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6章 浴袍被秦北抓掉了!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浴室门打开一条缝,秦北觉得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他把浴巾从门缝里塞了进去,顺便往浴室里面扫了一眼:雾气蒸腾,白花花的一大片,隐约有一个前凸后翘的人影,看不太真切,等他揉揉眼睛准备再看的时候,门已经被苏琳琅啪的一声关上了。

    “先去吃饭吧,今天小貂说不回来了,不用管她。等会洗完了澡,我有件事要跟你说。”苏琳琅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

    “唔……”秦北想:琳琅这是什么意思?先说小貂不回来了,又说洗完澡找自己有事情——会是什么事情呢?莫不是讨论一些孤男寡女独处一室?

    于是,秦北就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往常吃一顿饭至少得半个小时,这次五分钟解决战斗。

    等苏琳琅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秦北已经等的很是有些心焦了。

    不过,美人出浴的场景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最关键的是秦北这次给苏琳琅挑选的浴袍是苏琳琅所有的浴袍中最为特殊的一个:

    这一件浴袍上面少一个扣子。

    这可是秦北耗费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才观察得出的结论。

    当然,少一个扣子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一款粉红色的浴袍,有且只有一个扣子。

    所以事实就是:这件浴袍,一个扣子都没有。

    苏琳琅出来的时候,大概就已经察觉到了秦北这点小心思,冲他美美的抛了一个白眼儿,一条粉嫩的玉臂搭在门框上,双腿简单的一个交叉,“好看不?”

    这哪里还能不好看?

    粉红色的浴袍刚刚盖住膝盖的位置,下半截便是两条葱白粉嫩充满弹性的小腿儿,充满诱惑力的露在外面,腰间那条带子只是简单的挽了一个活结,大概只需要轻轻一拽,便能看到里面诱人的身材。

    “好看。”秦北觉得此时说再多的话,也都是废话,于是站起身,冲着苏琳琅走了过来。

    “啊……你想干什么?”

    苏琳琅像只小兔子似的往边上一跳,转身就跑,秦北岂能让她轻易的跑掉?紧追两步,一把便抓住了浴袍的衣角。

    再有两步的距离,便是卧室门。苏琳琅往前用力的一挣,冲着卧室冲了过去。

    “啊……”她忽然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定睛一看,身上只穿着一件小罩罩,一个小内内,那件浴袍,被秦北一抓,她一挣,居然掉了!

    居然落在秦北手里了!

    苏琳琅顿时晕红爬满双颊,蹭的一下便窜进房间,咣的一声把门摔上。

    “一时失手……”秦北手里拎着那件浴袍,一时间还没有从惊诧中回过神来,苏琳琅那近乎赤果果的背影让秦北忍不住接连吞了好几口口水。他喵的哪儿来的这么多口水?!

    大概是因为本身职业的关系,苏琳琅的后背以及,甚至是两条修长健美的**,那简直是完美搭配,比健康的小麦色稍微白一些,却是一丝赘肉也没有。弹性十足,活力满满。

    秦北下意识的做了一件相当龌龊的事情——

    他拎着手里刚从苏琳琅身上脱下来的浴袍,忍不住凑到鼻子下面嗅了嗅。

    一股清新的浴液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女孩子的体香。

    “流氓。”苏琳琅刚刚换好衣服,出现在门口,正好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红着脸说道。

    “错。”秦北正色道:“这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想法,这叫真性情,跟流氓可完全没有一丁点关系。”

    “你心里的想法就是龌龊的流氓。”苏琳琅道:“真性情的流氓,照样还是流氓。”

    秦北笑着把浴袍丢在沙发上,“那不能够。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其实我也是一个文化人儿。”

    “那你就辗转反侧去吧!”苏琳琅翻了个白眼儿:“今儿是便宜你了,让你看光了都!”

    秦北道:“哪儿有的事儿!我根本没看见什么。就像那个小兔子,我就不知道是公的还是母的。”他说的是苏琳琅的小内内上面绣着的小兔子吃萝卜的图案,真没想到一个雷厉风行的女警,小内内居然还这么闷骚……

    关键是小兔子吃的那个胡萝卜的萝卜尖,还指向一个相当隐秘的部位,好像故意提醒什么似的……

    “你还说?!”苏琳琅的脸更红了,他连小内内上的小兔子都看见了,难道还想看别的什么?再看身上就啥也没有了哇!“坐着儿!给我好好坐着!真有事儿跟你商量——你别嬉皮笑脸的成不?——好个秦北了,来坐下说说话,大不了明儿我还穿这一身给你看……”

    秦北嗖的就坐在了苏琳琅的对面:“姐你说什么事,能办的我绝无二话!我是那种给姐办事还带要条件要挟的人么——明天晚上你几点回家?”

    苏琳琅白了一眼没有理他这个话题,自顾自的说道:“你给我用的那种抹上 就能祛除疤痕的药膏,还有没有富余的呢?”

    她难道哪里又受伤了吗?刚才在她背上没有看到啊。难道是前面?是上面还是下面?但肯定不是脸上脖子上,那究竟会是在哪儿呢?

    “想什么呢?不是我!”苏琳琅察觉到了秦北神色有些不大对劲,那双色眼咕噜噜的往她身上,上上下下的来回打量,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思。“是这样的……”

    于是苏琳琅把从方程那里了解来的情况,简单跟秦北说了一下,一个消防员,闯入火场救人,意外被烧成重伤,经过多名省内外专家共同努力,总算保住了性命,但身上脸上留下了多处伤疤,原本挺帅气的一小伙子,现在看上去就跟个末世电影里跑出来的僵尸一样。

    苏琳琅道:“如果你能治呢,尽量是帮一下忙。这么勇敢的一个人,不能因为脸上的疤就毁了后半辈子。”

    秦北奇道:“这个人是不是姓曹?”

    苏琳琅摇头道:“具体我不太清楚,是听方局长说的。你管他行什么叫什么呢,他是因为从火场往外救人才受的伤,难道不应该尽力给他治疗吗?”

    “方程这老小子,不实在。”秦北之前去新华分局的时候就觉得方程心里有事,不过秦北追问的时候他还死活不好意思说,这不转脸就让苏琳琅来当说客了,这当领导的心里弯弯绕太多,“我知道这个病人,我会去给他治疗的。”

    顾云川对这种严重烧伤都没有多大的把握,他们去找别的医生更是够呛,再说顾云川说了要举荐秦北去治疗,所以秦北并不着急,也没有自己找上门去跟病人或者家属说我能治的道理。

    苏琳琅听他说愿意治疗,也很高兴,两个又闲聊了几句,各自回房间睡觉,苏琳琅还刻意把锁门的声音弄的劈啪作响,大概是为了告诉秦北:晚上别偷摸着跑过来!

    秦北看着那扇一脚就能踹开的木门没有说话。他并不着急,男女之间并不是啪啪啪才算感情——甚至更多的时候啪啪啪之后都没啥感情可言,他要的不是啪啪啪,至少不完全是。

    苏琳琅在沐浴的时候能喊秦北给她拿衣服,这对秦北来说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所以今晚秦北睡的很香,还做了很旖旎的美梦。

    但有些人就睡不香做不了美梦了。

    龙潜园小区是京华市最豪华的小区之一。

    位于二环以内唯一的别墅群,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

    “嘶——你能不能小点劲儿?!”裘三观一脚把给他上药的家庭特护踹到一边,呼喝道:“找面镜子来!”

    佣人小心翼翼的取了一面小镜子递过来,马上躲的远远的。

    “艹……这里面是个什么几把玩意?!”裘三观对着镜子喊了一句,这才想起镜子里面的几把玩意就是自己,愤恨的把小镜子摔在地上,抬腿就又是一脚:“拿来的这是什么破镜子!”

    可惜这一脚踹了个空,佣人早就躲的远了,裘三观更是气的够呛,呼哧呼哧的喘气。

    多少年没有遇到过这种被人打脸的事情了?大概好像成了亿万富翁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了吧?那个叫秦北的小子,不弄死他以后还怎么在京华市的地面上混?

    可是怎么弄死他呢?

    “思考”这件事向来对于裘三观来说,就是一件相当奢侈的事情,平日里家里的生意都是他老婆和女儿在外面照管,裘三观从来不问不问。他觉得自己就跟刘邦一样,打天下不行, 治天下更不行,他的优势在于知人善任——好吧,虽然任命的都是老婆女儿这一类,甚至一些不太重要的业务还交给了小三小四小五之类的照管。

    他倒是想培养一下他儿子裘守藏来着,可惜这儿子比他老子还不争气。根本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论起动脑子玩智商的事情,被裘三观的两个女儿甩了十八条街。

    “找人拆秦北一条腿?”裘三观认真思考着:“可就怕打不过啊。”

    “再不然,找人把他所有的生意业务都整黄了?”裘三观又想道:“可是也没听说这小子有什么生意业务往来……”

    找人弄他的女人?好像也不行,丫的顾倾城是顾云川的孙女,顾云川这老头子一般人得罪不起。顾云川虽然不是很有钱,虽然也不是很有势力,但你搁不住那些有钱有势力的都指望着顾云川给他们续命啊——他喵的,这世上最惹不起的就是成名的医生了。

    裘三观头痛欲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