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52章 半小时,我让你磕头赔罪!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方程一边介绍案情,一边演示幻灯片,幻灯片上显示着案发现场的情况,桌椅歪到一边,混乱的人群互相推搡着,有的被踩在了脚底下,有的被人砸了一闷棍——

    用两个字形容就是混乱,用四个字形容就是极度混乱。

    而且最重要的是,混乱并不仅仅是这两处地方,还在更多的地方同时上演,只是这两处出现的状况比较大,才拿出来作为通报而已。

    方程一边说着,差点都带着哭腔了,“同志们,兄弟们!我知道,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我们虽然一直在加班加点,但最近这一段时间,我们还要更多的加班加点!”

    “刚刚我通报的升职以及嘉奖方案,已经通过了分局以及市局的审议,希望大家多多努力——散会。”

    众多警员低着头在那小声交谈着,分局的警力本来就不是很充足,这下骤然增加这么大的工作量,没有怨言是不可能的。

    苏琳琅也有些幽怨的看着秦北,道:“没办法,又得加班了。一会儿你自己回家吧,不想做饭可以去外面吃,也可以把小貂叫回来给你做饭吃,小貂一定会答应过来帮忙的。”

    秦北笑道:“你就这么放心?万一小貂背着你偷吃怎么办?”

    苏琳琅道:“你不招惹她,她就不会偷吃啦——就算你们俩滚到一起,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哼!”

    “那不能够,我不是那种人。”秦北说道:“我自己会做饭。反倒是你这边,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就直接说啊,看谁不顺眼我就替你去揍他,有不听话闹事的,我也替你去揍他,这些闲的蛋疼的家伙们就是欠揍,多揍他们几顿就老老实实的了。”

    “我们是警察!哪能随便说揍人就揍人的。”苏琳琅没好气儿的道,要是真跟秦北说的一样那么简单就好了,可惜事实上根本不可能这么简单。“哎哎……你去哪儿啊,门在那边……”

    秦北站起身冲着主席台的方向走了过去,听到苏琳琅叫她,扭头笑道:“都说了我这次来的目的是把方程骂一顿,我这种说到做到的男人是不是很值得你珍惜呢?”

    “滚滚滚,你赶紧去死。”苏琳琅没好气的说道,秦北在她面前正经说话的时候从来不超过三句。到了第三句肯定是变着法的来撩拨苏琳琅。

    “喂……上面那老头,快过来,让我骂你一顿。”秦北一边走向主席台,还大声的喊了出来。

    苏琳琅:“……”

    还没走的几个警员,“……”

    一个个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心中纷纷想道,这小子谁啊,哪儿冒出来的啊?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方局长?这小子嫌自己活的命长了吧?

    苏琳琅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秦北,她还以为秦北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还真的动了真格的了。

    方程一看,哎呦,这不是秦北么?——真是瞌睡来枕头。

    “骂吧,骂吧,骂完了你可得帮我个忙才行。”方程笑呵呵的说道。最近他可是忙的焦头烂额的,生活作息时间紊乱不堪,一方面是最近辖区内越来越频繁的各种打架斗殴的案件,另一方面就是从省厅压下来的,市局亲自吩咐的,要动员所有能用的到的力量,尽量的找到合适的医生,救治曹副省长家的独苗孙子。

    方程觉得,如果是他推荐了秦北,治好了小曹公子的话,那未来的路简直是一片坦途,看在未来的好日子的面子上,就算被秦北骂上几句,也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了。

    方程的表现,看在还没有走的几个警员眼里,一个个就跟吃了泥巴一样张大了嘴巴,不会吧,刚刚方局还一副不破案就要吃人的表情,明显是火头正旺盛的时候,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啊,这小子简直太牛笔了!

    他不但说要骂方局长,方局长居然还客客气气的请他快点骂!

    一个个不由自主的揉了揉肉眼睛,纷纷想道,“我一定是在做梦,要不就是醒来的方式不对!”

    半小时后,方程的办公室里。

    秦北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方程亲自沏了茶水端过来,说道:“这事儿还真不怪我,要按照我的想法,肯定是愿意多给小苏放几天假的——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帮我个忙,把这些小混混们全都收拾了,我也松心,小苏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工作。”

    秦北道:“咦!我还说过来跟你一块去看看那个烧伤的病人呢,你又给我添活了,我是拿了你的工资了还是怎么的?要不就是你不想让我去救那个烧烫伤的病号了?”

    方程笑的老脸都开了花了:“听你的,听你的,你说先去哪边,咱就先去哪边——我还是希望先看病人。”

    “我偏去先收拾那些小混混。”秦北不高兴的说道,不能让琳琅姐累着,这才是秦北的根本目的,至于那个病人,早两天晚两天的实在是没什么差别,又不是秦北不去他就得死。

    方程也拿秦北没辙,想了想说:“我先去个洗手间。”

    他跑到走廊里,马上给苏琳琅打了个电话,一边等待接通,一边扇自己的嘴巴,“我让你多嘴!非得说去收拾小混混,这下好了吧?哎,喂,小苏啊,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什么事?奥,帮我劝一下秦北,——你这男朋友真是难伺候啊,我不给你放假,他就不肯帮我忙啊!”

    很快苏琳琅就赶了过来,她对秦北说,专业的事情,需要专业的人去做,身为一个警员,处理那些小混混们是本职工作,而秦北作为一个医生,专职的工作就是救治病人,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足足说了半个多小时。

    秦北不忍心拒绝苏琳琅,于是说道:“好,那就听你的,先去看病人。你也别去找那些小混混的麻烦了,等我回来一准儿给你解决了——那谁,方局长啊,我要是帮你们解决了小混混们的麻烦,功劳算在琳琅身上行不行啊?”

    有功劳就能升官,升了官就能多休息,这就是秦北认为的简单朴素的道理。

    “那我要说不行呢?”方程笑道。

    秦北道:“那你们就自己折腾去,我不管了,反正又不是我的活,干的再多你们也不给我开工资。”

    方程正色道:“行,我同意了,如果你真的有办法能够尽快的让我们辖区内安定下来,这份功劳,就算在苏琳琅的身上!”

    “这可是你说的!找纸笔来,签字画押!”秦北大声的说道。

    方程一脸的冒汗,最终还是按照秦北的意思签了字据,还摁了个大红的手印——方程本来想用公章的,秦北不干呐。

    秦北收好了方程签字的纸条,手一挥道:“走吧,先去把那个曹什么的治好了——快着点,我忙着呢。”

    医院十七楼,高干病房。

    顾云川眉头紧锁,面前摆着一张处方笺,他抬起笔来,又缓缓的放下。

    身边,一个年轻人小声的问道:“顾老?您这是……”

    顾云川摆摆手,示意别打断他的思路。

    认真的琢磨了一会儿,他落笔开出了一个方子。

    捏着方子端详了两眼,又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合适,提笔勾掉了两味药材,换上了另外两种。

    年轻人一直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也不敢多话打扰。

    忽然顾云川眉头又拧在了一起,胡乱的把写好的方子,团成一团,丢在了废纸篓里。

    “别急,我需要再认真考虑一会儿。”顾云川说道。

    “好——您需要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给我来支烟。”顾云川凝神说道。

    作为一个有年头的老中医,顾云川基本上是不吸烟的。他主动航要烟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考虑病情的思维陷入了一个死胡同,还需要更加认真细致的考量。

    病房外,电梯间大门打开,方程带着秦北,快步走了过来。

    病房的门口,两人被一个年轻人拦下:“闲人免进。”

    方程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介绍道:“这位是我们新华分局请来的神医,秦北,秦先生。秦先生在中医方面颇有建树……”

    年轻人打断了方程的话头,上下打量了秦北一番:“你多大?”

    这语气让秦北很是不爽,“关你屁事,病人治还是不治?不治我走了。”

    年轻人眉头皱的更紧了,话说那些成名的老中医,各个不都是跟圣贤似的,哪有说话这么冲的医生?

    方程连忙解释:“别看秦先生年龄不大,但中医方面却是高手,甚至还得到了顾云川顾老先生的高度推崇,可以让他先看看病人,再考虑如何治疗。”

    年轻人耻笑道:“我家曹公子,是给你们这种新人练手玩儿的人吗?!别说得到顾老先生的推崇这类的话,我不爱听。我们已经把顾老先生本人都请来了,你还是赶紧离开,我们这里不需要。”

    秦北笑了:“你说了算吗?如果说了不算,就赶紧进去通报。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拦在这里?——一句话我撂在这,这种病情,顾老并不擅长,恰好,比他更擅长的是我。”

    年轻人哈哈大笑:“这是我听到的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你错了,这不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你,才是。”秦北道,“我走了,在一楼大厅里等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我要你给我跪下来磕头赔罪,否则这病人,我不治了!”

    秦北说完,甩袖子扭头就走,方程无奈,连忙追上。

    身后传来年轻人狂笑的声音,“磕头赔罪?哈哈哈……你丫的当你是谁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