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5章 秦北,帮我把浴巾拿过来!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裘守藏觉得谷苗苗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要不然怎么会想到用她那三千来块钱的微薄工资去包养一个男人呢?

    看谷苗苗至少还有一辆自行车,这男人居然连个自行车都没有——大概混的也只有被包养的份了。

    裘守藏走到两人身边,道:“苗苗,你可以在考虑一下啊。跟着这种需要女人养的男人能有什么前途可言?既没有钱,也没有事业。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谷苗苗歪着脑袋看着裘守藏:“我喜欢他就够了呀,再说我还上学呢,没有太大的花销。”

    裘守藏冷笑道:“话不能这么说,你想,如果你看上了一款化妆品,想买下来,自己的钱不够,这个男人又没钱,那你怎么办?你看上了一款名牌包包,定价就十几二十万,你赚几年的工资都不够买个包包的——这男人还是不能给你买,那你怎么办?”

    谷苗苗好像认真的想了想,道:“那就不买好了。”

    裘守藏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三尺远:“不买怎么行?一个女孩子没有几件名牌衣服,没有几款名牌化妆品,没有几个名牌的包包,那还活个什么意思?你再想一想,跟了我就不一样,你想要什么?衣服?我掏钱,包包?还是我掏钱。”

    他霸气的看着秦北,有几分居高临下蔑视的意味。

    “你看那边的别墅群了吗?我想要一幢怎么办呀?你也给我买吗?”谷苗苗指着自己住所的方向说道。

    “这……”裘守藏道:“你要是准备嫁给我,我可以跟我爸爸要钱。”

    秦北道:“连个房子都买不起,那还不如直接找你爸去求包养呢——你妈妈有这方面的需求没有?”

    “小子,警告你你别跟我穷嘚瑟!”裘守藏怒了,说他爸爸包养也就罢了,他爸爸却是没少干这种事,但怎么能冤枉他妈妈呢?!他妈妈有需求可以找他爸爸,他爸爸不在家他可以代劳——怎么可能找别人呢?!

    “说实话,我也忍你很久了。”秦北搂着谷苗苗稍有些瘦弱的肩膀,谷苗苗很配合的把小脑袋靠在秦北肩上,秦北道:“看见没,这是我的女人,你居然当着我的面,说要包养我的女人?谁给你这么大的胆量?”

    “嗯嗯。”谷苗苗看着秦北的侧脸,配合的点点头,也不知道是真高兴还是带着演戏的成分。

    “小子,手头没钱,就别在这充大瓣儿蒜!好,就算是你的女人,现在我要了,你开个价吧!十万够不够?五十万?!”

    裘守藏也不想继续装下去了,准备直接用钱砸。两个月前他就是用五十万砸跑了一个女孩的男朋友,才把那个女孩子哄上床的——事实证明砸钱才是硬道理。

    面前这个穷酸小子,知道五十万是多大的一摞吗?按照谷苗苗月薪三千计算,得不吃不喝多少年才能赚出来?

    “你好像很有钱的样子。”秦北眯着眼,说道:“我想包养你妈,你开个价吧,一百万够不够?”

    裘守藏怒道:“你丫的有一百万吗?你知道一百万是多大一摞吗?”

    秦北冷笑道:“一百万就把你妈卖了?看样子你家的家境也不怎么样嘛。”

    谷苗苗在一边神补刀:“一百万包养我就好了,何必包养一个人老珠黄的黄脸婆呢?”

    “你……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行,有你们的,谷苗苗,明儿你不用来上班了!你被开除了!”裘守藏暴怒说道。

    “哎呀我好怕呀。”谷苗苗拍着小胸脯,“秦北哥哥,被你害的我连工作都丢了,你一定得养我啊。”

    秦北道:“行啊,我养你。那谁谁,你干什么吃的,你说开除苗苗,就开除苗苗啊?!”

    感情这位弄了半天还不知道裘守藏的身份。

    “他是我工作的德鑫堂药店的老板。”谷苗苗在一边吐了吐舌头。

    裘守藏冷笑道:“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还敢在我面前得瑟?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勇气?”他把秦北说他的话照搬了去,还自以为很有气势:“我,裘守藏,德鑫堂的大老板,裘三观的独子——京华市四大家族你听说过吗?看你那副吊丝的样子,肯定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秦北上下打量了一下裘守藏,发现还真是有些面熟的样子,“四大家族?钟郭祖裘?你是裘家的人?”

    “那是自然!”裘守藏得意的道,怕了吧?怕了就赶紧滚,——把你女人留下来赶紧滚。

    这小子居然知道钟郭祖裘,还算是有几分见识。

    “裘老三是你什么人?”秦北问道。

    “擦!裘老三是你叫的吗?你应该叫裘三爷——那就是我的父亲,裘三观了!”裘守藏更加得意了,知道老子来头大了吧?还不赶紧跪舔?!

    “哦——”秦北说道:“我不知道裘三观是谁,今儿揍了一个叫裘老三的,脸都被我揍成猪头了。”

    “你就吹吧!我爸爸走到哪儿都带着不少于五个的保镖,就凭你?连他身边五米都接近不了!”裘守藏道,那几个保镖他清楚的紧,都是些部队退役的兵王级别,平日里弄些小混混,都是一个打十个的好手。

    “那就是他了。”秦北笑道:“他那几个保镖非得想跟我学怎么滚,我稍微指点了一下,他们学的很开心的样子。滚得不错,已经毕业了。”

    “你……你等着!”听秦北说的诡异,裘守藏也觉得有些心里没底,闪到车边悄悄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等电话打完,脸色都变了。

    “你死定了!”裘守藏快步跑到秦北身边,想了想觉得这厮可能功夫实在是比较厉害,又后退了两步,“你敢对我爸爸动手!你绝对在京华市活不过三天!等你死了,我还是要弄你的女人!就在你尸体前面!你给我等着!”

    “啪,啪!”秦北直接给了他俩嘴巴,“用我的女人威胁我,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死?”一脚把他踹出去老远。

    他爹都揍成个煞笔了,还怕他一个当儿子的?

    裘守藏疼的呲牙咧嘴,却再也不敢再秦北面前得瑟了,吃力的拽开车门准备开溜,秦北冲着那辆车踹了一脚,那辆车居然被踹的滑出去了十好几米,看的裘守藏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小子说,几个保镖都学会了怎么滚,看来是真的啊……

    他傻愣愣的站在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谷苗苗也听明白了,原来秦北把裘守藏的父亲都揍了啊!这大哥哥也真是太帅气了!不过既然能被称为京华市四大家族,虽然是个垫底儿的裘家,报复起来恐怕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于是她走到秦北身边。

    谷苗苗手心里捏着一颗淡黄色,花生米大小的小药丸,对秦北说道:“他们家的势力好像很大呢。”

    秦北道:“再大的势力,也不过是一个脑袋两条腿,也一样怕死。”

    谷苗苗道:“我知道哥哥不怕他们的,可是,如果他找我的麻烦怎么办呀?”她想,如果秦北没有更好的办法,说不得,只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把手里这枚容嬷嬷亲手炼制的苗疆蛊毒“绝情丹”,给裘守藏吃下去了!

    “对呀。”秦北也想到了这一层,他又不大可能整天都陪在谷苗苗身边,万一裘家弄些小手段伤害了谷苗苗可就不好了,“我有办法,让他们绝对不敢胡来。”

    他走到裘守藏身边,摸出银针,在他身上几个穴位分别扎了进去,裘守藏吓的灵魂出窍了都快,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想干什么?”完全没有了起初的霸气,他的霸气说白了全来自于他爹,现在这个年轻人连他爹都揍了,他还能有什么脾气?谁想到谷苗苗这种还没发育完全的小姑娘,居然也被秦北看上了呢?

    “这是绝命七针。”秦北正色说道:“六个小时之后,你会昏迷。十二个小时之后,你会浑身抽搐。超过三天,必死无疑。如果你想活命,就让你爸爸过来求我。记住别超过三天,超过三天,必死无疑,连我都救不活你!别让我在看见你骚扰苗苗,见一次打一次!滚!”

    裘守藏如蒙大赦,撒腿就跑,他可怕了这个连他爹都敢揍一顿的煞星。

    “站住!”秦北厉声道。

    “啊……”裘守藏立刻站住,这煞星不会又改变主意了吧?

    “我说让你滚——知道什么叫滚吗?”

    “知道知道!”裘守藏双手抱头,就地一滚。还别说,这姿势比那几个保镖标准多了。

    秦北把谷苗苗送到街口,嘱咐谷苗苗最近还是小心一些,有事的话给自己打电话。

    谷苗苗大概是并不希望让秦北知道自己住在不远处的别墅里,在街口就和秦北说了白白。

    秦北站在街边等了一会儿,打了一辆出租车,返回在平安小区的住所。

    平安小区,苏琳琅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心情莫名有些焦躁。

    “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被别的女人拐跑了吧?”

    她又想起小貂的话,“姐夫这样的男人不多了,看准了赶紧下手啊,省的被别人抢了去。现在你们就住在一起,这么近便的条件再不好好把握……”

    她准备给秦北打个电话,拿起手机来转了一圈,却又放下了,收拾了几件稍微漏一些的衣服,跑去先洗个澡再说。

    正哗哗的淋浴着,苏琳琅听到开门的声音。

    “琳琅姐,我回来啦,你在家吗?”秦北换上拖鞋,喊道。

    “我洗澡呢……”苏琳琅想了想:“你帮我把浴巾拿过来。”

    秦北吞了口吐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