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58章 煞笔的凝思!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我和你师父,师出同门。苏远亭是我的大师兄。”秦北解释说道。

    莫大还是一脸懵逼,你说是我师叔就是我师叔啊?虽然你功夫很好,也不能冒人亲戚啊——关键是你丫的比我还小呢。

    小白也蒙圈了,掰着指头算:“他是我教官的师叔。我应该叫什么来着?师叔爷?师叔祖?哎哎不对呀,这小子莫不是忽悠人呢吧?”

    看到莫大好像还想不明白似的,秦北从怀里摸出一个巴掌大的椭圆形牌子,“掌门金牌,见者如掌门亲临!”这是秦北下山的时候顺手从老头子那儿摸来的。

    莫大挠挠后脑勺:“这啥玩意啊?”

    秦北怒了,连掌门金牌都不认识,怪不得你只是苏远亭的个记名弟子!

    他想了想,双手托住下巴,抬头四十五度角的仰望天空,左腿向后踢出。

    莫大琢磨了一下,道:“这是什么动作?煞笔的凝思?”

    秦北恨不得上去给他几个嘴巴,看在苏远亭的面子上生生忍住了。这怎么能是煞笔的凝思呢?你才是煞笔,你全家都是煞笔!

    “追星式你也没有学过?”秦北纳闷的问道。

    莫大摇了摇头,“你究竟想表达点什么意思,直接说就是了,反正我不是你的对手,认打认罚!”至于在这充大辈儿吗?叫声师叔就那么爽吗?!

    弄个小破铁牌子就说是掌门金牌,那玩意在地摊上一块钱仨好不好?弄了个煞笔的凝思非说是追星式,你家追星这么追呀?那当红的明星也不答应啊!

    要是秦北知道莫大现在心里正想的什么,非得狠狠的揍他一顿不可,也顾不得什么苏远亭的面子了。

    “你每当月圆之时,胸口闷痛对不对?压榨要死对不对?”秦北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只好用最直接的方式。

    莫大这次倒是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他也没少找医生看,结果都没查出毛病来,诊断了个心脏神经官能症——白话说,就是心脏神经病,没事瞎捉摸自找的。但事实上每到了月圆的那天,真是疼的要死啊。

    “你阳委不举,至今没有子嗣对不对?”秦北又问道。

    莫大的脸刷的就红了:“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翻译成白话就是:事儿挺多的,边境挺不安生的,有空还去教训教训人呢,那有空找老婆结婚呀?!

    “你别瞎几把扯些没用的,我问你是不是没有孩子?”秦北道。

    莫大红着脸:“连个女人都没有,哪儿来的孩子。”

    “我再问你,你跟着苏远亭,学艺最多没超过两年对不对?”秦北又问道。

    莫大还是点了点头:“这你都知道?我学了一年零八个月,后来就参军去了——但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荒废,一直在练功来着!”

    “我刚才比划的那招追星式你记住了没有?”秦北又问道。

    莫大点了点头,煞笔的凝思嘛。

    “照此练习,配合运转太白凝气经,两个月以后见效,半年后症状消失。你就不会感觉到胸口痛了,也可以正常的找个女人生个娃了。”秦北总结说道。任何修炼都会有可能出现这样那样的差错,出现了差错就需要修正,追星式正是弥补之前不足的不二法门。

    莫大照样子做了一次,试着运转了一下太白凝气经——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改变。

    但他心中已经能够确信,秦北说的不错,就是他的师叔。

    他知道苏远亭,知道莫大自身修为的缺陷,知道太白凝气经,并且提到苏远亭的时候并不是那种弟子对尊师的尊重,显得很是随意。

    “师叔。”莫大有些不好意思的叫道。

    随即莫大一脚踹在小白的腚上,“过来喊人,叫师叔祖!”

    裘三观坐在病床边,看着一脸痴傻呆滞的裘守藏,“儿呀,你再坚持一会儿。爸已经找人去收拾那个秦北了,一定会把他抓到你面前来,让他给你把病治好!”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等治好了你的病,我弄死丫的!”

    短短几天的功夫,裘三观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好像之前的日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先是在顾云川那里被秦北莫名其妙的揍了一顿,再是儿子被他鼓捣成了这个样子,随后在曹家人面前让裘三观吃了个大瘪,桩桩件件,无不是血海深仇!

    不就是出门带了几个保镖吗?不就是裘守藏看上了一个小姑娘吗?不就是在病房门口挡了秦北十几分钟吗?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裘守藏冲着裘三观嘿嘿的傻笑,口水又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裘三观用纸巾小心的给他擦了下去,“儿呀,在坚持一会儿,只要一小会儿!我看那莫大教官是一个厉害角色,秦北指定不是他的对手,肯定能抓来让他给你治病!”

    “等治好了你的病,我抽他的筋,扒他的皮!把你看中的那个女的弄过来在他面前强叉她!我要让他死!不,我要让他痛不欲生,想死都死不成!”

    裘三观牙关紧咬,把嘴唇都咬破了。

    忽然病房门打开,小白走了进来:“裘先生。”他小声的叫道。

    医院里的医生都被裘三观骂了个遍,这时候肯定来的不是医生。

    裘三观转头一看,惊喜道:“你们回来了?莫先生呢?”

    莫大缓缓走了进来,跟他一起进来的,正是裘三观恨不得吃他的肉,剥他的皮的秦北!

    “哈哈哈哈哈!”裘三观疯狂的,大声的,用尽了全身力气的,狂笑了起来:“秦北啊秦北,你也有今天!丫丫个呸的滚过来给我儿子治病!治不好我儿子,小心我弄死你!”

    “裘先生,裘先生……”小白小心的捅了裘三观一下。

    “啊?弄甚?有什么事,也得给老子等会儿再说!”裘三观恶狠狠的盯着秦北:“你不是牛笔吗?你不是敢跟我动手吗?你不是敢把我儿子弄成这幅模样吗?你不是敢在曹家人面前落我的面子吗?!你再牛笔一个试试!”

    秦北淡然道:“你有病。”

    “对!我有病!”裘三观大声笑道,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就是有病!我得了一种不弄死你就不舒服斯基的病!哇卡卡卡。你总算落到我的手里了!——还等什么,快滚过来,把我儿子治好!”

    “病的不轻啊,这是妄想症还是怎么的?”秦北双手一摊,本想给裘三观两个嘴巴的,怎奈何他病的这么严重,打他好像有点有**份的样子。

    莫大却走上前来,抬手给了裘三观一个嘴巴。

    “啪!”

    声音清脆,悦耳动听。

    “醒醒?!睡过头了吗?”莫大冷冷的说道。

    “啊……”裘三观一个机灵,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莫大居然扇了自己一个嘴巴?!“翻了天了你!居然敢打我!”

    莫大反手就又是一个嘴巴,啪!依旧响亮的很。“一巴掌拍不醒,病的不轻啊。”

    裘三观捂着火辣辣的脸,纳闷,懵逼,不解。

    秦北绕开众人,在墙角的沙发上坐了下去,翘着二郎腿,跟在自己家一样,很怡然自得的样子。

    裘三观有些愣了,这模样,不像是被莫大抓回来的呀?他奶奶个猴的,莫大居然敢扇了自己两巴掌!

    “裘先生?”小白又捅了裘三观一下,“秦先生说找您有点事儿。”

    裘三观看看小白,看看莫大,又看了看秦北。

    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裘三观一脚踹向小白,小白侧身一闪,闪到一边,裘三观踢了个空,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屎,还是小白够机灵,一下子又扶住了他。“裘先生,您最好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裘三观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冷静了。

    这脸被打的啪啪啪的作响,打了左脸打右脸,都快被秦北打的没脸见人了。

    “冷静?!我怎么冷静?换成你试试?!”裘三观暴怒喊道,换在任何人身上,这也绝不是会让人舒服的体验。

    小白道:“裘先生您应该这么想,这狗币一样的日子本来就已经很操蛋了,既然难以避免被强歼,为什么不叉开双腿享受享受呢?”

    “你你你……给老子滚!”裘三观恨不得掐死小白,但可惜他做不到。

    “我知道你想掐死我,但是你现在做不到。一样的道理,你现在一样没有办法威胁到秦先生。您非但不能威胁到秦先生,反而您儿子的性命还在对方手里——裘先生,您好好想想吧。”

    莫大现在也很无奈,怪就怪你们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秦北呢?

    别看他年纪不大,奈何辈分大啊。

    仅仅是辈分大也就罢了,还打不过他才是真的呀!

    良久,裘三观看着一直流哈喇子的儿子,叹了口气道:“我就想知道,你明明收了我的钱,为什么不帮我对付秦北?他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

    莫大也叹道:“裘先生,对不住了,我不是他的对手。”莫大都快想哭了,他是我师叔哇,身手手段比我强上太多,甚至莫大觉得,他的师傅苏远亭,也不过如此罢了,甚至连苏远亭也不一定是秦北的对手,这个对手,实在是强大的令人发指。

    “他是我师侄。”一直没说话的秦北笑眯眯的说道,“他打不过我。”

    裘三观心里登时凉了半截儿。

    “我认栽。说说你的条件吧,只要你能治好我儿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裘三观沉声说道。

    等你治好了我儿子,就算倾家荡产,也得把你整个半死不活!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大把的钱财散出去,就不信找不到对付你的办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