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74章 看你往哪跑!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懒得搭理这莫名其妙的老太太,自顾自的在那给谷苗苗按摩。还别说,谷苗苗的皮肤很好,摸起来柔柔软软的,很让秦北有一种忍不住想吃一口的冲动。

    “你起来!”忽然一声大喝,在秦北耳边响了起来。那穿着大花裙的老太太正冲着秦北双目圆瞪,一副恨不得把秦北吃了的模样。

    这一嗓子吵到了谷苗苗,她不安的扭动了一下。

    “你有病啊,乱吼什么吼?没看见正休息呢吗?!”秦北压低了声音怒道。继续给谷苗苗做按摩,好在秦北的按摩手法比较特殊,很快谷苗苗便安静了下来。

    “我说让你起来!”老太太拽了秦北一把。

    “凭什么呀?”秦北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窜,没完没了了是吧?

    “我得坐这儿。”老太太双手叉腰蛮横的说道。

    “哪儿凉快儿哪儿玩儿去,别跟我动手动脚啊!”秦北已经快到了爆发的边缘,要不是看她是个老太太,早就跟刚刚那个找事儿的汉子一样,把她拎起来从窗口丢出去了。

    “哎,你这年轻人你怎么骂人呢?我说你懂什么叫礼貌不?”老太太急眼了。

    另一个老太太也煽风点火的道:“现在的年轻人啊,越来越不知道尊老爱幼了,一点公德心都没有!”

    大花裙的老太太道:“谁说不是呢。明明看见我们两个老人上车了,你说你不但不让座,还在这眯着眼假装睡觉,嘿,以为我看不出来啊,别看我年纪大了,眼神儿可好使的很,别想骗我老婆子!”

    另一个老太太道:“就算他没看见,就算他真有些困了,可我们也不是没有提醒他让座啊,你瞅瞅这小伙子,不但不说让座吧,他还骂人!大伙给评评理!”

    原先车上的乘客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的往后缩了一下。

    评理?谁敢跟他评理啊。一言不合就把人从窗子里丢出去,摔个半死算谁的?

    “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可不能站的时间长了,哎呀我头晕……”大花裙的老太太捂着脑袋说道。

    后上车的那一堆学生情侣有些不忿了,男的一直在摆弄手机,“我给他拍下来发网上,人肉他!让广大网友唾弃他!找到他的地址弄死他!”他上车来的晚,没见识到秦北的彪悍之处。

    我了个擦擦的,这俩老太婆口才可以啊!

    听她们说话中气十足的,广场舞没跳够,跑这儿来败火来啦?!

    秦北冷笑道:“尊老爱幼?那也得值得我尊敬才行!我朋友工作了一晚上都没休息,好不容易睡上一会儿,你们一上车就大吼大叫的,窜过来就汪汪的狂吠让我起来?!谁把你们惯出这么大毛病来了?”

    大花裙的老太太道:“我管你晚上睡没睡?你说没睡就没睡啊?赶紧的,起开!”

    “警告你啊,你别往前凑啊,别以为你胳膊腿儿的老的都快动不了了,我就不敢揍你!”

    “你说谁呢!”大花裙老太太急眼道:“你说谁老胳膊老腿儿动不了了呢?我来跳广场舞的时候一溜气儿走过来的!走了两个小时中间不带休息的!到了地界儿接着就跳!一跳就是三四个小时不带喝口水的!”

    说完好像觉得说漏嘴了,刚刚她才说站的时间长了头晕来着……

    “说旁的没用!赶紧的,我不行了,我得坐下。”老太太吼道:“你还有良心没有?欺负我一个孤老婆子算什么本事?!”

    秦北忍无可忍了,“你有完没有?最后警告一次,你在敢这么大声的乱吼,小心我让你一辈子说不出话来!你属乌鸦的啊?!聒噪!”

    “我就吼了!许你骂人,就不许我喊两声啊?我平常说话就这么大声音!正府都管不着这个!用得着你……啊……哈……”

    老太太正吼的带劲儿呢,忽然嗓子就跟哑了似的,啊啊的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秦北冷笑一声,手腕一翻,把银针收了回来。

    “好吵……阿北,发生什么事了吗?”谷苗苗昏沉沉迷糊糊的说道。

    秦北在她耳边小声道:“没事,刚飞过来一只乌鸦,呱呱的乱叫,我已经把它轰走了,你睡会儿吧,还得两站地才能到呢。”

    “那我就睡了哈……”谷苗苗翻了个身,侧脸躺在秦北的腿上,小嘴儿好巧不巧的正对着秦北裤裆中间的位置,呼出来的热气儿噗噗的往秦北小兄弟的身上吹,吹的秦北的小兄弟都有些支起帐篷的趋势了。

    秦北顿时觉得嘴巴干燥,浑身燥热,脑海中居然开始浮现某种少儿不宜的场景。

    “啊……啊啊!”

    那被秦北扎了一针哑穴的老太太指指嗓子,指指秦北,冲另一个老太太比比划划。

    “哎呦我的老姐姐,你的嗓子这是怎么的了?”另一个老太太根本看不明白这大花裙的老太太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

    大花裙的老太太啊啊啊的鬼叫半天,愣是没发出声音来。心里急得要死,可他就愣是说不出话来。

    这场景太诡异了,之前在车上的乘客们,纷纷在想,刚才那年轻人秦北说,再聒噪就让她说不出话来,这还没两句话的功夫就变成了现实。再联想不久前秦北一只手就把一个壮汉从车窗里丢出去,以及双脚钉在地上就能支撑两个人站立,还不随着公交车来回乱晃……

    顿时觉得,这年轻人不简单,虽然他们不知道秦北使的是什么功夫,是怎么达到的这个目的,但他们都明白,这年轻人得罪不得,端的是有些手段!

    说不出话来的老太太急的脸红脖子粗的,还在那啊啊的比划着,可惜的是乘客们除了看戏,就是看戏,也没人上来帮个忙啥的——事实上他们也全程围观了这老太太的表现,实话说实在是不敢恭维,依仗着年龄大一点,就到处耍威风,嫌弃这个嫌弃那个,满嘴谎话还吐沫星子乱飞,端的是要人品没人品,要素质没素质。

    甚至有些经历过被老头老太太逼着让座的人,还悄悄给秦北点赞,觉得秦北这活做的解气的很!

    你说你要是真的七老八十动换着不方便也就罢了,明明去跳广场舞的时候还一口气走好几个钟头,接着还能有气力跳上几个钟头的舞蹈,跑这儿滥竽充数来了哈!

    眼见没人给自己撑腰,唯一能互相唱和的老姐姐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就说不出话来了,另一个老太太也不得不偃旗息鼓,车厢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不给老人让座,还把老人气的差点晕厥——起个什么标题更能吸引点击率呢?”拿着手机拍摄的那对小情侣里面的男的,大马金刀的坐在座位上,沉吟说道。

    女的说道:“你看那些写网文的,一个个把章节名起的越来越露骨,实际上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害的人白白的期待半天,看完了连个啪啪啪都不敢写——你可以跟他们学啊。”

    “岂止是啪啪啪不敢写,连打个啵都不敢写详细了,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男的不屑的说道:“不过你说的挺对的,就照着他们那样子发标题。”

    “我想了一个好的,一个年轻男子和两个老太太三批……就用这个,一准能火!”女的说道。

    男的想了想,道:“还得加上几个字,我觉得应该这么写:公交车上,众目睽睽,一个年轻男子和两个老太太三批……”

    两人越想越觉得这事儿能行,立马编辑了发了出去。

    发完之后,女的在男的脸上亲了一口:“老公你真棒!老公你太有才了!我爱死你了!”

    男的说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其实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你想的这个标题,稍稍一润色,简直是绝了!”

    “嗯哪,我们两个都很棒!老公我现在有点想了……”

    “别发骚,这么多人呢。”

    “没事,我用裙子把你腿盖上,你拉开拉链就行……”

    虽然距离有点远,但秦北把这些话一字不落的全都听见了,他耳朵好使啊。

    他还能听见那女的低沉的哼哼声,以及隐藏在公交车咣咣的声音中,那不易察觉的噗几噗几的水声……

    原本已经很好的压制下去了,不知道怎么的小兄弟居然就又抬头了,而且这次抬头的比较厉害,直接啪的一下敲在了谷苗苗的小脸蛋上。

    秦北心中悲愤不已。这叫什么事儿啊!

    “别捣乱!”谷苗苗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在清醒的状态下,一巴掌拍在秦北那已经抬头的小兄弟身上,这下可好,小兄弟蹦的一下就反弹回来,直接敲在谷苗苗的嘴唇上面。

    “唔……别闹,再闹我咬死你……”谷苗苗含混不清的说着,樱桃小嘴微微张开,作势就要一口咬下去!

    秦北登时被吓得白毛汗都出来了,这一下咬下去,疼个半死都是轻的,万一影响了以后的功能可咋办?

    他连忙躲闪。

    “咦……还敢跑?”谷苗苗迷迷糊糊的一把抓了下去,直接攥在手里:“看你往哪儿跑!”

    秦北登时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也不敢乱动了,怕万一谷苗苗发了狠,一把拽下去可就啥都玩完了,僵硬的身子就这么硬撑着,心里祈祷着:软,软,软——

    可惜。

    然并卵。

    它就跟股票上的一只超牛股似的,一直这么坚挺,从来不做妥协。

    晃晃荡荡的公交车终于停了下来,广播的声音响起:

    终点站到了,各位乘客请带好随身行李,后门下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