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44章 谷苗苗要包养秦北!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裘守藏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努力是没有用的,打拼也是没有价值的,最靠谱的应该是得有个好爹。

    裘守藏就有这么一个好爹,他叫裘三观——大概是裘守藏他爷爷觉得自家这老三从小就三观不正还是怎么的,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但在裘守藏看来,名字其实也是没什么用的,只要你兜里有钱,就算你叫裘王八裘日裘欺负都没个吊毛的关系,大把的票子丢出来,谁见了也得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句裘爷。

    当然裘守藏还没有混到爷字辈上,他老爹裘三观却已经混上了, 谁见了不叫一声三爷?

    裘守藏一直觉得他老爹的发家史就是一个大写的奇迹。

    裘三观当年兜里揣着五十块钱闯天下,东拼西闯的,整整拼搏了十年。

    这十年间,裘三观收过废品,扛过大包,跟着建筑队挥过铁锹。

    说起来都是泪啊,整整十年的拼搏,终于有一天,他成了亿万富翁!

    十年后的某一天,裘老爷子,也就是裘三观的父亲,裘守藏的爷爷,俩腿一蹬,驾鹤西游,裘三观被急招回家,和他大哥二哥一起瓜分了老爷子的遗产——

    裘三观分了一个亿,于是成了亿万富翁。

    这就是裘守藏父亲的整个发家史。

    裘守藏觉得父亲的成功是完全可以复制的,于是他斗鸡遛狗,沾花惹草。他才不傻了吧唧的去收废品扛大包呢,一门心思的只等着裘三观两眼一闭上西天,他也好成就亿万富翁的美名。

    后来裘守藏看上了一个妞,很清秀的一个妞,他马上展开了热烈的追求。但可惜的是那个妞根本看不上他这种纨绔子弟,说他一点事业心都没有,不值得托付终身。

    那个妞说:“你有没有钱我不关心,哪怕你有一点进取心,哪怕你有一点自己的事业。”

    裘守藏于是决定有一份自己的事业,他知道那个妞在一家药店做销售员,于是找他爹要了钱来,溢价百分之五十买下了那家药店。

    当他出现在德鑫堂大药房,说明这家店现在是自己的了的时候,那妞被他的进取心和事业心深深的震撼了,当晚就滚在了一张床上,妞说:“我看中的就是你这份事业心,不管你有没有钱。其实之前我有男朋友的,但我一直没有给他,我知道我的第一次留了二十年,就是给你留着的。”

    裘守藏说:“我不管你之前有没有男朋友,也不管你之前跟他做过还是没做过,我看中的就是你这个人。”

    妞当场就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于是乎梅开二度,梅开三度。

    早晨起床,裘守藏说,“我说过,我看中的就是你这个人。”

    妞狠命的点头,“嗯,我知道,你对我太好了。”

    裘守藏说:“不,你不知道。我说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现在我已经得到了——你身上已经没有什么我看中的了——滚。”

    妞百般求情,可惜没有什么卵用,妞痛苦万分的折磨了自己三个月,最终决定还是去找她的前男友,她前男友叫刘哲,很老实的一个人,和前男友在一起六个月以后,妞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八斤七两。

    刘哲觉得自己脑袋上绿油油的,再加上家里老娘给联系了一个叫顾倾城的相亲对象,于是借口老娘不同意两人在一起,离开了妞的身边——

    至于后来那个妞怎么样了,裘守藏并不关心。

    但终归是因为这个妞,裘守藏才终于有了第一份自己的事业。

    德鑫堂大药房。

    这年头在华夏国做药房生意,就算店长是个煞笔,也绝不会赔钱。再加上裘三观的身份地位在那摆着,官面上的关节打通的那叫一个顺畅,所以裘守藏一直觉得他比他父亲当年强多了——

    一个男的,高中没毕业,他爹给了他两块钱让他去闯荡,他只能买一副手套去搬砖。

    另一个男的,也是高中没毕业,耐不住他爹是比尔该死,给了他两百万美元让他去闯荡——别说搬砖了,弄个砖厂人家都看不上眼儿。

    所以裘守藏一直坚信有个好爹比什么都强。

    借着德鑫堂的外皮,裘守藏一年的时间上了七八个来求职的小妞,只要他看上的,基本上就没有得不到的。

    这次他看上了一个叫谷苗苗的女孩子。

    才十八岁,一朵花的年纪,还是一朵没绽放完全的大花骨朵。

    还有她准大学生的身份,让裘守藏充满了养成的快乐。

    原本德鑫堂大药房这边,裘守藏一两个月也不见得来一次。

    自从谷苗苗在这上班第一天开始,裘守藏几乎天天必到。

    但谷苗苗一直不给他单独相处的机会,这让裘守藏觉得相当郁闷。

    今儿裘守藏得到了一个相当不错的机会,谷苗苗下班有点晚,还是自己一个人回家。

    裘守藏开着那辆黑色的奥迪车跟在谷苗苗后面——多年来的泡妞生涯让他明白一个道理,人不能太拉风,你要是开着个玛莎蒂拉,那小妞肯定知道你勾搭人家只是为了玩玩,反倒不如开着个奥迪,小姑娘没准还会以为你是真心实意的想娶她。

    这里面最大的区别就是女孩子在床上的心境大不一样,玩儿起来感觉也大不相同。

    ——当然,这也跟他老爹裘三观不给他买玛莎蒂拉有一定的关系。

    裘守藏忽然加速,很快便超过了骑着自行车的谷苗苗,旋即一个急刹,奥迪车便打横拦在谷苗苗面前。

    谷苗苗早就察觉出有人跟着了,也知道后面那个家伙是药店的老板裘守藏。

    “怪不得都说他是个色鬼——”谷苗苗扶着车子站在路边,“店长,怎么是你?”

    裘守藏摆了一个自认有型的剖死,笑眯眯的盯着谷苗苗还没彻底发育起来的小胸脯,吞了一口口水,“最近在店里的工作还满意吧?我觉得你的表现很不错,决定给你加薪。”

    “加薪?谢谢店长,明天去店里说就好了,如果没什么事,我还要赶回家呢。”谷苗苗并没有太多的惊喜,她不缺这俩小钱儿。

    裘守藏想了想,“月底我给你包一个大红包——你现在的底薪还是太少了啊,这么漂亮一个小姑娘,整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让我觉得有些心疼哦。会不会很累呀?腿会不会觉得疼啊?”

    ——用不用我给你揉揉啊?

    谷苗苗道:“没关系的,我习惯了,店长。”

    “是我对员工关心不够哇,这都是我的错。你看要不这样,我每天接你上下班怎么样?”裘守藏说道。

    “不用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得回家了。”谷苗苗道,耐心正慢慢的失去,袖子里,小黑躲在里面吐着信子。忽然谷苗苗看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着这边走过来,便轻轻的扣了一下小黑的三角形的小脑袋,小黑刺溜一窜,便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裘守藏的耐心其实也有限的很,以往泡妞都是直接拿钱砸,最擅长的是以人民币的实力越级碾压,并且无往而不利,只是在谷苗苗这里好像不大管用的样子。

    裘守藏道:“以你现在的工作,赚出大学学费来肯定是有难度的,用不用我帮你?比如说,你可以从现在租住的地方搬到我那里去住,我来负责提供你上大学时期的学费,以及一切其他开销,你看怎么样?”

    “一切开销?包括化妆品呀,包包呀之类的吗?”谷苗苗笑的两眼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当然,只要你的开销都包括在内。”裘守藏觉得好像有戏,没有人能承受得住糖衣炮弹的袭击,所不同的只是糖衣炮弹的多少而已。

    “秦哥哥!秦北!这边——”谷苗苗冲着不远处那个身影招了招手:“哥,有人要包养我呢!”

    秦北从急诊处理中心和顾倾城分别之后,并没有打车,而是准备一路溜达着回家,顺便考虑一些事情,听到谷苗苗的声音才抬起头来,才知道自己原来丫的走错了路了。

    不过看到这小姑娘,也算是意外之喜,他快步走了过来,笑道:“谁呀,让哥给你张张眼,那些歪瓜裂枣的可不能要。”

    谷苗苗嘟着嘴有些生气的样子,跑过来挎着秦北的胳膊:“哥呀,有人说要包养我呢,你就一点也不生气?居然还笑得出来!哼,不喜欢你了。”

    秦北摸了摸谷苗苗的小脑袋,笑道:“有人要包养你,又不是说已经被包养了——这可大不一样,要包养,说明我家苗苗,魅力十足啊对不对?”

    “呸!全都是歪理。”谷苗苗吐了吐小舌头,“还不是你家苗苗呢,别占我便宜,难道你也想包养我吗?”

    秦北道:“想啊——可是我没钱。”他之前确实是赚了一百来万,不过那一百万已经给山上的师傅打过去了,自己只留下了个零头平常花销。

    山上有个极为特殊的病人,以秦北现在的能力,就算再加上师傅他老人家,也并不能治疗,每年都需要大把大把的钱维持生命,之前师傅不让秦北下山, 每年的花销都是他老人家亲自下山一个来月赚回来的。

    不过就算秦北那一百万没有给老头子打过去,恐怕在这繁华都市里,也根本不够包养一个女大学生哒。

    谷苗苗晃着秦北的胳膊:“哥哥哥哥,那我包养你好不好?我有钱——每个月三千多块呢,省着点够咱俩花的了。”

    秦北一脑门的冷汗,这年头小姑娘们都这么彪悍了吗?

    裘守藏在一边听着可是有些郁闷的紧,他冲着两人走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