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51章 有本事你连浴袍都别穿!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这秦北歹毒的紧,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我儿子弄晕了过去,检查没有发现异常,几个医生研究了半宿,也没拿出什么合适的治疗方案——此仇不报,枉为人父。”

    裘三观把原本准备给顾云川的那张卡,塞进了莫大教官的手里。

    莫大呵呵一笑,道:“我肯过来,不是因为你儿子受了谁人的欺负,更不是因为这卡里面的钱。我教出来的徒弟被人欺负了,这种事儿我不出面,以后还凭什么给人当教官?”

    莫大把玩着那张卡,在手指尖翻了几个花,嗖的一下就不见了。

    裘三观陪着干笑了两声:“您说的是。”他有些尴尬,但他不想管莫大为什么出手,只要有人能帮自己教训秦北,不管什么原因,都无所谓了。

    你丫的嘴上说不喜欢钱,为毛吞了我的卡?

    小白在一边添油加醋:“我这教官,功夫胜我十倍,拿下秦北这种小杂鱼,根本不在话下。想当年他在边疆平定暴民,单人徒手,撂倒了十余个持枪的壮汉,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那些暴民闻风而退,一说莫大来了,一个个乖巧的很。”

    莫大笑道:“都是几年前的旧事了,说他作甚。”淡淡的逼王气息随身流转。

    “莫先生自是高手中的高手,可是这秦北也不容小觑,更何况他现在还制住了我那唯一的儿子,我还是有些投鼠忌器啊。”裘三观叹气说道。

    “武学中有一门点穴闭气的功夫,可以让让人昏睡不醒,但现代医疗手段,根本检查不出任何毛病,带我去看一眼贵公子。”莫大有些自信的说道,武侠里描写的功夫不一定有,但点穴这门功夫却是确实存在的。

    莫大练习过多年,因此相当有自信。点穴的关键就是封闭住某个特定穴位的气息流通,用中医的说法,叫做通则不痛,痛则不通。高明的手法,造成的结果不仅仅是痛这么简单,造成人昏迷的点穴手法,某大也掌握不下三种。

    裘三观闻言大喜,去病房内看了一眼,发现顾云川的脉诊还没有结束,便告罪一声,先行退下,那些守在外面的人也多少了解裘三观家里发生的事情,并未强留,只是告诉他处理完了家里的事情,还要尽快赶回来才好。

    至于裘三观的儿子裘守藏是死是活,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就算有关系,能比小曹公子的脸上疤痕更重要?!

    依旧是小白驾车,裘三观和莫大一路高谈阔论,很快便到了裘守藏所在的医院。

    三人下车进了病房,两个医生正准备推着担架床上的裘守藏,去无菌室做腰穿抽取脑脊液,裘三观连忙制止,让人把裘守藏又放到了病床上面。

    莫大观察了一下裘守藏的症状表现,点点头说:“确实是一门独门的闭气手法,人的脑部有六条阳脉正经通过,俗称‘诸阳之汇’,现在贵公子六条阳脉的井穴全都被封闭住了,人当然会昏迷不醒,这样下去,最多再过三天,贵公子定当脑部受损,无疾而终。”

    裘三观这下真的被震撼住了,他虽然不懂什么叫阳脉正经,也不知道什么叫正经井穴,但莫大说的这个,不就是秦北下手的时候的交代吗?秦北当时也说过三天必死这类的话。

    “那还能有救吗?”裘三观急切的问道,旁边他老婆凑了过来,“这位大师,您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就算让我给您当牛做马也无所谓!”

    “裘夫人严重了,我这就动手施救,请所有的人都出去,把窗门通通打开,保证空气流通。”

    “好。”裘三观连忙答应,吩咐下去。

    莫大说道:“裘先生可以留下来。”

    “好,全听您的。”

    在莫大的要求下,裘三观扶着裘守藏的身子,让他骑坐在一张椅子上,上半身的衣服全部脱掉,莫大凝气于指,瞅准了穴位,噗的一下就捅了下去。

    “嘶……”原本昏迷的裘守藏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眼皮动了动,裘三观大喜:“他睁眼了!”

    “还没有,裘先生不要着急。贵公子还有知觉,说明还不是太严重,如果连痛觉都感受不到了,那神仙来了,恐怕也无能为力。”莫大笑着说道。

    “多亏您了,您放心,稍后我必有一份大礼奉上。”裘三观喜道。

    莫大屈指连点,到第四个穴位的时候,他已经额头见汗,裘三观都看到他手臂微微有些颤抖了,不禁骇然,若不是小白能找到这尊大神来帮忙,儿子岂不是死定了?

    莫大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接连又在裘守藏穴位上连点两下。点完之后,整个人跟脱力一般,张着大嘴,哈吃哈赤的直喘粗气。

    休息了十来分钟的样子,莫大才渐渐恢复正常,裘三观又是狠狠的拍了一通马屁,许诺了大笔的金钱,而后问道:“这就算好了吗?”

    莫大还没说话,却听病床上嗯哼一声,裘守藏睁开了眼睛。

    “醒了!儿子你醒了!”裘三观大喜,扑了上去,喊道:“老婆你快来看,儿子醒了!”

    病床上的裘守藏,虽然已经醒来,但双目无神,面色呆滞,一滴涎水从嘴角流了下来。

    “儿呀,你看看我,我是你爸爸!”裘三观摇晃着儿子的身子,裘守藏被他摇的晃来晃去,“嘿嘿……嘿嘿……”傻笑了两声,又是留下一大口的口水来。

    裘三观的老婆也冲了进来,见状忙道:“莫先生,您快给看看!”

    莫大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腕,扫了一眼,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还是有一道经脉没有通畅——贵公子现在的状态,比植物人略强,比傻子稍差……”

    “你说什么?还不如个傻子?”裘三观的老婆急了,虽然平日里也不精明,但至少还知道泡妞啊,现在这傻乎乎的状态,就算能弄个贪钱的傻妞过来,恐怕也难以传宗接代呀。

    “裘先生,求您再施妙手。”裘三观马上说道。

    “这……”莫大有些迟疑,裘三观马上道:“您放心,钱不是问题。”

    “问题是,这不是钱的问题,最后这一道被封闭住的经脉应该不是正经,甚至不是十二奇经——应该是经外络脉,这个……我实在是无能为力,若不然,还是要找到把他变成这个样子的那位高手。”

    莫大的信心大受打击,世间怎么可能还有这么牛笔的人物存在?

    裘三观恶狠狠的道:“让小白带您去,求您出手,把秦北给弄来!他要是不救我儿子,我豁出去让儿子当个傻子,也得让他给我儿子陪葬!”

    莫大想了想,“我这就去把他抓来,不信他敢不给贵公子治疗!”

    京华市公安局,新华分局。

    小貂那边的开业庆典已经结束,苏琳琅回到分局上班,秦北也一起跟了过来。

    苏琳琅边走边道:“你可别影响我工作——大不了晚上还穿那件浴袍给你看。”

    秦北道:“我这种正直的,无私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岂能是穿浴袍就能诱惑我的?——有本事你连浴袍也别穿。”

    苏琳琅啐道:“你去死,你别跟着我,我真的还得工作呢。”

    “我也有事啊。”秦北笑着说道:“我去找方程。”

    苏琳琅道:“你找他干什么呢?”

    秦北道:“我去骂那老小子一顿,上次过来我问他好几次有没有事需要我帮忙,他就是死活不肯说,这不,回头又托你给我传话,这老小子不地道。”

    苏琳琅道:“他那不也是觉得交情没到位,怕你不答应呗。”

    “总之他让你干活,累着你就是不行。”秦北固执的道。他并不介意给方程帮忙,但介意方程这种不够干脆的态度,更介意方程给苏琳琅凭空增加许多活干。

    院子里几个警员匆忙的进进出出,有两个认识秦北的还特意跟秦北打了招呼,“又来啦,我们分局的警花都被你泡走了。你这是故意虐狗来了吗?”

    苏琳琅红着脸啐道:“尽是胡说八道。”

    秦北笑道:“这个人呐。努力工作不一定会找得到女朋友。努力工作的结局,也有可能是还需要更努力的工作。有句诗说的好,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也不要哭泣。”

    “然后呢?”一个警员笑着问道。

    “然后?然后生活可能明天继续欺骗你。”秦北一本正经的说道。

    众人笑了起来,有人又问:“如果努力工作都找不到合适的女朋友,那怎么做才能找到呢?”

    秦北道:“你看,你如果长得跟我一样帅,早就找到女朋友了。”

    苏琳琅:“脸大。去屎。”

    大门口有警员喊道:“苏警官,方局喊开会!快着点,就等你了。”

    “好,我这就去。”苏琳琅快步走了过去。

    秦北马上跟上,“等等我……我去骂方程那老小子一顿。”

    留下几个警员痴呆表情的脸:

    怪不得人家能追到警花呢,看人家,连方局都敢骂,人比人,气死人啊。

    方程正在会议室里,放着幻灯片,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头,道:“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辖区治安状况堪忧。前天,星闻酒吧发生大规模聚众斗殴事件,造成七人重伤,十六人轻伤。昨天,泰岳夜场那边又发生一起持械斗殴事件,事件造成重伤三人,轻伤八人,其中一人伤重不治,今早在医院死亡。”

    “上级十分重视。我宣布,鉴于目前状况,能良好稳定治安的小组,提名嘉奖,能想到解决问题办法的个人,直接提升为刑警队大队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