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59章 窝囊的裘三观!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告诉那个白痴——哦,也就是你儿子,离谷苗苗远点儿。”秦北说出了第一个条件。

    这个条件很简单,裘三观想也不想就直接答应了。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中间有个窟窿的女人多的是,再者说裘守藏也不是什么三贞九烈非得一棵树上吊死的主,只是这次意外撞上了秦北的女人而已。

    “把你儿子名下那个什么什么药房送给我。”秦北又提出了第二个条件。

    “德鑫堂。”裘三观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了,药房不大,也得值个百八十万的样子,白送出去实在是有些可惜了,但可惜的是形势比人强,“我答应你。还有其他的条件吗?”

    秦北和裘三观之间,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解不开的过节。

    和裘三观之间,主要还是裘三观为人太过霸道,去顾倾城家拜访顾云川的时候,保镖居然把顾倾城的房门都封了,连顾倾城自己出门都受到了限制,比丫的在自己家还牛笔哄哄的。

    和裘守藏之间,则是因为他骚扰谷苗苗的事情了。

    其实如果裘三观肯道个歉,秦北反倒不一定把他逼到这个份上,可惜的是裘三观根本不这么想,他从没想过自己或者他的儿子做的有什么不对的,把所有的错误都堆在了秦北身上。

    “你道个歉吧。”秦北直接说出了第三个条件:“这是我最后一个条件。”

    裘三观一愣,这也算条件吗?

    除了搭上了德鑫堂,能值个百八十万,剩下的两个,根本算不得条件嘛!

    “真就这么简单?”裘三观有些怀疑人生了。他换位设想,如果自己是秦北,非得敲诈个千八百万的不算完。

    “你儿子回家的时候没跟你说?我告诉他了呀,想要你儿子活命,你得亲自给我道歉!”秦北笑着说道。

    “这……”裘三观的脑袋有些不转弯了,他从没想过秦北说的条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但可惜的是,就算能够重来一次,裘三观大概也不会直接选择答应给秦北道歉,他依旧会选择现在这条路。

    道歉那是脸面问题,为人活到裘三观这个份上,大概也只为这张脸活着了。

    你不给我脸,我就弄死你。就这么简单。

    万一弄不死呢?

    得,那就只能不要脸了。

    “对不起,我道歉。”裘三观低着头说道。

    至于错在哪了?裘三观并没想过会是因为他太跋扈的原因。

    他觉得自己错就错在没有详细调查秦北的身份地位。

    如果秦北被裘三观毫不留情的碾压了,这个错误,也就不成为一个错误了。

    在秦北之前,同样的错误裘三观犯了根本不止一次。只是没有遇到过秦北这样难缠的对手罢了。

    “明儿还有一天时间。我什么时候拿到德鑫堂大药房,就什么时候让你儿子恢复正常。你儿子的命,掌握在你的手里。”秦北说完,拍屁股走人。

    莫大连忙跟上。

    小白想了想,经过这件事,恐怕在裘三观这儿也没法继续做下去了,“等等我啊……”

    他也追了出去。

    病房里只剩下裘三观和流着哈喇子的裘守藏。

    今儿整整一天的功夫,裘三观接待了不下七八个医学专家。

    但可惜的是这些专家们看过裘守藏的病情,以及之前的化验检查单据之后,纷纷表示无能为力。

    秦北的手段,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破解的。

    “明儿一早就去办手续。”裘三观这么想着,又一次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生疼。

    这脸啊,被秦北扇的已经快没有了。

    你丫的给我等着!不会让你得意太久!

    路边,一家很普通的小饭店里。

    “师叔,您请坐。”一路走来,莫大咨询了不少有关修行上遇到的问题,秦北一一耐心解答。虽然秦北言语比较简单,但仍旧是让莫大很有一种醍醐灌顶般的明悟,因此对这个年龄比自己还小的小师叔也就更加的崇敬了。

    众人落座,随意点了些吃食,小白为了表忠诚,说道:“秦先生,您对裘三观还是太客气了,其实没必要啊。”

    莫大踹了他一脚,“叫师叔祖!”

    秦北连连摆手,“称呼上不用太在意——小白,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小白道:“我虽然不知道裘家究竟有多少钱,但裘三观的身价,过亿是妥妥的。您就只是要了他一个小药店儿,值不了个百八十万的,他当然没意见了。再者说,您为什么非得要求他道歉呢?一点实际用处都没有哇。”

    秦北笑道:“我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他最不乐意干的事儿,他越是不想跟我道歉,我非逼着他道歉不可,我乐意,我高兴。”

    小白道:“您真是不按常理出牌。不过活到您这份上也真是没谁了,有钱难买老来瘦我乐意啊。”

    “这话说的我爱听。”秦北又道:“你说他身价过亿?看着不像啊,妥妥一个混混的做派,看不出居然是个土豪。”

    小白凑过来小声道:“我听说这裘三观年轻的时候扛过大包,搬过砖,也当过混混,后来裘老太爷临终前才把他召唤回来,分了他一个亿的家产——裘三观不是裘家老太太亲生的。”

    “怪不得这么嚣张跋扈。”莫大乐了,“这丫的本质上还是个混混啊。”

    小白道:“谁说不是呢。这人的命啊,就这么操蛋,你说裘三观要不是有个好爹,现在混的还不一定比我强呢。你说就这么个玩意,倒是娶了个特有能耐的老婆。现在家里的生意都是裘夫人在掌管,裘家两个丫头本事也都不小。不过这裘守藏,比他爹还混蛋。”

    秦北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次坑的少了,没关系,下次接着来。”

    小白猥琐的笑了:“您还别说,裘守藏除了会打洞,别的还真不会。”

    说话间酒过三巡,莫大道:“师叔,我身上这隐疾,按照您说的锻炼方法,半年之后就真的没事儿了吗?”

    秦北没好气儿的道:“废话,我说的还能有假。”

    莫大不好意思的道:“我不是不相信师叔您。按理说我应该追随在您的身边,经常听取您的教诲,可实在是有些事情不得不先去处理一下,能来京华市,只是路过,明天就得走。”

    “哦,那没事,你去办你的事儿,按照我说的方法练习下去,半年后一准儿没事儿。”有空我还得堪破情关呢,哪有时间一次次的教导你啊。想了想,秦北说道:“最近有你师傅的消息吗?你知不知道在京华市你师傅还有什么家人?”

    莫大摇了摇头,“师傅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也是好长时间联系不上了。至于京华市有没有师傅的家人,这我还真不知道。”

    秦北笑骂道:“怪不得你就是个记名弟子,你师傅啥情况你一点都不知道哇。”

    莫大一阵汗颜,他倒是想知道来着,苏远亭不跟他说啊。

    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莫大表示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秦北知道。

    至于小白,莫大准备带在身边再训练几年,小白正愁没处收留,闻言当场答应了下来。

    三人正说着话,两个小混混闯进了小饭店里面来,自称是江湖安保公司的,收取一千块的安全保护费。老板不敢得罪,只能出钱了事儿,谁知刚拿出钱来,又进来两个打扮差不多的小混混,声称是四海安保公司的,也要收取一千块的保护费。

    老板顿时苦瓜脸了,出保护费就很心疼了,还一下来了两家。

    这时候江湖和四海的两拨人也瞅见了对方,互相扯皮起来,随即动了手。

    两拨人越打越热闹,食客们吓跑了不少。

    小白注意到秦北有些皱眉,便自告奋勇的走上前去,一手一个,拽着那四个小混混扔了出去。

    秦北皱眉的原因却并不是小混混们打扰了他吃饭,而是这种治安情况闹下去,平白给苏琳琅增加了许多工作压力。

    小混混们被丢出去之后,店老板过来劝说:“几位赶紧走吧,他们肯定回去喊人去了。”

    莫大皱眉道:“这么乱套,警察也不管吗?”

    店老板苦着脸道:“管啊,怎么不管,他们管不过来啊!像这种闹事的,抓进去关个三五天又放出来了,放出来就接着闹事儿。那警察们连治安的带刑警的拢共才几个人?抓都抓不过来。”

    正说着呼啦啦脚步声响,一下子冲进来七八个人,个个面带煞气,拎着棍子的,拎着钢管的,冲着秦北他们走了过来。

    没走几步,呼啦啦又是七八个人冲了进来,把本就不大的小饭店撑了个满员。

    两拨人互相看不对眼,差点就打了起来。

    秦北道:“你们谁是领头的?让你们老大出来说话。”

    “草,你谁呀,你管得着吗?”

    “兄弟们,就是这几个欺负我们的兄弟,先弄他们,咱们的事儿以后商量。”

    这么一说,两拨人也不互怼了,一个个横眉怒目的看着秦北,准备冲上来给他来个乱棍打死。

    “把他们的头弄来。”秦北淡然说道,有免费的劳力可以驱使,秦北才懒得自己动手呢。

    莫大吩咐道:“你弄那一拨,我弄这一拨,看谁先完活儿。”

    小白道:“好。”说完冲进了人群中——他觉得比实力肯定不是教官的对手,只好先下手为强了。

    一群小混混们闻言大笑,凭你们俩就想对付一群人?喝酒喝大了吧?

    五分钟后,莫大脚下躺了七八个,拎着一个壮实一些的丢在了秦北脚底下。

    六分钟后,小白也解决了战斗,同样也拎了一个汉子出来,扔在秦北脚底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