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54章 就怕流氓有文化!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刘杰足足道歉了半个小时,后来一个曹家嫡系的中年男子匆匆过来,亲自来请。

    这中年男子给足了秦北面子,位置摆的很低,低的连方程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在秦北耳边小声道:“差不多就行了啊,你再不给面子,我……我就把苏琳琅喊过来!”

    “咦!”秦北一扬眉,“我最不怕别人威胁我了,你居然敢威胁我?——那啥,走,我们去看看病人情况怎么样了。”

    方程大喜,觉得终于抓到了秦北的弱点。

    刘杰连忙一个轱辘爬了起来,在前面引路。

    中年男子陪在秦北身边,笑道:“秦医生,年纪轻轻,却在中医方面有非凡的造诣,真是年轻有为,顾老先生对你可是推崇备至。”

    秦北道:“我比他强一点儿。”

    中年男子:“……”你倒是不谦虚!

    忽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嘱咐刘杰带秦北先一步上去,又对秦北说了声抱歉,这才转到一边接通电话。

    秦北倒也无所谓,跟着刘杰上了楼。

    刘杰可劲儿的道歉,好话说了好几箩筐,听的秦北耳朵都快生茧子了,“行行行,我原谅你了,赶紧闭上你那嘴吧,哪儿来的这么多话?”

    “谢秦先生!谢秦先生!”刘杰知趣的闭上了嘴巴。

    大约十几分钟以前,裘三观来到了医院,他看到大厅里一群人围着看什么热闹,好像是有人下跪磕头什么的,也没啥心情去围观了,径直上了楼,到了小曹公子的病房门外。

    他前脚才到,刘杰就已经带着秦北和方程从电梯间里走了出来。

    裘三观刚准备抬手扣门,隐约看到过来的几个人有些眼熟,凝神一看,不由得怒火攻心。

    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不是狭路不相逢。

    “就让你再得意一会儿!”裘三观想道,“一准儿让你活不过今晚三更!”

    这么想着,却见秦北冲这边走了过来。难道是准备来探望小曹公子?

    裘三观拦在了门前。

    “呦——是你啊。”秦北把裘三观认了出来,“今儿你那些保镖呢?不会起不来床了吧?”

    裘三观怒道:“你小子别得意!我早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对于秦北这样的生死仇敌,他怎么能不生气呢?他裘三观被打了,他儿子裘守藏也被这小子暗算了,这梁子结的深不可摧!

    秦北笑了:“吃不了,兜着走是我们一直提倡的良好的传统美德。那些吃不了就浪费的才不是东西呢——就像你这样的。记住哈,节约光荣,浪费可耻。哎对了,你儿子听说有些不舒服啊,用不用我给去看看?”

    “你!”裘三观怒火攻心,裘守藏整成现在这幅模样,还不是拜你所赐?!你丫的给我等着!我早晚有让你磕头求饶的那一天!“守藏不舒服他自会去看医生,这就不用你担心了,你有时间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

    “我活的挺好,不用担心。反倒是你儿子——”秦北看了一下时间:“好像还有一天多可活了?我可提前告诉你了,想让我治,尽早磕头求饶,没准我一高兴就给你治了。这么拖下去,反正死的又不是我。”

    刘杰在一边听着偷着乐,还以为就我一个磕头求饶的呢,原来这儿还有个难兄难弟啊。

    “哼!求你?!有你求我的那一天!”裘三观怒道。

    “对呀,我现在就有求于你。求你躲开,我要进去。你没听过那句话么,好狗不挡道。”秦北把裘三观推到一边,准备进入病房。

    “站住!你是个什么东西!小曹公子的病房,也是你能随便进的?!”裘三观再次拦在了门前。

    方程陪笑道:“裘先生,秦北是我带来给曹公子看病的。”

    裘三观冷冷瞥了他一眼,哼道:“你算个什么东西!”

    方程登时脸色一变,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把火气压制下去。

    刘杰不悦道:“裘先生,这位秦医生是我们请来给小曹公子看病的。请您让开。”

    裘三观大怒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我老舅爷家养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呼来喝去的?!”

    刘杰脸色微变,皱眉道:“我承认我是曹家的狗,但不是你裘家的。我收到的命令是保护曹公子,你这种旁支远亲,还没有命令我的权利!”

    裘三观怒极反笑,道:“小曹公子身份尊贵。这种不知道哪儿跑出来的野路子医生,你也敢信?我不知道你们之间什么关系,我也不想知道!你赶紧把他哪儿来的带哪儿去,万一把曹公子治坏了,这责任你承担的起么?!”

    “况且,我已经把顾云川顾老先生请来了不是吗?顾老先生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岂能是这小子三两手三脚猫的功夫能比的了的?”

    刘杰道:“秦先生是顾神医举荐来的。——耽搁了给曹公子的最佳治疗时间,你承担的起么?!”

    “顾老先生能举荐他?别开玩笑了,他就是个骗子!你眼上也蒙了一层屎!快滚快滚,别耽搁时间!”裘三观驱赶道。

    “啪!”秦北听的有些不耐烦了,耽误别人的时间,就等于谋财害命,对于敢对秦北谋财害命的人,只有一个办法,揍他。

    秦北直接一巴掌就甩在了裘三观的脸上。

    裘三观大怒道:“你敢打我?!方程!我要报警!”

    秦北道:“有些人就是这么贱。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道理——翻来覆去都是你,你是被屎壳郎翻来覆去滚出来的吗?”

    你丫的就是一坨屎。

    裘三观看着方程:“你管不管?”

    方程自嘲道:“你不是刚才说了么,我算个什么东西,哪儿敢管你们大神掐架啊。”

    裘三观差点气的吐血。

    “好……好!你们几个给我等着!今儿我要是让你进了这个门,我跟你的姓!”裘三观不顾形象的大声喊道。

    “跟我的姓?那就免了吧。”秦北道:“如果我是你爹,当初早把你撸墙上了!”

    裘三观怒发冲冠:“我跟你拼了!”扑了上来,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明知不是秦北的对手,还是义无反顾。

    秦北一脚把他踹到一边。

    这时候电梯声响,一个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咦,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裘三观一看,有些眼熟,知道是曹家嫡系的成员,打了一个滚站了起来,扑过去指着秦北道:“这家伙就是个招摇撞骗的,可别上了他的当!”

    又指着刘杰道:“你家这下人,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我跟他说了这人是骗子不能进来,他还非得坚持。”

    说完邀功请赏一般的总结道:“多亏了我一眼就看出这是个骗子,挡在这里,他们才没能得逞。”

    中年男子看煞笔一般的眼神看着裘三观,把裘三观看的心里有些发毛。

    “是你拦着不让进的?”中年男子沉声问道。

    裘三观挺起胸膛:“为了小曹公子的安危着想,这是我应该做的。”

    中年男子一脚把他踹了一个趔趄,“滚一边去,这里有你什么事儿了?尽跟着添乱!”

    然后换了一副笑脸,对秦北等人道:“对不住了诸位,都怪我,没想到刚刚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刘杰,你是干什么吃的?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留着你还有什么用?!”

    刘杰心道,大神打架,我就是那个夹心饼干,里外不是人啊。

    他快步走上前去,拎着裘三观的衣领,拽着就往电梯那边去了。

    裘三观还在那大声的喊叫:“你不能这样,放开我,是我把顾老先生请来的啊——这秦北真的是个骗子啊……”

    刘杰当胸一个窝心拳,裘三观登时疼的说不出话来了。

    中年男子这才笑道:“两位,里面请。”

    三人进了病房,顾云川先迎了上来,介绍道:“这位就是我说的小神医秦北秦先生。”

    秦北连忙道:“顾爷爷,您也来啦。”其实这都是废话,若不是知道顾云川在这里,秦北也不会豪言说让刘杰磕头道歉。他知道只要顾云川来了,就一定会推荐自己来进行治疗。

    众人互相介绍打了招呼,有人问道:“这位是?”

    方程知道这趟过来,自己的使命就是陪太子读书,顺便混个脸熟,“我叫方程,是新华区分局的副局长。”

    那人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方程有些尴尬了,秦北笑道:“曹公子见义勇为,不幸受伤,京华市自市局以降,莫不关切备至。方局长和我相熟,知道我对疑难杂症的诊治方面还算有几分本领,这才冒昧引荐——是方局长带我过来的。”

    那人这才冲着方程点点头,说道:“你很好。”

    听到这句赞赏,方程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一处不舒爽。看向秦北的眼神也变了,心道,一直觉得秦北这家伙说话办事就跟个流氓无赖似的,没想到在关键时刻,居然还这么给力。

    说起话来还文绉绉的,还说什么自市局以降——你就直接说全局上下都很关心就得了呗,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方程正心中对秦北充满赞誉和感激的时候,却听秦北说道:“治曹公子的病,你们打算出多少钱?”

    方程一口老血没喷出来,噎的直翻白眼。

    果然是流氓不经夸,一夸就抓瞎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