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83章 蛊惑!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谷苗苗更好奇的是,为什么秦北能知道这是叫做嗜血蝶蛾呢?还知道嗜血蝶蛾能够辅助治疗一些疑难杂症的病情——谷苗苗很是不能了解,眼巴巴的看着秦帅,等秦帅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会不会知道嗜血蝶蛾除了辅助治疗一些与中毒有关的疾病之外,还有其他的作用呢?

    比如——嗜血蝶蛾能够在叮咬了人之后,在人的身体血脉中产卵,还能通过某种特定的方式诱导孵化,最终导致被叮咬的人,痛不欲生而后惨死?

    他会不会怀疑我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谷苗苗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乱,她并不想自己的真实身份过早的暴露出来。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会认识这种蛾子?”秦北被谷苗苗目光炯炯的盯着,盯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开口问道。

    谷苗苗郑重的点点头。

    “我养过啊。”秦北很随意的回答道。他掰着手指头说:“嗜血蝶蛾,人面巨蚊,双翼飞蛇——我都养过,不过养的没有你养的这么好,当时我养嗜血蝶蛾的时候最大的也就你这个一半那么大,功效上也差得很多。”

    谷苗苗再次被秦北震惊住了,他说什么?他居然说他养过?!

    嗜血蝶蛾就不说了,他居然还养过人面巨蚊?还有双翼飞蛇?!

    谷苗苗一直认为嗜血蝶蛾的养育之法,是他们族人上千年的不传之秘,从没有想过会有别人能能够懂得嗜血蝶蛾的养育之法!至于人面巨蚊,那至少是祭司级别的族人才能够学习如何养育,而双翼飞蛇就更了不得了,至少得达到大祭司的级别,才有可能去学习!

    “你是……苗族?”谷苗苗不确定的问道,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在族人之中,肯定是没有秦北这号人的,如果秦北也是他们的族人,她谷苗苗不可能没有印象!

    “不是啊。”秦北道:“为什么这么问?”

    谷苗苗急切的追问道:“那你为什么懂得嗜血蝶蛾的养育方法?——还有人面巨蚊和双翼飞蛇?!”

    秦北一脸茫然的看着谷苗苗,“我师傅教的啊,有什么问题吗?这不你也会吗?会的人应该不少吧?”

    闻听此言,谷苗苗更是一脸的懵逼状态了,嗜血蝶蛾的养育方法,会的人的确不少,但那些人,据谷苗苗所知,都是她的族人,至于谷苗苗族人以外的人,除了秦北之外,她还从未听说过有人知道嗜血蝶蛾的存在,更别说懂得养育嗜血蝶蛾的方式方法了!

    “那你说这嗜血蝶蛾有什么用途?”谷苗苗觉得自己还是需要确认一下。

    “解毒啊。”秦北很自然的说道,嗜血蝶蛾能够分辨人体血液中蕴含的毒素,并且通过一种秦北不了解的方式把毒素从人体内吸取出来,虽然名字叫做嗜血蝶蛾,但其实这种蛾子主要吸食的还是血液中蕴含的毒素,并能很奇怪的以这些毒素当做养分进行身体的生长。

    嗜血蝶蛾这一辈子大概只会吸取一次血液,那是它在为了产卵而做准备,而当一只嗜血蝶蛾吸取血液之后,接下来的存活时间,不会超过二十四个小时。

    吸食毒素,吐丝做茧,破茧而出,继续吸食毒素。直到嗜血蝶蛾决定进行产卵的时候,才会吸食血液,而后在二十四个小时之内,必须完成产卵,随即死亡。这就是嗜血蝶蛾简单的一生。

    谷苗苗点了点头,好,很好——看上去秦北虽然会养育嗜血蝶蛾,但并不知道嗜血蝶蛾的真正用途。

    用于解毒,那只是利用了嗜血蝶蛾吸食毒素的本能,但吸食毒素,绝对不是嗜血蝶蛾的主要作用。

    嗜血蝶蛾是一种蛊!

    “就是这家医院!”从德鑫堂离开,秦北要求杰克带着他去见识一下那个老中医。

    但杰克并不记得那个老中医的诊所,究竟是在那条胡同里面了。

    “哦买噶——”杰克说道:“京华市的各种道路实在是太复杂了,进了胡同,我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

    但杰克记得他带着琳达去的那家医院,他就是在这家医院遇上的那个医托。

    很快杰克就带着他们到达了这家儿童医院。

    经过秦北的“七情针法”以及谷苗苗的“嗜血蝶蛾”共同治疗之后,琳达的精神状态明显好转,但秦北并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那个招摇撞骗的老中医。

    这种人渣的存在,就是中医在华夏国发展的老鼠屎。

    由于杰克是个老外,目标太过明显,所以就留在车上,顾倾城抱着琳达,让琳达把脑袋埋在她的肩膀上,只把那条明显有肌肉萎缩痕迹的胳膊露在外面,琳达很愉快的配合了。

    秦北把自己的头发抓乱了一些,好让自己看起来年纪不是那么小,这才陪在顾倾城身侧,装扮成一家三口,进了医院门诊大厅。

    刚准备走进门诊大厅,斜刺里一个中年妇女就撞了过来,装作不经意的撞向顾倾城。

    顾倾城并没有躲闪,两人就这么撞在了一起,中年妇女手里一叠诊断证明啊,化验报告单啊之类的东西,便散落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中年妇女连连道歉。顾倾城道:“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你大概就是故意的吧?

    “我来帮你捡。”秦北帮那中年妇女捡起几张报告单来。中年妇女道谢着,跟他们攀谈起来,好像不经意的看到琳达手臂肌肉挛缩的情况,便说,“哎呀凑巧了,我儿子也是这种病!在这家医院治疗了一个多礼拜呢。我是来办理出院手续的。”

    “哦?”秦北貌似很惊喜的问道:“那你儿子已经好了?这家医院水平不错啊!”

    “好什么呀,都是骗人的!”中年妇女演技居然还凑合,眼泪刷的就下来了:“花了好几十万,不但没见好,还越来越严重了,要不是姜老中医,我儿子恐怕就——”

    顾倾城撇了撇嘴,还是追问道:“姜老中医?是什么人啊?”

    中年妇女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好像觉得又能成功欺骗一个,换了副表情道:“我听人介绍,说姜老中医最擅长治疗这种病,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过去治疗了一个疗程,还别说!效果特别明显,现在他已经能自己用筷子了!”

    顾倾城心中不由感慨,这医托的道行不低啊,都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套路了,如果说某个家庭会有琳达这样一个小病号的话,还真有可能会上当受骗——杰克不就上当了吗?

    “真这么见效啊?!”秦北惊喜的说道:“姜老中医现在在哪,我们能不能过去看看啊?”

    中年妇女心中暗喜,但嘴上说道:“可能不行了呢,姜老中医固定一天只看五个病人,要知道姜老中医名声在外,可不仅仅是京华市的病源,甚至京都市的,上京市的,甚至还有西京市的病人不远千里,过来找姜老中医问诊呢!”

    “那可怎么办才好?”顾倾城装模作样的拽着秦北的衣袖,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琳达趴在顾倾城的肩膀上,使劲儿的咬着顾倾城衣领,生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秦北叔叔和顾倾城阿姨,还真会装呢!

    “哎……”中年妇女叹道:“相逢就是有缘分,谁让我们今儿在这撞见了呢?要不这样,我带你过去看看,但成不成我可就不能保证了,姜老中医整天那么忙,不能确定一定就有时间啊。”

    “多谢,多谢了,真是太感谢您了,您放心,就算今儿姜老中医没有时间没有名额了,我们也不会介意更不会放弃的,为了孩子好,我们豁出去了,今儿不行的话,明儿我们就一大早过来排队拿号!”顾倾城道。

    “谁说不是呢,我们这些做家长的,累死累活的赚钱,不用就都是为了孩子们好吗?你放心,就算姜老中医没有号了,我也豁出我这张老脸去了,给你们求一个号过来!”中年妇女拍着胸脯保证说道。

    她招招手,叫来一个三蹦子。

    秦北惊讶道:“您不是说要去办出院手续吗?不能为了我们耽误您的正事儿啊,您还是先去办理您的手续吧,我们不着急。”

    中年妇女马上道:“不不,我的事不着急,这不就是看着你们有缘分吗?都是为了孩子好啊!咱们还是先给孩子看了病,我回头再来办也行,真不着急!”

    顾倾城“感动万分”的道:“大姐,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了,要不是你,我们还得多走多少弯路,多花多少没用的钱啊!”

    “看,说这个就见外了不是?赶紧上车吧,一会儿就到!”

    三人钻进了三蹦子里面,很快出了儿童医院大院,转过一个小胡同里面,一直往前,绕来绕去,足足绕了半个多小时的功夫,才在一个胡同的尽头,一个简易的二层小楼建筑面前,停了下来。

    秦北暗道,怪不得把杰克转晕了不认识路呢,赶明儿让秦北自自己单独过来一趟,也一样找不着门!

    “这也太偏僻了吧?姜老中医这么名气大的一个医生,连西京的病人都上门问诊,居然就住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秦北站在这二层小楼的建筑面前,疑惑的问道,旁边不远处就是一条臭水沟,秦北甚至怀疑是不是到了棚户区了。

    中年妇女眼珠子一转,道:“酒香不怕巷子深。再说了,如果姜老中医不藏严实一点,整天问诊的病人这么多,还不把姜老中医烦死啊,就这样还整天病人不断,上门求诊的还经常得需要买黄牛票呢!”

    她一边说着,带着众人走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