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62章 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之前看过一个广告觉得很是牛叉。

    “先生,别忘了你的店铺。”

    “不……这是你的店铺。”

    他一直觉得这个广告水准不高,有些太假。

    但是今天他做到了。从一开始留下这间店铺,秦北就没想过他自己来操作经营,一来是他并不擅长这个,二来是他也没这个时间——他一直没忘记来到京华市的主要目的,就是红尘炼情。

    “这……”谷苗苗还是有些迟疑了,两个平时相熟的女孩子已经凑到了谷苗苗身边来,急乎乎的翻看着谷苗苗面前摆着的那叠文件。

    这个刚刚被她俩狠狠地鄙视了一番的男人,不仅仅不需要依靠谷苗苗养着,居然还如此的出手不凡!第一次见到他,他来购买一些中药,没有钱支付,是谷苗苗替他付的账。第二次见到他,他不但狠狠的打了欺辱谷苗苗的那个程巫婆的脸,还送上如此一份厚礼!

    “你这是,遇到金龟婿了啊。”一个女孩子的眼睛里已经全是小星星了。

    另一个女孩子则不同意辩驳道:“这哪是金龟婿啊,这分明是潜力股——哦,已经爆发了,这是牛股!”

    第一个女孩子拽着谷苗苗问道:“你去问问他,还有没有哥哥弟弟之类的?!”

    “这份礼物太重了,我不能要啊。”谷苗苗小声说道。

    “你傻啦,你居然不要?你就酸吧!酸死你算了!”

    “这时候千万不能矫情啊,我听说那些有钱的男的最讨厌女孩子矫情了。”

    “对呀,既然他说了给你的,你就大大方方的收下,男人就喜欢这样的女人。”

    谷苗苗翻着白眼:“说的跟你们好像多了解男人似的。”

    “至少比你了解的多,你才多大?有十八岁吗?”

    “对呀,听姐姐的,姐姐不会害你——下个月给我俩涨工资不?”

    谷苗苗乐了:“这才是你俩的根本目的吧?!”

    秦北在一边听着三个女孩子小声的嘀咕着,笑了笑,说道:“我不擅长经营,也没有时间经营。既然你喜欢这份工作,就当是帮我的忙了,替我好好经营这间店铺,可以吗?”

    谷苗苗用力的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店铺的归属,就这样轻易的决定了下来。秦北很高兴,谷苗苗很高兴,和谷苗苗相熟悉的两个店员,当然也很高兴。

    当然有高兴的人,就会有不高兴的人,程云算是一个,裘三观当然也算一个。

    被扫地出门的程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最终还是选择了给裘守藏打一个电话。

    可惜的是裘守藏现在已经被裘三观禁足在家,这一点就连裘三观的夫人都没有表示异议。

    裘守藏手机被封停,闭门谢客,概不见人。裘三观一直趴在书房里写写画画,筹谋究竟用何种手段来对付秦北。

    裘夫人当然也没有闲着,她通过各种关系联系了一家鹰国的医院,准备把裘守藏转过去在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裘三观谋划了大半天的时间,却被一个电话打消了所有的想法。

    电话是裘三观的大哥打过来的,转达的却是裘府曹老太君的意见。

    曹老太君辗转从曹家人那边听说了裘三观和秦北之间存在一些龌龊,并且得知秦北正在给曹公子进行治疗,更重要的是,秦北给曹公子进行的第一期的治疗,已经初见成效。

    在这种情况下,曹家那边当然不希望因为裘三观而影响了整个大局。

    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大局,莫过于曹公子能够恢复正常。

    至于裘三观在秦北这边受了多大委屈,才不是他们要关注的事情。

    甚至有些曹家人恨不得裘三观再多受一些委屈才更好——谁让他裘三观不是裘府曹老太君亲生的呢?当初能分给他一个亿,就已经很是给他面子了。

    裘三观的两个哥哥,每个人大概分到了十亿左右的家产,他们两个加起来的综合实力,才是裘家为什么能够成为京华市四大家族“钟郭祖裘”之内的根本原因,至于裘三观,充其量是个拉大旗作虎皮的拖油瓶而已。

    对于曹老太君的意见,裘三观不得不正视起来。要知道当初正是在曹老太君的坚持下,裘三观才能有幸分得那一个亿的财产,虽然这一个亿连裘家整个家产的二十分之一都不到。

    但对于搬过砖,扛过包,收过破烂的裘三观来说,这笔钱已经是很大很大的一笔巨款了。

    他只能选择听老太太的,数年之内,暂时对秦北退避三舍。

    秦北解决了药店的归属事宜,正准备跟谷苗苗套套近乎顺便趁机对谷苗苗养成一下,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打乱了他的节奏。

    电话是小貂打过来的,她需要秦北的帮忙。

    谷苗苗刚刚接手德鑫堂药店,事情烦杂,千头万绪,有很多事情需要梳理。更何况这是秦北托付给她的,她觉得有必要把事情做的更好。

    “你有事的话,就去忙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谷苗苗甜甜一笑,身份转换的很快,马上就是一副主管的模样了。

    “也好,我有点事需要处理一下。我相信你能做的很好,你也要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好。”秦北从药店走出来,在街上打了车,冲谷苗苗挥了挥手。

    等秦北坐的车子走远了,两个姑娘凑到谷苗苗身边,一个说道:“苗苗你傻了啊?怎么放他走了?不趁着这个机会把他拴牢,脑子进水了么?”

    另一个说,“我猜他肯定是被别的女人约走了,苗苗啊,你长点心吧。”

    谷苗苗心说,你猜对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有些事情是上天已经注定的,从遇到秦北的那一天开始,谷苗苗就相信这一点。

    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那是星辰大海。

    至于其他的女孩子,不过是圈养在院子里池塘中的锦鲤罢了。

    虽说看着花俏,但她们根本无法承受星辰大海的征途。

    小貂最近开心的很。

    纠缠多年的某种隐疾,在秦北的治疗,以及小貂刻意的压制,不间断的口服那极其难喝的中药汤子的共同努力下,已经没有了复发的迹象。

    她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了——不,人家还是个女孩子呢。

    生意步入正轨,比她小的店铺没有她的竞争力。跟她同样规模的店铺没有她有这么强硬的后台。比她规模大的店铺,对应的是不同的客户群体。

    店铺里每天都门庭若市。每天都有不菲的销售额。她又额外招募了两名店员,正在商量把临近的一间店铺盘过来的事宜。

    六爷崔艳彬虽然只在开业的当天露过一面,但他手下的那些小弟,包括肥猫和老炮等人在内,莫不知道这间店铺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店铺的主人小貂,那可是能被六爷称作妹妹的人物。

    顺带连小貂店铺所在的这条街,都安稳了许多。

    客人多了的时候,最令人讨厌的就是扒手。

    有一次一个客人看中了一件衣服,准备付款的时候发现,钱包被偷了。钱包里面钱并不多,一千来块的样子,客人也很是无奈,只能自认倒霉。

    但小貂却不这么想,她把那位客人暂时留了下来,让她稍等一会儿。

    随即小貂就给侯三打了个电话。

    自从上次小貂钱和卡被偷,侯三送还回来,并且奉上偷东西的小贼的一根手指的时候,小貂就明白,侯三的势力虽然不如六爷他们那般霸气,但在这个特定的行业,还是相当有话语权的。

    而且在小貂新店开张的那天,侯三还亲自过来,封了一个红包呢。

    侯三接了电话,很快就赶了过来。

    对那位客人简单的询问之后,侯三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两个男子就拽了一个相貌还算清秀的大男孩过来,看样子不过十七八岁。

    “啊……”客人认了出来,“在平价超市门口,他撞了我一下,还跟我道歉,然后向我问路来着,他不可能是个小偷啊!”

    大男孩苦笑一声,从兜里摸出一个钱包送还回来。里面除了那一千多块钱,还有两张卡和一张身份证,照片上分明是客人的模样。

    客人的眼珠子登时就瞪圆了,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侯三冷声道:“我告诉过大伙,活儿,可以做,但这家店铺的客人,谁都不能动,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

    大男孩低着头道:“侯爷的吩咐我哪敢不听——我真不是在这家店里动的手。您得明察。您要是不分青红皂白也砍我一根手指,我是不服的。”他知道上次有个兄弟就是因为动了小貂的东西,被侯三喝令自断了一根手指。

    侯三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既然不是在我的店里下的手,你就饶他一回吧。”小貂对侯三笑了笑说道。

    侯三这才摆摆手,“滚吧,下次长点记性。”

    “谢侯爷!”大男孩大喜过望,转身又对小貂鞠了一躬:“谢谢胡姐!从今儿起您就是我的亲姐!”

    那客人失而复得自然是大喜过望,不但在小貂的店里把现金花光了,还从卡上刷了两千多块下来买衣服,最关键的是小貂这里让她见识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在别处丢的钱这老板都有能耐给你找回来,随便换成哪家店铺都是做不到的。

    这当然值得她替小貂大肆宣扬一番,来小貂店里购物的客人就更多了,这倒是意外之喜。

    侯三解决了事情,也没多说废话,拱拱手,转身就走。

    小貂却对侯三更加好奇了,她决定多了解一下这个男人。

    而好奇,往往是沦陷的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