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39章 七情突破,连续治疗!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苏琳琅脸上的刀疤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这让苏琳琅心中自然是十分高兴,毕竟没有哪个女孩子是不爱美的,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就像男的喜爱美女是一个道理。

    稍微化了点淡妆,苏琳琅的整个容貌气质便又是更上一层楼,连小貂都有些忍不住往她脸上抓了两把,直呼没人性啊!你都长了这么大的胸了,还长这么完美的脸干什么?老天简直不让平庸一点的女人活了!没活路了哇!

    秦北也觉得苏琳琅的精气神好了许多,大概是往常上班的时候没日没夜的黑白颠倒,当然会影响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会影响一个人的外貌容颜皮肤肤质,最近连着因为受伤休息了好几天,吃得饱睡的香,再加上秦北近乎完美的治疗,苏琳琅不但满血复活,还有了更上一层楼的趋势。

    吃了早饭简单收拾了一下,苏琳琅决定销假,去上班,秦北问:“你怎么去?开车还是打车?”

    苏琳琅道:“打车去。”

    秦北于是说:“我跟你一块去,说好了今天给你们副局方程做最后一次治疗。”

    小貂奇怪道:“如果大胸姐说开车去呢?”

    秦北道:“那我就自己打车去。”

    小貂问道:“为什么啊?大胸姐开车的话,车上就你们两个,万一找个没人的地方震一个,难道不好吗?”

    “再胡扯撕了你的嘴。”苏琳琅敲了小貂脑袋一下,她并没想过要和秦北震一下啥的,但小貂这么一说,也瞅着秦北,为什么说开车的话,他要自己打车去呢?

    秦北道:“因为我怕死。——其实我觉得琳琅姐这个名字起得不好,她应该叫马露莎——那个——手。”

    “你才是马路杀手!”苏琳琅拎着个包,冲着秦北的脑袋上砸了过来。

    半个小时后,京华市公安局新华分局。

    苏琳琅去办公室销假,秦北径自上了二楼,方程知道秦北要来,已经提前在门口等候。

    “秦先生,欢迎欢迎。”他招呼秦北进了房间,趴在休息室的一间单人床上。

    秦北按部就班的给银针消毒,找准穴位。

    一边治疗,方程说道:“秦先生,关于郭崇明那件案子的事儿,这么处理,您还满意吗?”

    秦北点点头,“你有心了。”

    方程道:“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帮您的忙这不是应该的么。”

    警员们也不都是傻的,查案的时候,当然会发现郭崇明为什么会出现在市郊的废弃矿洞里,顺着这个线索,查到郭崇明为了报复秦北设计的绑架案,然后秦北曾经出现在现场的事情肯定也会水落石出——

    但这些消息上报到了方程这里的时候,被方程压下来了,甚至整个案子从开始到结束,连出现在现场的,肯定会有嫌疑的嫌疑人秦北,连一次传唤都没有过,就好像这条线索根本没有被发现一样。

    案子随后定性的是管家和郭崇明之间的相互仇杀,没外人什么事儿。

    方程道:“我知道像秦先生这种身份的人,就算真想杀人也不会亲自动手,所以郭崇明的死肯定跟您没关系。郭崇明也是咎由自取,他吩咐管家安装了个炸弹,原本是想把你困在里面的,没想到作茧自缚,反而给自己准备好了墓穴。”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秦北说道。心里却想:我有啥身份了,要不是因为有两个女孩子怕吓着她们,我早就把郭崇明弄死了。——我还是有可能会亲自动手的。

    方程又道:“对外我们是统一口径,说郭崇明的管家因为和郭崇明的女人有染,被郭崇明发现,两人之间互相殴斗报复致人死亡。但我们内部总还是有几个清楚里面的波折——当然,他们也不会乱说,就怕苏琳琅揪着不放啊,她已经给我打过两回电话分析这个案件里的疑点了。”

    “我知道你们之间关系不错,就没敢跟她说。但你要有心理准备,估摸着她一上班,早晚会知道一些。”

    秦北道:“知道就知道呗,你就跟她实话实说,反正郭崇明不是我弄死的,这是事实。”

    方程呵呵一笑:“小苏这个人我清楚,嫉恶如仇,简直六亲不认,我怕她知道了你们之间会产生矛盾。”

    “说一句谎话,就得等着用十句谎话去圆谎。就实话实说——哎,这两天她根本就没有问过我这件事。”秦北忽然觉得有些奇怪。

    “或许她是怕你骗他,女孩子都这样。”方程道:“她为什么会怕你骗她呢?这说明你在她心目中还是占据了一定地位的啊——秦先生,小苏可是我们分局的一朵鲜花,不知道多少没结婚的小年轻惦记着呢,要下手,得趁早啊!”

    “别扯些虚头巴脑的,你没在这件事上找我麻烦,肯定还有别的原因,说说吧,还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秦北拍了拍方程的腰,示意他扎完针,可以起来了。

    方程从来没有跟他扯过这么多闲话:先显摆一下自己的功劳,而后又说替秦北担心,最后还恨不得当个红娘给秦北和苏琳琅牵线搭桥。

    扎针这十几分钟没干别的,全听方程东扯西扯了,这要说方程没有别的图谋,打死也没人信啊。

    方程嘿嘿的笑:“真没事,你看你想多了不是?”

    秦北转身就走,“没事那我走了,你这腰也差不多痊愈了,咱们再见——最好是再也不见。”

    “谢谢秦先生,秦先生您慢走。”出乎秦北预料的,方程并没有多说什么,好像真是秦北想得多了。

    等秦北走远了,方程才招呼人把苏琳琅叫到办公室,按照秦北事先的交代,把郭崇明案的始末详细的解说了一遍,说起炸弹是郭崇明自己叫人安装的,郭崇明的死直接原因也是被碎石砸的失血过多而死,虽说秦北出现在了案发现场,但跟秦北确实没有什么关系等等诸如此类,讲的相当详细。

    最后方程说:“没有传唤秦北,分局方面有自己的考量,这个案子就这么结了,你也别在继续跟人打听来打听去的了,总之一句话,跟秦北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苏琳琅道:“你肯定是有用得着秦北的地方。”

    方程说,“小苏啊,下次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嘛!好吧我承认了,确实是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事情是这样的——”

    前段时间,一个警员冲进火场救人,不幸被烈火烧成重伤,全身大面积达到深二度,部分达到三度烧伤。市委市政府相当重视,组织专家组全力抢救,好不容易把命保住了,却落下了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疤三十余处,其中脸上四处,深度伤疤一处。

    面对这些难以祛除的疤痕,专家组表示无能为力。

    这个警员才不过二十一岁,大好的年华才刚刚开始。如果落这么一身一脸的伤疤,后半辈子算是毁了。市委相关领导再次调集北上广六名知名专家,发誓倾尽全市之力,也要把这个年轻人治好。

    专家们表示:极难。成功率基本为零。

    方程得知,苏琳琅脸上原本也要落下道疤的,多亏了秦北配置的秘药,现在苏琳琅脸上光洁如初,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他想请求秦北去试一试,但交情不够,准备再多卖秦北几次面子,再提起此事。

    “不用那么麻烦了,回家我就跟他说。”苏琳琅道:“那个年轻人是我们的火场英雄,理应得到最好的救治。——秦北会答应的。”

    “你们住在一起?”方程八卦的问道。

    “这不是关键!”苏琳琅脸红了,连句告辞的话都没有说,摔门而去。

    方程若有所思,嘿嘿傻笑。

    秦北出了新华分局,打车到了杰克家。杰克家的小公主琳达正试图用她的左手抓起桌上的一张白纸,杰克在一边鼓励,并且给她加油。

    “秦,北,叔,叔!”琳达原本是不会汉语的,是她强烈要求杰克教会他用汉语称呼秦北。小孩子的心思比较单纯,知道谁真的对她好,她也会一门心思的对那个人好,学会叫秦北叔叔,用了她足足两天时间,但她还是乐此不疲。

    “我们的小公主说的真好。”秦北笑着夸赞了一句,“我们扎针好不好?扎针呢,会有一点疼,但我相信我们的小公主琳达一定能坚持的住,对不对?”

    杰克把话翻译过去,琳达快乐的点点头,并且向秦北显摆,指了指桌子上的白纸,一点一点的努力,用了足足十分钟的时间,用左手,把那张纸捏了起来,随意甩了两下——然后掉了。

    小公主差点哭了。

    秦北和杰克连连称赞,终于把小公主哄的不哭了。杰克觉得,这才短短几天啊?琳达不但手指能动了,还能抓住一张纸了,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如果不是来华夏国,如果不是遇到了神医秦北,那就只能任凭琳达的胳膊萎缩下去,然后彻底报废。

    给琳达用七情针法针灸的时候,琳达果然咬着牙,坚持着没有哭。

    秦北又是好生夸赞了一番。

    从杰克家出来,秦北又赶着去了“找个山沟”小区,按照约定,今儿正好还是给顾云川治疗的日子。

    如果不是因为七情针法出现了突破,真气消耗量大为减少,秦北还真不敢接连治疗两个病号,即便是这样,秦北在半路上还是吃了半丸天王补气丹。

    刚走到顾云川家大门外,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激烈的吵嚷声。
小说推荐