    翠花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你被打我,我全都说。上次我在儿童医院蹲点,骗了一个老外过来,付了钱,开了方,我上二楼去煎药,从窗户里窜进一个人来,给了我一包粉末,让我加在药里面,说事成之后给我两千块钱——我不知道里面是毒药哇,我真不知道哇。妈蛋那王八蛋只给了两百块的定金,说好了今天把剩下的钱一次付清,还没见着人影!”

    顾倾城越听越生气,你说你们开个黑诊所骗人也就罢了,居然还在药物里面加毒药!就为了两千块钱,差点搭上一条人命!要不是有秦北在,恐怕琳达非得死翘翘了不可!

    她越想越是生气,拎着个扫帚劈头盖脸的冲着翠花砸了下去。

    “我让你加毒药,我让你加毒药!”顾倾城满腔的怒火跟着扫帚发泄了出去。顺便把姜神医也劈头盖脸的揍了一顿,姜神医不停辩解:“不是我干的,凭什么打我啊!”

    “没一个好东西!”顾倾城真是快被这群害群之马气疯了。

    等顾倾城发泄的差不多了,把扫帚塞进琳达手里,道:“你也去揍他们一顿!”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翠花的电话。

    按照秦北的要求,翠花打开免提。

    正是昨天给了翠花一包药粉的那个人打来的电话。

    一个阴沉的声音告诉翠花,她做得很好,对方很满意,约定晚上七点,在儿童医院大门口往东一百米的路灯下,交付剩下的一千八百块钱,翠花战战兢兢的想说不敢要,秦北瞪了她一眼,低声道:“答应他!”

    打完电话,秦北摸出两个黑乎乎的花生豆大小的中药丸子,硬逼着翠花和姜神医一人吃了一个,跟他们说这是秦北自己配置的独门毒药,如果继续作恶下去,便不会给他们解药,一个月之后就会毒发身亡,死状惨不忍睹。

    如果他们表现的好,一个月以后可以找顾云川求取解药。

    两个人忙不迭的答应,秦北留意到姜神医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便道:“别想着配置解毒药,这是我独门秘方。现在药性就已经开始发作了,不信你按一下后腰尾椎骨上三寸的穴位!”

    姜神医还真试了一下,只是轻轻一按,立马疼的他汗水淋淋,吓得一边看着的翠花脸都白了。

    一个小时之后,秦北等人回到了杰克的住所。

    秦北道:“杰克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陌生的面孔?”

    杰克大摇其头,笃定的道:“没有!”

    秦北道:“有人给琳达服用的药物里面添加了毒素,毒素的性质,和她之前中的毒基本一样,是不是你父亲还不死心,又派了人过来?”

    杰克表示不能确定。顾倾城道:“肯定是他!这都什么人啊,自己的亲孙女都不放过!”

    杰克道:“我不会屈服的,就算他们弄死我,我也不会按照他们的规划去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我已经跟他们断绝关系了!是他们害死了我的天使!”

    杰克暴躁不已的发泄了一阵,忽然对秦北说:“拜托你!一定要保证琳达的安全!我可以再多加钱!”

    秦北道:“我已经收了诊费了,不需要在额外加钱。在我把琳达治疗好之前,任凭是谁,想要对琳达不利,都是跟我过不去!”

    下午的时候秦北先去了一趟医院,给曹家的曹公子进行了针灸治疗,同时外敷了“昙蜜蚕沙膏”——最关键的是秦北聊天的时候多说了两句,告诉曹公子这次的配方略有调整,用到了几种比较稀缺的药材,多亏了一个曹祥云的先生帮忙,才能这么快的把药品配齐。

    曹公子点头表示了解,他虽然执意要当一个消防员,但从小在大家族里耳濡目染,当然知道秦北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而且当消防员的事情,并不排除电视小说的看多了,觉得装成一个穷小子才更有可能获得真爱。有钱人都爱这么瞎折腾。

    大约一个多月之后,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商业楼盘开始竞标,参与竞标的都是些超级大佬,在这些大佬里面曹祥云算是一个异类,不管是论资质还是论资金,都不能跟他们相提并论,然而最后决定下来却是曹祥云拔得头筹,爆出一匹硕大的黑马。

    曹祥云事后当然知道这是曹家在背后帮忙,也知道他攀上秦北这个大腿在这件事上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期间的利润,不是几套别墅能够比拟的了的。

    从医院出来,秦北决定先回家一趟,当下打车回到了姑苏园林小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