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55章 冰蚕蚕沙!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显然曹家那帮人也没想到过,秦北会问的这么直接。

    小曹公子受伤到现在为止,可曾让曹家为此花过一分钱?不但没有花过,往来的各色礼物,桩桩件件哪一件不是当世奇珍?

    方程拽着秦北小声道:“谈钱就俗了。”

    秦北笑道:“我出售我的医术,为什么不能谈钱?不谈钱的话,我怎么活着?”

    那几位明显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低头在一边小声商议,其中一个人说道:“秦先生,你要知道,能治好曹公子,你会得到曹家上下对您的善意。”

    “善意能当饭吃吗?”秦北问道。

    那人一愣:“哦……虽然不能当饭吃,但比吃饭岂不是强上许多?”这人咋就不明白呢,曹家的善意,能和当不当饭吃相提并论?那代表着广阔的人脉,众多的资源,多少人费心费力的苦心钻研,都不一定能够得到!

    秦北笑了,他想的更明白——就算我狮子大开口要了一笔巨额的诊费,难道就不能同时获得所谓的善意了吗?

    显然是不对的,善意这种东西,只要治好了小曹公子,就一定会有,和收不收取诊费,实在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他们缺钱吗?显然不是的,他们只是没想到过居然会有人要收取他们的诊费罢了。

    大约两分钟的样子,几个人好像商量出了结果,有人问道:“秦先生,诊金是肯定要付的,只是我们不大清楚秦先生以往的诊疗,究竟收费几何?”

    换成白话——你开个价吧,我们出钱。

    秦北道:“我要先看一下病人情况。”

    那人道:“理所应当。”

    秦北被人带领着进了里间的病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小曹公子。

    曹公子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眯着眼,很没有精神的样子。

    秦北看着他身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有些已经结痂,有些还泛着红白相间的色泽,应该是已经用过一些很不错的烧烫伤的药物,恢复的还算不错。

    秦北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家族的公子哥,会放下身段,去当一个消防队员。你说你当一个消防队员也就罢了,还真的冲进火场去救人。

    难道你觉得,身为大家族的公子哥就比别人命长吗?

    他捏住曹公子的手腕,细心的体会曹公子脉搏的跃动。

    曹公子睁了睁眼,这些日子以来,他见过的医生数不胜数。甚至从他们的目光中,曹公子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绝望。

    秦北见他睁开眼睛,凑过去,小声问道:“曹公子,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当然,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可以不回答。”

    曹公子眨眨眼,以往的医生,一个个来脉诊也好,来探视也好,很少有直接跟他对话聊天的。

    秦北道:“如果能够重来一次,你还会冲进火场救人吗?”

    曹公子茫然的眼神中忽然露出一丝清澈,转瞬便明亮起来,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狠狠的点了点头。声音沙哑的说道:“我会的,我会的!”

    他没有一丝犹豫,说起话来的时候甚至因为伤疤以及疤痕的影响,沙哑而低沉。

    “好。”秦北道:“我了解了你的身体状况,我有十成的把握能让你恢复如初,不会落下一丝疤痕。你愿意配合治疗吗?”

    曹公子明显流露出一丝不信任的神色,这小子谁啊?看上去比自己还年轻一些,他凭什么说能治好自己脸上的疤痕?要知道,好多名医都对此束手无策啊!

    但是,这个年轻的医生,他关心的层面,和以往的医生都不一样。

    他问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再来一次的话,还会不会冲进火场救人。

    为什么不呢?

    一个军人,难道应该因为自己有着显赫的身份,就不用去上战场了吗?

    一个消防员,火灾现场,就是他的战场!

    “我配合你。”小曹公子沉声说道。

    “好。”秦北赞道,“如果我不能治好你,我就把我这张帅脸撕下来贴给你!”

    “噗——”小曹公子露出了受伤以来第一个还算明媚的笑容。“我没受伤的时候,比你帅多了。”

    两人相视一笑,秦北把脉完毕,走出病房。

    ——看,秦北如果想获得来自曹家的善意,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的事儿,为了这么简单的几句话,耽搁秦北赚钱,那可能吗?可能吗?能吗?

    顾云川走了过来,问道:“怎么样?”

    他希望能够和秦北交流一下对病人病情的诊断,方便对秦北的诊疗方式做出补充。

    既然决定了要把秦北推介出来,那顾云川就会不遗余力的帮忙。甚至甘愿充当秦北的垫脚石,也在所不惜。

    两人低声交流了一下对病情的看法,基本上对病情的判断基本一致。

    “那根本性的问题就是如何修复疤痕了。”顾云川道:“你可有什么万全之策?”

    秦北摸出两个小瓷瓶,道:“外用药物,配合七情针法,每周一次,不出三次,肯定能够痊愈。”

    顾云川把小瓷瓶拿到手里,打开盖子嗅了嗅,忽然脸色一变道:“这是,冰蚕?!”

    在顾云川的记忆里,大概冰蚕这种生物,只存在于某些典籍的记载之中,以及一些不靠谱的传说中。但顾云川是谁?诸多中医教材的主审,虽然没有见识过冰蚕,但判断出小瓷瓶里的东西是冰蚕的能力还是有的。

    “这可不是冰蚕。”秦北笑道:“如果是冰蚕的话,您老打开这一小下,这整个瓶子都得结了冰,至阴至寒之物的称呼可不是白叫的。”

    顾云川小小的尴尬了一下,没想到居然猜错了,他从小瓷瓶里捏出来一点粉末放在嘴里尝了尝,奇道:“这味道,这触感,这品性,应该就是冰蚕没错啊,难道是典籍里的记载出了差错不成?”

    冰蚕,乃是至阴至寒之物,生长于至阳之地,乃是天下间阴阳并存绝好的见证,秦北的师傅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遭遇一场火山爆发,从火山喷发的岩浆中意外获得两只成熟体的冰蚕。

    秦北有一次想把冰蚕弄了熬汤喝来着,被老头子狠狠的削了一顿,老头子说,这种圣物,你怎么能用来熬汤呢?!多少中医界的人士想见一面都求之不得,你居然想用来熬汤喝!简直是暴殄天物!

    ——熬汤喝太浪费材料了,等什么时候有空了,爆干了碾成粉冲服,比熬汤的效果强多了。

    老头子果然是老头子,远见卓识,非同一般。

    看顾云川还在那抿着嘴品尝小瓷瓶里东西的味道,秦北有些不忍心的道:“这是冰蚕的蚕沙。”

    蚕沙说的有些太文雅了,用白话说就是冰蚕拉的屎……

    “也是圣物。”顾云川还是一脸回味的模样。其实好多种动物的粪便都是可以入药的,五灵脂就是寒号鸟的粪便,夜明砂就是蝙蝠拉的屎。白丁香听说过没?就是麻雀——也有叫家雀儿的,拉的屎。而蚕沙,即便它不是冰蚕的蚕沙,也是一味用途非常广泛的中药材。

    说完也是圣物这句话,顾云川好像忽然想起什么,满脸惊恐的道:“你你……你居然还饲养了活着的冰蚕?!”

    这不废话么,死了的冰蚕它还能拉粑粑啊?!

    “是我师傅养的,有一次差点被我熬汤喝了。”秦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败家啊,败家玩意啊!”顾云川仰天长叹说道,“你一定找机会问问你师傅,看他老人家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一定要过去拜访一次!就为了见识一下这冰蚕,也得去拜访一次!”

    两人一边聊着天儿,旁边那几个曹家的嫡系已经有些忍不住了,但是又不敢过来打扰,毕竟两个医生的交流万一是在商量曹公子的病情呢?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这两位正在讨论“屎”的问题。

    好在还有一个有眼力的总算是想了个辙,他取出一张银行卡送到秦北面前,说:“秦医生,这里面有二百万,作为您治疗曹公子的诊金,请您笑纳。”

    秦北还没说话,顾云川已经瞪眼了:“才这么点儿?!”要知道,冰蚕的蚕沙,有价无市,多年前一位收藏家拍卖了祖上传下来的一小瓶大约只有五克的冰蚕蚕沙,就已经拍出了一千二百万的天价!——这还是在不知道那些蚕沙还有没有药效的情况下!

    那男子也是个精明的,立刻笑道:“首付,首付。今儿来的匆忙,我们几个又是不习惯身上带钱的主,您二位多多见谅,我知道这肯定不够,咱们后补,后补。”

    为了小曹公子,二百万算什么?再加上几个二百万,只要能把人治好就行!

    秦北深吸了一口气:顾老爷子,您真是天下第一好的托啊!

    他根本就没想过会要这么多的钱,冰蚕的蚕沙虽然不好找,但老头子那里还是有不少存货的,这次下山秦北还带了三四瓶呢,以曹公子现在的情况来看,有上半瓶蚕沙就足够了。

    但既然对方都已经应承了除了这二百万之外还有后续,秦北也就勉为其难的笑纳了。

    也许是秦北接过那张卡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顾云川道:“我知道你这蚕沙卖的便宜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曹公子也是因为救人受的伤,你就发扬一下风格,不要太过计较了嘛!”

    顾云川是不会骗人的,听他这么一说,在座的几位才明白过来,秦北拿着的这药材,还真是不一般的贵重。

    秦北嘴角抽了抽,说道:“好。”

    难道让秦北说,给的钱,有点多了?他们又不缺钱,不替他们花点,万一留在家里在长了毛发了霉咋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